<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就在陈澜摸不清方向的时候,身体忽然一轻,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人抱起来了,转过头便对上临时助理的脸。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小黑,你不要到处乱跑!”临时助理拍了拍陈澜的脑袋,表情有些沉重,姜嵘让他一个人在外面等着,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陈澜还是想挤进人群里看看,但是他的身体被临时助理抱得紧紧的,根本挣脱不开。

         发生现场事故以后,片场全面停止拍摄,等到姜嵘和工作人员把陆海琛送往医院后,冯导才让助理收拾一下现场,准备明天继续拍摄。

         故事是发生了,但是拍摄进度耽误不得。

         在场的人无不感到惋惜,才开始拍摄时男二号陈澜昏倒了,现在眼看着快要杀青了,男主角陆海琛又发生了意外,怎么这一路过来就那么不顺利呢?马上就要过年了,大家都盼着早些收工回家过年,谁也不想延长拍摄期继续在横店耗着。

         大家的心思都放在陆海琛身上,角落的临时助理和陈澜根本无人问津,临时助理又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手脚无措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给程薛和其他助理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临时助理终于逮着机会蹭上几个工作人员开去医院的车,其中一个工作人员看到临时助理抱着猫,便好心提醒他最好不要把宠物带去医院,临时助理解释说这是陆海琛养的猫,平时很宠爱它,走到哪里都会带着。

         闻言几个工作人员瞬间转变了态度,其中一个带包的还把陈澜装进去包里,偷偷带进医院。

         陆海琛的伤势不算太严重,威压的绳子不知为何突然断裂,所幸下面是草丛,陆海琛掉下去时并没有伤到其他地方。只是脑袋碰到一旁的假山,后脑勺顿时见了血,陆海琛也在强烈撞击下昏了过去。

         医生在陆海琛后脑勺缝了七八针,用纱布把他的头包裹得严严实实。做完手术出来时,太阳落入地平线,天空变成了墨蓝色。

         已经是晚上了,陆海琛还没有醒过来。

         姜嵘满脸倦容守在陆海琛病床前,陈澜看得出来他很自责。在陆海琛手术室外时,姜嵘都差点当场情绪失控,自言自语似的念念叨叨着,说是都怪他自己到处乱跑,没有及时去检查陆海琛吊的威压。

         其实姜嵘是个很谨慎的人,尤其是在上半年陆海琛出了意外后,不管是陆海琛生活上还是工作上,只要是会接触到的东西,他都会仔仔细细检查一遍。这次实在是和陆海琛怄气后,姜嵘想到处走走散散心,哪知道就是这个时候出现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从事故发生后,姜嵘就一直怀疑是有人趁着他没在的时候,故意对陆海琛下手。

         小时候的遭遇和不同常人的病情让陆海琛养成了多疑的性格,他对接近他的陌生人抱有很大的敌意和猜忌,也不会轻易相信并不了解的人,他的谨慎程度并不比姜嵘低。但陆海琛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不会去怀疑身边的朋友。

         想到这里,姜嵘下意识抬起头扫视了一圈病房内的其他人,跟着来的导演、演员和一些工作人员已经先回去片场了,剩下的就是程薛、临时助理、还有两个私人助理,一共四个人。跟随他们来的化妆师被姜嵘安排在化妆室工作,在人手不够的时候可以帮忙,而陆海琛的随行医生周岳几乎整天都呆在酒店里,他很少去片场。

         那么就是这个四个人……

         姜嵘头疼地扶额,程薛和另外两个助理已经为陆海琛工作了好几年,而临时助理是他大学学弟,人品也是他可以保证的。

         一阵纠结过后,回过神来的姜嵘暗暗把自己唾骂了一顿,他竟然怀疑起自己身边的人来了。算了,还是去查查片场的监控录像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这时,病房门打开,之前在外面接电话的周岳走了进来,还带进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女生。

         这个女生正是负责陆海琛威压的工作人员,当知道威压出问题时,她吓得脸都白了,双腿软得站都站不稳。跟着冯导来医院后,她没有插嘴道歉的机会,只能悄悄躲在医院,等到冯导等人走后,再过来道歉。

         姜嵘被女生的哭声扰得心烦气躁,挥了挥手说这件事情会找冯导谈,然后让临时助理把她打发走了。

         “我觉得这事没有那么简单。”周岳走到姜嵘身旁,给他递了杯才倒的热水,安慰道,“听冯导说他们自己都上去试了威压的,而且海琛才拍第四段戏,就算威压质量不过关,也不会那么脆弱吧?”

         姜嵘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仰头把一杯水全喝光了,叹口气说:“我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早知道就到处溜达了,一转身就遇上这麻烦事。”

         “如果真是有心人做的,就算不是现在,以后也会在某一天动手,你别自责了,早点找出原因才是关键。”周岳安慰地拍了拍姜嵘的肩膀。

         姜嵘把空杯子放到旁边的柜子上,转身问房内其他四人:“下午海琛拍戏时,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其他人默默摇了摇头,程薛怀里抱着黑猫,苦着脸犹豫了半晌嗫嚅道:“昨天我在后面看海琛哥拍戏的时候,听到那些人的对话……”

         姜嵘眼睛一亮,急忙说:“你听到了什么?”

         “有人说威压不是很稳定建议多检查几次,但是其他人偷工减料想早点完成工作,就没有再检查了……”

         “喵!”这时程薛怀里的黑猫突然不安分地动了起来,凶神恶煞冲着程薛嘶吼。

         程薛顿时吓得一抖,黑猫轻巧地从程薛怀里跳出来,跑到病床上陆海琛旁边坐着,但是那双琉璃般的明黄色双眼一眨不眨盯着程薛,看着的确有些渗人。

         姜嵘默默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程薛表情也由惊吓转为尴尬。

         到了夜深,大家都困得东倒西歪坐在沙发上,眼皮子直打架。

         姜嵘眼睛里充满血丝,坐在陆海琛病床前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周岳早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回酒店休息了。姜嵘看了眼疲惫的四人,便让他们自己先回酒店睡觉,程薛要求留下来照看陆海琛,也被姜嵘赶回去了。

         陈澜紧靠着陆海琛趴着,姜嵘并没有赶他下床,他看着姜嵘,之前还信誓旦旦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姜嵘,到了现在他又有些犹豫了。陆海琛没有把他的事情告诉姜嵘,如果他这样一说,事情肯定就暴露了,他担心违背陆海琛的想法。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点是,他的身份多一个人知道,今后就多被一个人拿捏住把柄。

         凌晨五点,昏睡了接近十个小时的陆海琛终于缓缓睁开眼睛。

         一夜没有闭眼的姜嵘瞬间察觉到了动静,连忙按下床头的呼叫按钮,并松了一口气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都快以死谢罪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伤口的疼痛让陆海琛表情有些扭曲,他吸了口冷气,“现在什么时辰了?”

         姜嵘看了下手表:“凌晨五点,我还以为你会昏迷几天。”

         “我战斗力有那么弱吗?”陆海琛面无表情翻了个白眼,挣扎着起身,“扶我起来坐着,头后面太痛了。”

         “你的伤就在后脑勺。”姜嵘说。

         陆海琛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摸伤口,被姜嵘及时制止了。

         陈澜见陆海琛醒了,也兴奋得不行,连着叫了好几声,出于动物本性他还跑去蹭陆海琛的手,只是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依赖的动作。

         姜嵘有些羡慕嫉妒恨道:“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认主的猫。”

         陆海琛柔躏了一把陈澜那毛茸茸的小脑袋,挑了挑眉得意洋洋说:“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养出来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