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等付小霜离开后,姜嵘面容倦怠看向陈澜:“刚才谢谢你了。”

         “没事。”陈澜笑了笑,“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对大家都好,对了,你们不把他抬回去吗?”

         “等一会儿吧,现在估计外面那些人看得很紧。”姜嵘说,沉默了半晌他还是认为有必要向陈澜解释一下,“那个还有,之前你要见海琛时我之所以拒绝你就是因为他这个样子暂时还不能见人,希望醒来能恢复吧。”

         “我知道。”陈澜勉强笑了笑说,“那天晚上在停车场时,我就猜到他的病情了,只是没想到发作得这么快。”

         姜嵘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什么病情?”

         “精神分裂症,多重人格。”陈澜抬眼看向姜嵘,反问道,“难道不是吗?刚才陆海琛一直自称是安子恒,还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他真的是个同/性恋?我觉得陆海琛可不像同/性恋。”

         姜嵘焦躁地抓了把头发:“海琛不是同性恋,安子恒说的话也别忘心里去,他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想法都很幼稚。”

         “十七岁?”陈澜震惊地瞪圆双眼。

         “对,假想中的高中生而已。”姜嵘干巴巴地笑了几声,随即声音苦涩下去,“可能以前安子恒想做些什么的时候都被海琛要回了身体,所以一旦出现了就非得做点出格的事来激怒海琛,现在的孩子性格都极端得很。”

         陈澜扯了扯嘴巴,怎么都笑不出来,把毯子裹到身上:“我去洗个澡,你们自便吧。”

         走到浴室门口时,姜嵘又叫住了他,小心翼翼问了句:“你们……没发生什么吧?”

         “没有。”陈澜说出话后感觉姜嵘明显松了口气,但是如果他没有拿起台灯砸下去,那就真会发生点什么了。

         这是陈澜洗过最漫长的澡,他在淋浴下站了足足三个小时。安子恒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不小,虽然恶心,但这种感觉来得快也去得快,事后想想只是互相交换了一下口水而已。并且又不是黄花大闺女,都这个年代了他一个大男人实在不用在意那些。

         让陈澜感到最为无助的是,他不知道陆海琛再次醒来后会是谁?是变回了陆海琛还是依然是安子恒?这对陈澜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事情,依照以往的经验,如果陆海琛恢复了,那么他将会变成猫,如果陆海琛依旧以安子恒的形式存在,那么他则可以继续做陈澜。

         这是一个很纠结的事情,陈澜既希望陆海琛能够恢复,但是他又不想变成猫了。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以猫的方式生存是特别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当他想说话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听懂,除了陆海琛外大家都把他当成不会思考的宠物,没有人理解他的想法,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年迈的父母。

         此时此刻的陈澜,仿佛是等待古代皇帝临幸的妃子,他只能静静等待老天爷的选择。

         洗完澡后,房间里的姜嵘几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莫名生出一丝孤独的味道。

         陈澜躺到床上,把脸全部埋进被子里,不多时,一阵呜咽声传来。

         这天晚上陈澜一夜未眠,凌晨三点打电话给他父母,他父母早就关机睡觉了。这个漫漫长夜里,陈澜体会到什么叫做度秒如年的感觉,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浅色窗帘洒进淡淡的光晕。

         这一夜过去了,陈澜没有变成猫。

         上午十点,陈澜顶着黑眼圈去拍戏,化妆师一边在陈澜眼睛旁边盖上厚厚的粉一边叮嘱他注意休息。皮肤的好坏对演员们来说尤为重要,尤其是经常有特写镜头的演员,要是皮肤差了呈现在电视上是很减分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陈澜穿着沉重的戏服坐在片场外面等戏,付小霜走过来递给陈澜一瓶水,忍不住抱怨道:“你还说你没事儿,你看看你今天都成什么样子了!有什么困难你就跟我说,我肯定站在你这边。”

         “小霜姐,很感谢你这样说,只是我真没事。”陈澜低头扣着瓶子上的塑料胶纸。

         “我认识你好几年了,你有什么小心思我能不懂?”付小霜拿过一张凳子坐到陈澜旁边,凑近他问,“你给姐说说,是不是陆海琛那个人霸王硬上弓,强行要了你?”

         刚拧开盖子喝了口水的陈澜顿时喷出水来:“没有,我们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况且陆海琛根本不喜欢男人,他也不会对我有其他想法的。”

         “他有没有想法你知道个屁,那你说说,既然没发生什么,那你怎么裤子都脱掉了?”

         陈澜脸上一红,半天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我热。”

         “这都已经入冬了啊哥,酒店里也没有暖气的。”付小霜无语地摆了摆手,“行行行,儿大不由娘,你的私事我也管不了,我就希望你有困难的话别憋在心里,有什么就跟我说,我带了你这么多年,也不希望看到你毁在绯闻上。”

         陈澜感到一丝内疚:“知道了,谢谢。”

         “以后你要注意点,尽量别和陆海琛靠得太近,有些疯言疯语都传开了。”付小霜站起身把凳子放回原地,“你出道以来本来就没什么绯闻,要是这时候传个出/柜的消息,好的话能得到别人的支持和同情,坏的话你就等着被封杀吧。”说完付小霜走了,她今天还有事要飞回公司一趟。

         陈澜压根听不进去付小霜的话,前途什么的此时此刻根本不值一提,他满心都在想着陆海琛什么时候醒来,但他又有些私心地希望陆海琛不要醒。

         如果被封杀就能阻止他变成猫的话,他宁愿一辈子被封杀,世上再也没有比变成一只猫更操/蛋的事了,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那变成了猫呢?只能乖乖当一只好宠物吧。

         上午的戏拍摄得并不顺利,心事重重的陈澜ng了很多次都没有拍好一个打斗的动作,最后是替身上场,陈澜就补拍了几个特写镜头。休息时,冯导把陈澜叫过去大骂一通,冯导追求完美,容不得一点瑕疵,陈澜却偏偏心不在焉得连规定好的路线都跑错了。

         剩下的戏在晚上,陈澜卸了妆换好衣服准备回酒店休息,小苏跑过来把一条毯子搭到陈澜身上:“陈哥,立冬了天气冷,注意保暖。”

         “吃饭了吗?”陈澜问。

         “我吃的盒饭,你的那份我已经拿了。”说着小苏晃了晃手里提着的袋子,“你是吃这个还是回酒店吃饭?”

         “回酒店吧,你把这份盒饭放回去。”

         小苏应了一声就跑开了。

         陈澜站在临时搭建的更衣室外等小苏,拿出手机琢磨着要不要给他父母打个电话,如果他突然变成猫了,恐怕又是好久听不到他父母的声音了吧。犹豫再三,陈澜放弃了打电话,他怕他父母多想。

         此时,一条短信进来了。

         陈澜疑惑打开,是银行的汇款短信,有人给他账户划了一百万,备注上写着:海琛的病还请保密,一看就知道是姜嵘转来的钱,俗称封口费。

         这串数字后面的零比陈澜整部戏下来的总片酬还多,陈澜握紧手机,思虑了一分钟后把钱全部转到他父母的账户上。

         刚转完款,一道男声忽然在耳旁响起:“准备回酒店休息?”

         熟悉的声音让陈澜浑身一僵,猛然抬起头来,紧缩的瞳仁中倒映出陆海琛那张云淡风轻的脸。

         他醒过来了?!

         陈澜还处于震惊中不能自拔,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脸,并没有变成猫。

         “你是……安子恒?”陈澜声音有些发颤。

         陆海琛抬了抬下巴,眼中露出不悦:“你觉得我是谁呢?”

         “陆海琛?”

         “养了你也有一段时间了吧,连主人都认不出来了?”陆海琛挑着眉淡淡道,俊朗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多么熟悉的感觉。

         陈澜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居然没有变成猫?!而陆海琛也原原本本的回来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难道是老天听到他的呼唤才为他打开了这扇窗?他所恐惧的事情终于不用再发生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一夜加一上午的心惊胆战,迎来的是一场巨大的欢喜。

         “太好了,太好了!”陈澜紧紧拥抱住陆海琛,声音中都带有了哭腔。

         陆海琛被陈澜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他不知道陈澜山路十八弯的各种想法,还以为他在高兴自己这个主人恢复原样了,还非常欣慰地想——都怪自己太有魅力了,连宠物变回人后还这么依赖自己。

         “什么太好了?瞧你们高兴的。”廖辛琪闻声走了过来。

         她化妆时就听到化妆师助理八卦陈澜和陆海琛昨晚上的事,只说是房间里传来怪异的声音,但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做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化妆师助理没明说的话廖辛琪当然能听懂,只是她就不明白了,陈澜和陆海琛明明没有交集,怎么突然关系好起来了?

         陈澜见惯了廖辛琪的假笑,知道她现在可能不高兴自己和陆海琛这么亲密,尤其是那些人乱传八卦消息后。

         “没什么,一些小事而已。”陈澜一边若无其事说着一边赶紧放开陆海琛,这时小苏也回来了。

         片场人多,陈澜决定先回酒店再给陆海琛打个电话,找时间给他说说这事,他还是感觉他是否变猫和陆海琛的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我先走了,有空聊。”陈澜对陆海琛说,把旁边脸色难看的廖辛琪当成了空气。

         陆海琛也非常配合地假装没有看到廖辛琪:“好……小心!”

         随着陆海琛话音的落下,转头撞上支撑着帐篷的柱子的陈澜也应声倒下。

         该来的终究要来。

         在黑暗覆盖全部视线之时,陈澜庆幸,幸好把姜嵘给的钱转到他父母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