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到达酒店已是下午五点,陈澜和付小霜及小苏一起在酒店吃了饭,便先回房间休息,明天上午直接开始拍戏。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陈澜还是决定先去看看陆海琛的情况,便跑去敲陆海琛的房门,开门的却是陆海琛本人,依然板着他那张扑克脸,看起来和平时并无异样。

         如果是苏娜或者安子恒的话,绝对不会这么淡定地问:“来了?”

         难道是新人格?

         “今天过来的,不知道你电话号码,就没有提前通知你。”突然作为人和陆海琛面对面地交流,陈澜有些不是很习惯。

         陆海琛淡淡的“哦”了一声,他高大的身材依然挡在门口,根本没有让陈澜进去的意思,陈澜本来就做好进去坐坐的准备,见陆海琛还一动不动站在门口,顿时感到奇怪。

         僵持了半晌,陆海琛开口:“你先回去休息吧,有时候我会找你。”

         陈澜没想到陆海琛会这么说,迟疑了片刻问:“你是陆海琛本人吧?”

         “对。”陆海琛毫不犹豫道。

         可能他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吧?陈澜想,那就等会儿再找他好了。刚要转身,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那道熟悉的声音:“海琛,是谁啊?”

         然后言宥的脸闯入陈澜视线,言宥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一个劲儿对陈澜挥手:“嗨,陈澜!你太我感到惊喜了,你可知道你一进医院又把我吓了一跳吗?”

         言宥怎么还没走?!陈澜此时却笑不出来,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视线在陆海琛和言宥之间徘徊了几圈:“看来你们还有事情要谈,那我先走了。言宥,等你们忙完了我们再去吃个饭。”

         言宥笑眯眯的没有说话,漂亮的大眼睛眯成弯弯的月亮状,白皙的脸颊上还旋起一个浅浅的梨涡,这样的长相很难让人讨厌起来。

         走了几步,身后忽然响起陆海琛低沉的嗓音:“站住。”

         陈澜下意识站定,背对着他们。

         “进来。”陆海琛又说。

         陈澜颠颠跑了过去,倒是言宥脸上的表情僵硬了片刻。

         茶几上还凌乱不堪地摆放着许多文件,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陈澜才明白过来,原来言宥来探望陆海琛是其次,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拉到陆海琛的投资——言宥回国后没有继承家业,而且自己和朋友合伙做了一个项目,只可惜最近经济不好,项目资金出现空缺,他必须及时拉到投资让资金链恢复正常运作,不然该项目可能维持不了多久。

         言宥搂住陈澜的肩膀,凑到他面前笑道:“要不你也来当个股东?”

         陈澜连忙摆了摆手:“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钱。”

         “言宥。”陆海琛皱眉道,“别开他玩笑。”

         言宥讪讪拿开放在陈澜肩膀上的手,看向陆海琛的笑容一时间变得有些冷:“那你赶紧做个决定啊,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你看看我都在你这里耗了多少天了!”

         “我一开始就说了,你找其他人吧。”陆海琛说。

         “为什么?”言宥不死心道。

         “我对这个没兴趣。”陆海琛说完转头看向陈澜,“吃饭了没有?”

         陈澜点头:“刚到酒店的时候就把饭吃了。”

         “那我们去吃饭。”

         “喂?”陈澜怔愣,“我吃过了啊……好吧,那我再吃一次。”

         陆海琛一边拿起放在床上的大衣一边对言宥说:“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你经验不足,我也不可能拿钱给你玩票,有困难就找你老爸去,他应该不会拒绝你的要求。”

         言宥扁了扁嘴巴,垂头丧气道:“要是我能找他,就不会来找你了。”

         陆海琛穿好衣服,对陈澜招了招手:“走吧。”

         言宥故作生气,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做为朋友你太偏心了,为什么不叫我一起走?”

         陆海琛看了眼手表:“六点十四分了,再磨蹭你就赶不上飞机了。”

         言宥惊恐地“啊”了一声,拿出手机,上面的确显示着六点十四分,他这才把茶几上的资料收好慌慌张张冲出房间。

         去三楼餐厅时,一路上碰到的工作人员全用暧昧不清的眼光看着陈澜和陆海琛,陈澜脸皮薄,满脸涨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早就习以为常的陆海琛神态自然,双手插兜走在前面。陈澜本来和陆海琛并行走着,在群众跟探照灯似的视线下,他越走越慢,直到最后和陆海琛相差了一大截距离。

         陆海琛转身,鸭舌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衣架子一样完美的身材立在那里仿佛是t台上的模特,恐怕他粉丝看到了又会尖叫。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不管是家世还是自身条件,都那么完美无缺。

         “离我这么远做什么?”陆海琛不高兴了。

         陈澜也立刻止住脚步:“你走前面吧,我们两个人靠这么近不好。”

         陆海琛一口气哽在喉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拜托,就算你和我拉这么长的距离,那些人还是知道我们是一起的,他们又不是瞎子!我数三声,赶紧过来。”

         陈澜满脸黑线,数三声?还把他当成猫来看是吧?能不能给他一点尊严啊?他现在可是人!

         “三。”

         陈澜不动。

         “二。”

         陈澜犹豫,脚步有些晃动。

         “一。”

         “来了来了。”陈澜屁颠颠跑过到陆海琛旁边。

         陆海琛习惯成自然地抬起手想摸摸陈澜的头,手还没有碰触到陈澜的头发,他才猛地反应过来,陈澜已经从他一只手就能抱住的小黑猫变成一米八的大男人了。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有一丝失落,陆海琛转手顺势弄了弄他的帽子,淡淡说了句:“走吧。”

         两人走进包厢,刚坐下陈澜就迫不及待把程薛的事情全部告诉陆海琛。

         陆海琛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我和姜嵘已经猜到是他了,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觉得可能是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指使的,你们可以去查查他的通话记录。”

         “姜嵘已经查过了,有几个号码是公共电话打过去的。”

         “那直接问问程薛?”

         “程薛只是炮灰而已,他上半年就已经在和那个人联系了,我怕问了他反而打草惊蛇。”说到这里陆海琛微眯着眼睛,神情冷冽,“反正以后的时间还长。”

         陈澜冷不丁一个战栗,开始为程薛默哀。

         这时,服务员拿着菜单进来,陆海琛随便点了几个菜。服务员临走时,双手抱着菜单满脸通红,鼓足了勇气说:“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噗——”正在喝茶的陈澜一口茶喷出来。

         陆海琛云淡风轻:“我们会的。”

         服务员羞涩地跑出去了。

         陈澜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气势汹汹道:“喂,你怎么乱说话啊?我可不想传出同性恋的绯闻!”

         陆海琛一个眼神扫过去。

         陈澜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缩了缩脖子嗫嚅道:“你这样说不是等于变相承认了嘛……”

         “她们不是喜欢听这种话吗?那就成全她们好了。”陆海琛很满意陈澜的反应。

         吃完饭即将分开时,陈澜才把心中的疑问说出口:“你和言宥是什么关系?”

         “怎么突然这样问?”陆海琛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

         陈澜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的确问得有些唐突,便傻笑着试图搪塞过去:“我就随便问问而已……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也走了。”说完转身快步朝他房间的方向走去。

         身后飘来陆海琛的声音:“陌生人以上,朋友未满。”

         陈澜并没有停止脚步,装作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往前走,但是心情却忽然愉悦起来。

         十二月二十四日,还有八天就跨年了,网络和微博上全在宣传各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嘉宾阵容,剧组里的演员中只有陆海琛和陈澜没有跨年活动。付小霜考虑到陈澜的身体原因把收到的所有邀请都拒绝了,而陆海琛是出道以来从来不参加任何活动和通告,他只接演戏的工作,这也是所有粉丝最遗憾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