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陈澜醒来时躺在陆海琛所住的酒店房间的沙发上,而他也果不其然再次变回了猫。如果说以前的事情都是巧合,那么这次陈澜十分肯定,他在人与猫之间来回切换的确和陆海琛的病情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太好了,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和陆海琛交谈了,他可以把他想说的话打在电脑上告诉陆海琛,这是陈澜首先想到的一点,他的确够没心没肺的。

         但是下一刻,陈澜又忽然意识到——他没拍完的戏怎么办?

         虽说当初是为了来找陆海琛才接下的戏,可是他不想前功尽弃就这样轻易把拍了的戏份转交给其他人。而且他现在放弃拍摄不仅浪费了剧组的人力财力,还让付小霜处于难堪的位置,当初付小霜为了把角色给他和肖明城吵了一架,以后肖明城指不定会拿这件事情怎么怂付小霜。

         越想陈澜越觉得现在真不是变成猫的时候,只是如果要变回人,按照套路走那要把陆海琛的其他人格呼唤出来才行,这么做貌似有些不太道德……

         正在陈澜纠结时,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倾长的身影率先走了进来。陆海琛穿着一件款式十分简单的白衬衣,袖口微微挽起,露出性感白皙的手腕,黑色休闲裤衬托得那双大长腿又长又直。

         姜嵘跟在后面,抬起的手臂上搭着他临时替陆海琛买的一件厚重的黑色羽绒服,陆海琛对这件全黑的羽绒服表现出明显的排斥,宁愿一路上穿着薄衬衫受冻也不愿意穿上那件羽绒服。

         “行,你的身体你自己做主,我管不着。”姜嵘也有些来气了,把羽绒服把沙发上一扔,正好把躺沙发上休息的陈澜笼罩得严严实实。

         陆海琛找了件深蓝色的大衣手脚麻利地穿上,拿出手机坐到沙发上,陈澜迅速从羽绒服下窜出来跑到陆海琛腿上蜷缩着。

         “我有些累了,你走吧,吃饭的时候叫我。”陆海琛无情地挥了挥手,视线黏在手机屏幕上压根不看姜嵘一眼。

         姜嵘无语地摊手:“好的,少爷。”

         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的姜嵘又转过身来,叮嘱道:“对了,海琛,要是有人问你陈澜的消息,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和他关系并不是很亲近知道吗?”

         陆海琛抚摸陈澜的手一顿,抬起头,挑了挑眉说:“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前天晚上我和陈澜孤男寡男共处一室的八卦不是已经传得风风火火了?”

         说到这里姜嵘就头疼,扶着额五官都纠结到一起了,想教训陆海琛又不敢明目张胆骂出来,只能委婉道:“好好控制一下你的思想,我们是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但不一定你身体里的其他人格就不知道。如果你对陈澜没有一点想法,安子恒会去找他?”

         陆海琛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他正在浏览时事新闻,闻言动了动眉头却并没有任何解释。

         “喵——”窝在陆海琛怀里的陈澜悲愤地附和着。

         不要因为他做了一段时间宠物就想和他发生不正当的人兽关系,陆海琛那点龌蹉心思已经在安子恒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就算陆海琛是国民男神,他陈澜一个货真价实的直男也不可能拜倒在对方西装裤下的!

         想到这里,陈澜顿时意识到陆海琛都对他有其他想法了,他怎么还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躺在陆海琛腿上?万一陆海琛一个没忍住趁着他还是猫的时候就伸出禽兽之手——

         天,后果不堪设想!

         陈澜缓慢移动身体悄无声息拉开了与陆海琛大腿的距离,正要跳下沙发就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了回去,狠狠柔躏了一番,浑身黑色给扒拉得乱七八糟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陆海琛那张一成不变的冷漠脸终于更新了版本,龇着牙眼中满是危险的警告,“给我把你那点小心思收回去,全都写脸上了,蠢货!”

         没有等到陆海琛回答的姜嵘正要关门离去,忽然听到身后陆海琛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的声音,顿时一愣,回过头:“你刚才说什么?”

         陆海琛翘着二郎腿姿势悠闲地坐在沙发上,那只黑猫被按在他腿上一个劲儿挣扎。

         “没什么。”陆海琛不冷不淡说。

         姜嵘蹙眉,临走前丢下一句:“有事情随时通知我,不让再让他们出来了,这让我很不好处理。”

         变态!是不是又趁着这个时候想吃他豆腐?经过安子恒一事后陈澜变得神经质了许多,总感觉陆海琛跟他说话都是有预谋的要亲近他。没办法,虽然当时是安子恒,但顶着的却是陆海琛的脸啊,那亲密的触感简直让陈澜终身难忘。

         正奋力挣扎着,陈澜蓦然感觉压在身上那只手的力道小了很多,他抬头望去,陆海琛脸上表情冷冷冰冰刚好放开了他。

         陈澜立马跳到另一个沙发上,端正坐着目不转睛望着陆海琛。

         陆海琛仰躺在沙发上,伸着那双大长腿,室内的暖气一时间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松开衬衫上面几颗纽扣,陆海琛仰着头,双手捂住脸。

         半晌,一阵长长的叹息声传来。

         陈澜猜测可能是刚才姜嵘的话触碰到了陆海琛心里某个敏感点。

         的确,陆海琛的病一直是他自己最在意的,除了身边亲近的朋友和家庭医生,几乎没有人知道陆海琛的病状,连他的家人都被瞒在鼓里。

         陆海琛无法想象其他人知道后会如何形容他的病,多重人格症?还是精神分裂症?无论如何,他接受不了这些字眼从别人口中说出,这是他久久不能愈合的伤疤,一旦有人揭开那道伤疤,看到的将是鲜血淋漓的伤口。

         他不仅难以接受他的病,更是拒绝回想这些病的起因。陆海琛精神上所产生的的第一个人格瑶瑶是在他十岁那年出现的,而他十岁前的记忆仿佛被封锁在盒子里的秘密一样,藏在陆海琛内心最深处,没有人能够窥探得到。

         陆海琛的家庭医生周岳曾请来加拿大著名的催眠医生,想替陆海琛解开心结,却没想到被碰触了那些秘密的陆海琛大发雷霆,差点伤了周岳和那个催眠医生。

         从此以后,周岳不敢再擅自提起陆海琛十岁以前的事情,也正是陆海琛对儿时记忆的抗拒,导致这几年他的病情从来没有得到过缓解。

         陈澜不知道陆海琛百转千回的内心戏,就这样默默看了他将近半个小时,然后陆海琛收拾起东西进浴室洗澡了。

         陈澜在片场昏迷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登上了网络新闻,幸好剧组是封闭拍摄回绝了很多媒体的采访。但还是有些小道消息称陈澜由于工作强度大,加上身体又不好的原因,才突然昏迷住院,甚至有些陈澜的粉丝跑到冯导微博下求情不要换演员,这让冯导一时感到压力山大。

         无可奈何之下,冯导只得重新调整拍摄安排,把陈澜的戏份暂时空出来先拍摄其他人的。海发了个微博称,陈澜的昏迷仅仅是由于个人身体原因,并且已经为陈澜留有充足的时间,如果陈澜能赶在剧组杀青前恢复拍摄,那么不会更换新的演员。

         凑到陆海琛手机前的陈澜正好看到手机页面停留在这条新闻上,陈澜内心顿时一阵狂喜,如果能赶在杀青前变回人的话,那他还是有机会完成这部电视剧的拍摄的,接下来要就看陆海琛会不会配合了。

         只是不知道陆海琛的其他人格是不是呼之就来了,但是想想好像有点难度,谁的病是叫一叫就立马屁颠颠跑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