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陈澜脚步一顿,在陆海琛转过来时下意识躲到一辆车后面。直觉告诉他,陆海琛口中的“他”就是指的他陈澜。

         墨蓝色的夜空中没有一点星光,昏暗的路灯光下,陆海琛并没有发现陈澜的存在,继续和电话另一边的人说话。

         “我去了的,在餐厅外面遇到陈澜就送他回家了,周总那边我就不去了,你给他说说……恩,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个你不用多说。”

         陆海琛说话时略带烦躁地走来走去,他转向另一边的时候,陈澜便听不清楚他说的话了。陈澜不知道陆海琛在和谁说话,也猜不到他说的是什么事情,但是看到陆海琛心情这么糟糕,陈澜也就没有再过去找他。

         挂了电话后,陆海琛又在原地站了很久,才上车发动引擎离开。

         等到汽车驶远后,陈澜从藏身的车后走出来,远远望着陆海琛的车叹了口气。

         陈澜是个很专情的人,从喜欢廖辛琪整整七年都没有变过心就可以看出来,而且他对恋爱没有一点经验,遇到这种冷战只能手脚无措。他对爱情的要求不高,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只要两人不争不吵和和气气地过日子就行了。

         明天主动找陆海琛说清楚吧,可能是他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呢?陈澜这样想。

         没等两天陈澜就听付小霜说吕佳把他从嘉宾名单中移除了,陈澜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听到消息时并没有太多惊讶。如果吕佳确定要他去,他可能还不会去,现在的他一点也不想看到吕佳那张脸。

         倒是付小霜惋惜不已,毕竟这是她向卓天皓争取了很久才争取到的机会,没想到仅凭吕佳的私人恩怨就直接把陈澜否定了。

         参不参加真人秀对陈澜来说根本无关紧要,他现在满心都是找什么借口去联系陆海琛。

         自从那天晚上一别后,陆海琛再也没有联系过陈澜,陈澜也没有厚着脸皮主动去找陆海琛,其实他很多次想给陆海琛打电话,可又被心里那点自尊心给止住了动作。纠结了很久,那个电话号码都没有拨出去。

         这是他们相恋以来第一次冷战,陈澜非常不习惯,他甚至还没有搞清楚他们冷战的原因,陈澜一直觉得陆海琛不可能小气到连吕佳的醋都要吃,那难道是因为那天晚上的电话内容?感觉的确像是发生了某些事情。

         不过虽然陆海琛没有找过陈澜,却时时刻刻窥屏着他的微博。一次陈澜刷微博时,发现陆海琛在他转发的微博下面点了赞,陈澜很诧异,再刷新的时候那个赞已经取消了,看来是陆海琛偷窥他微博时手滑点了赞。

         因为陆海琛的事情,陈澜工作时心不在焉的经常出错,有一次做客某节目时回答主持人问题,差点把最喜欢的运动的答案说成了陆海琛的名字。陈澜觉得自己着魔太深了,可是又没有办法,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陆海琛,越是警告自己,心绪就越往那边偏离。

         再又一次拍广告说错台词后,导演宣布休息,并把陈澜叫去“教育”了一顿。半个小时后,陈澜无精打采从导演棚里出来,唉声叹气的地坐在太妃椅上。

         小苏凑过来:“澜哥,你最近怎么了?一点都不在状态。”

         “太累了吧,都快忙飞了。”陈澜戴上眼罩,偏过头对小苏说了句,“小苏,我休息一会儿,等下开拍的时候你叫我。”

         小苏含糊地应着,但他没有罢休,趴在太妃椅上,凑到陈澜的脑袋旁边,压低了声音说:“澜哥,你是不是和陆老师分手了啊?我都看到他交新男朋友了。”

         “没有啊……”陈澜下意识回答,然后愣了几秒,像是才听懂小苏的话一样,猛然摘下眼罩弹起来,“你说什么?陆海琛有新男朋友了?”

         “澜哥你小声点啊!”小苏左右看了一遍,连忙做了嘘声的动作。

         陈澜哪里冷静得下来,舔了下舌头,眼睛瞪得又圆又大,连小苏怎么知道他和陆海琛的关系都懒得问了,直接切入正题:“你刚才说陆海琛怎么了?”

         “哎,我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本来小霜姐让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澜哥你对我这么好,我又刚好看到了,总感觉不说对不起澜哥你……”小苏抓了抓头发,显得很为难。

         “你快说吧。”陈澜心跳都快停止了,一旦和陆海琛沾上边的事情,总能轻而易举挑拨他的所有情绪。

         “上周三晚上我和朋友吃饭,看到对面餐厅有个男人和陆老师一前一后走出来,虽然他们是分开走的,但是我和我朋友都能看出来陆老师肯定认识那个男人,而且陆老师一直走在他后面。”小苏回忆说。

         “哪个男人?”陈澜问,随即又觉得自己问的是废话,小苏怎么可能认识那些人。

         “那个人有些眼熟……”小苏仔细想了很久,恍然大悟说,“哦对!肖明城,就是他!”

         “肖明城?”陈澜突然想起陆海琛书桌和电脑上全是肖明城的资料,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陆海琛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肖明城的事情,也没有说过他如此关注肖明城,并且肖明城貌似对陆海琛的关注度也非常高。

         只要陈澜不笨,都能猜出他们之间绝对有过什么事情,不然也不会如此在意对方。

         难道是前任?可是陈澜压根没有听说过陆海琛的其他感情史,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陆海琛的初恋。

         小苏喊了几声陈澜,对方都两眼发神没有反应,便用手在他眼前晃了几圈:“澜哥?”

         “啊?怎么了?”陈澜被拉回思绪。

         “澜哥,我给你说的这些你听着就是了,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啊,我不想惹事。”小苏又恳求说。

         陈澜勉强笑了笑,拍着小苏肩膀说:“安啦,我不会和其他人乱说这些的。”

         虽然表面上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可陈澜心里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小苏的话,小苏甚至还误以为肖明城和陆海琛是恋人关系,是他们表现得太明显了吗?让小苏这个旁观者都有了那种感觉。

         陈澜胡思乱想了半天,很想打个电话给陆海琛问个明白,但一想到他和陆海琛还在冷战中,又硬生生收回了动作,编辑了好几次短信,最后都草草删除掉。

         正想着肖明城,第二天去公司时,在电梯上陈澜就遇到了他。

         电梯里只有陈澜和肖明城两个人,因为陆海琛的关系,陈澜对肖明城在意了很多,视线时不时往他那边瞟。肖明城很快逮住了陈澜的目光,双手插兜转过身面对着陈澜,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今天有这么好看吗?”

         陈澜连忙把视线定在地上,低着头没有说话。

         肖明城话中又带有一丝威胁的意味:“我可是等了你好久都没有等到你的电话,你不怕我把你们的关系说出去?”

         闻言陈澜抬起头,强装镇定地直视肖明城的眼睛,淡淡道:“你想说就说啊,我和陆海琛只是互相解决下生理需求的关系而已,多正常,恐怕还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比较能引起记者们的兴趣吧。”

         果不其然肖明城猛地怔愣,脸上闪过慌乱,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耸了耸肩没有再说话了。

         “叮”的一声,电梯打开,肖明城按下的楼层到了。

         “如果你想知道我和陆海琛曾经发生过什么,就去问他吧,我想他应该很害怕你问这个问题,毕竟会影响你们的性福生活。”临走前,肖明城丢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陈澜皱眉盯着肖明城消瘦的身影,半天才抬手按下关电梯的按钮,指尖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