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接下来一个月,陈澜都没有和陆海琛有过任何联系,尽管他经常在新闻和微博上看到陆海琛的消息。陆海琛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在陈澜生活中一样,来的时候匆匆忙忙,离开后也不留下一点痕迹。

         明明已经多次提醒自己不要再去想他,陈澜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每天翻找陆海琛的最新动态和以往他们发过的短信,他多么希望陆海琛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进来。

         陈澜真的想不通,怎么突然间他们两人就恢复成当初的陌生关系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除了和吕佳吃饭没告诉他外,他从来没有做过惹陆海琛不高兴的事情。

         付小霜也发现了陈澜和陆海琛的异样,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陈澜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他现在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恐怕以后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进入演艺圈这么多年,陈澜一直不温不火的,这次算是一炮而红,直接跻身二线演员。因此和原本就出名的廖辛琪见面机会逐渐多了起来,肖明城又是公司重点发展的艺人,自然跟着陈澜一起上了很多次节目。

         起初陈澜还觉得有些尴尬,后来就慢慢习惯了,对于肖明城有意无意的找茬,也都选择无视。

         才碰到肖明城的时候,他只带了一个助理,身边没有跟太多人,很低调。直到后面有一次,陈澜无意中进错保姆车,才发现许久不见的程薛一直在车里等着,他居然成了肖明城的助理。

         陈澜看到程薛时吓了一跳,还以为程薛突然蹿到自己团队来了,环视了一圈车内,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进错车了。由于陈澜和肖明城是一个公司,连保姆车都是配的一样的车型,一开始两个团队中经常有糊涂虫进错保姆车。

         “不好意思,两辆车看起来差不多,走错了。”陈澜对程薛的好感早就没了,神色淡漠,说完转身就要走出去。

         “陈澜哥。”程薛忽然叫住陈澜,他局促不安坐在位置上,面带难色挤出一句,“我们……聊聊吧。”

         陈澜坐在公园椅子上,程薛去小卖部买了两杯冰镇可乐端过来,递了一杯给陈澜,然后小心翼翼坐在他旁边。

         “谢谢。”陈澜面对程薛时连笑都笑出来,他一想到程薛对陆海琛所做的一切就感觉内心发寒,并且他几乎没有和程薛正式见过面,程薛应该也不知道他和陆海琛的关系,他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

         程薛见陈澜态度冷淡不想和他交谈的样子,一时间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进入话题,纠结了半天抛出句话:“这么热的天气,还是喝杯冷饮最舒服啊。”

         强烈的阳光让陈澜眯缝着眼睛,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蒙上一层淡淡的金黄色,风吹动树林,树叶哗啦啦地响动,是大自然的声音,夏天快要来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去年出车祸时才是冬天呢。

         “陈澜哥?”耳边疑惑的声音将陈澜的思绪拉回,转头便见程薛战战兢兢看着他,手里还紧紧握着没动过的冷饮。

         陈澜有一瞬间的怔愣,脸上柔和了些的表情顿时收敛起来,面无表情说:“你要和我说什么事?”

         “这个……你和陆哥很熟吧……”程薛艰难开口。

         “你怎么知道?”陈澜问,随即又想到了程薛和肖明城的关系,便瞬间了然了,那应该是肖明城告诉他的。

         果不其然,没等多久程薛就结结巴巴说:“你和陆哥很多事情肖明城都跟我提过,我……我之前做过对不起陆哥的事情,沦落到这一步也是报应吧,但是你一定要让陆哥小心肖明城,他最近有可能在盘算什么事情。”

         “恩,我知道了。”陈澜说。

         气氛又沉默下来,半晌,程薛尴尬道:“你和陆哥的关系,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还有陆哥的那些事,我都会守口如瓶。”

         陈澜知道程薛指的是陆海琛的病情,其实不管程薛会不会告诉其他人,都是他和陆海琛控制不住的。不过既然程薛都能设计陷害陆海琛,相比做出其他背叛陆海琛的举动也是轻而易举吧。陈澜不敢相信程薛,但是他很好奇,肖明城究竟有什么能力让程薛那么听他的话。

         “那个……陈澜哥,你还有很多事要忙吧?那我先走了,等会儿小霜姐该急了。”程薛站起来道别。

         “程薛。”陈澜叫住他。

         “恩?”程薛看向他。

         “你为什么要跟着肖明城?你应该知道他这个人并不可靠,如果你有困难的地方,你可以告诉我……”

         “陈澜哥……”沉默的程薛突然打断陈澜的话,他原本一直埋着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已经泛红,抖着唇良久才嗫嚅道,“我喜欢他。”

         陈澜的表情凝固在脸上,顿时哑口无言。

         “因为以前对陆哥做了那些对不起他的事情,我现在成了过街老鼠,几乎没有公司敢录用我。而且我在镇上的父母也受到了牵连,镇上的熟人都知道我在城里惹到不该惹的人,只是无论结果怎样,我都认了,是我活该,但我无法怪到他身上……”说到后面程薛的声音越来越低,他哽咽着,重新低下头,一滴晶莹的液体从他眼中低落。

         陈澜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的思绪忽然回到第一次见到程薛的时候。

         那时的程薛就是个单纯阳光的大男孩,虽然会对陆海琛的挑剔有小小的抱怨,但是依旧做着自己的工作,充满活力,而不是现在这么颓废的样子。程薛比上一次见到时还要瘦弱,脸颊都凹进去了一些,大了一号的薄外套松松垮垮套在身上,像是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很明显这段时间他过得并不好。

         陈澜有些于心不忍,在程薛准备走之前还是多嘴道:“感情不是一厢情愿就可以的,你一味的付出只会让他更加得寸进尺,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程薛身形一顿,寂静了很久最终叹口气:“我控制不住自己……陈澜哥,我先走了,被他看到的话肯定会起疑心。”

         陈澜眼睁睁看着程薛迅速消失在小道的树林后面,当他再回到演播厅附近的时候,已经找不到程薛的身影了,倒是肖明城靠在一个柱子下面默默抽烟。阳光倾泻而下,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下斑驳星光,肖明城的脸位于光与影之间,陈澜看不到他的表情。

         听到走近的脚步声后,肖明城下意识把烟头掐灭在垃圾桶上,抬头便看到面无表情向演播厅走去的陈澜。

         肖明城扬起眉,阴阳怪气道:“哟,原来是你。”

         陈澜装作没有听到肖明城的声音,目不斜视推开演播厅的大门,准备走进去。才迈进去一步,另一只手臂就被肖明城抓住了。

         “这么怕我?”肖明城话中带着挑衅。

         “放开我。”陈澜甩开肖明城的手,眉眼中都有浓郁的嫌恶,“肖明城,我没有主动招惹你,也请你离我远点。”

         肖明城被甩开的手在空中愣了几秒,然后默不作声收到身后,下一刻又向陈澜靠近两步,在他耳旁低声说:“你这么吸引我的注意,让我怎么舍得远离你呢?”说到这里,肖明城顿了顿,发出一道意味不明的轻笑声,“话说——你和陆海琛快要分手了吧?”

         “肖明城!”终于压抑不住怒火的陈澜转过身,怒视肖明城,眼中有着火焰在燃烧。

         陈澜的脾气向来柔和,几乎从来没有和人发过脾气,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么愤怒的语气向人吼道。肖明城成功挑起了陈澜的所有脾气,他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束缚发泄出来,现在的陈澜太敏感了,只要和陆海琛沾上边的事情,都能让他的自制力崩塌。

         “怎么?被我说中了?好可怜哟。”肖明城不以为然,那幸灾乐祸的笑倒映在陈澜的黑眸中,陈澜紧抿着唇,握紧了拳头,却听到肖明城还在继续说,“我就说陆海琛那种畜生只配孤独终老……”

         肖明城的话还没有说完,陈澜已经一拳打向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