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几天后卓天皓和吕佳共同组织了一场饭局,算是让真人秀邀请来的嘉宾聚一聚,相互认识一下。陈澜穿了一套休闲装单独赴宴,他不打算在饭局上呆多久,毕竟有吕佳和肖明城在,他觉得很尴尬。

         整个过程中陈澜都是最安静的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里,除了介绍和敬酒外很少说话。

         今晚的吕佳打扮得特别漂亮,穿了一条纯黑色的长裙,化着浓妆。只是看到陈澜后,那张风韵犹存的脸还是僵硬了片刻,然后选择性无视了陈澜。

         陈澜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在暗地里叹气,看来未来一段日子不会太好过。

         饭局过后卓天皓还特意准备了节目,穿着性感的兔女郎在小台上尽情舞蹈,一群人在台下起哄,陈澜端着杯红酒靠在吧台上静静看着那群疯狂的人。看了下手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陈澜琢磨着要不要和卓天皓说一声道个别。

         刚这么想着,厅内的灯光忽然闪烁起来,没等几秒就完全黑暗下来了。陈澜吓了一跳,手中的酒杯溅出了酒水,他连忙把酒杯放在身后的吧台上,然后便听到周围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大家都被这突然的黑暗吓到了,有的人甚至以为是地震了,嚷嚷着要逃跑,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

         “大家淡定,不要惊慌!”不远处传来卓天皓沉着的声音,他在安抚大家,“只是停电了而已,等一下就会来电,大家在原地等待一下。”

         “怎么忽然停电了啊?真是的!”

         “就是啊,把我心脏病都吓出来了,我还以为是恐怖分子呢!”

         耳边是两个女生的说话声,陈澜贴在吧台上一动也不动,手心不停地冒着冷汗。小时候一个人在家时停电的记忆让他有些害怕这个场景,仿佛回到了那个孤单恐怖的时候,即使周围吵闹不堪也消除不了陈澜内心的恐惧。

         就这样等了大约有五分钟,依然没有来电,不少人开始抱怨起来。

         厅内厚重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透不进来一丝光线,整个大厅被无边的黑暗淹没。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陈澜看不清楚身边的人,只能通过说话声感受他们的方位。随着时间的推移,陈澜脸上布满了密密层层的冷汗,他抹了把汗水,发现手指都在颤抖,他实在太害怕了。

         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不然他真的会崩溃的。

         陈澜这么想着就摸索着准备走出去,刚走了一段距离,忽然被一只不知道从哪儿伸出来的脚绊了一下。陈澜压根没意识到脚边的妨碍物,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身体前倾,往前方扑去了。

         “啊!”陈澜惊恐得胡乱挥舞着手臂,但是黑暗中他抓不住任何东西。

         就在陈澜以为要摔个狗□□的时候,两只手突然伸过来胡乱抱住了他,抓住救命稻草的陈澜也不管对方是谁了,顺着那个人的姿势往那个人的身上扑去。下一秒,陈澜就感觉自己撞到那个人的身上,而且他的唇也贴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

         陈澜吓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但是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他根本看不清楚他面前这个人的长相。当然作为接吻熟手,陈澜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唇碰到了人家的嘴巴上,这该是多么尴尬的场面。

         此时此刻,陈澜又很庆幸现在还没有来电,一切都看不到,不然那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对不起……”陈澜嗫嚅着,双手撑在那个人胸前,想要推开那个人。

         但是那个人并没有让陈澜如愿,而是更加紧地搂住陈澜,顺势加深了这个吻,舌头灵巧地钻入他口中,卷起他的舌头。

         陈澜第一感觉就是恶心,被陌生人亲吻的恶心,但即使被骚/扰他也不能大叫,只能拼尽全力推开那个人,然而那个人力气太大,几乎要把他揉进自己的怀抱里。

         “陈澜……”挣扎中,那个人吐出两个字。

         陈澜瞬间就愣住了,空白的大脑逐渐浮现出陆海琛的音容相貌,他想不到陆海琛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还会这么及时的出现在他身边。

         当然陈澜更想不到的是,明明他和陆海琛已经快到要分手的地步了,明明他们已经冷战了一个多月,为什么陆海琛就能这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他面前,仿佛他们之间的冷战只是陈澜一个人的情景剧似的。

         这一个月来陈澜过得很难受,他无时无刻不想着陆海琛,然而陆海琛却想来想来,想走想走,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

         想到这里,陈澜只觉得鼻尖发酸,眼眶发热,很快就有温热的液体从眼中流出,他默不作声地任眼泪划过脸庞,此时有些控制不住心中悲伤的情绪。

         “陈澜。”陆海琛又轻声叫了一下陈澜的名字,只是这次音调延长,有种淡淡的无奈。

         陆海琛捧在陈澜脸上的手感觉到了他的泪水,为陈澜拂去泪水,然后再一次吻了上去。黑暗中,陆海琛寻找了一会儿才找到陈澜的唇,他像是捧着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吻着他,然后在唇间叹息:“对不起。”

         陈澜一直强忍的眼泪在这一刻全部夺眶而出,他也不管尊严那些了,猛地抱住陆海琛。

         很快,厅内的灯光再次亮起,霎时驱赶了室内所有的黑暗,几乎是在亮灯的瞬间,陈澜手忙脚乱推开陆海琛。

         卓天皓拿着话筒在台上对所有人道了歉,然后请一直准备着的下一个节目出场,刚才的小插曲一晃而过,人们很快又投入进新的狂欢中。

         陈澜悄悄打量身旁的陆海琛,他就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白衬衫,衣架子一般完美的身材即使穿着这么简单也依然耀眼,周边已经有不少人看了过来,并准备前来搭讪,同时已经看到陆海琛的卓天皓也从人群中走了过来。

         “你快去吧,应该有很多人找你说话。”陈澜低声对陆海琛说。

         “那你等会儿去停车场找我。”陆海琛眯着眼睛轻轻笑了笑,陈澜不由得怔愣,以前的陆海琛很少这样笑的,但不得不承认,他笑起来真是帅极了!

         好不容易挨到散场,陈澜独自往停车场走去,才在入口时,就看到靠在车前的陆海琛,他双手插兜把整个身体都倚靠在车上,垂着头,闭着眼睛,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

         听到脚步声后,陆海琛抬头,然后扬起嘴角对陈澜勾了勾手指头,像是在逗小狗一样。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陈澜脸上表达着强烈不满,但还是下意识加快步伐向陆海琛走过去。

         刚走近,陆海琛双手一张便抱住了陈澜,把头埋在陈澜的颈项处,深深吸了口气,随后闷闷的声音在陈澜耳畔响起:“好怀念你身上的味道啊。”

         “别这样,被记者看到了不好。”陈澜挣扎。

         陆海琛更紧的抱住他,近似哀求地说:“就让我抱一下,一会儿就好。”

         陈澜登时不动了。

         很快,陆海琛就主动放开了陈澜,抬了抬下巴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陈澜站着没动,而是目不转睛盯着陆海琛,半晌,一本正经开口:“陆海琛,这一个月我想了很多,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对于我们的关系,我真的接受不了我们上个月的相处模式……”

         “上个月有点忙,不好意思,没有及时联系你。”陆海琛打开副驾驶车门,眼神有些飘忽,“上车吧,这里挺冷的。”

         “你就没想过我们的未来吗?”陈澜突然冒出一句。

         陆海琛愣了愣,随后道:“想过,但这种事情并不是靠想想就行的,今后会发生什么意外我们都不知道,最重要的应该是珍惜眼前。”

         “可是我……”陈澜顿了顿,话都到了喉咙处,最终全部化成一声叹息,他默默坐到驾驶位上,心中五味杂陈。

         到底要不要亲口询问他和肖明城的关系呢?陈澜不想像质问出/轨丈夫的妻子一样地逼问他,但是从头到尾陆海琛一直不肯向陈澜吐露自己的心事,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

         肖明城就像一根刺扎在陈澜的心口上,如果不拔/出来,那根刺只会越扎越深,直到伤口腐/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