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仿佛过了很久,陈澜才稍微有一些意识,断了片的记忆逐渐串联起来,陈澜模模糊糊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陈澜顿了良久,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视线缓缓往下,然后看到另一张白色的病床,还有摆放着水果的柜子,以及……那个熟悉的背影。

         鼻尖一酸,泪水顿时溢满了眼眶,陈澜酝酿了半天,终于声音极其沙哑地喊了出来。

         “妈!”

         陈母震惊地转过身来,布满皱纹的脸上惊喜交加,连手机什么时候落到地下的都不知道,陈父在手机那头不停喊着。

         “澜儿,你终于醒了!”陈母的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扑到陈澜身上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好怕……怕你再也醒不来了……”

         “妈,对不起。”陈澜抱着自己母亲,看着陈母脑后那白了不少的头发,心中悲痛不已,如果不是因为他,陈母也不会衰老得这么快,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

         “澜儿,别哭,妈这是高兴,你终于醒了,不用我和你爸成天跟你唠叨,你却总不回应,你知道那感觉多难受吗?”

         “我知道,妈,真的对不起。”陈澜哽咽着。

         在外面买东西的陈父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也急急忙忙赶了回来,看到坐在床上的陈澜时,也一个没忍住老泪纵横起来。

         陈澜身体上倒没什么大碍,主要就伤在脑袋上,这一躺就是半个多月,医生说是大脑重伤,少则一两个月就能醒,多则一二十年才行醒。陈父陈母每天守在陈澜病床前和他说话,心里也愈发的绝望。

         这下好了,自家儿子终于醒过来了!

         经过此事,陈澜更加爱惜自己的生命,他死了不要紧,他的父母可是会伤透心的,就算是为了他父母,他也要好好活下去。

         所以很快,陈澜就把陆海琛和他变成猫的奇幻经历抛之脑后了,反正那种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就当是没发生过好了。

         第二天小霜顶着两个黑眼圈来到医院,见面后不由分说就对陈澜来了个大熊抱:“你终于回来了,姐可想死你了。”

         “哎哟,姐,你这么温柔我可真不习惯。”陈澜打趣道,“你这俩熊猫眼怎么回事儿?昨晚上偷牛去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担心你整天睡不好觉。”小霜故意挥了挥拳头,凶神恶煞地说。

         陈澜惊恐道:“小霜,我一觉醒来,你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你这一睡我的工资来源都没有了,你要知道我可只带了你一个艺人,我能不犯愁吗!”小霜说着脸上写满了欣慰,念念叨叨地说,“但是你醒了就行,也不求别的了。你什么时候出院?我来接你,顺便请你和叔叔阿姨吃大餐。”

         “好啊好啊,就这周五呢!”陈澜一听到吃的眼睛就冒光了,这两天医生吩咐只能吃些素食,身体里的油都快被耗没了。

         小霜来了还没半个小时就接到上级电话要走了,陈澜昏迷的这段时间,公司给小霜安排了很多其他任务,她忙得脚不沾地的。

         陈澜醒过来后,就强行让陈父陈母回工作单位上班了,每天他一个人在医院躺着只能靠上网打发时间。

         此时网络上还在议论车祸到底是谁造成的,两辆车在正常行驶的过程中相冲撞,责任不可避免在两个司机中产生,但更多偏向于是陈澜的责任,因为他驾驶的汽车行走路线很不规范,像是酒醉驾驶,只是事后警察没有查出陈澜喝过酒。

         所幸货车司机并无大碍,而且货车司机只是个打工的,听到撞了明星后,当场吓得站都站不直了,和他老婆一起跪在地上不停向陈父陈母道歉。陈父陈母看了监控视线后觉得的确是自家儿子责任更大,便和另一方私下和解了此次事故。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没想到事故发生的第三天突然来了个大逆转,有网友拍到喝醉酒的廖辛琪被陈澜扶上车,并一路跟拍到廖辛琪发酒疯拉扯陈澜的画面。

         一时间网络上所有责骂声都指向廖辛琪,更有网友把廖辛琪曾经的黑历史都扒了出来,包括她拍过的一些暴露海报,廖辛琪走的清纯路线,哪儿经得起这样深扒,没几天就掉粉无数。

         廖辛琪在陈澜心中的女神形象早就在他亲眼看到廖辛琪泼他脏水时毁得一干二净,现在陈澜看到这些新闻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五,下午四点多,忙完工作的小霜如约开着车来接陈澜出院,陈父陈母还在上班,晚上也有推不掉的领导聚会,就没能来帮忙了。小霜帮陈澜把放在医院里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全部搬回家里,把一切收拾完后都快七点半了,然后两人来到小霜经常光顾的西餐厅吃饭。

         “这里的牛排不错,很早之前就想带你来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小霜一边把菜单交给服务生一边说。

         “未来的时间还长,你可以随时随地带我来,我不会介意的。”陈澜嬉皮笑脸着。

         小霜翻了个白眼:“看你这乐呵的傻样,真是没心没肺的,不过像你这样也好,不然迟早得被廖辛琪那女人气死。哦对了,你看到网上的消息没?廖辛琪最近被骂得可惨了。”

         “看到了……”陈澜脸色黯淡下来。

         “那你也看到她把责任都往你身上推了吧?这小贱人……我都告诉过你多少回了,别理她别理她,你看看,她这不是恩将仇报来了吗?”小霜义愤填膺地说了半天,见陈澜脸色越来越难看,便慢慢止住了声,最后叹口气说,“哎,算了,你下次要注意点了啊。”

         陈澜应了声:“恩。”

         小霜摸了摸下巴,迅速转移了话:“对了,我这儿有个新角色,老冯导的,本来你没醒想让肖明城去的,你看看你身体吃得消不?去试试镜?”

         “什么戏?”陈澜问。

         “警匪电视剧,国民片,是个男二号的角儿,但戏份相对于男一号而言要少一些。”小霜劝道,“我觉得不错,是个吸粉的角色,听说陆海琛可能要出演男一号。”

         “噗——”提起陆海琛,正在喝水的陈澜嘴里喷出一口水来。

         “怎么了?”小霜奇怪地看向咳嗽不停的陈澜。

         陈澜咳得面红耳赤,摆了摆手连忙掩饰自己惊慌的神情:“没什么没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去,天,陆海琛都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那么恐怖的阴影了,他才不想再看到陆海琛,那个人真的太可怕了,尤其是他的另一个人格。

         “那你好好思考一下,等会儿给我答复。”小霜说。

         “我已经思考好了。”陈澜正色道,“这个机会还是留给肖明城吧,我才出院短时间内不想接戏。”

         “哟,以前再苦再累的戏都要接,现在怎么变得矫情起来了?不是我想逼着你这个病人工作干活,只是我看你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这个角色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儿了才拿到手的,你真不去试试?”

         “不去,我想先休息一阵。”陈澜态度坚决。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不逼你了。”

         就在快用完餐的时候,一个倾长的身影突然向陈澜这桌走了过来,是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看外貌还有些眼熟,只是餐厅里灯光昏暗,陈澜又看得不真切,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来人,但这个男人确确实实是走向陈澜的。

         “请问你是……”男人迟疑道,“陈澜?”

         “恩,我是。”陈澜满头雾水地应道。

         “嘿,真巧,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这两天正准备找你出来叙叙旧。”男人笑道,眼睛眯成弯弯的,特别好看,见陈澜一副懵逼的样子,男人又指向自己,说,“我是言宥,这才几年不见怎么就把我给忘记了?”

         “哦——言宥!”陈澜恍然大悟,顿时又惊又喜,连忙站起来和言宥来了个深深的拥抱。言宥是陈澜的邻居兼十几年的同学,两人从小一块长大,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班里学习。只是高三时言宥全家移民去了美国,当时陈澜又忙于准备电影学院的招生考试,所以渐渐疏远了很多。

         “介绍一下,这是我同事付小霜。”随后陈澜又指了下言宥,对小霜说,“这是我好多年没见的哥们,言宥。”

         小霜和言宥互相打了招呼,然后小霜借口有事先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久别重逢的陈澜和言宥。

         高中时期的言宥长得非常瘦弱,个头还没有陈澜结实,没想到去了美国后身高蹭蹭窜了上来,整个人看起来和从前大不相同。陈澜许久不见言宥,居然也没有感到尴尬,只是感叹时间不留人,一转眼大家都变了好多。

         两人回忆了一下小时候的事,又说了一会儿彼此的近况,很快话题就转移到了言宥身上。今晚言宥本来和人约好在这个餐厅吃饭,既然碰到了陈澜,就说大家一起吃个饭好了,正好互相认识一下。

         陈澜推辞不掉言宥的好意,只好厚着脸皮吃第二顿饭。但他想不到的是,言宥约的人竟然也是他认识的人——姜嵘。

         毕竟陈澜和陆海琛在一个剧组里演过戏,他和姜嵘之间自然是互相认识,只是姜嵘不知道陈澜变成了猫偷看到了陆海琛的秘密。一想到陆海琛,陈澜心里就郁闷,连带着看到姜嵘时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本来姜嵘进门时是微笑着的,当视线转移到言宥旁边的陈澜身上后,那笑容顿了顿,显然他没想到这里还有个不速之客。

         “嗨,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言宥站起身抱了一下姜嵘,然后笑着转过身准备介绍一下陈澜,结果还没开口就被姜嵘抢了先。

         “陈先生,原来你也认识言宥。”姜嵘说。

         “怎么不认识?我们都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陈澜表面淡定地笑道,心里却在一个劲盘算怎么抽身离开。

         言宥欢欢喜喜招来服务生点了单,很明显他没有察觉到陈澜和姜嵘之间的微妙气息。陈澜对陆海琛这伙人都不想靠得太近,而姜嵘则是想单独和言宥说事情却碍于陈澜这个外人在场。通俗点说就是陈澜想快点离开,姜嵘想要陈澜快点离开。

         僵持了片刻,唱独角戏的言宥终于发现两人的不对劲,便笑着问道:“你们都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呢?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多尴尬呀。”

         “言宥,我有些不舒服。”陈澜撑着肚子假装痛苦道,“可能是今天吃错东西了,你们慢慢吃吧,我改天再找你啊。”

         言宥担心地看着陈澜:“你没事儿吧?”

         “回去躺躺就没事了,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聊。”说罢陈澜急急忙忙往门口走去,刚走到餐厅门前,却迎面撞上一个人。

         陈澜“哎哟”一声,定睛一看,天,这不是陆海琛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