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陈澜一直以为廖辛琪和他一样,死了。不是他有意诅咒廖辛琪,而是他身为当事人,实在再清楚不过当时的车祸有多恐怖,货车撞过来的一刹那,他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已经偏离了躯体。

         这一刻,陈澜感到由衷的庆幸,幸好廖辛琪还活着,第一是他不想廖辛琪和他一样英年早逝,第二是这场车祸他也有不可逃避的责任,如果廖辛琪出了意外,那罪名将有可能落在他身上。

         病房里摆放满了花篮和水果,躺在病床上的廖辛琪脸色苍白,看到陆海琛时,眼中不可抑制地闪过一抹激动,她挣扎着要坐起来却被经纪人给按了下去。

         “你就好好躺着吧。”廖辛琪的经纪人路倩说,“医生都嘱咐过了,再你的伤全部愈合之前,不能随便乱动。”

         姜嵘一边把果篮递给路倩一边笑道:“对啊,你可要赶紧养好伤出院,要不然你的小粉丝就转去别家了。”

         “姜嵘哥你就别拿我打趣了。”廖辛琪嘟着嘴假装闷闷不乐道,她瞟了一眼陆海琛,陆海琛抱着陈澜站在最后面,丝毫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病房里其他人大多是来探望廖辛琪的,和姜嵘还有陆海琛寒暄了几句后便走了,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下陆海琛、姜嵘、路倩和廖辛琪四人。

         廖辛琪一直在等待陆海琛先开口和她说话,就像小女孩子置气一样和所有人说说笑笑,就是不把话题转移到陆海琛身上,故意冷落他,结果陆海琛在一边逗猫玩手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廖辛琪心里又气又苦,最后还是忍不住服了软:“那只猫咪好可爱啊,你什么时候养的?”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陆海琛完全没有听到廖辛琪的问话,直到姜嵘撞了他一胳膊肘子才反应过来,冷漠道:“哦,就昨天。”

         “我可以抱抱吗?”廖辛琪伸出手,就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她其实就是想陆海琛站近一点。

         哪知道陆海琛想也没想就说:“不可以。”

         廖辛琪的脸登时就僵硬了,同样脸色不好看的路倩连忙出来打圆场:“医生说了你不能乱碰东西,你就听点话吧。”

         旁边者陈澜早就感受到了陆海琛和廖辛琪之间的微妙气氛,他忽然发现,这两人貌似也没有媒体记者口中那样亲密吧!不,应该是廖辛琪很喜欢陆海琛,但是陆海琛对廖辛琪并不感冒,和她约会也只是炒作而已。

         想到这里陈澜就冷不丁来气,自己捧在手上的女神竟然被别人这样冷落,此时陈澜想也没想就一口咬在陆海琛手上,当然他也没用力,毕竟这个人可是自己的金主啊。

         但这事儿到陆海琛眼里就不一样了,他好心收留来的蠢猫竟然敢咬他?!陆海琛气得脸上遍布的乌云都要下暴雨了。

         “你没事儿吧?我让医生给你擦擦伤口。”瞧在眼里的姜嵘说。

         “不用了,又没出血。”陆海琛冷声道,“我出去一下。”

         陆海琛这次也不用抱了,拎着陈澜的后颈把他提到卫生间,然后扔到水池子里,打开水龙头,顿时哗啦啦的冷水从天而降。虽然此时正值夏末,陈澜还是冷得打了好几个喷嚏,挣扎着要逃开,却被陆海琛按着淋了个底朝天。

         “喵——喵——喵——”陈澜叫得特别凄惨。草草草草草,这个人神经病啊?不就是咬了他一口吗!还虐起猫来了!放开他快点放开他!

         就在陈澜快要窒息的时候,水龙头终于关上了,压着他的那只手也稍微松了松。

         陈澜视线朦胧地抬起头,陆海琛那张冷酷的脸映入眼帘,宛如来自地狱的噩梦,他开口说:“还咬我吗?”

         不咬了不咬了,打死他也不咬了。陈澜狂摇头。

         走出卫生间时,陆海琛把湿漉漉的陈澜抱在怀里,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衣服被打湿,那轻松的神情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一出让陈澜彻彻底底感受到了陆海琛的恐怖,报复起猫来也丝毫不手软啊,以后真的不要得罪他为好。

         另一边姜嵘已经等在卫生间外,见陈澜浑身湿透的样子,他眼中升起一丝同情,说:“好了,我们走吧。”

         快走到医院大门时,迎面走来几个装扮时尚的女生,由于陆海琛戴着口罩和帽子,其中一个女生的视线在陆海琛脸上停留了片刻,但没有认出他来。

         “你确定陈澜就在这个医院吗?”另一个女生小声说。

         “嘘。”那个女生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左右看了一圈才悄声说,“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提他的名字,我表姐告诉我他在这个医院的,就是不知道在哪个病房。”

         “那我们只能看运气多找找了。”

         几个女生逐渐走远,后面已经听不清楚他们的对话内容了,但是听到前半部分的陈澜却大为震惊,他大脑当机了许久才开始细细品味到女生们口中的话——意思是他还没死吗?还是说他的尸体在这个医院?不对,其中一个女生说的是病房,说他在病房里,那意思就是他还没有死。

         此时此刻,陈澜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像是死后又活过来了一样,仿佛在地狱里走了一遭,他原本已经做好自己死了的准备,这样大起大落的心情他恐怕未来一生都不会再有了。

         既然他身体还没死,那就说明他变回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他只是灵魂到错了身体,他真正的身体还在等着他回去!

         陈澜兴奋得无以复加,本想跟着那几个女生一起寻找的,结果转过头发现那些女生早已不见了踪影。

         陈澜纠结了许久,最后在跟陆海琛回去和留在医院查找真相之间选择了前者,只要记住了这个医院的名字,以后随时都可以再回来,但是陆海琛走了就不会在短时间内遇到第二个愿意当他金主的人了。

         回去的路上,陆海琛似乎觉得这只蠢猫比来时活泼了许多,难道被水淋傻了?还真是只蠢猫。

         陆海琛别的爱好没有,唯一喜欢的就是做饭,这点在陈澜看来还真是诡异。尤其是陆海琛围着一条樱桃小丸子的围裙拿着锅铲炒菜时,蹲在厨房门口的陈澜简直是惊恐的表情,万万没想到,陆海琛这么冷漠不近人情的人还有这么讨人喜欢的爱好。

         到了晚上,偌大的别墅也显得冷冷清清的,陆海琛仿佛习惯了这种寂静,一个人炒了几个小菜端上桌,就连程薛买来的猫粮都被陆海琛用一个碗装着放在餐桌上,看来他不是很喜欢一个人吃饭。

         陆海琛解开围裙坐下的时候,流着哈喇子的陈澜目不转睛盯着那些飘着香气的菜,要不是怕陆海琛发难他早就扑上去了。

         见碗里的猫粮还是跟刚才一样的量,陆海琛不禁问道:“你不吃吗?”

         陈澜摇了摇头,然后又抬起黑乎乎的爪子指了下桌上其他菜。

         陆海琛“噗嗤”一声笑出来,他还真没有见过这么通人性的猫,和一只猫说话的感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就好像这只猫的身体里面其实住着一个人。

         “你想吃这些?”陆海琛问。

         陈澜忙不迭点头。

         陆海琛压根没有去思考猫吃放了作料的菜健不健康,他起身去厨房拿了一个塑料碗,把饭和菜全部装在里面,刚放到陈澜面前,陈澜就跟饿死鬼一样整个头都埋了进去,还时不时的“喵”几声,那样子满足极了。

         “好吃吗?”陆海琛没动几下筷子,他问陈澜。

         简直太好吃了,没想到陆海琛的手艺这么好!陈澜心满意足地叫了一声。

         陆海琛用筷子末端戳了戳陈澜毛茸茸的脑袋,专心致志吃饭的陈澜不理会他的胡闹,陆海琛倒觉得越戳越有趣。

         “你知道吗?你还是第一个在这张桌子上和我一起吃饭的。”陆海琛说,想了想又补充了句,“虽然你不是人。”

         “喵。”陈澜敷衍了事地回了一声,那我可真荣幸啊。

         陆海琛单手撑着下巴,盯着陈澜半天,然后突然冒出一句:“要是你是只会说话的猫该多好,就跟汤姆猫一样,哈哈哈哈……”说完他还自己乐了起来。

         这是陈澜第一次看到陆海琛这么自然的笑,哪怕以前在电视上,他都觉得陆海琛的笑容是败笔,总给人一种假惺惺的感觉。其实陆海琛笑起来特别好看,右眼角那颗漂亮的泪痣似乎熠熠生辉。

         这人的颜值可真高啊!陈澜嫉妒地想,不过他看起来真的很孤独。

         很快现实就印证了陈澜的话,这些天陆海琛一直在家休息,他才去大山里拍完了一部戏,大山里生活艰苦,得好好缓冲几天才能开始正式工作。这几天陆海琛在家里不是健身就是睡觉,要不然就做做饭,既不出门也没有其他娱乐项目,连电视都不看,仿佛进入了原始时代一样。

         这一切陈澜看在眼里郁闷在心里,你说好好一个大明星怎么过得跟解放前一样?连带着他也要过这种了无生趣的生活。

         陈澜特别急切地想知道外面世界的状况,发生了那么大一起车祸,肯定会有媒体报道这件事情,陈澜很想知道他的身体现在怎么了?受了多大程度的伤?还有他那白了一半头发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陈澜父母都是本地人,老实本分的普通公民,老年得子有了陈澜,如今发生这件事情,他们一定很心痛。

         每每想到自己年迈的父母,陈澜都非常痛恨自己那晚为什么不小心一点?如果把车开得再慢一些,是不是就能避免车祸的发生?

         当然,这期间陈澜也做过许多努力,比如撞墙啊,跳游泳池啊之类的,灵魂没有变回去,小命儿都丢了半条了。

         一周后,廖辛琪康复出院。

         与此同时,陈澜终于找到被陆海琛遗弃在沙发底下的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刚调了一个台,廖辛琪那张熟悉的面孔便跳进视线内,陈澜按在遥控器上的爪子一顿,眼睛都开始发直了——他的女神又瘦了不少,真是太让人心疼了。

         医院门口,廖辛琪被四面八方涌来的媒体记者围得水泄不通,尽管路倩和几个助理全力把廖辛琪护在身后,然而并没什么卵用,话筒都快伸到廖辛琪脸上去了。

         “廖辛琪,这次事故是你酒醉引起的吗?有目击者看到你喝了很多酒。”

         “不好意思,辛琪刚出院,请大家给一些空间好吗?”路倩黑着脸大声说,“还有,这次事故辛琪也是受害者,虽然出事的车是她的,但驾驶人并不是她。”

         记者不依不饶道:“但是有目击者看到她酒醉后与正在驾驶的陈澜拉拉扯扯,然后才导致了这次事故。”

         “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是辛琪造成的车祸?”路倩质问道,“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辛琪拉扯司机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我只是说出了大家的疑问,已经有人拍到了那一幕。”记者幸灾乐祸地说。

         路倩气得满脸通红,她就要爆粗口的时候,身后的廖辛琪忽然弱弱开口:“大家真的误会我了,陈澜是我的好朋友,当时我们因为一些小事发生口角,他情绪有些激动,我觉得他这样开车很危险才去按住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