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第二天上午八点钟,在助理们各种催促下才慢慢悠悠洗漱完毕的陆海琛抱着陈澜,随姜嵘一起赶到片场。开机仪式八点半开始,还有十分钟,陆海琛戴着一副墨镜坐在贵妃椅上休息。

         姜嵘看到陆海琛怀里那只黒猫就郁闷:“你拍戏的时候还带着它干什么?把它放在宾馆里不就好了?猫砂猫粮都带来了的。”

         “让它跟着出来透透气。”

         姜嵘脸上全是黑线,对临时助理使了个眼色,临时助理见状上前抱起陈澜就走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陆海琛脸色一沉,摘下墨镜就要起身,却被姜嵘用手按了下去:“诶诶诶,你别急,等你今天好好把戏拍了,我就把那只猫还给你。”

         陆海琛沉着脸看向抱着猫站在角落的临时助理,没说话。

         “瞧瞧你这样,我们又不会虐待它,还会把它当成祖宗一样供着,你就放心吧。”姜嵘说着啧啧两声,不可思议道,“我说你捡了那只猫后怎么就跟着了魔似的,以前也没见你这么迷恋过一个东西啊?”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陆海琛翻了个白眼,重新戴上墨镜。

         其实陆海琛倒不是多在乎陈澜,只是陈澜毕竟和普通的猫不一样,他身体里装着人的灵魂,随时可能露出破绽。而且既然陈澜变成猫后被陆海琛给救了,那么陆海琛就是他的主人,主人保护自己的猫也是理所应当的。

         说白了,就是陆海琛的大男子主义犯了。

         休息了大约两分钟,场工跑了过来气喘吁吁说:“陆老师,开机仪式准备好了,麻烦您过去一趟。”

         陆海琛走过去和其他演员纷纷打了招呼,最后走到廖辛琪面前的时候,廖辛琪转过身,全当做没看到他,陆海琛脸上保持着镜头前才有的一贯微笑,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到自己的位置。

         这次开机仪式过程简单,但是细节很繁琐,由于戏中年代是国民时期,导演还特别邀请了舞蹈学院的学生跳了一曲国民时期的舞蹈,然后走走红毯,签签名字,最后再来一张大合照,开机仪式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第一场戏就是男女主角对戏,陆海琛是男主角,女主角是一名资深演员,名叫刘娇,出道十余年,出演过很多良心作品,积累非常多的真爱粉丝。

         陆海琛换上军装,腰间别着一把黑色小□□,头发梳成大背头,往那里一站,那叫一个英姿飒爽、器宇轩昂。陆海琛本身皮肤好五官也好,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化妆师几乎没在他脸上动过。远远看着,陈澜都能感觉到陆海琛身为一个军人的气势,不得不说,他进入状态的速度太快了。

         “那你要和林叔一起去吗?”刘娇放学归来,穿着蓝色布艺和黑色长裙,身姿窈窕,怀里还抱着画板,两只小辫子搭在肩膀前。

         陆海琛站得笔直,眼中流露出不舍,但他把悲伤的情绪隐藏得很好,刚毅地点了点头:“我父亲病重,只能由我代替他去了,只是你放心,三年内——不,两年内我就会回来,你会等我吗?”

         刘娇眼含泪中,微微点头:“如果两年内你没有回来,我就不会等你了。”

         陆海琛突然抱住刘娇,刘娇也回以热切的拥抱。人来人往的街头,画面全部定格在这对璧人身上,镜头由近慢慢拉远,

         “cut——”冯导喊,“这段不错,最后的镜头再补一下。”

         又重新拍了三次后,这场戏算是大功告成了。

         “陆哥真棒。”程薛崇拜道,“不愧是我的偶像,这种戏简直信手拈来啊。”

         “小声点,那导演脾气差,逮着机会可是要骂人的。”姜嵘点了下程薛的额头,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你不也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吗?”

         程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对啊,之前进公司就是想面试个群演,结果阴差阳错做了陆哥的助理,但是在陆哥这里我也学习到了很多。”

         姜嵘点了下头:“我回去看看海琛接下来的戏有没有些小角色,有机会让你去试试。”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姜嵘哥!”程薛兴奋得对姜嵘深深鞠了个躬,“我还一直在等肖明……”说到这里程薛突然断了声儿。

         姜嵘扭过头来:“什么?”

         程薛抿着唇摇头。

         姜嵘耸了耸肩,没当回事,继续看向陆海琛那边了。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程薛满脸通红,用手扇了扇风,转眼便看到抱在临时助理怀中的那只黑猫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

         “看什么看?”程薛悄声说,对黑猫做了个鬼脸。

         陈澜本来还觉得程薛的言行举止挺奇怪的,跟做贼心虚似的,刚盯着程薛看了一会儿,结果他冲自己做鬼脸。无语的陈澜也朝程薛的后脑勺吐了下舌头,心想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给陆海琛,但转念想了一下,又觉得自己太小题大做了。

         中午休息时,临时助理把猫粮倒进一次性碗里,然后把陈澜放在碗前,还摸了摸陈澜的脑袋:“乖,你好好吃饭。”

         陈澜望着一大碗干瘪瘪的猫粮,压根吃不下去,他是活生生的人,吃什么猫粮啊?他要吃饭和菜!

         “快吃啊,这是猫粮诶。”临时助理拍了拍陈澜。

         陈澜跳上椅子蜷缩成一团睡觉了。

         由于陆海琛下午还有场戏要拍,休息时也没有换下军服就直接来休息棚了,场工抬着泡沫箱子给每个人都发了盒饭,姜嵘等人早把饭吃完了,小桌上还放着陆海琛的盒饭,一盒菜一盒饭,正好两盒。

         “热吧?”姜嵘拿起扇子给陆海琛扇风,“你把外套脱了,等会儿要拍戏再让他们给你穿上。”

         陆海琛毫不在乎地抹了把脸上的汗,推开姜嵘的手,一边打开盒饭一边说:“你一边凉快去,我休息一下就好了。”说着打开盒饭的手一顿,看向无精打采缩在椅子上的陈澜,“你们喂它吃饭没有?”

         临时助理苦着脸:“我喂了猫粮的,它不吃……”

         “喵……”陈澜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看向陆海琛。

         “过来。”陆海琛招了招手,陈澜蹭的一下跳了过去。

         姜嵘诧异:“你干什么呢?”

         陆海琛腾出一个饭盒来,刨了一小部分饭菜到空饭盒里,递到陈澜面前,面无表情地拍了下他的脑袋说:“吃吧。”

         饿了一上午的陈澜像饿死鬼一样吃了起来,猫脑袋都埋进饭盒里面了,旁边的人都惊呆了——果然影帝养的猫都这么与众不同吗?

         吃完饭后休息了半个小时不到,隔壁休息棚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其中声音最大的就是廖辛琪的经纪人路倩了。爱看热闹的程薛跑过去探寻了一圈,回来后说是廖辛琪不想吃场工准备的盒饭,让导演助理去买麦当劳,结果导演助理压根没当回事儿,让廖辛琪一行人硬生生等了半个多小时。

         结果明显是导演助理和路倩吵了起来,两边都是受不得委屈的主,旁人拉也拉不开,当然是越吵越厉害。

         直到冯导来了,把助理训斥了一顿,这场闹剧才得以结束。

         “一个女人等于两千五百只鸭子,两个女人真是五千只鸭子,吵死了!”姜嵘下结论。

         “有两千五百只鸭子过来了。”陆海琛冷着声音说。

         姜嵘幸灾乐祸道:“恐怕是来找你的吧。”

         廖辛琪眼睛通红,明显是才哭过的样子,身上还穿着与女主角刘娇同样的校服,她饰演家境良好的女二号,和女主角是同班同学,心狠手辣,前期绿茶后期黑化。

         上午没有廖辛琪的戏份,于是廖辛琪穿好戏服从开机后一直等到现在,连口饭也没有吃。本来演了个女二号没有女主角那样受剧组重视已经够让廖辛琪不平衡了,没想到连导演助理都欺负她,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这让在其他剧组受惯了追捧的廖辛琪一时间接受不了。

         廖辛琪自动坐到陆海琛旁边,低着头不多时突然又抽抽涕涕起来,陆海琛专心致志刷微博,像开机仪式前廖辛琪对他的态度那样,对廖辛琪的哭泣视而不见。

         看不得女生哭的程薛本来想去安慰几句,但半路被姜嵘拦了下来,姜嵘拿了张凳子坐到廖辛琪另外一边:“剧组里形形□□的人都有,难免会不对盘发生摩擦,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从事这行这么久了应该也知道那些人大多只看导演脸色行事,别和他们一般计较,被抓住把柄又会成黑料在天涯论坛盖起高楼了。”

         廖辛琪抹了把眼泪,愤愤道:“我当初就不该答应进剧组,现在的我什么样的戏接不到,都怪路倩,偏偏要捡漏来这个烂地方受罪。”

         姜嵘笑而不语,这些帐篷不隔音,只要是周围有人都能听到她说的话,说到底还是廖辛琪太快成名,没有经历过挫折,太狂妄自大了。

         这时,路倩找了过来:“辛琪,你的戏要到了,去准备一下。”

         廖辛琪坐在凳子上没动。

         “辛琪?”路倩耐心喊道,语中带有了一些警告的意味。

         廖辛琪哼了一声,余光中看到陆海琛依然在玩手机,压根没有把注意力往她这边转移的意思,便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路倩走了。

         “哎,这两千只五百只鸭子终于被另外一群两千五百只鸭子带走了。”姜嵘松了口气,站起身推了下陆海琛的肩膀,“人家都在你面前哭得那么可怜了,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真是不怜香惜玉。”

         陆海琛仿佛没有听到姜嵘的话一样,完全沉迷在手机里了,眼神都没有抛给他一个。姜嵘凑过去一看,这厮正在玩打斗游戏,纤长的手指发了疯似的在手机屏幕上疯狂点击。

         平日里陆海琛从来不玩手机游戏,一般情况下他玩手机都是刷微博看看粉丝们的留言或者浏览下新闻。

         顿时察觉到不对劲的姜嵘又拍打几下陆海琛的肩膀:“海琛?”

         “gameover!”随着游戏音乐的结束,陆海琛终于缓缓抬头,嘴角还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痞性十足的笑代替里陆海琛一贯的冷漠脸,他看向一脸震惊的姜嵘,挑了挑眉:“嗨,你又没认出我来。”

         “安子恒?!”程薛瞪大眼睛,率先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