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陈澜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又回到医院了?这是陈澜脑海中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呆愣几秒钟,所有记忆才后知后觉般涌入脑海。他明明好端端地躺在临时助理怀里,怎么突然就变回来了?这次没有经过撞击,也没有发生其他状况,除了……陆海琛的另一个人格出现!

         对了,陆海琛!

         陈澜连忙坐起来,酸麻的四肢让他动作迟缓,躺久了感觉身体都僵化得不能动了。

         “醒了?”一道女声在旁边响起。

         陈澜寻着声音看去,小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正在看一份文件,头也不抬道:“你父母在上班,我替他们来照看你。”

         “我醒来了你怎么一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

         “你还想我吹个喇叭扭个秧歌吗?那可不是我的长项。”小霜放下报纸,走到床头按了呼叫键,双手环胸靠在墙上说,“你的身体也太脆弱了吧,那天晚上吃了饭我才一会儿没有看到你,你又被人送医院来了。”

         “我躺了多久。”陈澜问。

         “两周。”小霜说,“我还以为你又要变成植物人了,就算无聊也不用这么折腾自己玩吧?”

         “我也不想啊。”陈澜苦笑,哪个正常人想平白无故变成猫的?不过他有些怀疑他变成猫可能与陆海琛的病有关,虽然这么想很迷信,但每次陆海琛的另一个人格一出来,他就变回人了,这让他不得不上心。

         “小霜,你有陆海琛的电话吗?”

         小霜摇了摇头,疑惑道:“你怎么一醒来就要陆海琛的电话啊?赶紧给你爸妈打个电话才对。”说着小霜拿出手机递给陈澜,随即突然想了起什么,“哦对了,你的朋友来看你了,他去外面接电话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谁啊?”陈澜一边按下陈母的手机号码一边问。

         这时,医生带着几个护士匆匆赶来,陈澜简单和陈母说了几句话后,医生便开始给陈澜做各项检查,结果显示他身体各项功能正常,虽然昏睡了两周,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

         医生领着护士走后不久,一个人从外面进来,正是许久没见的言宥。

         言宥手里还拿着手机,见陈澜坐在床头,顿时一脸惊喜,跑过来狠狠把陈澜抱了一下:“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可急死我了知道吗?那天你突然就倒下了,把姜嵘他们也吓了一跳——对了,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已经可以出院了。”小霜回答。

         “那就好,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言宥拍了下陈澜的肩膀,脸上带着歉意,“刚才接到个紧急电话,有点事儿要处理我必须先走了,有时间一起吃饭。”

         “好。”陈澜点头,在言宥走到病房门口时才突然想起一件事,“言宥——”

         言宥回过头:“怎么了?”

         “你有陆海琛的联系方式吗?给我一个。”

         本来陈澜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问句而已,既然陆海琛的分裂人格苏娜都认识言宥,那么他们俩一定相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澜明显感觉到言宥的情绪剧烈起伏了一下,他愣了片刻,然后笑道:“以前倒是有,只是前些阵子换了手机,没来得及存他号码,不好意思啊。”

         “没事儿。”陈澜笑了笑,觉得这个时候言宥有些奇怪。

         言宥走后,小霜跑过去把门锁上,坐到床前对陈澜说:“我劝你还是少和这个人来往,虽然他心思不怎么深,但心眼多。”

         陈澜若有所思地点头,一想到他们曾经那么好的关系就忍不住唉声叹气:“他好像变了很多。”

         “人都是会变的,不管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这世界上很少能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陪我们走到最后,不管周围如何变,不忘初心就好。”

         陈澜瞥了一眼感叹中的小霜,噗嗤笑了一声:“小霜姐,你大道理讲起来有模有样的。”

         “你个毛头小子,都知道笑话我来了。”小霜龇牙咧嘴道,“还有,你找陆海琛做什么?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但是有他经纪人姜嵘的。不过他们已经去横店了,我认为你与其打电话联系他们,还不如亲自过去一趟。”

         “亲自过去?”

         机场大厅内,陈澜穿着一身浅蓝色的休闲装,黑色墨镜遮盖了他大部分脸,只露出削尖的下巴和薄唇,唯一的助理小苏推着行李车跟在后面。巨大的落地窗外,一望无际的飞机场上停着多架白色客机,背景是蓝天白云,明媚的阳光透进玻璃撒在地砖上,今天真是特别美好的一天。

         但是有的人就不怎么美好了。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冯导开机前就指名点姓要陈澜出演男二号,当时陈澜还在住院才另外选的人。现在陈澜好了,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他本来就该站在这个位置上。”小霜扶着额,一副快要沟通不下去的样子,“好了好了,你有意见就去给上面的人说,我也是个打工的,听别人的指示做事。”

         等小霜气急败坏挂断电话后,陈澜默默摘下墨镜,虚心地看了她一眼说:“这个角色是从肖明城那里抢的?”凭他低迷的人气和不怎么出众的作品来看,大名鼎鼎的冯导怎么可能指名点姓让他出演男二号?

         “什么抢的?说得那么难听。”小霜瞪向陈澜,“我们公司对那部电视剧投了资,有内定名额,这个名额是我争取到的,我想把名额给谁就给谁。”

         “哇,小霜姐你好任性啊。”

         小霜得意洋洋地笑了笑:“不过以后在公司你可要小心肖明城了,这件事他奈何不了我,只能把帐记你头上了。”

         陈澜脚步一顿,满脸黑线。

         卧糟,肖明城可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小心眼,喜欢背地里插刀的人啊!

         陈澜出演的男二号是女主角刘娇在男主角陆海琛去西南地区后,才结识的官二代,父亲是此剧的大反派,同时也是个善于用做慈善来伪装自己的人。男二号为人正派,一直以父亲为榜样,帮助男女主角探查各种案子的真相,最后查到自己父亲身上,反正就是各种纠结。

         但让陈澜比较欣慰的是,这次的角色终于不再是心理变态或者品行不端正的人了,他一直都期望饰演一个正人君子的角色,满心怀着为祖国效力的伟大抱负。而让付小霜比较心动的是这个角色后面很考验演技,如果陈澜演好了绝对会吸粉的,至少可以得到网友们不错的评价。

         出了机场,前来接人的场工早早的把车停在了路边上等着,陈澜三人纷纷上了车。

         大家互相介绍并寒暄了一阵后就没声儿了,做经纪人久了,小霜变得愈发谨慎起来,如果有外人在场,她就会尽量少和陈澜提及工作的问题。天涯论坛上那些明星的黑料八卦,说是亲戚朋友同学传出来的,可谁知道是不是剧组里的工作人员顶着马甲上去发泄情绪?

         大概是嫌车里太安静了,场工笑着对陈澜说:“澜哥,要听歌吗?”

         “哦,不用了,谢谢。”陈澜笑道,他正在用手机浏览新闻,有一条新闻在报道他出演冯导新拍电视剧男二号的消息,内容简单介绍了一下他的资料和出道以来的作品,下面的配图是他在机场被偷拍到的照片。整篇文章内容简单,感觉像是编辑在敷衍了事的样子,倒是头条陆海琛和廖辛琪的绯闻内容足足写了八页。

         连网站都有偏心眼的毛病,陈澜撇了撇嘴,干脆打开微博,新增了三百多个粉丝,上飞机前才发的那条最新微博下的评论只有五十多条。

         人生惨淡啊!陈澜不由得感叹。

         咦?怎么突然感觉他像是忘了什么?陈澜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重新打开刚才浏览的新闻界面,直到看到陆海琛的照片后才猛然想起——他怎么把来找陆海琛的事儿给忘了!还满心欢喜地沉浸在要拍戏的喜悦中。

         也不知道陆海琛那个人格的性格怎么样,如果是苏娜那样的话……噫!陈澜想想都觉得太恐怖了,那绝对要把陆海琛的形象给毁得一干二净。

         男二号的戏被排在后面,陈澜过去后还要等到第二天才正式开拍。本来把行李放到酒店后陈澜就想去找陆海琛的,结果还没走几步就被小霜给叫了回来,还要赶着时间去剧里拍个定妆照。

         冯导看过陈澜演的戏,演技不错就是与大咖合作得太多,光芒经常被压下去,再加上这部电视剧主要宣传的卖点就是陆海琛、刘娇和廖辛琪,所以冯导倒没有挑陈澜的刺,定妆照顺顺利利完成。

         卸完妆后陈澜依然走不了,小霜非要拉着他请全剧组吃个饭,毕竟所有演员中只有他来得最迟。一听到全剧组一起吃饭陈澜就欣然接受了,心想可以趁着吃饭观察一下新人格的性格。

         这时女主角刘娇还在拍今天最后一场戏,陈澜和付小霜还有助理小苏在片场休息,等到收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由于付小霜已经让导演助理通知了所有人今晚要聚餐,那些晚上不用出工的人便已经在饭店等着。

         陈澜依次和演员们及他们的经纪人、助理还有工作人员们打了招呼,同时四处张望地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陆海琛一行人的身影。

         “不用找了。”小霜凑近陈澜说,“我已经问过导演助理了,她说陆海琛这几天生病很严重,一直在酒店休息。”

         陈澜早已经料想到了这个结果,明明剧组拍戏的进度那么紧张,姜嵘还给陆海琛请了几天假,看来这个新人格有可能不太好相处。

         说实话陈澜都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坚持找到陆海琛,他本想把他的发现告诉陆海琛,但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不是陆海琛本体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唤醒真正的陆海琛——当然,如果陆海琛本体回来了,那就意味着他将有可能变回猫。

         这么一想陈澜又不想让陆海琛本体回来了,可是陆海琛在他落难时救了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还愿意收留他,也算是他的恩人。现在他恩人的身体被新人格占据了,他总该要出一份力才行吧?

         陈澜很纠结,怎么感觉他和陆海琛就像是七仙女和董永似的,两人都不能以正常人的方式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纠结了半天,陈澜还是决定先去陆海琛那边看看,反正他都见到了苏娜,也不怕姜嵘把他拒之门外。

         但事实证明,陈澜还是太天真了,他敲了半天的门都没有动静,在打第十次电话时,姜嵘终于接通了,语气冷淡说了句:“陈先生,海琛现在不舒服,请你不要打扰他。”然后不等陈澜回应,兀自挂了电话。

         好吧,这些人比他想象的更难接近,要不是他变成了猫被陆海琛收养,恐怕他和陆海琛连话都说不上两句吧,陈澜丧气地想,本来还想把事情都告诉姜嵘和他一起讨论下的,结果热脸去贴了别人的冷屁股。

         叹了口气,还是回去吧,却没想到转身差点撞上一个人。

         定睛一看,竟然是饭局上没有出现的廖辛琪。

         老远看到陈澜时廖辛琪还以为是打扫卫生的酒店工作人员,面对面碰个正着后,她也不尴尬,像是完全忘了在记者面前怎么抹黑陈澜的了,笑靥如花道:“嗨,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