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被锁在车里的陈澜勉强吃了几个小面包填肚子,本来正昏昏欲睡着,结果被廖辛琪突如其来的尖细嗓音吓了一跳。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一双大手向自己伸过来,然后把自己抱入怀中。

         一股熟悉的淡淡的沐浴露味扑鼻而来,一闻就知道是陆海琛身上的味道,为此陈澜吐槽过他八百遍,一个大男人还用什么带香味的沐浴露。

         陆海琛习惯性的抚摸着陈澜的头,脸上保持着他那一贯的面无表情,看着廖辛琪冷漠道:“我们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吧,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廖辛琪瞪大了眼睛,怒极反笑:“你现在知道保持距离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做的,三番五次和我约会的人难道不是你?”

         “那只是配合电影炒炒新闻而已,何必当真呢?你经纪人没有提醒过你?”

         廖辛琪红着眼睛憋了半天,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就没有一点其他的想法吗?”

         陆海琛一脸坦然道:“没有。”

         “可是我为了你都出车祸了!你呢?你连来医院看我一眼都不肯!”廖辛琪崩溃着说,“要不是和你约会时喝多了酒,我怎么可能让陈澜来接我?如果不是陈澜开的车,我怎么可能会出车祸?”

         靠!

         陈澜愤怒了,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明明是廖辛琪自己让他去接她的好吧?而且回程路上要不是廖辛琪发酒疯,怎么可能会没注意到旁边驶来的车辆而发生车祸?陈澜从来没有想过把这件事情怪到廖辛琪身上,廖辛琪却一个字都要往他身上揽。

         廖辛琪被陈澜突然的嘶吼吓了一跳,退了一步指着陈澜说:“快让你猫别叫了,这是得病了吧?”

         陆海琛按着冲着廖辛琪不停吼叫的陈澜身体,眸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他冷笑着对廖辛琪说:“第一,你出车祸后我去医院看过你,只是不想跟你说话而已。第二,那场车祸不是我的责任,恐怕也不是陈澜的责任的吧,你没看到网友po出来的视频?那晚你在车里的疯狂表演挺精彩的。”

         被一针见血点到痛处的廖辛琪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扯着嗓子说:“要不是陈澜开车撞到那辆货车,根本不会出车祸,网上的东西都是骗人的,你不能光凭那些不靠谱的视频就胡乱下定论,车祸本来就是因陈澜而已的……啊!”

         廖辛琪的话还没说完,气疯了头的陈澜挣开陆海琛的束缚对着廖辛琪的手臂就一爪挥过去,那白嫩嫩的手臂霎时就见血了。

         酒店内陆海琛的房间。

         “当时我就该陪去你,程薛还说你一个人没什么问题,看看,这下幺蛾子又出来了。”姜嵘脸色发青,气得在客厅里团团转。

         “姜嵘哥……”龟缩在沙发上的程薛弱弱开口,“我说陆哥不会出问题是指他不会发病,我可没说……”

         姜嵘硬生生打断程薛的话:“不管你指的是什么,现在问题都发生了,我们该商量解决的办法,不要说其他有的没的。”

         被无缘无故发了一通脾气的受气筒程薛撇了下嘴,不吭声了。

         自知闯了祸的陈澜缩在陆海琛怀里一动也不敢动,抓了廖辛琪后他才感到后悔,他当时太冲动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时间也想不到其他的,等事发后才反应过来肯定会给陆海琛添麻烦。

         本以为陆海琛会把他大骂一顿,但事发后到现在陆海琛都没说什么,这让陈澜感到愈发愧疚,自己做事太不经过大脑了。

         陆海琛靠在沙发上,怀里缩着陈澜,他满不在乎地翻着台词本,慢悠悠说道:“一件小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事?哦也是,对于你陆大少来说只要不杀人放火,什么事都不值得一提。”姜嵘气急败坏地坐到沙发上,端起茶杯放到嘴边,几秒后又把茶杯原封不动放了回去,一拍自己大腿说,“陆海琛啊,你真是气死我了,让你不要带猫来你偏要带,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听我的话?”

         “你就淡定点吧。”陆海琛翻了一页台词本,看也不看姜嵘一眼,兀自说道,“现在廖辛琪本来就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她说的话还有人会相信吗?我看路倩也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顶多到我这里来发发火罢了。”

         姜嵘郁闷得笑了起来:“你倒想得开,我却成了皇帝不急太监急……”

         话刚说完,门铃声响了起来。

         “得,冤家来了。”姜嵘看了一眼程薛,本来窝在沙发上的程薛提着拖鞋“噔噔噔”跑去开门了。

         来的只有路倩一个人,那脸色就像是吃了几只苍蝇一样难看,后面还跟着姜嵘让一起去的临时助理,临时助理过来和姜嵘打了声招呼后,就被姜嵘打发着回房间休息了。

         也难怪路倩会这样,大晚上的到处找医院给廖辛琪打狂犬疫苗,还要担心她手臂上的抓痕会不会留下伤疤。不仅如此,一路上更是要忍受廖大小姐的各种脾气,真是飞来横祸,所幸拍的戏要穿厚衣裳,不然也不知道廖辛琪手臂上的伤要怎么遮盖。

         “进来坐,辛琪的伤没什么事儿吧?”姜嵘一边给路倩倒了杯热水,一边给程薛使了个眼色,“程薛,你不是有东西落在我房间了吗?你去找找吧。”

         “哦哦,对,你不说我都差点给忘了。”程薛立马心领神会,跑过去拉起陆海琛的胳膊就要走,“陆哥,你去帮我找找吧,正好你说你也想要一个。”

         陆海琛也不想应付路倩,便抱着陈澜跟在程薛后面往门口走。

         结果程薛的手还没碰到门,就被快步走过来的路倩拦住了去路,路倩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不急的东西明天可以再找,我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和你们好好聊天,怎么这么快就急着走了?”

         “急急急,真的是非常急的东西。”程薛连忙说,下一秒就被路倩凶巴巴地瞪了一眼不敢再开口了。

         “姜嵘,你这么急着把陆老师支走,是不是怕我找他麻烦呀?”路倩转向姜嵘说。

         闻言陆海琛突然掀起一边嘴角笑了起来,冷漠脸瞬间切换为嘲讽脸,皮笑肉不笑地坐回到沙发上,说:“你瞧你,把自己说成了母老虎一样,刚好今晚有时间,我们的确可以好好聊聊感情。”

         这含针带刺的话让路倩立刻拉下脸来:“陆老师的嘴上功夫可真不赖,我都被你说得有些冒火了呢!”

         “过奖过奖。”陆海琛谦虚道。

         路倩脸色铁青,真恨不得一个大嘴巴子抽向陆海琛,别看陆海琛长得帅,她可不吃这一套。自从廖辛琪看上陆海琛以来,她和廖辛琪可没少受过陆海琛的冷言冷语,就算之前对这个男人再有好感,那些喜欢也早被磨灭没了,也就廖辛琪那个傻女人还一心想嫁给陆海琛这个豪门。

         “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个诊所,医生说伤口比较深,今晚上先打了两针,以后还要去几次,那个丫头可哭惨了。”路倩意有所指道,“本来今天忙忙碌碌了一天,还以为能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开机,哪知道突然出了这种事,可真糟心。”

         姜嵘诚心诚意地道歉:“对于辛琪这件事,我表示很抱歉,那只小猫是海琛最近才收养的,还有些野性。这样吧,你把医疗单子给我,多少钱我都赔上。”

         “这恐怕不是钱的事情吧,一些小钱我们又不缺,关键在于做错了事情总得道歉吧?。”

         “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姜嵘低了低头沉声道。

         路倩不依不饶,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旁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陆海琛:“当事人呢?又不是小孩子,错做事情还要家长来帮忙道歉?”

         “路小姐,这话你就说得有些过了……”姜嵘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海琛打断了。

         “你说得对,做错事情的确得当事人道歉。”陆海琛拍了下陈澜的头,“快,给人家道个歉。”

         路倩满脸一黑,感觉受到了侮辱。

         姜嵘和程薛还以为陆海琛逗路倩玩呢,结果那只依偎在陆海琛怀里的小黑猫真的无精打采地叫了一声:“喵……”

         “大声点,把诚意拿出来。”

         “喵喵喵!”陈澜连续吼了三声。

         在场其他三人有些惊讶,这只猫真能听懂人话?

         陆海琛抬头看向路倩:“这个道歉诚意吗?”

         “你……”路倩一时语塞,竟然无话可说。

         把路倩送走后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姜嵘和程薛也各自回房休息。

         陆海琛让陈澜自己呆在沙发上,拿起换洗衣物去浴室洗澡,陈澜焉答答地趴在沙发上,他突然觉得很无能为力。即使知道了廖辛琪就是那样的人,他依然没什么办法,他也不能开口为自己辩解一下,发个脾气报复一下还给陆海琛添了麻烦。

         陈澜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陆海琛,以后在剧组还是安分守己一些好了,并且……陆海琛貌似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冷漠,至少对他是刀子嘴豆腐心。

         洗完澡后陆海琛用毛巾擦着头发出来,然后毛巾一扔,也不管头发干没干就上床靠着了,还顺手拿起了刚才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本书——是东野圭吾写的《秘密》。这本书陈澜曾经大概浏览过内容,很经典也很压抑的一本书。

         陈澜小心翼翼跳上床,等了一会儿,发现陆海琛暂时没有把它赶下去的意图,又向他靠近几步,对方依然保持着看书的姿势没有动。

         “陈澜,你要干什么?”陆海琛淡淡道,他视线还停留在书上。

         陈澜知道在停车场里他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再否认也没什么卵用,干脆大大方方承认好了。

         “喵——”陈澜用爪子指了下陆海琛的头发。

         陆海琛余光中看到了陈澜的动作,下意识摸了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放下手面无表情道:“过一会儿它会自己干。”

         陈澜这个人除了喜欢当备胎外,还有个坏毛病,就是强迫症特别严重,尤其是上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把其他东西都打理好才肯上床,当然这湿漉漉的头发也包括在他的强迫症范围内,此时此刻他真恨不得一口气把陆海琛的头发吹干。

         于是陈澜想也没想跑到打开的行李箱前,翻出程薛放在里面的随身吹风机,咬着线把吹风机拖到陆海琛的床下。

         陆海琛挑了挑眉:“你还挺懂事的。”

         “喵——”陈澜摇了摇尾巴,多了条尾巴还挺好玩的。

         虽然陆海琛懒得动,但还是起身捡起吹风机拖拖拉拉往浴室走去。被一只宠物猫关心还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尤其是这只宠物猫身上还附着一个人的灵魂。尽管姜嵘、程薛等助理还有以前家里的菲佣都对他很上心,但那只是出于工作原因,他们的工作就是照顾他。陈澜则不一样,现在陈澜就是属于他的,是他养的宠物,他是真正出于关心才这样做的。

         一想到这里,陆海琛感觉挺微妙的,就像是有一个活物终于完完整整属于自己了一样,养个是人又是猫的宠物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