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陈澜正看得目瞪口呆时,电视机突然黑屏了,转过一看原来是陆海琛拿着遥控器关了电视。

         “才吃了晚饭,别看这么晦气的东西。”陆海琛随手把遥控器扔到沙发上,然后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玩手机。

         陈澜还处于刚才廖辛琪说的话中,很明显她说的话都是假的,如果不是廖辛琪在车里突然发酒疯,可能就不会造成车祸了。陈澜从来没有想过把责任推到廖辛琪身上,廖辛琪倒好,在记者面前把脏水全部往他身上泼。

         一时间,陈澜感觉廖辛琪在自己心中的女神形象正在一点点崩塌。

         “怎么了?”陆海琛见陈澜失魂落魄的,便拍了下它的脑袋,“看来你挺关注刚才那个新闻的,有你认识的人?”

         陈澜有气无力地喵了一声,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陆海琛啧啧两声:“小伙子,想开点,那两个当事人都没什么好留恋的,一个绿茶一个脑残,如果陈澜还醒着恐怕看到这个新闻也没什么想法了,他都当备胎习惯了。哦不,也不算是备胎,顶多是换备时用的千斤顶,可惜他自己感受不到。”

         这是陆海琛有史以来对陈澜说过最长的一段话,也是间接性嘲讽他的一段话,陈澜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命运真是捉弄人。

         此时此刻,陈澜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搭着脑袋无精打采了一会儿,突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陆海琛说的话——如果陈澜还醒着?!

         也就是他身体现在是昏睡状态?这么多天过去了,那十有*应该是成为了……植物人。

         陈澜顿时有一种冲动,他迫不及待想去看看自己的身体。

         正这么想着,身体突然被抱了起来,陆海琛左手臂夹着他,右手端着一杯茶悠闲地往二楼走去。

         恐怖的失重感让陈澜挥舞着手脚狂叫起来。

         陆海琛回到卧室,把陈澜丢在床旁边的地毯上,陈澜滚了几圈,头昏眼花的,这个人太不怜香惜小动物了,好歹他现在是弱势群体啊,应该受保护的!

         “在我洗完澡之前不准进卫生间。”陆海琛霸道地下命令。

         陈澜翻了个白眼,说得跟谁想偷看你洗澡一样。

         听到卫生间传来的哗啦哗啦水声后,陈澜悄悄跳到陆海琛床上去闭目养神。

         陆海琛的洁癖和强迫症都有些严重,尤其不准陈澜私自翻找他的私人东西,这让陈澜笃定陆海琛是个非常注重*的人,连洗澡都要特意叮嘱别人不能进内,怪不得进入娱乐圈这么久却没什么绯闻,想必是与他性格习惯有关。

         等到卫生间里水声停下后,陈澜连忙跳下床趴在毯子上,没多久,虚掩着的门便被打开,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从水雾中走出来。

         下一刻,陈澜就斯巴达了。

         靠靠靠!这个人为什么是光着出来的?他不是最看重*神马的吗?怎么还□□光明正大走出来了啊!卧糟,您老好歹穿条内裤呀好不!

         这还是陈澜自打出来以来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该打马赛克的地方,不过仔细对比了一下,好像比他的要大很多诶。

         陈澜又开始羡慕嫉妒恨了。

         陆海琛见陈澜直愣愣的眼睛盯着自己那神秘的地方,眉毛跳动几下,默不作声拿起放在床上的浴巾围在□□,云淡风轻道:“哦,我忘记程薛说过你是公的了,抱歉,打击到了你的自尊心。”

         此时陈澜内心简直是一个大写加粗的“卧糟”,他强装不在乎地“喵”了一声,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老二不在长,持久就行。

         陈澜以前是个经常玩游戏玩到深夜的夜猫子,这下子被陆海琛培养成了每到晚上十点就要上床睡觉的好好学生,生活简直不能更无趣。

         刚开始陈澜夜夜失眠睡不着觉,后面竟然一躺到猫窝里就开始打呵欠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也是够大的,这种境况也能培养出良好的睡眠习惯。

         睡了大概有一阵子,陈澜都开始做梦了,梦到自己变回人和父母团聚,陆海琛的手机铃声忽然在寂静的夜里响了起来。

         睡眠不深的陈澜顿时就醒了,正懊恼着被手机铃声打扰了美梦,就听到陆海琛那边传来略微不悦的声音:“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早告诉过你不要和我联系了吗?”

         陆海琛和电话那边的人扯了几句就急急忙忙挂断了电话,陈澜也继续睡去,并没有在意这个小插曲。

         但是很快陈澜就察觉到不对了,陆海琛卧室的灯什么时候打开了?而且还传来霹雳跨啦的翻箱倒柜的声音,这个人天都没亮抽什么疯呢?

         陈澜本不想管陆海琛的,但是那声音实在吵得他睡不着觉。火冒三丈的陈澜跳出猫窝,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就看到穿着睡袍的陆海琛蹲在床边,手在床底下摸索着什么东西,很快他就拉出一个小箱子。

         “哈哈哈哈,我就说还在嘛!太好了!”兴奋的陆海琛捂着嘴巴发生一道尖细的笑声,听得陈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顿时所有看过的鬼片全在陈澜脑袋里浮现出来,天啦撸!难不成陆海琛鬼上身了?想到这里陈澜连忙退到卫生间里面,贼眉贼眼探出一个脑袋默默观察着陆海琛奇怪的举动。

         陆海琛手舞足蹈打开箱子,像极了得到宝贝东西的小女孩,但偏偏他人又长得挺高大的,一尤其是那让陈澜十分嫉妒的一米八七身高,这种诡异的违和感真是太恐怖了!陈澜严重怀疑陆海琛其实是一个隐藏着本性的变态。

         另一边的陆海琛压根不知道自己被人窥视着,他高高兴兴抱着箱子坐在书桌前,然后从箱子里拿出各种化妆品开始往脸上涂涂抹抹,一边化妆还一边抱怨着:“我去,又忘记买假发了,都怪那个大叔,每次都阻止我办正经事,太气人了!”

         全程陈澜用惊恐脸眼睁睁看着陆海琛给自己画上了一个萌妹子的妆容,跟金刚芭比似的,幸好他本身长得好看,不然真会吓死几个人的。

         “哇塞,我化妆技术真是一绝,不知道言宥哥看到了会怎么想。”陆海琛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少女怀春般的牵着睡袍两边在全身镜前转了个圈,那样子之妩媚。

         这个人真的被鬼上身了!要离他越远越好,以免惹火上身。下定结论的陈澜踉踉跄跄往后退去,想缩到卫生间角落尽量把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哪知道刚迈动脚步就被敏感的陆海琛发现了存在。

         陆海琛蹦蹦跳跳过来,打开灯,看到瑟缩成一团的陆海琛。

         “哇,好可爱的猫咪哟!姐姐抱抱!”陆海琛声音尖细,一副娇羞小女生的模样强行抱起陈澜晃来晃去。

         陈澜的胆汁都快被晃出来了,一个劲儿地挣扎。

         “不要吵啦,你好烦哦!”受不了的陆海琛猛地一巴掌拍在陈澜脑袋上,陈澜被打得头都昏了。

         就在陈澜绝望之时,姜嵘带着程薛还有两个陈澜不认识的人突然冲了进来,四个人齐上阵把陆海琛按在床上。

         陆海琛疯狂地大叫:“放开我,你们这些坏人,你们都是他安排来的对不对?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这个时候的陆海琛力气出奇的大,姜嵘四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按压住,并用随身带来的绳子捆绑起来。

         陈澜缩在地毯上惊魂未定看着那几个人,他突然明白整个别墅中无数监控摄像是用来干什么的了,原来就是用来监控陆海琛忽然变异的!卧糟,怪不得连卫生间都有摄像头。

         终于安静下来的陆海琛恨恨盯着姜嵘四人,咬牙切齿道:“我恨你们,每次都来破坏我的好事。”

         “苏娜,你明知道你做的事会让海琛产生困扰,你不能理解他一下吗?每次你们一来,他就要替你们收拾烂摊子。”姜嵘淡淡道。

         苏娜冷哼一声,刚才表现出来的娇羞可爱已荡然无存,她眼中是浓烈的恨意:“我理解他?那你们能不能理解我一下呢?我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们连我想见的人都不让我见!”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姜嵘立马听出了重点,问道:“你出来是为了言宥?他回国了?”

         苏娜咬着唇不说话。

         “那行,我们就这么僵着吧,直到你回去为止。”姜嵘冷酷道。

         闻言苏娜立马就红了眼眶,她继续哼了一声,撇过头不说话。

         一旁的陈澜立马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勒个去,这个苏娜又是谁啊?陆海琛在玩角色扮演吗?可是看姜嵘他们的反应不太对劲啊,他们看起来应该是动了真格的样子,难道是陆海琛身体里的另一个人?

         多重人格……

         陈澜眼前立马浮现出这四个大字,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了,就像看到慧星撞地球一样神奇,大红大紫受广大观众记者喜爱的陆海琛居然有多重人格?!并且他的另一个人格还是个小女生?

         陈澜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姜嵘让程薛把苏娜脸上乱七八糟的妆全部擦掉后,四个人一起把她带到客厅里去,苏娜虽然力气大,但这个时候被绳子捆着,又有四个高大的男人压制,她简直是插翅难逃,脸上写满了不甘。

         发现新大陆的陈澜连忙跌跌撞撞跟在后面,生怕错过了一点新闻,全神贯注盯着苏娜的他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脚下,当他踩空反应过来时,下一秒已经跟滚筒似的从二楼楼梯口滚了下去。

         这一刻天地都在旋转,明明扑着地毯的楼梯却磕得陈澜浑身发疼。

         滚完楼梯后,陈澜眼前一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