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坐在陆海琛卧室的沙发上,陈澜表情紧张浑身僵硬,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声。

         他在洗澡了!

         他一回来就洗澡了!

         洗澡是代表什么呢?难道是想和他约/炮?可是他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虽然和陆海琛这种男神级别的人打一炮,他作为一个男人也不损失什么……等等,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陆海琛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突然一见面就把他往家里带?

         可是换个方向来思考,洗澡也不一定是为了约/炮,陆海琛本来就有洁癖,曾经在家时经常一天洗两次澡,现在外出一趟回来,风尘仆仆的一回来就洗澡也正常,有洁癖的人怎么会愿意进了家不洗澡就走来走去的呢?

         对对,可能也是由于爱干净才洗澡,爱干净好啊,爱洗澡也好。

         陈澜正襟危坐,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把熨烫得平整的西装裤揉/捏得满是褶皱,其实他的想法带着一点自欺欺人,作为一个男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陆海琛进入浴室前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又不是不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陆海琛把他内心的想法表现得赤果果的。

         而更让陈澜震惊的是,他自己竟然也不排斥,鬼使神差地坐在这里等待陆海琛洗澡归来。这么多天对陆海琛的日思夜想终于有了结果,并不是为他突然疏远自己而忿忿不平,而是喜欢上了陆海琛。

         “喵——”安静的室内突然穿来一声弱弱的猫叫声,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陈澜循着声音看过去,才发现衣柜那边的角落里居然躲着一只小黑猫,这不就是陈澜附身的那只黑猫吗?当初陈澜在医院醒来赶去横店后就没有再看到这只小黑猫,听说是它捣蛋咬坏了陆海琛的衣服,被姜嵘给悄悄送走了,为此陆海琛还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陈澜还以为姜嵘把小黑猫送给其他人养了,没想到陆海琛还养在他家里。

         “小黑。”陈澜蹲下身柔声叫道,对它招了招手,原本怯怯趴在角落的小黑猫居然小心翼翼地向陈澜走来。陈澜摸了摸它的脑袋,又挠了挠它的下巴,小黑猫舒服地眯上眼睛。

         “陈澜。”浴室里的陆海琛忽然喊道。

         “在!”陈澜连忙站起身,还以为陆海琛要出来了。

         结果陆海琛却说:“你进来一下。”从他的声音中听不出有什么情绪,也不像是出了意外。

         陈澜走到浴室门口,里面仍然是哗哗水声,看样子陆海琛应该还在洗澡。陈澜站在门外犹豫,浴室内的陆海琛看到陈澜投射在玻璃门上的模糊影子,便又说道:“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这次是命令的语气了。

         陈澜咬了咬牙,狠下心开门进去,反正他也是单身,大家你情我愿的就算发生什么事也正常。陈澜不反对同性/恋,只是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对一个男人才产生好感。当初安子恒想和他亲热时,陈澜被恶心得差点吐了,然而短短三个月后,他就坦然地进入陆海琛的浴室。

         人啊,真是多变,要不是陆海琛的突然疏远,陈澜还不会这么快明白自己的心意。

         浴室内,陆海琛已经脱光衣服站在花洒下,缭绕的雾气中,陈澜依然能够清楚地看到陆海琛那让人嫉妒的腹肌和精瘦的身材,他对陈澜勾了勾手指头:“把衣服脱了,过来。”

         陈澜目光如炬,下意识咽着口水:“你是陆海琛吧?”

         “就是我,不是安子恒也不是其他人。”陆海琛像是怕陈澜反悔似的不停催促,见陈澜还不动他便过来扒拉着陈澜的衣服。

         陈澜任由陆海琛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跟做梦似的,明明刚才两人还坐在车上都沉默着不说话,怎么一转眼就坦诚相对了呢!他淡定地瞥了眼陆海琛下面那物,噫!太大了!比他那家伙都要大。

         陆海琛见陈澜一动不动像尊雕塑一样站在那里,还以为他不愿意了,脱他西装裤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冷言冷语道:“如果你现在后悔,我们还可以停下来。”

         “有……有点突然了。”陈澜结巴道,“不过……还在我的接受范围内,我就是想问问,你是喜欢我才想和我做这事的吗?”

         陆海琛继续扒拉陈澜的西装裤,还让他坐到马桶上,蹲下身亲自脱了他裤子和袜子,随手扔在旁边,顺便说道:“与其让你被廖辛琪那女人玷污,还不如给我好了,至少我比那个女人会挣。”

         “这个不是重点啊!”

         “重点是什么?”陆海琛抬头,眸光深邃,他假装思考片刻,然后恍然大悟,“哦,你是想先确定我们的关系?要我先求交往吗?那我们交往好了,让来我终结你的备胎生活,或者是你还念着廖辛琪?被她一搭讪连魂都勾去了。”

         陈澜目不转睛盯着陆海琛良久,吐出一个肯定句:“你吃醋了。”

         陆海琛毫不犹豫否认:“没有!”只是眼神有些闪烁,欲盖弥彰!

         “你有!”陈澜又说。

         “别扯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说说你指的重点是什么?”陆海琛试图转移话题。

         “管他什么重点,先走着!”陈澜先发制人猛地抱住陆海琛。

         “挺识趣的啊你。”陆海琛双手迅速摸到陈澜大腿后面,一个用力把他抱在自己身上,还拍了下他的屁股,调笑着,“吃之前要先洗洗。”

         陈澜满脸烧红,他从小到大接触过的女生就只有廖辛琪一个而已,但是廖辛琪把他当成备胎,连手都没有给他牵过,所以他恋爱经验和姓经验都是零。并且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被陈父带着去过几次公共浴室洗澡外,他也很少看到同性的果体,此时和陆海琛面对面以亲密的姿势抱着,他手脚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海琛把陈澜放进满是温水的浴缸里,自己随后也踏了进去,浴缸很大,容纳了两个成年男人还剩下很多空间,雾气消散了不少,明亮的灯光下陈澜把周围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包括抱着他的陆海琛。

         这次陈澜人生中第一次和人发生关系,在他还未来得及思考之前便被陆海琛压在身下,陆海琛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润滑油和避孕套,看来他准备得很齐全,早就计划好了的。

         陈澜还以为以陆海琛身经百战的经验至少能让他减少一些痛苦,没想到陆海琛试了好多次都没有找到入口,直到痛惨了的陈澜勃然大怒时,陆海琛才极其无语的承认他也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和男人女人做过,会的一些东西全是从电脑上现学的。

         陈澜:“……”那你为何要表现出一副势在必得的老道样子。

         两个人折腾了一夜,终于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睡着了。第二天陈澜没有工作,他一觉睡到中午才醒来,动了动身体发现那只大手还紧紧搂着他的腰部,陈澜翻了个身,正面对着陆海琛的脸。

         陆海琛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投下淡淡阴影,他的皮肤特别好,即使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下也很难找到痘痘粉刺,陈澜很奇怪陆海琛在经常熬夜拍戏的条件下是怎么保持这种皮肤的,反观他自己,只要一熬夜第二天额头上必定会冒出两个痘痘。

         陈澜见对方似乎睡得很沉,便伸出手指在他脸上游弋,指尖滑过他的眼睛和嘴巴,然后轻轻绕了一圈停留在他鼻尖上,陈澜抱着恶作剧的心思猛地捏着陆海琛的鼻子。

         几乎是同一时间,还闭着眼睛的陆海琛咬牙切齿开口:“找死吗?”

         陈澜吓得赶紧放开手,闭上眼睛装睡,不多时便感觉身边的人坐了起来,随后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