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室内的暖气开得很足,好不容易放假的陈澜却赖着不想起床,他把脸埋进枕头狠狠吸了一口气,鼻尖全是陆海琛所用沐浴露的味道。当他还是猫的时候非常喜欢趁着陆海琛不注意时偷偷睡在枕头上,虽然每次被陆海琛发现后都会遭到惩罚。

         在床上赖了将近一个小时,陈澜才慢悠悠起床,他穿来的西装已经皱巴巴的不能穿了,陆海琛把衣服和崭新的免洗内裤都放在床头柜上。陈澜试着穿了下衣服,尺寸很大,毛衣像是挂在他身上的一样,一看就知道是陆海琛的衣服。

         陈澜身材并不瘦弱,他身高有一米八,体重将近一百四十斤,对于当下很多小鲜肉明星而言还算比较强壮的类型。只是一穿上陆海琛的衣服就像个小女生穿男友的衣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他不满地扯着衣服,完全忽略了陆海琛身高将近一米九的事实了。

         走出卧室便看到陆海琛穿戴整齐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看书,陈澜别别扭扭下楼,走到陆海琛面前问道:“我们点外卖吗?”

         陆海琛瞥了他一眼,然后眼神往厨房瞟去:“点什么外卖,佣人已经在做饭了。”

         陈澜疑惑地顺着陆海琛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姜嵘穿着围裙手里端着两盘菜走出厨房,他神色阴郁地盯着陆海琛:“还看什么书,赶紧过来吃饭。”

         陆海琛拉着陈澜走到饭桌前坐下,陈澜埋着头很不好意思。

         姜嵘把全部饭菜都端到饭桌上后,才解开围裙抱怨道:“陆海琛你可别太过分了啊,我是你的经纪人不是你的佣人,别有事没事的叫我来你家打扫卫生做饭,我没有这个义务!”

         陆海琛夹了一口菜,咀嚼了半晌才淡定开口:“是你阻止我请佣人的。”

         姜嵘顿时就气笑了:“我不让佣人来你家是为了谁?还不是怕你身体那些变态流氓被人发现,这些年就因为你的病,看看我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陆海琛笑容莫测:“恐怕折磨你的不是我,而是卓天……”

         “陆海琛!”姜嵘像一只被踩中尾巴的猫,顿时面色狰狞打断了陆海琛的话,还心虚地往陈澜这边看了一眼。

         陈澜埋头专心致志吃饭,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其实他已经猜到陆海琛口中那个未说出来的名字可能就是接姜嵘电话的男人,不过既然姜嵘不想说,他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午陈澜又接到付小霜打在陆海琛手机上的电话,让他立马赶回公司。无奈之下陈澜只能让陆海琛载着他先去买了衣服再把他送去公司,陈澜在距离公司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变下了车,然后步行到公司。

         上电梯的时候,居然一不小心碰到了处处和他争锋作对的肖明城,自从陈澜抢了原本属于肖明城的角色后,肖明城只要逮着机会都要在老总面前告陈澜一状,让陈澜原本还剩下一些的愧疚心被折腾得消失殆尽了。

         这个时间点电梯里只有陈澜和肖明城两个人,关上电梯门后,肖明城就阴阳怪气地开口了:“哟,火了就是好啊,想什么时候来公司就什么时候来,真是任性!”

         才从横店回来的时候陈澜一直让着肖明城,无论他说什么都装作没听到。但是肖明城却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的越说越难听,最后忍无可忍的陈澜见到肖明城就绕道走,这次很明显是后面的肖明城看到陈澜一个人走着,连忙追了上来。

         “我火不火和来不来公司是两回事,我又不是坐班制的工作,不用天天来公司打卡。”陈澜毫不客气地回击说,“还有都一个月了,你那点气还没消完?小霜姐说那部戏本来就是安排给我的,我住院了才找了你这个替补,后来我出院了由我接手难道不应该吗?”

         被一针见血戳中痛处的肖明城脸色一白,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那仇视的目光仿佛把陈澜当做了杀父仇人:“我看你本事不大,架子倒挺大的。对,我就是你陈澜的替补,谁叫你本事大呢?”

         陈澜面不改色:“我只是个小演员而已,谈不上本事不本事的,但我总不会用歪门邪道的方法抢资源,你巴结几个老总的事情可不是只有一两个人知道。”

         “那又怎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身在大染缸里,谁不会为了想要的东西动动歪脑筋?”肖明城说着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他疯狂地笑了起来,挤眉弄眼地凑近陈澜,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陈澜脸上,“但是你有脸说我吗?你陈澜还不是一样,口口声声说是付小霜帮你争取的角色,谁不知道是你爬上陆海琛的床,陆海琛才把那个角色给你的……”

         陈澜恶心得后退几步,呵斥道:“你在胡说什么?”肖明城说话时那意味深长的猥/琐的表情让陈澜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他眼里的*赤果,同样身为男人陈澜很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如果你答应我件事情,我就不胡说了——”肖明城丝毫不介意陈澜嫌恶的表情,又靠近他几步,在他耳边说,“如果你陪我一晚上,我保证什么都不说。”

         “你以为你说了就会有人相信吗?”陈澜冷笑,不动声色退到电梯门前,和肖明城保持一定距离,“网上诬陷我的话太多了,没有人在意你说的。”

         “是吗?可我刚才亲眼看到你从陆海琛车上下来了。”肖明城说着还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照片上正是刚才陆海琛送他来时的画面,他和陆海琛的脸都被照得清清楚楚的。

         陈澜脸色一白,肖明城见状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手机里还有很多陆海琛不好的东西哦,如果你想看的话,随时欢迎你来找我,这是我的手机号。”肖明城把名片塞到陈澜手里,丧心病狂地冲他眨了下眼睛。

         然后,“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肖明城走了出去。

         很快电梯门关上,电梯继续上升,现在只剩下陈澜一个人周遭显得格外安静,陈澜把名片死死捏在手里心,刚才肖明城的抗拒让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如果肖明城碰触到他,他感觉自己真的会恶心得吐出来。

         恢复理智后,陈澜把肖明城说的话都仔仔细细整理了一遍,然后他发现很多平时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第一,肖明城是个同/性恋,至少他能对男人产生反应,要不然一个不喜欢男人的直男绝对不可能说出那种话。

         第二,肖明城的主要目标是陆海琛而不是他,表面上看似肖明城只想给他难堪,其实从他所说的手机里存有很多陆海琛的东西就暴露出了他对陆海琛的关注。并且如果肖明城真的对他有意思,以他藏不住心事的性格来说肯定早就露出马脚了,而不是看到陈澜就讨厌得跟什么似的。肖明城突然提出要和陈澜好,恐怕也是因为发现了陈澜和陆海琛的关系,想让陈澜给陆海琛戴绿帽子。

         满腹心事的陈澜走到付小霜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付小霜的声音响起。

         陈澜推门走进去,便看到办公室里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两个女人一个男人。

         付小霜见陈澜进来,走过去开始介绍道:“这就是陈澜了,陈澜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上个月总公司调过来的副总,卓天皓卓总,这位你应该知道,大名鼎鼎的吕佳吕导,和她的助理小如。”

         陈澜一一和他们握手并打招呼,但卓天皓的声音总给他很熟悉的感觉,直到走出办公室,陈澜才猛然想起——这不是接姜嵘电话的那道男声吗!

         此时已经快到下午六点钟,付小霜在附近的酒店订好了包厢,几人走出公司慢慢步行去酒店。

         一路上陈澜都在悄悄打量卓天皓,卓天皓身高可能有一米八五以上,身形高大,五官俊朗,浑身上下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天生的王者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