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戏弄
        “......”魏寒无语。

         “我上楼去洗澡,你们慢慢疯。”苏依娇站起身就想离开。

         “阿娇,别走啊,求你了。”兰郁哀求着。

         “我好困啊。”苏依娇很执意。

         “你不想知道刚才你为什么会睡在地上吗?”兰郁开始引诱她的好奇心。

         “可能......可能实在太困睡着了,从沙发上滑下去了。”苏依娇想了想说。

         兰郁摇头:“不是,是他用点穴法把我们都给定住了。”

         “点穴?芋儿,你武侠书看多了吧?”苏依娇露出嘲笑,“既然我们都被定住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又怎么得知的?”

         “手法不同。你和胖子什么都不知道,像睡着了。我和筱筱却只是身体不能动弹,眼睛却能看到,耳朵也能听到。”兰郁着急地解释,最后还拉米筱筱来证明,“筱筱,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米筱筱没说话,眼睛瞟过沙发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翟缙,对苏依娇轻轻点了点头。

         “我不信。”魏寒在角落里冒出一句,“除非......”

         “除非让他再演绎一次?”兰郁开始激动,“让他点谁?你还是阿娇?”

         “她!”

         “他!”

         魏寒和苏依娇两人相互指着对方说,谁知话音未落两人就都不动了,两人的手还保持着相互指点对方的动作,只是他们的眼珠却能在眼睛里滴溜溜打转。

         兰郁惊喜地看向翟缙,后者一脸无辜地望着她说:“是姑娘想让在下这么做。”

         “是是是,”兰郁心想,原来他一直在认真听她们的对话,不仅听了,还领悟了,知道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人也不傻啊,“可是,你都没靠近她们呀,这么远的距离,你是怎么做到的?”

         翟缙摊开手,掌心露出几颗葵瓜籽。兰郁看到茶几上有一盘糖和瓜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取了几粒到手上。

         “瓜子?那又怎样?”兰郁还是没明白。

         翟缙拿了两粒放在指间,有意想让兰郁看清似得,看似轻轻一弹,两粒瓜子却颇有力度地离开他的手指向魏寒他们飞去,瓜子在碰到魏寒和苏依娇的同时,他们两的手也恢复了自由。

         又是一个精彩演绎,屋子里的空气瞬间凝结。魏寒两步飞奔过来,在翟缙面前单膝跪地,双手捧起翟缙的手:“哥,能把这招数传我不?”

         翟缙又吓了一跳,慌忙从魏寒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身体直向兰郁这方靠过来,像是在寻求兰郁的保护。

         手没得捧了,魏寒干脆抱住翟缙的大腿,嘴里还在不停夸张地嚎叫:“哥,我拜你为师,你教我好不好?求你了,师傅--”

         “死胖子,有奶便是娘。赶紧给我起来,有点出息不?”兰郁一脚提到魏寒的屁股上。

         “高人面前没出息也不丢脸。”魏寒就是赖着不肯起:“我的哥,大侠,师傅,你就成全了我吧,啊?”

         “不可。”翟缙摇着头很有礼貌的想扶起魏寒,但魏寒还是死乞赖脸不愿起来,谁知翟缙手上稍微用力,魏寒庞大的身体就被他轻轻托到站立,“在下三岁就随师傅习武,历尽艰辛磨难,二十多年才有今天的能力,你已过了习武的年龄,更有甚者,你的身子骨也不适。”

         “听见没,身子骨不适啊,趁早死心吧。”看着魏寒肥胖的身躯,众人吃吃地笑了。魏寒拍拍裤腿悻悻地返回椅子,路径翟缙刚才摆在地上给兰郁看的那堆物品停住,蹲下身他拿起那块黑漆漆的腰牌,才看了一眼又失控地叫了起来:“哇塞,锦衣卫诶,难怪功夫这么好。”

         这时候米筱筱和苏依娇也冲了过去,两个人从魏寒手里抢过腰牌轮换着看,苏依娇轻轻念着腰牌上的字:“锦衣卫镇抚司翟缙。”

         魏寒手里的腰牌被抢,又去拿那把绣春刀。兰郁想阻止:“胖子当心,刀很锋利。”话音还没落,胖子就‘锵’一声把刀身抽出,看了两眼后,似乎颇懂似得嘴里一个劲念叨:“啧啧啧,好刀!好刀!真是把好刀啊!”

         米筱筱和苏依娇这两个女生对刀没兴趣,她两放下腰牌又拿起地上那个银簪子研究起来。

         兰郁注意到,当米筱筱拿起银簪子时翟缙的脸绷紧了,眼神也颇为紧张,直到米筱筱把银簪子放回地上,他脸上的肉才放松下来,嘴里好像还轻轻吁出一口气。

         这银簪子对他很重要吧。兰郁想,肯定是他的定情之物。

         魏寒把刀插回刀鞘提在手里,摆出一副很神气的样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苏依娇和米筱筱放下银簪子,嘀咕了几句后就双双跑到沙发前把兰郁挤开坐下,她们两人一左一右挽着翟缙的手叽里呱啦开始不停发问。

         “你叫翟缙是吧?”

         “镇抚司是什么意思啊?”

         “除了轻功、点穴,你还有什么本事?”

         “你一个大男人身上怎么有女人用的簪子啊?”

         “你在那边有娘子了吗?”

         翟缙被她两的热情吓坏了,他想掰开她两挽着他手臂的那四只手,但那两人却是越挽越紧,他又不可能用武力来挣脱,面前的毕竟是两个娇小女子,这次翟缙囧胀得脸都红成了猪肝色,他抬起头向兰郁投去求救的目光。

         “咳,我说同学们、姑娘们,你们能不能矜持点啊?”兰郁领会了翟缙的意思,连忙来打圆场。

         “矜持个屁啊,这可是稀有物种。”米筱筱说着话对兰郁眨眨眼睛,继续开始她们的攻势。

         “你头发的发质可真好,留了多长时间才留到这么长的啊?”

         “你是怎么到我们这儿来的呀?”

         “你还想回去吗?”

         “你准备怎么回去?可以带上我吗?”

         “你的胸肌可真发达,你们练武之人都是这么好的身材吗?啧啧,古代的女子可真艳福不浅啊。”

         兰郁看着被调戏的翟缙一脸可怜样没辙了,她知道这两人的戏弄开了头,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停得下来的。

         “哎,筱筱,你说是咱俩不够漂亮没魅力呢,还是他有问题啊?”苏依娇松开手说:“你看我们这样亲近他,他怎么没半点反应呢?他......他不会是.......是个太监吧?好像锦衣卫都是些太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