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地气
        我曾听人说过,空置久了的房子会攻击人,但从未想过我会碰到这种事情。

         我的老板陈某是个靠出版图书发家,业余喜欢玩艺术品的中年男人。听说他非常喜欢购置房产,但我知道的只有三处,一处是他的家,一处是我们公司,还有一处,经常置换女主人。

         陈老板非常喜欢保姆,他亲手把好几个保姆,发展成了公司里的管理人员。

         我对公司的保姆组管理层没什么意见,保姆这个工作也不是谁都能干的,可问题在于,老板好像搞不清楚保姆和员工之间有什么差别,在他把最后一个保姆发展成为管理组兼第三别墅的兼职女主人之后,就开始让我做一些保姆的工作。

         想必很多人为了钱,都容忍了很多事情。有人说,成功就是妥协,如果说在我二十九年的人生很失败,那可能是因为我容忍的不够。就这样,我明明是图书发行部的一员,但现在我变成了老板的保姆,为大家扫院子、收拾厕所,定期整理别墅院子里的菜园子……我开始迷失在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中。

         这一天的晚上,老板出事儿了。他没有给任何一个保姆打电话,而是一个电话打给我,让我去经理室的抽屉里拿备用钥匙:“他妈的赶快带着保安来某某花园”。我一听,那不是他的第三别墅么?可是最近管理组的那个保姆请假回家了,难道这么快别墅就易主了?

         陈老板说话虽然粗鲁,但是话音里却带着哭腔。我二话不说,从宿舍里起身直奔保安室,像一个大姐大一样领着四个保安狂奔过午夜的大街,只听见K歌回来的小青年尖叫着:“抢劫啦!”大概在他们眼里,不是我领着四个保安跑,而是四个保安追着我跑。如果不是被劫匪追逐,一个女人能跑得过四个大老爷们?其实他们不知道,保安听说老板出事儿了,没一个愿意动弹的。甚至有一个保安戏谑的说:“老板是马上风了吧?没什么,人固有一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哪有空听他们扯淡,这关系着我这个月的奖金,我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从被窝里揪出来,威逼利诱,这才把他们搞出门。

         但是这帮保安也是机灵,在我面前表现一个样,到了老板的第三别墅门口,立马换了一副嘴脸,我不经意回头一看,他们的脸个个严肃认真,身体站得板直,导致我在瞬间产生了幻觉——难道我领出来的是特种部队的队员?

         我拿出备用钥匙“咔嗒”一声打开了大门,五个人刚走进大厅,老板又一个电话打过来了,他颤抖着说:“我在一楼左手边第一个房间,你快带人过来!”

         我们五个二话不说,直接左拐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幕,惊得所有人一愣!

         只见一米八几,体重足有一百五六十斤,平常耀武扬威的老板,此时像个小孩子一样,卷在被子里,体若筛糠,面似画板——脸已经哭花了,却还在啜泣不停。最可怕的是,老板的脸是青色的,连发根都青了,就好象被人涂了一层青色的染料!

         我花几秒时间判断在一下形势,老板身边没有任何女人,到底是什么事情导致他如此恐惧,难道这别墅里还有别人?我不由得开始四处打量。

         老板缓了一下神,突然一声暴呵:“快给我搜!三层都给我搜一遍,不能错过任何角落!”四个大汉声音沉闷地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我刚要也跟着出去,老板却把我留下了:“小李啊,你留下陪陪我。”这句话说得又软又糯,吓得我差点没站稳。我这个人笨嘴拙舌,实在不知道该跟老板说什么好,没想到,老板留下我也不是想跟我说话,我回头一看,他还在瑟瑟发抖,而且低着头,显然,他一句话也不想跟我说,留我只是为了希望有个人能陪陪他,减轻他的恐惧而已。

         过在大概半个小时,四个保安排着队回来了,搜查的结果是,什么都没有搜到!

         老板怀疑地问:“真的没搜到什么?”

         保安队长回道:“真的什么都没有,连个人影都没!”

         老板的这栋小别墅没有多大,满打满算有个五六百平就不错了,四个人搜查五六百平的空间,耗时半个钟,就算钻进来一只猫,一只狗,都绝对能搜出来。

         没想到老板听完这话,面露惧色,一个忍不住,哭出了声。老板这一变故,搞得我更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是该问原因好,还是不问原因好。保安队长这时候突然站了出来,蹲在老板床前,跟大哥哥一样,拿出面纸给老板擦眼泪,看得我都傻了。

         但我还是要赞保安队长的想象能力,他一边给老板擦眼泪,一边说:“陈总,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老板的表情明显顿了一下,我马上明白了,看来保安队长说对了。

         老板说,他今晚有应酬,本来喝完酒,回到别墅就想睡下了,谁知此时门外有人敲门,他就出去开门。结果,门刚一打开,只见一双手伸了过来,乒乒乓乓在就在老板的脸上打了起来!老板愣了一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紧接着,他被吓得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了。

         我问老板,看见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吗?老板愤愤道:“哪有人啊!只是一双手而已!”

         虽然理智告诉我不要随便相信一个人的片面之词,但看见一个成熟的中年男人被吓得痛哭流涕,我真的感觉头皮发麻。

         我联系小区保安,调出了监控录像,令人惊诧的是,在我们到老板家之前,没有任何人来过他的别墅,在老板出事儿的时间内,别墅大门确实被老板打开了,但模糊的画面中只能模糊地看见老板的身影,和他突然关门的诡异情景,完全看不到第二个人,更别说是两只手了!

         这一夜,老板思维混乱,不是哭,就是叫,有时候还会呵斥我们几句,但就是不准我们走。这么折腾下去,我感觉自己都快油灯尽灯枯了。

         我对保安队长说:“卢广,你见多识广,你倒是给老板分析分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卢广是个公鸭嗓的保安,年龄比我小得多,面相却跟四十多了似的,他初中毕业就不念书了,四处辗转给有钱人打工,见过的老板多了,知道的奇闻异事也就多了。

         听了我的话,他眼睛一亮:“陈总,其实有句话我一早就想说了,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老板点了点头:“有什么就快讲吧。”

         卢广道:“要我说,陈总你这是碰到地气了!”

         众人一愣,谁都没听过“地气”这个词,看到大家都不明白,卢广的兴致反而更浓了。

         “所谓地气,就是死去的人,残留在地上的能量。我以前的老板,就曾经被这地气袭击过,所以,他盖新房,都要放一段时间音乐,然后再入住。要是去长时间没去的房子里过夜,都要先敲门,然后再放一会儿音乐,以赶走地气,避免受到它的攻击。”

         老板说:“小卢啊,你说这话也太晚了,如今我已经被地气攻击了,还吓得个半死。”

         卢广道:“老板,有句话我正要跟你说呢,这地气一旦攻击了人,就停不下来了,要想家宅安宁,你还真得找人来破破呐!”

         我一听,马上接上了一句:“陈总,既然这样,咱们还是先离开这吧。”

         老板瞪了我一眼:“我要是能动弹,还能不走么?”。我顿时噎住了,还是两个保安机灵,马上上前把老板架了起来,从床上拖了出去。这一天,我折腾到了凌晨四点,才终于躺下睡觉。

         睡了不到四个小时,老板一个电话把我叫醒了:“小李啊,昨晚的事情不要在公司讲哦,今天给你放一天假,你到我这里拿一下钥匙,去XX花园给我接待一位朋友。”

         我实在参不透老板想干什么,只好拿上钥匙乖乖去他的第三别墅,到了门口一看,一个僧衣飘逸的和尚,正站在门口打量老板的别墅,好像是在等人,看起来她就是老板要我接待的那一位了。

         我刚要上去打个招呼,这人却突然回头了,他开口就说:“李欣阳,好久不见了。”

         我看见他的脸,如同被雷电击中一样,这人竟然是剃光了头的周哥!

         原来,老板请的人就是周哥。陈老板听了卢广的建议,给自己的学宗教的同学打了个电话。陈老板的这位同学常来我们公司,这人虽然是学宗教专业,但是听老板说,他毕业到寺院实习时,还偷偷地藏了一包猪头肉,后靠卖佛教用品发家。虽然他不是什么诚心向佛之人,但谁有本事,他心里却门儿清。

         他给陈老板推售了一尊价值十几万的佛像,为了让昔日老同学相信他的佛像多么灵验,于是请到了周哥来帮忙驱鬼。由此可见奸商多么鸡贼,推荐一尊佛像,又推荐一个驱鬼的人,事成之后,谁能说清这鬼是被师傅捉了,还是被佛像挡住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那尊十几万的佛像,我也只是了离职的时候听卢广形容了一下,据说满身金光,有如神降。

         我看见周哥震惊得说话都结巴了,十多年不见,他当年稚嫩的神情已是不见,虽然头顶亮得发光,但气质平和,身强体健,看起来跟普通青年没什么两样。我原本以为我会有好多话想跟他讲,但见面却发现,自己连正眼看他都不敢。我干脆什么都不说,就做一个助理应该做的事情,给周哥打开房门,讲了讲将当天发生的事情。

         事发当晚,我还真没仔细看这栋房子的格局和装饰,今天这么一看才发现,老板这房子一进门就是一间客,客厅的左侧,一条宽阔的楼梯通向二楼,楼梯的转弯处,竟然从高达两三米的天花板上垂下一条巨大的风铃,我跟周哥一前一后往上走,走到了楼梯转弯处,周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用手压了压我的头。

         此举突然,我只感觉头顶一热,十多年前周哥就曾给我来过这么一个摸头杀,我的少女之心瞬间爆棚,脸红到了耳根子。然而过了这一段,周哥就抬起了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大惑不解,周哥这个举动既然不是想跟我重温旧梦,那到底是在干什么?我突然感觉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周哥,他虽然出家多年,但也结识这些有钱的俗人,难道当年纯粹无暇的周哥,而今也早就变了质了?

         周哥从一楼走到了三楼,他对我说:“你以前研究过风水,跟我说说你怎么看这间别墅的风水。”

         我一听傻了,当年在图书馆背书似的看了点周易和风水,原本只是想在周哥跟前讨个巧,没想到周哥还真当真了。

         我顺口胡诹道:“从风水上来说,陈老板的这间别墅设计得相当不错,只是我不明白楼梯的上方为什么要挂风铃,这一点倒是有点刻意为之的痕迹。我估计陈老板以前也请过风水术士,这别墅里很可能有过什么说道。”

         没想到周哥点点头:“你看这风铃的样式,像一口一口金黄色的小金钟。这位风水师傅的愿意是用风铃的声音盖住亡灵发出的不吉之音,可惜的是,人听不见的声音,不代表鬼听不见,过路的魂灵会敲门,就是因为屋里有魂灵在喊叫。”

         我完全听不懂周哥的话:“你是说这房子真的闹鬼?”

         周哥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说。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我早在是三年前就已经问过周哥了,如果周哥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何苦来捉鬼呢?心里免不了责备自己说话太冒失。

         周哥说:“陈老板这次碰到的并不是过路的孤魂野鬼,而是多年前的夙世冤家。如果不将这个鬼魂释去,恐怕陈老板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今晚十一点,你再过来给我开门。”

         回到公司,我把周哥说的话跟老板汇报了一遍,老板想了想,跟我说:“你带上卢广吧,省得你半夜去见一个和尚不方便。”

         我表面上尴尬地笑了笑,其实内心冷哼一声,我太了解这个陈老板了。陈老板这人表面看着高大威武、事业有成、家庭和睦。但实际上,每年趁着老婆去澳大利亚陪读,他总要跟自己的小保姆去淫宫享乐一番。有一次,老板娘在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迅速搭上了新来的小保姆,两个人在园区里瞎逛,被我们员工碰个正着不说,当天晚上,别墅中央建的一排平房里,发出了一阵接一阵女人猥琐的声音,住宿舍的员工几乎都听见了。

         陈老板外表看似大气,实则对任何人都不太信任,他叫卢广跟我一块去,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半夜跟和尚见面怕我尴尬,而是让卢广看着我跟周哥,不要偷他别墅里的东西。他的那个破别墅里,堆着一堆从他同学那买来的各种法器,在我看来都是假玩应,但对他来说,都是宝贝艺术品。

         可惜的是,我真的不明白陈老板这种精明的人为什么要信任卢广这样见钱眼开,毫无下限的小人。卢广这斯,自己曾经说,自己十五岁刚上班的时候,人特别的憨厚,就跟“士兵突击”里面的王宝强似的,谁对他好,他就对谁死心塌地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看起来有四十岁的孩子还说过,自己上初中的时候,天天书包里放着一把片刀,专门用来打架用。

         只是现在我能看到的他,既不是“王宝强”的样子,也不是杀马特抗靶子的德行,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见了老板简直像狗见了主子,一旦老板不见了,就开始学着老板的样子装腔作势,要是见了能白拿的东西,恨不得全装自己兜里。老板居然想让这么个人看着我,这才叫活见鬼。

         这天晚上十点半,老板的司机带着我跟卢广去了老板闹鬼的后宫,刚一下车,就看见周哥自己开着一辆别克车,已经等在门口了。卢广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周哥,小声说了一句:“连和尚都开得起这么好的车了。”

         我心里真想狠狠给他一巴掌,打得他嘴唇子冒血,再把他的臭嘴缝起来。但面子上我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就好像我根本没听见一样。多年来,为了一点糊口的工资,我就是这么容忍这些小人的。

         没想到周哥看见卢广,施了个礼,表示卢广不要进去,他是要到里面释魂,而卢广属阴,身上夹杂的阳气却过于活跃,不适合进去。

         卢广听不懂周哥说的什么意思,我却忍不住笑了,小人属阴,且阳气活跃,周哥是在变相地骂他是小人。

         我跟卢广说:“既然师傅都开口说话了,咱们务必要照着办。”

         卢广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欣阳,不行啊,老板吩咐我必须跟着进去。”

         我也不吃他这一套:“那我现在给老板打个电话,跟他说说这情况,看他怎么说。”

         卢广转了下眼睛:“老板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吩咐我的,你要打电话再问也没意思,要不你把钥匙给我,万一你跟周师傅在里面有点什么情况,我可以快速开门进去看看什么情况。”

         没想到卢广这小子还想搞突击检查,但他忘了,我完全可以把门反锁,给他钥匙他也进不去。想到这,我冷冷地说了句“好”。

         自始至终,周哥没看卢广一眼,他点燃了一根青色的蜡烛,送到我手上,叮嘱我千万别让蜡烛灭了。

         这青色的蜡烛火苗极小,发出的光更是要多微弱就有多微弱,看起来就像颗豌豆在颤抖,也不知道能照亮多远的路。我问周哥:“要是蜡烛灭了会怎么样呢?”

         周哥说:“这个蜡烛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捻,它能照亮的并不是咱们所在的物理世界,而是另外一个世界。如果蜡烛灭了,你就回到了现实世界,不会受到半点危险。不过这样一来,我想教你什么,你也不会知道了。”

         我一听,大吃一惊。我至今记得,当年我问周哥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那时候他就说过,那是另一个世界。但那时候他说,那不是一般人能触及的,可今日,他不但要让我接触这个世界,还说要教我。

         我刚要问问周哥到底是什么意思,却见周哥自顾自地往前走了,我只得跟上去给周哥开门。

         别墅的大门“砰”的一声在我们身后关闭,此时,如豆的烛光竟然渐渐变大,整个大厅被照得越来越亮,眼前的景象简直令我不敢相信。

         整个大厅的装修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烛光所照之处,墙面脱落、尘土飞扬,阵阵阴风,吹得我骨头酸痛。

         老板的别墅怎么会在瞬间变成这么个样子?我手上这根蜡烛到底有什么奥妙?看到眼前一变,我被吓得裹足不前。没想到周哥突然一只手揽住了我的肩膀,用手托着我随他前行,他沉声道:“你记住,这个世界是虚幻的,也是真实的。所有的亡灵都爱玩障眼法,不是他们本性贪玩,而是他们没有实体,只能依靠自身的能量来制造各种幻象;可是如果你被他们设置的幻象攻击了,也许比现实世界被人揍了一顿还惨。”

         从小母亲就不准我随便碰她,我长大后,更是讨厌别人随便碰触我,哪怕别人只是善意地碰触我一下,也会让我浑身不舒服。然而此时此刻,周哥托着我的肩膀,我靠着他的半边胸膛,只感觉浑身上下无比的踏实,身上也不发抖了,一簇火花绽放在我脑海之中,黑暗于我突然变成了一场冒险之旅。

         我跟着周哥向前走,通过一条四处都是粪便的通道,眼前便出现了三道红色的拱门。看来,这就是周哥说的障眼法了。周哥说:“在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机会只有一次,一旦被困在这个世界,你便永远回不去了。释魂人的使命是,找到这些幻象的罩门!”说完,周哥双眼看向了我。

         我仔细一看,这三道拱门是由木板条拼成的,上面刷着红色的油漆。乍一看去,根本就没什么不同。我对周哥说:“不如随便打开一扇看看。”

         周哥说:“假如这是你人生的选择,你会随便选一个么?”

         我笑了:“如果我的人生可以随便选择的话,也许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说完这话,我又觉得自己好蠢,虽然跟周哥说话不用撒谎,但他哪里知道这些年我都经历了什么。

         周哥低头沉吟了一下:“好,那你就随便选一个打开看看后面是什么,你要是承受不住,就马上吹灭蜡烛,这样一来,你就会回到现实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周哥在我身边,我就有一种绝对的安全感在。我听了他的话,二话不说,上去就拉开了紧靠左边的一扇门。

         门口的空间十分狭窄,立着放着一口棺材,棺材里直楞楞地躺着一个死人,我一看这死人的脸,只感觉心口窝像被人插了一刀,血液充满了心脏瓣膜,只感觉胸口像火烧了一样,痛苦不堪,眼泪鼻涕一下子全下来了,我想都没想,带着口水一口就喷向了蜡烛。

         没想到,我这一口口水直接喷在了周哥的手掌心上,周哥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嘘!记住,这都是幻象!”

         幻象有这么真实的么?我明明看见棺材里的那个死人就是我自己!我面色苍白,全身僵硬,即使是死了,脸上还挂着泪珠,可见我死得有多可怜。

         周哥什么都没有说,他用力拉开一扇门,一道幽光射出,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只感觉自己像一个做梦的人突然清醒一样,眼泪一下子就收回去了,我甚至不明白刚才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伤心。

         我凑过去一看,只见这扇门后,竟然是一道楼梯,再往高处一看,眼前一幕吓得我魂飞魄散!一个女人就吊死在楼梯的上方。她两只紧紧地闭着,眼睛里流出的血和泪一直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淌,染花了她洁白的长裙。

         我突然明白周哥白天带我走这条楼梯的时候,为什么按了一下我的脑袋,这女尸距离楼梯的高度,差不多刚好是我的身高,如果我不弯腰,铁定能碰到她的脚。我估计,以周哥的能力,在白天也一样能看见这副景象,所以他才忍不住要按我的脑袋。

         这一次,周哥自己走上了台阶,从怀里拿出一把带鞘的小刀,脱掉刀鞘,一刀斩断了这条绳索。女孩的身体盈盈落下,周哥抱住她,轻轻地将她放在了地上。随即,周哥念了一段经文,只见这女孩身上的血迹渐渐消失,白色的长裙越发洁白刺眼,女孩突然睁开了眼睛,微微一笑,像一只蝴蝶般朝空中飞去,消失在空气中。

         我只是眨了一下眼,再睁眼竟然发现我跟周哥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中,周哥正站在一楼大厅的台阶上。他缓缓走下台阶,拿过我手中的蜡烛,一口吹灭:“这女孩为情所困在这栋别墅内自杀了,陈老板却不知悔改,还在不停地玩弄其他女孩。这女孩得不到救赎,每天在吊在这里哭泣,招引了外面的亡灵,这才导致陈老板被一双手打得满脸发青。”

         可是有一点我却弄不明白,我问周哥:“为什么我会在红门里看见自己的尸体呢?而且我当时的心情,那真是悲痛欲绝,几乎想赶快死掉。”

         周哥说:“咱们释魂派就像一个访客,进入亡灵的世界,也会被它的能量所扰乱,如果你心里有结,这心结的时间长了,也会变成一种能量,两种能量相互影响,就会生成一种新的幻象。那些被困在异世界里的人,很多就是缘于无法克服自己的心魔。”

         我恍然大悟,但我也注意到了周哥说“咱们释魂派”,按理说,我没拜师,根本不算释魂派的人,但是想到多年前周哥曾说普通人不要触及那个世界,可见他拉我进来绝对不是没理由的。难道周哥是打算收我为徒?

         想到这我偷藐了周哥一眼,没想到被周哥看到了,他说:“欣阳,要不当我的助理吧,工资跟你现在差不多。不过,休息的时间也很多。业余时间,你想干什么都行。”

         听了周哥的话,我真有点惊喜,想想陈老板成天把我当保姆,再想想跟卢广那样的人当同事,我真觉得跟在周哥身边是不是太幸福了?更为关键的是,我大学的专业比较冷门,毕业之后,我一直苦于没有什么一技之长,找不到满意的工作,跟着周哥工作轻松,业余时间富裕,我还可以考虑考个在职研究生,试试我的人生还有没有别的路可走。

         正当我畅想未来之时,周哥又说:“其实干我们这一行,也不全是这么一帆风顺,毕竟陈老板碰到的这个女鬼,只是怨气未消,并没有什么戾气,要是碰上戾气深重的亡灵,那就是九死一生了!这一点你要考虑好。”

         我点点头说:“我考虑好了,回去我就辞职,立即上岗!”

         周哥微微一笑,拿出了当老板的架势,昂首挺胸走了出去,我赶快像个助理一样跟了上去,这种感觉果然幸福感爆棚!周哥却突然将那段剩下的蜡烛递给了我:“记得收好,这世界上,可就只有这一根这样的蜡烛!”

         周哥一个人开着别克车走了,我坐进老板的车里,却发现卢广不在。我问司机卢广去哪了,司机说:“卢广说是去找厕所,你们刚进别墅,他就走了,直到现在都没出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一听,突然感觉头皮一麻!这小子手里拿着别墅的钥匙呐!老板的这间别墅有正门,也有侧门,要是他老毛病犯了拿着钥匙去偷窃,虽说不是我干的坏事儿,但多少都有我的责任在这里面啊。

         正当我倍感紧张的时候,突然看见卢广从小区的绿化带里穿越过来,打开车门,一看我在车里,突然冲我露出一个笑脸:“周大师走了?”

         我没搭理他,直接就问他去哪儿了,卢广嘻皮笑脸地说:“别提了,我拉肚子了!这小区里根本就没有公共厕所,我去物业,保安竟然不借厕所给我,你说他们多牛逼。我只好出了小区,走了好几百米,才找到个厕所。”

         我心想,你要是拉肚子,跑那么长时间找厕所,不早就拉裤子里了。我忍不住朝他身上看了看,无奈天色太暗,再加上卢广本身穿得就多,就算他身上藏了赃物,光凭肉眼,也看不出什么破绽。

         我知道自己随便把钥匙给他实在欠妥当,但事已至此,我也不能搜人家的身。再有卢广在公司也是有基本信息的人,想必他进了老板的别墅,也不敢拿什么太值钱的东西,这事儿只能看后面的情况再决定怎么办了。

         回到公司,卢广首先下车回了保卫室,司机要还车,顺便把我送到了宿舍门口。就在我挪出一步准备开车门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脚下踩到了什么,我用手一摸,脚下是个圆圆扁扁的金属物,车上只有我跟卢广坐过,他先下的车,这东西肯定是他掉下的。

         但他怎么可能随身带这么大个的东西?我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这是他从别墅里偷来的赃物?司机平常也很看轻我,觉得我就是个老板看不上的小职员,即使我要下车了,他也懒得开车内的棚灯,没想到却正好让我无声无息地捡走了脚下的这块不明物品。

         我回到宿舍一看,顿时傻眼了,卢广掉下的这个东西,竟然是一块有年头的铜镜!这块铜镜镜面已经失去了光泽,镜子背后有繁复的花纹,却都是我没见过的。我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卢广从老板别墅里拿出来的古董!

         想到自己明天就要离职,这件事该怎么跟老板开口,反倒难住了我。以老板的个性,他未必觉得东西是卢广拿的,在他眼里,女人,尤其是女员工,跟小人是同义词。而卢广又是一个撒谎的奇才,我想来想去,这件事还真不能简单地说出去。

         然而事情总是出乎人的意料,第二天我跟老板提出要离职,他乐乐呵呵地就给让人事把离职表单给我了。又以最快的速度把新一任的保姆安排在了我的职位上,我心里暗笑,能抚慰他心灵的,根本不是什么驱鬼师,而是小保姆!

         事后我才知道,周哥已经给陈老板打过电话了,周哥说,他脸上的青色只要多晒太阳,多去阳气足的地方,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消退,如今别墅冤魂已散,希望他以后节制生活。可没想到,陈老板听说问题解决了,马上就恢复了本性,听我要离职,更好像抓住了一个机会似的。真是不可理喻。

         我把老板的铜镜裹进了自己的行李里,虽然这是一件不义之财,我从小也被教育要拾金不昧,但此时的情况,却让我不得不带走这个祸害。我扛着行李最后看了一眼我奋斗了四年的地方,心里说了句再见。行李里的这块镜子,我在网上查了查,像这种品相,能卖个几千块就不错了,想来老板也不会在意,不如把它当作我在这里工作过的纪念吧。

         我当时没想到,在这之后的某一天,我会后悔,做人不单纯,是会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