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 粉颜
    回到玉锦宫的第二日,二公主粉颜到倚绫阁找蓝姬。

     “蓝儿,二姐.....二姐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粉颜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要蓝姬帮忙,这个二公主素来胆子小,话也不多,几个姐姐中蓝姬跟她说的话最少,这次却来找蓝姬帮忙,不知道蓝姬能帮到她什么?

     “二姐请讲!就是不知道蓝儿能不能帮到二姐?”

     “能的,能的,你一定能。”粉颜向前跑了两步,还紧紧抓住了蓝姬的手,差点把蓝姬的的手都要捏断了。

     “嘶~”蓝姬疼的抽了口冷气,粉颜发现自己失态了,顿时红了脸,赶紧松了手。

     “蓝儿,对.....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太紧张了。”说完粉颜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没事,二姐想要我帮什么忙?”

     粉颜扫了倚绫阁一圈紧抿着唇,蓝姬见她不开口便潜退了屋里的宫娥。

     “我想请你帮我找个人,不会很麻烦,你告我他在哪就行。”粉颜看着蓝姬,满眼的期待。

     蓝姬把粉颜拉到榻前坐好,自己做到了旁边,“那二姐也得告诉我要找什么人啊?蓝儿还不知道认不认识呢?”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就见过他两次。”说着粉颜红了脸,低着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抿了起来。

     “很重要的人?”

     粉颜看了一眼蓝姬,又低了头,算是默认。

     “二姐喜欢他?”

     “没有!没有!他救过我,我只是想谢谢他。”粉颜脸更红了,还一个劲地摆着手跟蓝姬解释。

     “噗!”蓝姬看着粉颜着急的样子,一个没忍住就笑了,看来是英雄救美,美人芳心暗许了。

     “二姐,那二姐说说这个人吧,是认识的蓝儿帮二姐一起谢他,不认识的,蓝儿帮二姐一起找他。”

     “是认识的!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昨天我在后山看见他了,我还看见你们在一起说话了......”粉颜生音越来越小。

     蓝姬听了心里一颤,脸色也变的煞白,被二姐看见了?

     粉颜一看蓝姬面色都变了,怕蓝姬误会是自己跟着蓝姬到了后山,从榻上起身,拉着蓝姬的两只胳膊,心急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跟着你到后山的,我只是闲来无事随便逛逛,不知不觉就到了后山。我来找你,也是想请你帮忙的,你们是认识的吧,他救过我,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我想当面谢谢他。你要是不愿意让人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

     “二姐如此信任我?不怕我给玉锦宫带来麻烦?”自己在后山偷偷见宫外的人,总归是不好解释。

     “不会,他是好人,蓝儿也是好人,我相信你们!”没想到这个最胆小的二公主也有这么笃定的时候。

     “我会跟他说的,不过他愿不愿意见你我不敢保证,而且他的身份特殊,他来过后山的事情二姐还是保密的好。”

     “蓝儿放心,每个人都有秘密,我来找你之前就想过了,否则我也不敢进你这倚绫阁。”

     打发走了粉颜,蓝姬唤来彩儿。

     “今天的药露送过去了吗?”

     “送了。”

     “他做什么呢?”

     “公子可能这两天累了,玉书说还没起。”

     “嗯。去集锦园吧。”

     昨天从栖霞谷回到玉锦宫,五公子跟蓝姬先去了集锦园见过花王花后。期间,花后把蓝姬拉到一角询问二人在栖霞谷的情况,无非就是二人的关系有没有进展等等。花后觉得有必要再添一把火,说有机会就劝五公子搬回倚绫阁,蓝姬低头未作声,花后也当她是脸皮薄便不再多说。这算是正面认可蓝姬是自己儿媳妇这一身份,这跟以往的私下推助截然不同。

     从集锦园一出来,五公子便一跳老远,又变成了那个痞痞的样子。

     “我跟你说啊,戏我演完了,你..你..离我远点,要是我那些妹妹看见了,非闹误会不可!”

     “好。”蓝姬也不恼,转而继续说道:“方才母后还说要劝着你搬到倚绫阁,询问我的意见,看来我要考虑下该如何回复了。”

     “别!你可别答应啊!”

     “那我该怎么回呢?”蓝姬低头做思索状,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反正你不能答应,我也不会去。”五公子一副赖皮样,眼睛却飘忽不定,他到不是怕蓝姬能怎样,关键是他不想跟蓝姬在一起,可自己母后要是真下了命令,他就只能天天对着蓝姬,一想起蓝姬死乞白赖的跟自己结婚就跟吃了苍蝇般难受。

     “也行,可我该怎么回呢?我总不能说不让你去吧?”

     “我去跟母后说!”

     五公子转身又回了集锦园,命玉书园外等候。蓝姬在他身后漏出一丝微笑,红芍,希望你以后能懂我!

     时间不长,花后身边的轻浅来请蓝姬,蓝姬在原地等五公子,并没有走,轻浅说明来由,蓝姬便领着彩儿进了花后的寝宫。

     屋内只有花后和“花王”两人,并未见五公子。

     “父王!母后!”

     “蓝儿,过来!”花后看了一眼旁边的“花王”,拉过蓝姬的手。“五儿刚才来过了,他的心思想必你也知道,只是苦了你了。”

     “母后,蓝儿早就说过,嫁给五公子不觉得苦,能嫁给他是蓝儿祈福求来的。”这话倒是不假,自从知道五公子就是当年的红芍,她是想尽办法想要见他,可是蝶后管的紧,她去哪都不放心,出远门一定要人跟着,可她跟红芍这事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溜出来过好几回,都被蝶后派的人给发现了,有了第一次,蝶后发现不对劲就更看的紧了,跟蛱云说了自己的顾虑,怕蓝姬出谷后跟小时候一样遇到危险,蛱云也问了蓝姬为何一定要出谷的原因,蓝姬不愿意说。看样子出去也没门,郁闷了好一阵子。后来发生了玉锦宫黑锦石被毁花王借用赤霞镜的事情,父王母后不愿意外借,她暗中帮助花王说服母后,被追问的紧了,才将当年之事跟母后和盘托出,蝶后也是一阵唏嘘感慨,随后才有了栖霞谷与玉锦宫和亲之事。

     “你这孩子,到教我如何开口!”花后叹了口气,斜眼瞪了旁边的花王一眼,提出要五公子搬回倚绫阁的是她这个母亲,现在要说“不成”的还是她这个母亲。

     “母后不必为难,蓝儿知道自己并不讨喜,只是先前答应母后的事情怕是很难做到了,不过五公子不宜过多劳累,那些附庸风雅之事也需量力而为。”先前的事情就是要蓝姬多找机会照顾五公子,“附庸风雅”不过是说五公子那些浪荡事儿,既然让五公子搬到倚绫阁希望渺茫,那顺势让他少些胡来也好。

     “母后会劝他的,五儿被我跟你父王惯坏了,到是让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红芍的好,她比谁都清楚,比起当年红芍受的苦,这点委屈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蓝儿担心五公子的身体,不能尽妻子的本分心里总是难过。”蓝姬眼圈都红了,虽说她是打着示弱博得花后同情的心思,不希望丢了这个助力,可心里难过却是真的,先前是不见,后来是羞辱,再后来是冷淡,回了一趟栖霞谷,话倒是说了,可总是一副放荡模样言语刻薄。“还请父王母后准许蓝儿到落霞居照顾五公子!”她把这件事透露给五公子存的就是以退为进的心思。

     她比什么时候都清楚,花后想要趁热打铁动了让五公子回倚绫阁的心思的时候她就知道,五公子肯定不会去的,还会因为花后的命令更加反感,这样一来,这两天的努力就都白费了,算准了五公子知道了会找花后,她正好也顺势提出去落霞居的心意。纵我不来,子宁不往?她可不愿深有遗憾,既然五公子不来,那么蓝姬前往又有何妨?

     旁边的“花王”脸憋得通红,觉得好像有种被算计的感觉,哪里不对又想不明白,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了声音,蓝姬此时已经一脸的泪痕,他还真没见过。花后看了“花王”一眼,对蓝姬说:“好,母后给你做主,谁敢拦你尽管来找母后!”承诺好的事情要收回,总不能再不近情面。

     “谢母后体恤。”蓝姬得了花后一句保证,谢过花王花后,领着彩儿出了集锦园。离红芍又进了一步,不是吗?

     花后挥挥手,清浅也退出了屋子。

     “花王”一个翻身躺在了一边的软塌上,“母后,您这么快就把儿子给卖啦?我不想去倚绫阁就是不想天天对着她,您可倒好,没几句话就同意她到落霞居,那不还是一样吗!”

     “你个皮猴子,还不赶紧变回来!”再看软榻之上哪还有肃穆威严的花王,不是五公子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