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 变幻
    五公子快步返回集锦园,一进花后的寝宫便说明了来意。

     “母后,您别劝我进倚绫阁,大婚之前我就说过,即便成了婚我也不会承认蓝姬,她是你们选的媳妇,不是我选的,怎么今天就又生了撮合的心思,您要我顾全大局,要我陪她回栖霞谷,我去了。现在又要我搬到倚绫阁,我是绝不会答应的。”

     “你这孩子,蓝姬哪点不好的,惹你这么厌烦?起先母后不逼你,也觉得你父王的做法对你不公,可栖霞谷什么要求都没有,甚至连彩礼都不要,只要你们完婚赤霞镜便双手奉上,你让你父王的脸面往哪搁?蓝姬从来了咱们玉锦宫受了你多少委屈半点怨言都没有,母后是真觉得当初的决定没有错!”

     花后一直觉得当年着了仇人的暗算,致使五公子流落在外,身体还落得如今这样十分对不住这个儿子,平时是操碎了心,虽然对其他几个女儿要求严厉,但对五公子却是舍不得说一句,今天这一番语重心长的劝解也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对五公子说过最郑重的话了。

     “母后!”五公子一听花后这语气是铁了心要向着蓝姬,当下也着了急,“她..她是没什么不好的,可是儿子就是不喜欢她,喜不喜欢跟好不好没关系,儿子娶了她,已经随了她的心意,也报了她栖霞谷相助之恩,您还要儿子怎样?”

     “五儿!你可知报了相助之恩却背了相负之债?”

     听了五公子这一番说辞,花后长叹一声,心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五公子想法这样简单是不是跟自己平时的溺爱有很大关系!

     “你以一婚报栖霞谷相助之恩,又以何物报蓝姬相随之情?母后活了万年方遇你父王真情相待,一个女人最高兴的莫过于得心爱之人一份真心,漫漫岁月有人共享,母后能看出来蓝姬对你的情谊并非作假,更不可能是因为一段有关利益的婚姻,何况这婚姻受益的一方还是我们玉锦宫,而并非她们栖霞谷。今后千万年你难道就这样蹉跎一个女人的岁月?母后不想我的儿子背负重重负担而活!”

     作为一个母亲,花后这一番心思可谓重比千金,养儿养女并非衣食便可,成长路上多舛事,许多事情都需要有人指点,为的是不走错路不留遗憾。

     “母后!”五公子从没想过这些,花后说的都是他没想过的,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一恩换一婚也算公平,他还曾想过把蓝姬气走从此两不相欠,实际上他也这样做过了。可今天花后这一番说辞到叫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脑袋一团乱麻,越想理清头越疼。

     五公子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手撑着头,眉头紧皱,另一手不自觉的敲打自己的脑袋,头上的抹额也因这一番动作向上偏了一点,原本藏在抹额下的红色印记一阵一阵的泛着蓝光。

     “五儿!”花后看到五公子这样,怕是又要犯病了,心里懊悔是不是话说的重了,明知道他伤了头不能多思,要因为这么点事让儿子犯了病,可真是要悔的肠子都青了。

     “母后,我没事!”听到花后着急的声音,五公子也回了神。

     “母后话说重了,你可别吓母后!”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这么一会儿花后又开始后悔方才所说的话。

     “儿子没事儿,只是我从来没想过那些,所以有点理不清头绪。”

     “理不清就不要理了,母后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母后不逼你,想不清楚的就不去想了。”

     五公子看花后一脸的愁容,便想起了一件事......

     “母后,五儿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五公子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花后,花后也一楞神。

     “什么好消息?”

     “您坐下别动,”花后坐好后五公子往后退了一步,“您看着!”五公子在花后面前一个旋转变成了花王的模样,站定后又喊了一声“母后”。

     花后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睛睁得的老大,张着嘴却忘了出声。

     “母后!”五公子顶着花王的一张脸伸手在花后眼前晃了两晃,花后才回过神,一把抓住了五公子晃在眼前的手。

     “五儿!你....你...你什么时候做到的?”花后一脸的不可置信,她知道自己儿子跟花王一样是一株芍药,芍药多头可变幻不同的样貌,可花王也是在九千岁的时候才能变幻,五公子不能聚集灵力,无法修习法术,这又是如何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半个月前无意之中变化的,只想了想就成了。不过只能变成父王的模样,想变成其他人的却是变不成。母后,您说我是不是有法力了?”

     “这个?母后并不清楚。”五公子明明无法修习法术,为什么可以变化,可以变化却又只能变成花王的模样?

     “要是我有法力了,母后高兴不高兴?”

     “当然高兴!”有什么能比看到儿子好转更高兴的事呢?多年以来五公子的身体就是她这做母亲的一块心病,只是,这真的算是有法力了吗?看来要跟花王商量一下了,最好去一趟九重天问问自己的母亲牡丹仙君。

     “母后,儿子想抓紧修炼,不想让别的事情耽误了,我能不能不去倚绫阁?落霞居住惯了,母后方才的话虽然儿子还没想明白,不过我确实不想跟蓝姬住到一个院子里。”

     看着顶着一张自己夫君脸面的儿子跟自己软磨硬泡的模样,花后突然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慨。

     花后觉得蓝姬委屈,可最终抵不过心疼五公子,而且感情的事最是说不清楚。看来要做个食而言肥的人了!遂唤进清浅去找蓝姬,五公子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反正幻化成花王的模样蓝姬也认不出来,没必要躲。

     蓝姬走后翻在软榻上的五公子变回自己的模样,一脸哀怨的趴在软榻上。

     “你不愿去倚绫阁,蓝姬并没有怨言,她想照顾你母后乐得相见。她也不过就是去落霞居几趟,你不待见少说话也就是了,何必做的那么绝情!别让母后为难。母后也不会插手逼你做不喜欢的事了,只是这件事便这样了吧!”花后也是想明白了,感情的事急不得,只是希望多几次见面的机会或许能有不一样的发展,这也是她同意蓝姬去落霞居照顾五公子的原因之一,总比以前见面都难要好吧。

     趴在软榻上的五公子也认清了现在的状况,看来是没有转还的余地了。其实从大婚到现在两个多月了,当初的那股子愤恨也在他这段时间的折腾中淡化了许多,有时候想想蓝姬也挺无辜的,大不了就当她如其他的宫娥一般对待好了。五公子从软榻上翻身下来,跟花后磨叽了一会儿,等到花王处理完政事回来才回了落霞居。

     到底是孩子心性啊!都大婚了也没长大。花后帮花王换下玉帝钦赐的王袍,相拥而坐将事情始末说完。花王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手指缠了花后一缕丝发,劝慰花后:“儿孙自有儿孙福,蓝姬是个好姑娘,等五儿懂得了一个人的好他会长大的。至于五儿会变化一事还需要观察,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有为夫呢!”

     花王的声音好听的像是天上的云一样柔软,花后闭着眼睛靠在花王的胸膛,花王双臂圈在花后的腰间,这样温情的一幕想必是五公子或是其他几个姐姐都没有见过的吧!此时没有花王也没有花后,有的只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这样安静的氛围此时却是比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更加难能可贵。

     “好!此生有你我真是幸运!”

     “我又何尝不是!只是我做的不够好,害了五儿,也伤了你!”花王像是想起了什么很久远的事情,用下巴蹭了蹭花后的额头,脸上一丝歉意转瞬又化成了柔情。

     “不许你如此想!我说过的,我不后悔,要是再有一次我还是会如此。”花后抬头自下而上望着花王的脸,花王低头在花后的额头印上一吻,将花后抱得更紧,二人默契的再也不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