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 省亲
    蓝姬嫁到玉锦宫已经两个月了,两个月来她只见过五公子两次,一次是父王拿出赤霞镜帮助玉锦宫修复黑锦石的时候,还有一次便是落霞居颓靡乱舞的时候,一次他是谦谦君子,一次他是浪荡公子。

     蓝姬游走在玉锦宫的集锦园,这里不愧是掌管人间花草的花王府邸,到处都能看到花团锦簇的艳丽,人间花开分四时,在这里却是能同时看见春天的兰草跟秋天的黄菊。集锦园中开的最多的当属牡丹,大朵大朵的或粉或白的牡丹装点的集锦园富丽堂皇,姚黄魏紫更是不乏其中。

     穿过一段游廊,蓝姬走进集锦园正厅,给花王花后行过礼便坐在旁边仙娥准备的藤椅上。

     五公子一身妖冶的红,长至腰际的微卷黑发随意的垂着,头上一条抹额,暗红色的织锦花纹正中镶嵌一枚鹅卵状的红宝石,系于脑后多余部分自然垂下,仿佛两条飘带。白净的面庞,一双狭长的双眼配上微微上扬的嘴角,手执一把玉壶,斜靠在一旁的软榻之上。

     在这集锦园,也只有这位五公子敢如此做派,谁让花王花后宠他呢!

     这是蓝姬婚后第三次见这位五公子,若非明日是父王的生辰,今日回栖霞谷,花后强绑了他来又把玉锦宫跟栖霞谷的厉害关系在他面前磨了半天,怕是还请不动这位爷。栖霞谷和玉锦宫的距离,驾云也就一炷香的功夫,贺寿的话一日时间足以。奈何五公子不能驾云,这才提前一天出发。

     花后拉着蓝姬的手叮嘱半天,把早早准备好的礼物命人抬上随行的马车,又差人把五公子专用的仙辗布置妥当,那厚厚的一层足足是牡丹仙君她老人家仙辗的两倍,牡丹仙君是花后的母亲,据说五公子这仙辗就是牡丹仙君专为五公子送来的。

     五公子由仙娥搀着踏上仙辗,花后还不忘在一旁吩咐,

     “当心点!”

     五公子可怜兮兮的回过头,

     “母后,五儿想您的牡丹露了,这一去恐要好几日喝不上了。”

     “母后给你备下了,就在仙辗的第三个暗格里,你要是想喝了,让蓝儿给你拿。”

     五公子不喜蓝姬,怕是整个玉锦宫都知道,蓝姬回门他称病没去。他不喜欢蓝姬,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蓝姬上赶着嫁给他,就连她们栖霞谷的赤霞镜都愿意拿出来无条件修复玉锦宫的黑锦石,不对,不是无条件,条件是自己必须娶她。自己冷落她两个月了,也就见她哭过一回,没跟她回门,她还帮着他在栖霞谷圆谎。要不是同去的玉书回报的,他都不会相信。

     花后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无非就是两个意思,一,你别想什么借口不去栖霞谷;二,蓝姬会跟你同乗一辗。

     “母后无须担心,我会照顾好夫君的。”

     蓝姬微福了身子,花后对这个儿媳满意的没话说,长得漂亮,不是俗气的艳丽,而是浑然天成的一股仙气儿,就连天宫的公主都不见得有这周身的气派,不愧是栖霞谷的蓝姬公主。早就听说栖霞谷丢了一位公主,几番周折才寻回,本以为在外养大的难免矫情,小家子气,要不是有求于栖霞谷也不会应了这门亲事。

     蓝姬嫁过来已经两月有余,自己儿子私底下的小动作做母亲的怎能不知道,天天跟一帮仙娥舞姬鬼混在一起,每日里落霞居都是丝竹声声,歌舞不断。

     有一次闹得厉害了,蓝姬红着眼跑出落霞居,五公子却命人拦了去路,硬逼着蓝姬站在堂下看他们嬉闹,事后,蓝姬两日没有出倚绫阁。

     后来蓝姬出了门,还是照常请安,还说自己受过司药仙君点拨可以给五公子配药露,这让花后彻底喜欢上了这个儿媳妇,如此美貌又如此气度的怕是配他们家五儿还降低了她的身份,希望五儿能惜福吧,也是从那时候起,五公子得了花后的敲打,稍稍收殓了点。

     看着五公子跟蓝姬上了同一辆仙辗,花后跟随行的侍女摆摆手示意她们到后面马车,不用随时伺候。看着众人离开花后才吐出一口气。

     仙辗由两匹天马拉着,玉书上了装有寿礼的马车,彩儿还有随行的其他侍女在另一辆马车,还有十几名栖霞谷的侍卫随行。

     天马风行,虽快却稳。

     五公子歪靠在仙辗里的软榻上,一条腿伸着,一条腿翘着,翘着的那条腿对着蓝姬晃了两晃,鞋尖蹭了蹭蓝姬的衣袖。

     “诶!诶!”

     “嗯?”

     蓝姬稍微向五公子那边偏了偏头,疑问的看着五公子。

     “我这软辗可没女子做过,这回看在母后的面上让你进来,我可不想到了栖霞谷被你们家人数落。”

     “噗!”蓝姬没想到他是说这个,没女人上过他的软辗,自己是第一个,还真是荣幸,蓝姬此时似乎是忘了五公子放浪形骸的样子了,突然觉得心里莫名的就一阵暖,她看着五公子的脸,还是歪着头的姿势,嘴角轻轻上扬,媚眼如丝,似是醉了酒的春风,吹的五公子心里一个激灵。

     “咳....咳....你....你....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本公子可不吃你这套。”

     “好!”蓝姬转回头不再看五公子,只是眼角的笑意更加妩媚。

     还真是个放浪的,要不是本公子定力够深,非沦陷了不可。五公子心里想着,挪了挪身子,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我要喝牡丹露。”

     蓝姬打开第三个暗格,取出里面的牡丹露,又从第一个暗格取出一只水晶杯,这水晶杯产自东海,牡丹仙君得了四只,竟给了五公子两只。倒了一杯递给五公子。

     “我手疼。”

     蓝姬向前挪了挪,递到五公子嘴边。

     “我又不想喝了。”

     蓝姬撤回双手,将水晶杯放在前面一张小几上,小几上有凹槽,放上去的杯子不会倒。

     “没意思!我睡会儿。”

     五公子从软榻上向下出溜了几下,合眼假寐,蓝姬一直是笑盈盈的,从榻边抖开一条光洁丝滑的薄毯,盖到五公子腰间,六月的天其实一点也不冷,如果稍微活动活动还会出汗,毯子很薄,不会热却也不会着凉就是了。

     花王本体是一株紫芍药,花后是一株白牡丹,四个公主也都是牡丹,只有这位五公子随了花王的仙根,据说还是一株红芍,那一身的红衣,无论春夏秋冬换多少件衣服,多少个款式,都是一个颜色。

     据说,这个五公子其实是个短命的,是牡丹仙君豁着老脸求了太上老君的仙丹,又请了南海观世音的玉净瓶才保了一条小命,每日服用的药露是司药仙君处所得。不知什么原因五公子无法修习法术,维持人形靠的是老君的仙丹,十年就得让老君割一次肉,那个疼啊。

     难怪出个门,花后如此谨慎。

     驾驶天马的都是玉锦宫的侍卫,车辗行驶比平时缓慢,主要是怕五公子受不了,毕竟五公子没有法力。等到了栖霞谷的入口,等在那里的蛱云早站的腿都麻了,好不容易看见打有玉锦宫标志的车辗,赶紧命人回去给父王母后报信。

     只见最前面的是一架仙辗,通身朱红,镶的宝石都是红宝石,不禁嘴一扯,自己这个姐夫还真是喜红色,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就这辗,姐姐出嫁都没用这么气派的辗轿,要不是知道姐姐已经嫁人,这次是回栖霞谷给父王祝寿,还以为姐姐要出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