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
        惟森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而苍白的脸庞。他眨了眨湛蓝的桃花眼,不确定地轻声叫道,“塞恩勒?”

         塞恩勒看着少年微微睁大眼睛的样子,那模样说不出的纯美可爱。他微笑起来,开口应着,“主人,是我。”

         惟森微微蹙起眉头,疑惑地问,“我现在……不是应该在岛屿上吗?”

         “是的。”似乎想到了什么,塞恩勒的眼底有些晦暗不明,看向少年的目光却依旧温柔和煦,“主人现在就在岛屿上。”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惟森想要撑着身体坐起来,发现自己完全使不上力气,心头不由地浮起不好的预感,“我记得……我并没有向家族求救……”

         塞恩勒瞬间明白了他的担忧,微笑着说,“主人放心,主人并没有向家族求救,更没有放弃城主的位置。”他顿了顿,笑容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但是,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主人现在已经死了。难道主人宁愿死亡也不愿意放弃城主的位置吗?”

         惟森沉默不语,男人眼底阴郁的戾气越来越浓重。他用指尖轻轻蹭着少年的唇,语气近乎呢喃,“主人怎么就这样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呢?”

         他看着少年因为他逾矩的动作而微微蹙起了眉头,忽然笑了,“主人,这里已经不是尼斯玛尔城了……”

         惟森看着男人意味不明的笑容,心中蓦地升腾起一股令人颤栗的寒意。他抿起唇瓣,微微睁大眼睛质问道,“塞恩勒,你想要说什么?”

         缇娜带着在树林里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返回山洞时,恰好听见少年用微微沙哑的嗓音质问出声。她想起男人看向她时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神,不由地担心少年会受到男人的伤害,赶忙快步走进山洞。

         “塞恩勒先生,我……我回来了。”

         缇娜强行压抑住心底的颤栗,看向已经清醒过来的少年。少年一张小脸微微泛着苍白,淡薄的唇紧紧抿起。

         “你醒了?”

         缇娜看见少年时,一双眼睛明显亮了许多,令少年身旁五官深邃而英俊的男人不由地微微阴郁了神情。

         惟森看着长相娇美俏丽的女孩,脑海中的记忆自然而然地浮现了出来,“缇娜?”

         “是的。是我,缇娜。”缇娜见少年认出了她来,顿时感到惊喜万分,笑容也更加甜美,又是感激又是羞愧地说,“非常感谢你之前的出手相助,同时也因为我的无知而连累了你……对此我感到万分愧疚。请你接受我的道歉,好吗?”

         惟森看着她羞红的脸颊和亮晶晶的双眼,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诚恳地请求他的原谅。惟森从来没有过朋友,更没有和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交往的经验,见状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脸上也微微泛起了红晕。

         塞恩勒原本就略微显得阴郁的神情渐渐有加剧的趋势,他纯黑色的眼瞳注视少年,看着少年强作镇定地朝女孩微笑点头。

         “没关系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那真是太好了!”缇娜欣喜地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能告诉我吗?”

         “惟森。”

         缇娜显然是个热情开朗的女孩,即使惟森从来没有和年纪相仿的女孩子打过交道,但和缇娜聊天他很快就忘记了局促和窘迫。他得知了缇娜和他同龄,并且是精神系的法师,只是法力有些低微。

         在异世大陆上,魔法总共分为六个系别:攻击系、防御系、空间系、预言系、治愈系、精神系。这六个系别并没有排名先后之分,而是各有所长。

         “你是攻击系的法师吧?”缇娜回想起少年凝结出冰刃救她的情景,“并且是冰属性?”

         其中六个系别里的攻击系和防御系又分为八个属性:金、木、水、火、土、风、雷、冰;而惟森正是一名攻击系冰属性法师。

         听见缇娜的疑问,惟森正想回答,一旁的塞恩勒忍无可忍地开口,“主人,你刚刚醒来,不适宜说太多的话。”

         少年闻言,果然微挑着一双桃花眼斜斜地朝他看过来。少年的长相本就完美无瑕,最为出挑的更是这一双湛蓝的桃花眼,懵懂纯真中带着通透的干净。

         见少年朝他看来,塞恩勒眼底的阴郁总算稍微褪去了些许。他无法忍受他的主人注视着的人不是他,也无法忍受他的主人与别人侃侃而谈,更无法忍受他的主人对别人露出纯美可爱的笑容。这是他的主人,他的主人只能注视着他,只能和他说话,只能朝他绽放笑容。

         缇娜这才后知后觉地记起少年身旁还待着那名令人不寒而栗的男人,她听见男人对少年的称呼,明显诧异极了,“你……塞恩勒先生……主人?”

         塞恩勒看了一眼满目震惊的女孩,没有说话,自顾自地扶起一直躺在石床上的少年。石床显然是天然形成的,此时铺上了柔软纯黑的绒毯子,让惟森躺在上面一点儿也不觉得疼痛难受。

         惟森知道塞恩勒是空间系的法师,虽然法力并不高强,但是却有随身携带的空间。想必铺在石床上的这条绒毯子就是塞恩勒从空间里拿出来的。

         惟森浑身乏力,塞恩勒将他扶起来后,理所当然地将他搂在怀中,好让他能够借力坐着。

         “主人饿了么?”

         惟森原本还没什么感觉,听他这么一问,顿时感觉饥肠辘辘,于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缇娜正想将手中的食物送给少年充饥,却看见男人凭空取出了一盒包装精致的牛奶,用洁白的瓷杯盛了小半杯递到少年唇边,声音和笑容一样温柔暖心,“主人先喝些东西。”

         少年明显很喜欢喝牛奶,一直眼馋地看着男人的动作,见他将小半杯牛奶递到自己唇边,也不矫情,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完以后忍不住问道,“只能喝这么一点儿吗?”

         “吃了东西再继续喝。”男人用指尖轻轻拭去少年唇边残留的奶渍,温柔地微笑,“主人想要吃什么?”

         一说到吃,少年吃货的本质霎时纤毫毕现,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唔……我要吃香香甜甜的蛋糕,还有……”

         缇娜看着精致的少年依偎在男人怀中,眉眼弯弯地说出自己想要吃的东西。男人明显很宠溺纵容少年,对少年千依百顺之余,甚至将少年想要吃的东西亲自喂到他口中。

         惟森如愿吃到了香软甜腻的蛋糕,微微弯起眼睛,神情明显享受极了,以至于把还站在他身旁的女孩都给遗忘了。

         缇娜的眼神有些黯淡。塞恩勒看着怀里专注于吃东西的少年,温柔地微笑着。

         **

         惟森在山洞里待了三天。

         这三天他过得很无忧无虑,不用担心没有好吃的东西,也没有任何危险朝他靠近。前者当然是因为有塞恩勒在他身边,而后者……他并不知道也是因为塞恩勒在他身边。

         作为仆人,塞恩勒这三天把自己的主人照顾得无微不至,并为主人除去一切靠近的危险。对此塞恩勒毫无怨言,并表示照顾、保护主人一辈子也不嫌麻烦。

         令塞恩勒唯一觉得不满的是,这三天缇娜一直没有离开山洞,还对他的主人各种殷勤备至、各种温柔靠近,明显是喜欢上了他的主人,并且——在觊觎他的主人。

         碍于他的主人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塞恩勒没有擅自除去这个甜美可爱的女孩。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孩死了以后他不好对主人解释,这个女孩早就死在他蠢蠢欲动的手上了。

         这一天,缇娜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离开了山洞,惟森捧着一杯盛得满满的牛奶津津有味地喝着,不时伸出殷红的舌尖舔一舔沾在唇上的奶汁。

         塞恩勒习惯性地压抑住身体上的蠢蠢欲动,看着少年意犹未尽地喝完一杯牛奶,这才开口说道,“主人现在已经可以行动自如,我们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惟森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这个山洞虽然很安全也很舒适,但是主人应该没有忘记来到这个岛屿的初衷吧?主人想要成为尼斯玛尔城的城主,必须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

         “杀掉雷诺和布鲁。”塞恩勒看着懵懂无辜的少年,一字一顿地说,“这样,主人就是尼斯玛尔城的城主了,并且将会是毫无争议的城主。”

         “不……”

         “主人先听我说。”男人漆黑的眼瞳里映出了少年微微苍白的脸蛋,“主人,最好的办法不是在岛屿上撑得最久,而是将其他竞争者一一除掉。在这个危险重重的岛屿上,主人最耗不起的,就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