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
        缇娜回到山洞时,发现男人与少年已经离开了。想到以后或许不能再见到那名美丽的少年,缇娜心中莫名地涌起一阵惶恐不安。

         此时此刻,惟森和塞恩勒正行走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准备穿过这片一望无际的森林。惟森自幼在尼斯玛尔城长大,来到这种弯弯绕绕的地方就是路痴一只,于是找路离开这种事理所当然落到了塞恩勒身上。

         在危机重重的树林里,他们一路上居然没遇上半点儿危险,这让惟森感觉很惊奇。但是他也懒得多加揣度,每天在树林里赶路对他来说已经很累了,他并不想在这种没有答案的事情上浪费精力。

         毕竟惟森的魔法修为并不算高强,否则也不会从小到大一直被两位兄长欺辱嘲讽。他想要坐上城主的位置,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是渴望拥有实力的一种表现。

         “塞恩勒,你还没跟我说你怎么会来到这个岛屿上呢。”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惟森席地而坐,随口问了一句。

         塞恩勒不留痕迹地解决了潜伏在主人身边的种种危险后,站在主人身旁,温柔地为主人递上了食物。

         “主人过一段时间就会知道了。”

         惟森果然没有再问,而是专注地对付面前的食物。

         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塞恩勒,你说我们这样不辞而别真的好吗?我是不是应该先跟缇娜告别再离开的?”

         他从来没有交过朋友,所以也不知道跟朋友来往应该怎么做、需要注意些什么。

         塞恩勒看着少年忐忑不安的样子,眼神微微阴郁了一瞬。这是第一次,他的主人在吃东西时分心,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孩。

         “主人不必感到不安,她看见我们已经离开山洞,会明白的。”

         惟森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继续专注于吃东西,并没有留意到男人因为动了杀心而蠢蠢欲动的五指。

         两人用了整整五天的时间才成功离开这一片森林,得以重见天日的惟森微微眯起了桃花眼,看向天空时露出了五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塞恩勒看着少年弯眸而笑的样子,暗暗压抑住体内的躁动。他将黑卷的长发撩到后面,学着少年的样子仰脸看天,微笑道,“主人,前面有一个村庄,我们过去看看吧。”

         “嗯。”

         惟森径直朝村庄走去,塞恩勒跟在他的身侧。两人之间的距离不长不短,少年有着精灵般空灵干净的美貌与气质,男人则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少年,徐徐吹来的微风撩起男人长长的黑色卷发,发丝贴在他肤色苍白的脸颊上,为男人略显病态的容貌增添了一抹奇异的妖冶。

         惟森忽然停下了脚步,迎着扑面而来的轻风皱了皱精致的鼻子,迟疑地看向身旁的男人,开口说道,“塞恩勒,我似乎闻到了微风中带着一股鲜血的腥气。”

         塞恩勒回过神来,移开黏在少年身上的视线,望向微风吹来的方向,“主人,我也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过去看看。”

         少年话音刚落就朝着男人所望的方向走去。塞恩勒见状只是无奈而纵容地笑了笑,跟了上去。

         他的主人总是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俨然不知道何为“好奇害死猫”。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的主人喜欢就好。因为无论如何,只要有他在,就不会允许他的主人受到任何伤害。

         惟森顺着微风吹来的方向找到了这股血腥气的源头。一只野兽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惟森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体型庞大怪异、形态奇特狰狞的野兽,然而此时更吸引他的,是一支外形修长、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的冰箭。

         这支冰箭狠狠地贯穿了野兽的整个身躯,汩汩鲜血从伤口处渗出来,染湿了地面上翠绿鲜嫩的芳草。

         “主人,有人在向这边靠近。”塞恩勒站在惟森身后,两人之间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足够塞恩勒随时保证惟森的安全。

         惟森也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他抬头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正好对上了来者的眼睛。

         那是一双蔚蓝色的眼睛,而眼睛的主人有着陶瓷般光滑洁白的肌肤、美丽动人的脸蛋,和惟森竟然有三四分相似。

         “布鲁?”

         面前的人就是他的第二位哥哥,布鲁。布鲁从小到大欺负羞辱惟森的次数可不比他的长兄雷诺要少,所以惟森对他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惟森?”

         布鲁也很惊讶,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他亲爱的弟弟。不过这样正好不是吗?他先把惟森给杀了,然后再去寻找雷诺。只要雷诺和惟森都死了,那他就是唯一的城主继承人,城主的位置非他莫属。

         这么想着,布鲁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他这个可爱的弟弟从来就没有什么魔法天赋,法力可比他要低弱许多。他要杀死惟森虽然要费些力气,但是……

         “布鲁,你怎么了?”

         听见身后同伴的呼喊,布鲁阴测测地一笑。但是,他可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他的同伴们。他们一群人联手要杀死惟森,还不是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布鲁正处于极度的兴奋当中,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惟森也不是一个人,他身后还站着塞恩勒。不过即使布鲁注意到了,他也并不会在意。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塞恩勒只是一名空间系法师,不具备任何攻击力与威胁性。

         布鲁的同伴见布鲁站在那里没有回应他们,都疑惑地走了过来。这些同伴是布鲁在岛屿上认识的,他们住在同一个村庄里,现在布鲁已经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惟森感受到了布鲁身上明显的杀意,少年微微抿起唇,脸色有些苍白。果然塞恩勒是对的,即使他出于善良并不愿意主动去杀死雷诺与布鲁,可雷诺和布鲁却不是这么想的。只要他们遇见了他,就肯定不会放过他。

         塞恩勒感受到少年的身体有轻微的颤抖,上前一步,在少年耳畔低声说道,“主人放心,有我在,主人不会有事的。”

         与此同时,布鲁的同伴们看见惟森与塞恩勒,又见布鲁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不禁疑惑地问道,“布鲁,他们是谁?”

         布鲁这才注意到了塞恩勒的存在,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塞恩勒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回答得没有丝毫迟疑,“他们是我的仇人。同伴们,你们愿意为我报仇吗?”

         “我们当然愿意。”站在最前面的同伴不假思索地回答说,然后禁不住疑惑地问,“但是,布鲁,他们究竟犯下了什么样的罪孽?以至于让你这么憎恨他们。”

         “同伴们,我知道你们都很困惑,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时间对你们解释这么多了。如果你们愿意和我一起杀死他们,那么我布鲁报仇以后一定会跟你们解释清楚。”

         同伴们对视了一眼,纷纷对布鲁表示信任。

         “布鲁,我们替你报仇。你就看着我们帮你把他们杀死吧!”

         他们将黑发黑瞳的男人和银发蓝眼的少年包围起来,一阵猛烈而凌厉的大风刮过,掠过男人和少年的肌肤时幻化成锋利的风刃,夹杂着冷厉的冰锥和尖锐的钢针,密密麻麻的攻击可以令那名英俊的男人和精致的少年瞬间死无全尸。

         塞恩勒漆黑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阴沉,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攻击伤害到他的主人之前使用了精神系魔法。男人用精神力量将他和少年包裹得密不透风。当这一波攻击消失殆尽的时候,他们站的地方已经变得灰尘滚滚、满目疮痍。

         布鲁看着面前尘土飞扬的一幕,不禁眯起蔚蓝色的眼睛得意地笑了。他不相信在他这些同伴这么强大的攻势之下惟森还能有命活下去。他实在是太聪明了,不费吹灰之力就除掉了一名对手。

         布鲁的同伴们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防备。然而当弥漫的尘土渐渐消散以后,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露出来的那两个身影明显毫发无损!

         出乎意料的人包括“被保护”的惟森,他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又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脸,非常震惊。

         “怎么会……”

         比惟森更震惊的人还有布鲁和他的同伴们。布鲁当即失声叫道,“这怎么可能?惟森,你怎么可能还没死?”

         塞恩勒收回覆盖的精神力量,听见布鲁一番失态的质问,不禁微微眯起眼睛朝他看过去。

         既然布鲁这么想让他的主人死去,那么……他也不用活了。

         “啊——”

         紫金色的雷电刹那间撕裂了刚刚恢复平静的虚空,在惟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细小的电流已经将布鲁和他的同伴们密不透风地缠绕起来,织成一张绚丽而巨大的电网。他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就被交错缠绕的电流绞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