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2
        惟森走出尼斯玛尔城没多远,就感觉到一阵狂风朝他袭来。他还没来得及用魔法抵挡这阵狂风,就已经整个人被硬生生地掀翻在地。

         好、好痛——qaq

         空气中一片沙尘弥漫,让惟森根本睁不开眼睛。他在狂风中无法抵抗地翻滚了几圈,然后就感觉到风声渐渐小了下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正用空间魔法将自己隐藏起来,他看着那名银发少年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原本精致华美的魔法袍已经变得凌乱破旧,使那名银发少年看起来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塔诺斯碧绿色的眼瞳里有疑惑的光芒一闪而逝,他对自己这次试探的结果感到非常难以置信——能成为异世大陆“第三城”——尼斯玛尔城未来城主的人,居然会这么弱?

         但无论如何,最终塔诺斯还是现出身形。他走到银发少年面前,扬起一个真诚友好的笑容,“看起来你应该需要帮助。”

         惟森抬起因为沾满尘土而显得有些灰扑扑的脸蛋儿,然后愣了愣。站在他面前的人拥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英俊完美的脸庞上挂着诚挚友善的笑容,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你好,我叫做塔诺斯。”

         惟森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体,他伸手撩开垂落在眼前的发丝,露出那双冰蓝色的桃花眼,“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是……‘帮助’就不必了。”

         塔诺斯怔了怔,不知道是因为银发少年那番拒绝的话语,还是因为看见了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睛。塔诺斯更加迷惑了,拥有着这么一双眼睛的少年居然会是尼斯玛尔城未来的最高掌权者,让他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塔诺斯还没有回过神来,银发少年已经主动错开视线,与他擦肩而过。塔诺斯伸手拦住银发少年,唇边挑起一缕微笑,“相信我,你会需要我的帮助的,惟森。”

         “你知道我的名字?”惟森惊讶地看向他。

         “当然。”塔诺斯盯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我还知道你的全名是惟森·太希特,是‘第三城’尼斯玛尔城未来的城主大人。”

         “现在你受了很重的伤呢……”塔诺斯走近银发少年,将自己的五指覆在了少年的胸口上,“我懂得一些治愈系的魔法哦……”

         惟森微微蹙起眉头,侧过身体躲开了那只贴近他的手。他有些戒备地看着塔诺斯,虽然他的心思简单干净,但是面对这么一个来历不明、并且知道许多关于他的事情的人,惟森很难做到半点儿都不防备对方。

         “你真的不打算接受我的帮助吗?”

         塔诺斯看着自己被银发少年躲开的五指,很是无害地眨了眨眼睛,笑容依然灿烂夺目,“惟森啊……”

         他忽然动作迅速地凑近少年,伸手揽住少年的肩头,俯身在少年耳畔轻笑低语,“你先看看那边好不好?”

         惟森在他故意的“引导”下不得不转过身向前看去,他蹙起眉头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却在下一刻愣住了。

         因为……他看见了不远处那名苍白而俊美的男人。

         男人的长发是纯黑色的,眼瞳是纯黑色的,身上穿着的魔法袍也是纯黑色的;但是他的肤色却是一种与之对比非常鲜明的病态苍白,甚至连同唇瓣的色泽也非常浅淡,那种微微呈现出透明的肤色甚至让人能看见男人肌肤下那些淡青色的筋脉。

         纯净到了极致的黑色与白色相互映衬,偏偏一点儿都不会使人感到违和,反而透着一股奇异的妖冶与艳丽。塔诺斯扬唇轻笑了起来,跟“他”长得可真像啊——卡兰家族的人果然都是这样的吧?鲜艳美丽到了极点,也淡薄冷情到了极点。

         “……塞恩勒?”

         塔诺斯听见那名被他揽住肩头的银发少年低声念出了这个名字。不远处俊美而妖冶的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漆黑深邃的眼瞳上映出了少年狼狈不堪的身影。

         男人朝少年温柔地微笑,“宝贝儿,过来。”

         惟森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去,塔诺斯制止了少年的动作,轻笑低语,“没有用的,惟森,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到底有多么强大。”他顿了顿,笑容更加璀璨夺目,“所以,你仍然确定不需要我的帮助吗?”

         “……帮、助?”惟森喃喃重复着这两个字眼儿,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男人,又抬头看向身边的塔诺斯,“你能帮助我、逃离塞恩勒?”

         “当然可以。”塔诺斯灿烂地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几分银发少年还听不懂的意味深长,“——只要,你愿意的话。”

         **

         这些日子,络络非常有幸地在三次元世界里目睹了主角攻的黑化过程——

         络络知道以现在的剧情进度来看,主角攻肯定已经遇到了一位boss——塔诺斯。在*漫画里,塔诺斯有着一头漂亮而耀眼的金发,一双碧绿色的眼睛,五官完美无瑕,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位人生赢家。

         而更重要的是,这位堪称人生赢家的boss大人有着不逊色于主角攻的法(外)术(挂)——不用怀疑,塔诺斯也是三系魔法师:攻击系、空间系、治愈系;并且攻击系拥有风、火双属性。

         在那部*漫画里,主角攻和这位boss大人掐上的原因非常简单粗暴——这位boss大人就在主角攻的面前、用空间系魔法帮助主角受逃离主角攻。

         而在络络现在所在的三次元世界里,塞恩勒和塔诺斯掐上的原因也同样是这个。络络很快就惊悚地发现,主角攻的黑化程度果然又“更上一层楼”了。

         然后络络还发现,主角攻在她面前开始懒得遮掩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泛着银黑色光泽的半透明水晶球上渐渐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塞恩勒,脸上露出了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我最亲爱的弟弟塞恩勒,你忽然之间联系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男人漫不经心地开口,他随手将散落在自己脸颊旁的长发拨到肩后,病态而俊美的脸庞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我只是想告诉你,尼斯玛尔城我不要了,如果你喜欢的话——那就拿去好了。”

         那个人显然有些惊讶,然后他笑得更加温煦柔和了,带着几分充满了恶趣味的促狭,“哟,不如让我来猜一猜我最亲爱的弟弟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改变主意吧?以前你可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将尼斯玛尔城让给我的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要尼斯玛尔城了——对吧,赛斯尔?”塞恩勒面无表情地打断自家兄长揶揄的话语,微微眯起了漆黑的眼睛。

         ——以前他不愿意退让,是因为他的主人;但是现在……既然尼斯玛尔城都已经被他的主人抛弃了,那他为什么不能也选择“抛弃”呢?

         “我可没那么说过哦……”赛斯尔满脸无辜地摊了摊手,然后温柔一笑,“既然我最亲爱的弟弟这么孝顺哥哥,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可以不接受弟弟的好意呢?”

         “……咦?”赛斯尔忽然惊奇地叫了一声,因为他隐约看见了自己亲爱的弟弟身后不远处似乎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儿,“塞恩勒,那位美丽的姑娘是谁?你居然当着那位姑娘的面跟我联系呢……”他的语气逐渐变得暧昧难明,“亲爱的弟弟,你跟那位姑娘一定关系匪浅吧?”

         美丽的姑娘络络:“……”求闭嘴!劳资还没活够啊——qaq

         塞恩勒毫不犹豫地掐断了覆盖在水晶球上的魔法,水晶球上的画面微微浮动了一下,紧接着消失不见。于是络络所看见的又重新是那只银黑色的、半透明的、再普通不过的、水晶球。

         塞恩勒将水晶球收回随身空间里,他看向身后的女孩儿,眯眼端详着女孩儿的神情,“你看起来一点儿也不诧异。”

         络络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赶紧露出一个笑容,“塞恩勒先生的魔法如此强大,我早就猜想塞恩勒先生的真实身份肯定不简单。所以现在知道了原来塞恩勒先生就是赛斯尔大人的孪生弟弟,我也不会感到太诧异。”

         异世大陆恐怕不会有人不知道赛斯尔·卡兰是谁。卡兰家族是异世大陆“第一城”——奥尔城的最高掌权家族,而赛斯尔则是奥尔城的最高掌权者——城主大人。

         “你很聪明呢,预言者。”男人残忍而冰冷地微笑起来,“不过,如果三天之内我找不回我的宝贝儿,那么——你仍然逃脱不了‘没有用的东西’的命运。”

         络络不着痕迹地在衣袖上蹭去手心的冷汗,然后扬了扬唇角,努力维持着得体而自信的笑容。

         .

         ——“既然是没有用的东西,不如——”

         ——“塞恩勒先生!不要急着将我杀掉,或许、或许我对你还有其他的利用价值呢?”

         ——“比如呢?”

         ——“比如、比如……比如、我是一名预言系法师,我懂得一些预言系魔法。”

         ——“你的意思是——你能预言到宝贝儿现在去哪儿了?”

         ——“不,这个我并不能做到。但是我能预言出——三天之内,塞恩勒先生肯定能找到惟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