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6
        惟森被捉起来后,那名炮灰队员强行给他灌下了一些银白色的液体,然后得意洋洋地对他介绍道,“看见那一片银白色的花海了吗?那些小小的花朵儿叫做银月花,这些汁液就是从银月花中提取出来的。”

         惟森剧烈地喘息着,有银白色的汁液顺着少年的嘴角流淌出来,使他纯美的容貌看起来多了一种别样的风情。

         络络在一旁捂着鼻子默默地观赏着这赏心悦目的一幕,她一点儿也不担心主角受会被主角攻以外的人染指,所以现在她只要全心全意地欣赏主角受的美貌就好。

         络络算了一下时间,主角攻还有好一会儿才能找到主角受。而在原剧情里,米萝并不知道银月花的汁液有什么作用,她只是纯粹因为不忍心看到主角受被同伴糟蹋,所以趁着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偷偷带着主角受逃走。谁知道半路上居然遇见了主角攻,而更要命的是在他们遇上主角攻的时候,他们终于知道了银月花的汁液到底有什么作用。

         简单来说,银月花的汁液就相当于一种烈性催.情药,但它却又比烈性催.情药还要厉害,因为这种汁液只要服食一次,就会终生成瘾。

         所以当主角受和炮灰米萝遇上主角攻时,主角受已经差不多失去意识了,还因为身中伪催.情药而拉着米萝想要和她啪啪啪。主角攻在主角受主动离开他的时候就隐隐有了要黑化的迹象,出来寻找主角受居然见到这番场景……于是主角攻就这样完成了他的黑化大业。

         现在络络等的就是那个“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果然过了没多久,一只体型庞大外形怪异的野兽来袭击生存小队,所有队员不得不前去支援,原地只剩下主角受和队长的亲妹妹米萝。

         米萝会被留下来完全是因为她的魔法力是整个生存小队里最低弱的,但是她却有一个好哥哥,队长辛迪很疼爱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也因为米萝是队长的亲妹妹,其他队员平时才不敢对米萝这个生存小队里的“累赘”有所非议。

         络络看着不远处被捆绑起来的主角受,赶紧压抑住心底的澎湃激动,挪过去跟他搭话,“喂……那个,你叫惟森对吗?”

         主角受看了她一眼,索性闭上眼睛,明显是一副懒得跟她说话的样子。

         络络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主角受的容貌,几乎要鼻血如泉涌了!作者给主角受开的外挂也太人神共愤了,主角受这张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儿真的完全没有瑕疵真的完全看不到毛孔!

         尤其是主角受微斜着桃花眼朝她看过来时,络络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在“扑通扑通”直跳!卧槽这个世界怎么可以有这么呆萌这么可爱的男孩纸qaq!让她觉得自己作为一名gay都可以被主角受给掰直了!

         络络死死忍住想要伸手去碰一碰主角受那长长的卷翘的睫毛的冲动,她可没敢忘记主角攻突破天际的占有欲,要是主角攻知道她碰过主角受……络络觉得自己可以提前在这个世界写下“到此一游”的纪(遗)念(嘱)了。

         络络拿出自己最温柔最甜美的声音,轻声说道,“惟森,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主角受没有理会她,显然是不准备相信她这个“和雷诺在一起”的人。络络没有气馁,而是再接再厉地说,“惟森,我可以放你离开,但是你现在喝下了银月花的汁液……”

         惟森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朝她看去,疑惑地问,“银月花的汁液……到底有什么用处?”

         被主角受用茫然的目光注视着的络络赶紧捂住自己的小心脏,艰难地开口解释道,“银月花的汁液相当于烈性催.情药……反正就是能让人不受控制地发情。”她盯着主角受的双眼,“惟森,你能听懂吗?”

         少年果然脸色发白,他点了点头,“嗯,我听得懂。你是担心我会在半路上发情对吗?”

         络络在心底默默地为主角受的智商点赞,继续“委婉”地说道,“惟森,虽然你很美丽,而我也很喜欢你。但是如果你在半路上发情,我想我并不能帮你解决。”其实她是很愿意的好吗!但是主角受你的官配是主角攻啊!要是让主角攻知道她一个炮灰有染指主角受的心思,那她就真的成为一位“会被主角攻炮灰掉”的炮灰了!

         所以在这个*世界里她还是安安分分地做一个gay比较实在……对吧?

         “你刚刚说,你很喜欢他?”

         一抹黑色的残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虚空中,渐渐清晰成了一具有血有肉的实体。络络仰头望着面前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他的美貌,就先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qaq

         男人有着俊美至极的五官,略显病态苍白的肌肤,黑而卷的长发,漆黑深邃的眼睛,色泽淡薄的唇瓣……

         卧槽!这么明显的外貌特征,谁会不知道他就是主角攻啊!qaq

         络络颤颤巍巍地给这个世界跪了。为什么主角攻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她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好吗!而且她那个“改变自己炮灰命运”的计划也还没有开始实现呢!还有……还有她刚刚说了什么?她好像说了……她喜欢主角受?

         她这是即将要被主角攻炮灰掉的节奏吗?果然炮灰的命运是不可逆转的吗?qaq

         惟森看见凭空出现的男人,不禁蹙起眉头,“塞恩勒?”

         “是我,主人。”塞恩勒亲手解开了紧紧束缚住少年的绳索,看见粗糙的绳索将少年细嫩的肌肤勒出了青紫的痕迹,男人的眼底顿时一片晦暗不明。

         络络察觉男人冰冷锐利的目光朝她看过来,赶紧结结巴巴地为自己澄清道,“不是我……”

         “塞恩勒,我被捉确实与她无关。”惟森见女孩儿脸色发白,有些于心不忍,“她只是……”

         “主人喜欢她?”塞恩勒看着少年的脸,声音很温柔很好听,却带着某种近乎残酷的味道,“主人不能喜欢她。”

         “塞恩勒……”

         “因为我喜欢主人,所以主人只能是我的。”男人低头亲吻少年的唇,不容置疑的语气宛如宣判。

         惟森受惊地睁大了眼睛,第一反应就是狠狠地推开男人,然后站起来,“塞恩勒,我是男人!”

         塞恩勒笑了,也跟着站起来,“我知道,我也从来没有将主人当成是女人。但我就是喜欢主人,这与性别无关。”

         他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可他就是喜欢少年,喜欢他的主人。

         “那么,主人,你喜欢我吗?”

         “塞恩勒,我是男人!”银发蓝眼的少年一字一句地重复着,模样认真郑重,宛如宣布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我是男人,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男人?”

         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睛里温柔的笑意渐渐湮灭,剩余的是一片晦暗不明。

         “如果主人只是不喜欢男人的话,没关系,我会让主人慢慢喜欢上我的。”

         **

         络络看着剧情宛如“脱肛的草泥马”一样神展开着,欲哭无泪。

         明明在*漫画的原剧情里,主角攻黑化以后炮灰掉了米萝,并且一举吃掉了主角受,再带着主角受回来寻找雷诺所在的生存小队报仇。然而现实中——

         塞恩勒并没有杀掉络络,而是利用来袭的野兽让整组生存小队直接团灭,然后再回过头来问络络,“你喜欢他?”

         络络都要哭了,她当然知道主角攻嘴里的这个“他”是指主角受。络络只能颤颤巍巍地回答,“我……我不喜欢男人啊!我刚刚说的‘喜欢’纯粹只是‘欣赏’的意思……其实我是个gay啦!我……我只喜欢女人……”

         男人现在正抱着他的主人,轻柔地为他心爱的少年整理着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少年此时已经昏睡过去——这当然不是正常的“睡”,而是不正常的“昏”。还是络络亲眼看着这个男人用精神系魔法将少年催眠、让少年进入强制性的休眠状态的。

         听见女孩儿的最后一句话,男人才抬起头来,漆黑的眼睛微微眯起,“你说,你不喜欢男人,只喜欢女人?”

         “是、是的……”

         “为什么?”男人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络络顿时忘记了害怕,她抬起头来看着英俊非凡的男人,眼睛睁得大大的,“塞恩勒先生,你不是也喜欢同性吗?为什么还要问我原因?”

         “不。我不喜欢同性,也不喜欢异性。我只喜欢他。”男人温柔地微笑,与女孩儿对视,“所以我跟你不一样。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喜欢同性?”

         女孩眨巴着眼睛,像是认真思考了片刻,然后给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答案。

         “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