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8
        惟森醒来后看着自己满身凄惨的痕迹,起初有些茫然。在看见塞恩勒的时候,昨天晚上欢爱的记忆断断续续地在脑海中苏醒,令他觉得羞耻的同时不禁有些惊恐。

         满身的痕迹和隐隐胀痛的后.穴都在毫不留情地提醒着惟森,此时此刻的他,是多么肮脏。

         “脏……”

         塞恩勒仿佛无法忍受少年的躲闪,他强硬地将少年搂进怀里,亲吻着少年的耳垂,“宝贝儿觉得哪里脏了?”

         少年的身体明显颤了颤,他瑟缩了一下,“脏……”

         塞恩勒看着少年充满恐慌的桃花眼,漆黑的眼睛里有偏执与疯狂一闪而逝,“主人不准害怕我,也不许躲开我。”

         惟森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塞恩勒,你明知道我会怨恨你,昨天晚上你不应该这样做的……我宁愿死去,也不愿意用这副肮脏的身躯苟延残喘。”

         塞恩勒眼瞳微缩,“主人,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宁愿你永远怨恨我,也不愿意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

         “所以现在的我非常怨恨你,塞恩勒。但是你知道吗?其实我更怨恨的是我自己……”惟森闭上双眼,卷翘的长睫毛上已经沾满了泪珠,“塞恩勒,如果你有当过我是你的主人的话,那么我求你……”

         “——杀了我吧……”

         塞恩勒的目光渐渐变得幽邃而深沉,他伸手轻轻拨弄着少年的睫毛,低头吻去上面的泪珠,“主人不是想要当尼斯玛尔城的城主吗?主人来到这里九死一生也要完成的目标,就这样准备放弃了吗?”

         惟森沉默了很久,久到连塞恩勒都以为他已经动摇了“死”的决心。他知道他的主人一向是不羁而骄傲的,所以不愿意雌伏在他的身下在他意料之中。但是他也知道他的主人比任何人都渴望变得强大无畏,最好是到那种所向无敌的地步,因为他的主人被欺辱被嘲讽的次数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哪怕他的主人从未屈服过。

         而这也正是塞恩勒那么喜欢惟森的原因之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特别的孩子——哪怕你将他的身体狠狠地踩进卑微的尘埃里,但是他的内心依然因为不屈而高贵。

         这也令人……更想狠狠地欺负他。

         但是每个人都有脆弱柔软的地方,所以当少年睁开眼睛的时候,塞恩勒就知道他错了。他原本以为他的主人这次也会像往常每一回被欺辱过后一样,美丽的眼睛里闪烁着不甘与执拗的神采。然而少年此刻那双总是流光溢彩的桃花眼却是显得那么黯淡无光,令人看不到任何生机。

         他……触碰到了少年那个最脆弱的地方,所以他现在从少年的眼中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一种名为“生无所恋”的神采。

         这也令塞恩勒有些不满,他的主人到底是有多难以接受和他在一起才以至于现在觉得生无可恋?

         “塞恩勒,你认为城主这个位置……有意义吗?”

         少年明明是一副心如死灰的表情,语气却格外认真,“其实我一直都不是那么野心勃勃的人,只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你没能站在高处享受胜利,就得匍匐在地上承受灾难……我只是不想一直任人蹂.躏……”

         “可是现在……原来是你想要毁掉我,也是你想要蹂.躏我……塞恩勒,你很强大,我知道我完全没有能力与你对抗,所以……我只能企盼解脱。”

         “解脱的方式就只能是死亡吗?”塞恩勒专注地盯着少年来看,见少年只是睁大眼睛目光空茫而不再说话,男人微笑起来,“但是很可惜呢,宝贝儿,我从来都没有将你当作是我的主人,所以我不会帮你解脱。”

         ——“塞恩勒,如果你有当过我是你的主人的话,那么我求你——杀了我吧……”

         ——那么,如果他从来没有将少年当作是他的主人呢?对他而言,少年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宝贝啊!他又怎么舍得亲手将自己的宝贝毁掉呢?

         **

         塞恩勒帮惟森将身体清洗干净后,又离开了山洞一趟。

         络络知道,主角攻这一趟是专门去采摘银月花。现在主角攻已经知道银月花一旦服食是会成瘾的,所以主角攻打算收集一些银月花存放在随身空间里,离开岛屿以后好让人研究一下这种“瘾”到底有没有办法戒掉。

         络络看着主角攻离去后,开始尝试能不能进入山洞里面。她记得在*漫画的原剧情里,马上就要有主角受自杀的桥段了,络络并没有打算改变漫画的原剧情,她只是想进去小小地围观一番……

         然后络络惊奇地发现,她成功地走进山洞了,主角攻没有特意设下防备她进入山洞的魔法阵。这个认知让络络感到一阵激情澎湃,主角攻这是把她列入“可以信任”的白名单里了?

         但是络络心底的激动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看见主角受呆呆地坐在石床上。主角受到底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虽然这种年纪在异世大陆已经成年了,可实际上主角受比络络还要小一岁,完全是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络络看着主角受万念俱灰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些心疼。她知道主角受其实是个性取向非常正常的男孩子,只不过在后期被主角攻给掰弯了。络络尝试着将心比心,她作为一个gay如果有一天被一位汉子给压倒了……

         络络觉得……她会将那名不知死活的汉子当场给剁了!

         “惟森,你还好吗?”络络走过去,在距离主角受不远不近的地方站着,真心实意地关心道。

         惟森茫然地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女孩儿,好一会儿才辨认出来,“你是……米萝?”

         在那一瞬间,络络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已经不仅仅是她喜欢的*漫画里的主角受了,而是一名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令她感到心疼的少年。虽然主角受喊出的并不是她的名字,但是络络……络络还是觉得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原来这种被自家本命记住的感觉是这么棒的啊!

         自从穿越到这里后,络络一直想的都是“如何改变自己炮灰的命运”;后来阴差阳错之下主角攻留下了她的性命,络络心里想的东西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一定要待在主角攻和主角受身边观赏三次元里的剧情发展”。

         然而现在络络发现她做不到冷眼旁观。这部*漫画最大的卖点就是“虐恋情深”,络络当初就是因为喜欢“虐恋情深的故事”才会去看这部*漫画,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沉迷沦陷了进去。

         可是二次元和三次元到底是不同的,因为二次元是络络无法触及的世界,而三次元却是络络所在的、真真实实的世界。所以在这个三次元的世界里,络络觉得自己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活生生的少年被虐得千疮百孔、遍体鳞伤,她一点儿都不想看到那些虐身虐心的情节在她面前、按照她所知道的方式、在她所知道的时间里——逐一上演。

         什么“虐恋情深”、什么“无虐不欢”、什么“苦尽甘来”……通通都滚一边儿去吧!为了这个在三次元里会令她感到心疼的少年惟森,也为了她在二次元里的男神主角受,她一定要改写某些“无虐不欢”的剧情!

         ——尤其,是二次元漫画里那个将她足足虐了好几个月、让她一度哭得死去活来的be(d)!

         络络深藏在骨子里的“御姐”本质开始发生作用,她在心底咬牙切齿地立下誓言,然而当她跟银发少年说话时声音却依旧轻柔甜美。

         “其实我的真实姓名叫做络络,而不是米萝。”络络顿了顿,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惟森,你不会是想要自杀吧?”

         “自、自杀?”少年的脸渐渐涨成粉红色,神情中带着七分屈辱三分羞恼,“昨天晚上……你都知道了?”

         络络强忍住捏一捏他粉扑扑的脸蛋儿的冲动,赶紧说道,“是的,我都知道了……但是惟森,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如果你不相信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喜欢的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