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
        惟森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一幕,直到布鲁和他的同伴们随着紫金色的电流一起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呆呆地看向一直站在他身后的男人。

         “塞恩勒……”

         “主人,我在。”男人温柔地微笑,黑而卷的长发顺着肩头微微滑落,看起来有着绸缎般华美的质感。

         惟森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难以置信,“塞恩勒……是你吗?”

         “是我,主人。”塞恩勒没有任何迟疑地说道,“主人,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主人。塞恩勒会永远地保护主人。”

         “你……一直隐藏了实力?塞恩勒,你不是空间系法师吗?怎么会……”

         “是的,我确实是空间系法师,但同时我也懂得攻击系和精神系的魔法……”塞恩勒顿了顿,深深地看向满目震撼的少年,“我不会欺骗主人——我是三系法师,并且攻击系拥有木、雷双属性。”

         “空间系、攻击系、精神系……”惟森蹙起眉头轻声重复着男人的话,语气中的不可置信更加浓重了,“塞恩勒,你真的是只在传说中存在过的……三系法师?”

         “我不会欺骗主人。”塞恩勒低声复述着这句话,朝少年温柔地微笑,“我说过,我会永远地保护主人。”

         **

         莹白色的月亮在夜空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旁,拥有银发蓝眼的少年坐在火堆前,无意识地接过黑发黑瞳的男人递过来的食物,然后垂下脑袋默默地吃着。

         这些食物都是身为吃货的惟森一向喜欢吃的,可是现在他却有点儿食不知味。跟随在身边整整八年、原本以为知根知底的仆人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只在传说中存在过的三系法师,任谁都不可能面不改色地接受。

         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塞恩勒跟在他身边的目的了。以一位三系法师的骄傲,塞恩勒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被他所奴役着、并且隐藏真正的实力整整八年?

         所以塞恩勒肯定是有目的的。虽然惟森从小就待在尼斯玛尔城,性格简单纯粹,但是并不愚昧蠢笨,起码这点儿东西他还是能想到的。

         他食不知味地吃完了东西,一抬头才发现一直待在他身边的塞恩勒不知道去哪儿了。惟森茫然四顾,却始终没有发现男人修长的身影。

         少年垂下脑袋,柔顺细软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微微划过脸颊。他呆呆地看着沾染在指尖的酱汁,忡愣了一会儿才慢腾腾地走到小溪旁,将双手浸入溪水里仔细清洗。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飒飒声,紧接着是女孩子欣喜的叫喊,“噢!惟森,是你吗?”

         惟森转身看去,刚刚站起来就看见一名女孩儿欢快地朝他跑过来,扑进他的怀里,将他撞了个措手不及。

         “……缇娜?”惟森看着怀里紧紧揽住他不放的女孩,迟疑地叫了一声,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推开她,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缇娜抬起漂亮的脸蛋,耳尖微微泛红,沉迷眷恋地看着少年精致的面容,专注到了目不转睛的地步。

         “惟森,你知道吗……”

         浓重的夜色中,谁也没有发现忽然出现在斑驳的树影间几乎与黑夜同色的一抹残影。残影渐渐清晰成真实的人形,男人分外苍白病态的肌肤成了黑暗中唯一的一抹亮色。

         女孩甜蜜而羞怯的声音在静谧中显得分外清脆灵动,“……我发现你不辞而别以后很惊慌很难过,但同时也很思念你……惟森,你要离开为什么不跟我告别?”

         “缇娜……”

         “不,你不必向我道歉。”缇娜伸出手指轻轻抵住少年的唇瓣,脸蛋更加红了,“惟森,这些天……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惟森一愣,反应过来以后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声,“嗯……”

         得到肯定回答的女孩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低垂着小脑袋羞涩的不敢看少年,期期艾艾地开口道,“惟森,我……其实我……”察觉少年带着疑问的目光,缇娜的脸颊更加滚烫了,一狠心闭上眼睛不管不顾地喊了出来,“惟森,我喜欢你!”

         斑驳的树影里,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睛沁出一缕阴郁的神采。然后他听见了少年懵懵懂懂的声音,“啊……喜欢?”

         “嗯,我喜欢你。”缇娜好像害怕少年没有听清楚一样,无比郑重地重复着,然后红着脸蛋儿补充道,“所以……惟森,我想和你在一起。”

         “在一起?”

         惟森微微皱起眉头,清秀的脸蛋儿没什么表情,但就是能给人一种他在认真思考的感觉。缇娜满怀希冀地看着少年,一双明亮的眼睛因为忐忑不安而微微闪烁着。

         “主人,不可以。”

         一直站在黑暗中的男人走出来,俊美无瑕的脸上阴沉一片。他看向缇娜,眼底满满的都是不加掩饰的杀意。

         “她不可以和主人在一起。”

         “为什么?”

         惟森有些迷惑地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如果是以前,他当然可以无条件地信任塞恩勒,因为那时候塞恩勒是他忠诚的仆人,他相信塞恩勒所做的一切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但是现在他发现原来他从来没有了解过塞恩勒,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怀疑塞恩勒了,当然不会继续盲目地信任塞恩勒。

         但是他这一句听起来理所当然的疑问却让男人眼底的阴郁狠戾更加浓重了,他用空间系魔法将紧紧揽住少年不放的女孩儿转移到岛屿远方的森林里,然后凝望着少年清澈的桃花眼,深邃的眼睛危险地眯起。

         “主人喜欢她?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塞恩勒,你把缇娜……”

         少年皱着眉头还没把话说完,身上毫无征兆地一沉,随后整个人被撞得跌进了小溪里。男人用精神系魔法将少年的身体一丝不漏地包裹起来,让他即使被压倒在地上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清澈透明的溪水顺着惟森微微张开的嘴巴灌了进去,把少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银白色的发丝因为被水浸湿而贴在脸颊上,流光溢彩的桃花眼更是显得湿漉漉的,分辨不出到底是沾了溪水还是泪水。

         少年挣扎着撑住身体,朝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怒目而视,“塞恩勒,你要……”

         塞恩勒看着少年因为生气而显得格外明亮艳丽的双眼,呼吸微微一窒,第一次没有刻意压抑住体内的躁动,而是遵循自己的*低头吻上了少年粉润的唇。

         惟森睁大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错愕。感觉到男人滑腻温热的舌头探了进来,少年不知所措地想要挣扎反抗,却猛然发现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你……”

         惟森艰难地开口说话,只是发出的声音显然更像是软糯的呻.吟。少年当即没了声响,只是脸蛋儿更红了,他愤怒地瞪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

         “主人不必担心,我只是用精神系魔法暂时控制了主人的身体而已。只要主人乖乖听话,待会儿我会让主人恢复自由的。”

         塞恩勒轻轻舔着少年微凉的舌尖,那软润的触感令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主人的味道……

         果然很好很舒服……

         一阵晕眩不适时地传来,男人蹙起眉头,想要压抑住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但是他今天使用高阶魔法的次数显然太多了,以至于晕眩的感觉不仅没有被他压下去,反而更加强烈了起来。

         塞恩勒无奈地微笑,眼前渐渐变成暗淡一片。果然高阶魔法使用过度所造成的虚弱是无法逆转的吗?他这个时候该要陷入强制性的休眠状态了……

         在保持清醒的最后一刻,男人在四周布下了一个属于空间系的高阶魔法阵,用以确保他的主人的安全。

         **

         当发现自己穿越以后,络络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宅腐双修的萌妹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穿越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就算了,重点是在这里她再也看不到各种心爱的*漫画了!

         当得知自己穿越的地方是异世大陆以后,络络的内心几乎是喜极而泣的。

         她发现这个世界的设定和背景跟她最喜欢最珍爱的一部*漫画居然毫无二致!所以络络坚定地相信着,她就是穿越到那部*漫画里了!

         络络回想了一下那部她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漫画。她记得这个世界的主角攻叫做塞恩勒(cyan),而主角受是主角攻的主人,叫做惟森(wish)。她现在的状态是灵魂穿越,至于这个身体……

         络络心情颇好地整理着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然后……然后她感觉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做米萝,是那部*漫画里可以说“至关重要”的炮灰……之一。络络至今还深深地记得,就是这个米萝间接地让主角攻完成了黑化大业,然后一举吃掉了主角受。

         而现在络络关心的唯一重点是——等到米萝将她作为炮灰的唯一价值用完以后,就会被主角攻毫不犹豫、霸气侧漏地……炮灰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