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0
        “惟森,你在吗?”

         清脆的敲门声瞬间拉回了房间里的少年的思绪,他站在偌大的镜子前,用手按住了自己脸颊上凌乱翘起的发丝。

         “我在,你进来吧。”

         他知道来的人是络络,现在整个尼斯玛尔城只有络络会——并且敢直呼他的名字。塞恩勒当然也是敢的,但是塞恩勒从来不会叫惟森的名字,而是会在人前毕恭毕敬地称呼惟森为“主人”,在人后则会亲吻着惟森的眼睛、脸颊或者唇瓣亲昵地喊他“宝贝儿”。

         想到塞恩勒,惟森就觉得又是烦躁不安又是恼羞成怒。虽然自从回到尼斯玛尔城后塞恩勒就没有再对他做过那种令他觉得羞愤屈辱的事情,但是在没有旁人的时候亲亲抱抱各种明显占便宜的行为却是一样不少。而在尼斯玛尔城里“没有旁人”的时候又特别多——人尽皆知,“准城主”惟森·太希特多年来身边只有一名仆人塞恩勒,主仆俩的感情非常深厚。

         以前惟森是觉得那些仆人令他厌烦又恶心,所以不想身边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闲杂人等”,于是只留下了他认为最忠诚、令他觉得最舒服的仆人塞恩勒;而现在……惟森即使希望身边多几个“闲杂人等”也是不可能的事儿了,因为那个“他当初留下的唯一的仆人”塞恩勒不允许……

         想到这里,惟森更加觉得心烦意乱悔恨交加,当初、当初他就不应该做出引狼入室这种蠢事儿啊!

         络络推开门进来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了站在巨大的镜子前拥有着银发蓝眼的少年,此刻少年一头银发乱糟糟的,脸颊旁翘起来的一缕头发被少年用五指按住,少年微微睁大眼睛朝她看过来,整个人显得人畜无害又软萌可爱。

         “络络,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嗯……惟森,还有三天你就要成为尼斯玛尔城的城主了,你……有什么打算吗?”络络走过去和少年肩并肩地站在高大的镜子前。

         没错,他们现在回到尼斯玛尔城已经有十三天了,而在这十三天里络络也成功地和惟森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至少……现在络络可以毫无压力地揉捏少年精致的小脸蛋儿而不用担心被那个占有欲突破天际的主角攻挥手间就给炮灰掉……

         这么想着,络络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少年满头乱糟糟的发丝,那柔软顺滑的触感令她感到心满意足。少年因为年纪还小的缘故并不是很高,络络目测也就一米六五左右,比她现在这个高度大约为一米七的身体还要矮了那么一点儿,所以平时络络对惟森各种摸摸蹭蹭非常顺手——当然,干这种明显在吃豆腐的事儿还是尽量得在主角攻不在的时候比较好。

         络络也是来到尼斯玛尔城后见到镜子这种东西才发现她现在这个身体的质量其实一点儿都不差,白皮肤尖下巴、大眼睛小嘴巴、腿长腰细胸……好吧,如果真要说缺陷这个妹子也就是胸小了那么一点儿……但是这能算什么缺陷!络络正义凛然地表示,平胸才是王道!(……)

         “我……没有什么打算啊……”惟森任由女孩儿揉弄他本来就乱糟糟的发丝,只是眼神有些闪烁。

         “没有什么打算?惟森,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了?”络络不高兴地嘟起嘴巴,用力将少年银白的发丝揉得更乱,“如果你没有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怎么会把头发弄成这个样子?”

         络络知道少年有一个相当可爱的习惯,就是在心烦气躁时忍不住胡乱地揉自己的头发。而络络觉得这个习惯可爱的原因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丝的少年更像某种呆萌的猫科动物了!

         惟森有些惊讶地看向睁大了眼睛不满地瞪着他的女孩儿,过了一会儿还是犹豫着说了出来,“好吧,络络,但是你要保证——我跟你说了以后你不许告诉任何人。”

         络络顿时眼睛一亮,立刻一脸严肃地举起了手,“我发誓!”

         惟森盯着她的眼睛看了片刻,很轻易就从女孩的眼睛里看到了真挚和诚恳。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与意愿,“……我想离开尼斯玛尔城。”

         络络努力让自己露出诧异的表情,她没有询问少年关于离开尼斯玛尔城的计划,而是困惑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是从小在尼斯玛尔城长大吗?尼斯玛尔城不是你的……家吗?而且你很快就会是尼斯玛尔城的新城主了啊……这是你在岛屿上九死一生得来的结果呀!你愿意就这么轻易地放弃吗?”

         少年脸上原本还有一丝犹豫和不舍,在听到最后几句话时他却果断地摇了摇头,“不,不是我。”

         “这不是我依靠自己的实力得来的结果,而是依靠……塞恩勒。”惟森盯着女孩儿的眼睛微笑,“所以即使放弃了……我也并不觉得可惜啊……”

         “但是、但是尼斯玛尔城是你的家啊!如果你离开了尼斯玛尔城,又可以去哪儿呢?”络络仍不死心地劝着。

         “我还不知道呢……”惟森又开始无意识地揉弄自己的头发,“可是如果我不离开尼斯玛尔城,难道、难道就这样在尼斯玛尔城待一辈子吗?这样我觉得好没意思呢……”

         尤其是想到要待在塞恩勒身边一辈子、要雌伏在塞恩勒身下一辈子……惟森就觉得很不甘心、非常非常地——不甘心!

         没有半点儿自由和快乐的人生,还不如直接放弃掉呢……

         那一瞬间络络在银发少年的眼睛里读出了他所有的情绪——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啊!

         所以当络络对上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时,所有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准备用来劝说少年留下的台词顿时如鲠在喉。虽然她明知道自己是为了惟森好,因为即使让惟森逃走了最后还是会被塞恩勒抓回身边,并且惟森每逃走一遍塞恩勒就会多黑化一分,从而导致惟森每一次被抓回来后都会被塞恩勒狠狠地折腾……以此达到虐身虐心的效果。

         但是、但是惟森自己并不知道这些关于他自己的“未来”啊!络络认真地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她被迫留在了一个她不喜欢的人身边,然后这个时候出来了另一个人告诉她——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逃离他哦!你以后还会喜欢上他哦!所以不要挣扎了你应该乖乖地待在他身边而不是离开他啊!

         络络……络络觉得她大概会一爪子砸在那个跟她说这些话的人的脸上,说一句“sb滚开别挡老娘的道儿”,然后……然后依旧选择扬长而去。

         毕竟……谁会因为别人一句不知真假的“预言”而放弃在自己眼中唾手可得的自由啊!

         而且,络络看着那双纯美清透的桃花眼,她无论如何也不忍心说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逃离他哦所以不要挣扎了”这种令人心生绝望的话啊!

         所以,最后的最后,络络只是这么问了一句——

         “惟森,如果我告诉你——你离开尼斯玛尔城后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那么你还要执意选择离开吗?”

         “当然。”少年眼神坚定。

         “你真的不后悔?”

         “我当然不后悔。”

         “那么,惟森,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好了。”络络不再看银发少年,而是望着镜子里那个拥有长头发大眼睛的萌妹子,“还有两天时间,你就需要银月花汁了喔——”

         “——所以,你真的真的、要决定离开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