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1
        络络再次来到这间房里是第二天深夜,那名男人坐在她的面前,盯着她的脸微微眯起了眼睛。

         “宝贝儿呢?”塞恩勒语气冰冷,直接问道。

         络络一愣,明显是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啊?”

         “宝贝儿在哪里?”

         “什、什么?”刚刚被人从床上拖起来的络络仍然一头雾水,“塞恩勒先生,我、我不明白……”

         “我问你,宝贝儿现在在哪里?”男人站起来,逼近还在犯迷糊的女孩儿,“宝贝儿不见了,我想你应该清楚他去哪儿了。”

         络络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她露出惊讶的表情,“惟森不见了?他……他去哪儿了?”

         “昨天上午,你来这里找过宝贝儿。”塞恩勒的声音里充满了危险的味道,“我认为你有必要告诉我,你和宝贝儿说了些什么?”

         “塞恩勒先生,我只是来跟惟森聊聊天儿,毕竟我待在尼斯玛尔城太沉闷太无聊了,因为你从来不允许我离开这座城堡啊……”

         络络神情无辜地申辩,“况且,这些日子惟森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是你亲口同意了我多些去找惟森说话的,所以我每隔几天都会去找惟森,塞恩勒先生你也是知道的啊……”

         “所以——”男人眯起了深邃的眼睛,“你是想说,你不知道宝贝儿现在在哪儿,对么?”

         络络目光诚挚地点了点头。

         “而宝贝儿也并没有跟你说过——他要去哪儿,对么?”

         “是的。”络络继续点头,“惟森从来没有跟我提及过这些。”

         “那么——”

         男人看着她,缓缓地微笑起来,“宝贝儿现在不见了,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呢?”

         络络看着男人修长的五指抵在她的喉咙处,她丝毫不怀疑只要男人一个用力就会将这具身体纤细脆弱的脖子给拧断。所以即使塞恩勒此刻手上并没有用力,络络的呼吸还是不可避免地沉重了几分。

         “既然是没有用的东西,不如——”

         “塞恩勒先生!”络络吓得花容失色,急忙开口,“不要急着将我杀掉,或许、或许我对你还有其他的利用价值呢?”

         “比如呢?”

         “比如、比如……”

         络络抿起微微泛白的唇,光洁的额头已经沁出了细密的冷汗。

         “比如、我是一名预言系法师,我懂得一些预言系魔法。”

         **

         “哎,你说上面为什么突然吩咐下来——‘禁止任何人进出城门’啊?”负责守城门的魔法师摩多碰了碰身边的同伴,满脸疑惑纳闷。

         摩多的同伴正想说话,却看见一个人朝城门的方向走过来。那人看起来身形颀长纤细,整个身体都被纯黑色的魔法袍笼罩着,连同脑袋也被魔法袍上连着的兜帽完全遮住,只露出小半个下颌。

         单是从那件高贵而美丽的魔法袍来看,也不难知道这是一位贵族中的贵族。

         摩多显然也看见了那名贵族,等那名贵族走过来,摩多赶紧毕恭毕敬地说道,“这位大人,现在任何人都禁止进出……”

         摩多的话还没说完,那名黑袍贵族就举起了双手。宽大精致的袖口顺着那名贵族的双手滑了下来,露出小半截纤细脆弱的手腕,以及一双白皙的手。

         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十指细长葱嫩,非常惹眼漂亮。但是更让人难以忽视的是那双手所做出的动作。

         摩多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面前这名黑袍贵族将双手举到了胸口的位置,然后灵巧地舞动起来——那名黑袍贵族双手的速度并不快,动作却很熟练,十指灵动翩跹犹如雪白的蝴蝶正在优雅而美好地飞舞着,带着仿佛易碎的柔弱与虚浮。

         渐渐的,由魔法符文交织而成的深绿色图腾呈现在那名黑袍贵族胸口前的虚空上,深绿色的图腾并不是静止的,那些繁乱复杂的魔法符文正在缓缓浮动着,带着一种影影绰绰的虚幻与美感。

         摩多还处于错愕出神的状态,他的同伴已经低声惊呼起来,“你是……太希特家族出来的人?”

         没错,这种深绿色的图腾所象征的正是太希特家族,那个神秘的、尊贵的、强大的、尼斯玛尔城的——至高掌权家族。

         摩多回过神来正好看见那名黑袍贵族似乎朝他抬了抬头,上一刻还在灵巧舞动的双手已经停了下来,做出手心向上摊开的动作。那个动作使他看起来好像正好捧住了那幅深绿色的魔法图腾。

         因为那名黑袍贵族刚刚抬头的动作,纯黑色的兜帽下半露出了湿润艳丽的唇形。摩多看见那名黑袍贵族微微启唇,他的嗓音明明非常清澈干净,却带着一种奇异的腔调,这使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的沙哑低沉,但依然非常好听。

         “是的,我是太希特家族的人,现在我有急事需要出城。”黑袍贵族缓缓收回双手,他手心上那幅深绿色的魔法图腾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消散在虚空中,“——并且,我现在代表的是太希特家族,因为我急需出城去办的事情与太希特家族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可是大人……”

         摩多仍然有些迟疑,他的同伴却把他推到一边,态度谦卑地对那名黑袍贵族说道,“大人,我们这就为你打开城门,祝你有一个愉快的旅程。”

         等到那名黑袍贵族出城后,摩多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的同伴,“上面可是吩咐禁止任何人进出城门……”

         “你这个脑袋一根筋的蠢货!那位大人可是太希特家族出来的人,而且这次出城代表的又是整个太希特家族!难道你想因为这点儿小事就得罪了太希特家族吗?”

         摩多的同伴恨铁不成钢地斥骂着摩多,“摩多,你知道为什么你的法术明明比我强大那么多却还是和我一样只是一名守城门的侍卫吗?就是因为你太死脑筋了!平时也不懂得去巴结巴结那些……”

         “——你刚刚说,有太希特家族的人出城了?”

         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打断了摩多那名口若悬河的同伴,摩多惊讶地抬眼看过去,发现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身上也是穿着纯黑色的魔法袍,却并不怎么精致华美,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贵族。

         吹来的一阵风将男人那黑而卷的长发撩起,完全露出了男人那张俊美无瑕的脸。他走过来,深邃的眼睛微微眯起,语气中带着某种危险的意味,“你们不知道现在禁止任何人进出城门吗?”

         摩多的同伴明显愣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空气中弥漫起了某种奇特的威压。等他看清楚那名男人的装束后,目光和语气顿时都变得轻蔑起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这种低贱的平民没有资格……”

         “低贱的平民……么?”

         男人低低的声音宛若呢喃。摩多突然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因为他看见他的同伴毫无征兆地口吐鲜血,然后倒地身亡,那具尸体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你……”摩多颤抖的手指哆哆嗦嗦地指向男人,似乎是想要质问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因为恐惧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真是——”男人收回自己在无形中不断蔓延的精神魔法,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低沉的声音宛如喟叹,“——太弱了。”

         “这么强大的精神系魔法……不知道这位大人该怎么称呼?”

         摩多终于哆哆嗦嗦地挤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却已经不是质问。稍微镇定下来的摩多当然知道他的同伴刚才得罪了这位法术高强的男人,所以他的同伴也算是死有余辜了,这实在是没什么好质问的。

         男人没有回答摩多的话,而是再次问道,“刚刚有太希特家族的人出城了?”

         “是的,大人。”摩多赶紧答道,“那名太希特家族出来的大人用魔法符文描绘出了属于太希特家族的图腾,并说他这次出城代表的是整个太希特家族……所以我们才不敢不放他出城啊!”

         塞恩勒低低地笑了起来,一旁的摩多竟然听不出这笑声里到底是愉悦居多还是阴冷居多。摩多只能看见这名强大而俊美的男人微微仰起头看向那道高高的、紧闭的城门,那头黑而卷的长发因为男人的动作自然而然地滑落到了他的肩后。

         “宝贝儿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呢……”

         摩多听见男人口中那个亲密的称呼,忍不住问道,“大人,你与那位大人的关系应该很亲密吧?”

         摩多脑海中浮现出那名黑袍贵族那双葱嫩美丽的手,以及那一抹半露出来的、湿润艳丽的唇形,禁不住脱口而出,“那位大人一定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儿,就是不知道那位大人在太希特家族中是什么身份呢……”

         “确实很亲密。但是,他不是女孩儿。”

         摩多怔了怔,等他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后,猛然瞪大了眼睛。

         “大、大人……”

         “他是惟森·太希特,原本会是尼斯玛尔城未来的城主。”

         但是现在他将尼斯玛尔城抛弃了,所以……就再也不会是了。

         男人眯眼看着那道紧闭的城门,再次微笑起来,笑容温柔而残忍。

         既然是他的主人抛弃掉的城,那么……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