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7
        惟森是因为口渴而醒过来的,但是醒来后他渐渐发现他不止是口渴这么简单,而是……整个身体仿佛都在“渴望”着一些什么……

         他竭力压抑住体内那一股奇怪的燥热和渴望,想要爬起来,却听到耳畔有人在轻声问着,“醒了?”

         惟森眉头轻蹙,这才发现他整个身体都被身后的男人揽在怀里。塞恩勒轻轻捏住少年绵软的五指,声音和笑容一样温柔宠溺,“主人……”

         少年忍不住语气冰冷地嘲讽道,“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塞恩勒’了,还有必要假惺惺地叫我主人吗?”

         男人深邃的眼睛顿时划过晦暗与扭曲,却仅仅是一闪而逝。他低头咬着少年细嫩的耳垂,眯眼微笑,“好,那就不叫主人了……”

         “——宝贝儿。”

         惟森被挑逗得浑身酥软,整个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他想要推开男人,却发现自己在男人的桎梏下完全无能为力。

         “放、放开我……”

         “宝贝儿你看,你这里都起反应了。”男人非常顺手地拉开少年的衣服,看着少年因为药性而泛起绯色的肌肤,漆黑的眼睛更加显得深不见底,“宝贝儿,只要你说一句‘想要’,我会让你舒服的……”

         “你滚……滚开!塞恩勒,你让我感到恶心!”

         男人眼底一片晦暗不明,却渐渐低声笑了起来。他俯首亲吻少年濡湿的唇瓣。

         “宝贝儿觉得我恶心?那我就让宝贝儿看看更恶心的东西……”

         巨大的不安顿时笼罩了惟森的心头,他用尽全力朝男人色泽淡薄的唇瓣咬了下去,“塞恩勒,你给我放开……你放开我!”

         “宝贝儿希望我放开么?”塞恩勒舔去唇上沁出来的鲜血,温柔地微笑,“那么,宝贝儿,如你所愿。”

         男人说完果然放开了少年。少年明显一愣,显然没想到男人会这么轻易妥协。但忡愣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当惟森反应过来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什么滑腻冰凉的东西正缓缓贴上了他的肌肤。

         “这是什么东西?”

         惟森惊愕地看着翠绿鲜嫩的藤蔓一点一点缠绕上他的手腕、脚踝、颈部、腰腹……他竭力想要扯开这些交错纠缠的藤蔓,却发现这些藤蔓虽然看起来并不怎么粗壮,然而韧性出乎意料的好。

         一旁的男人微微眯起眼睛,漆黑的眼瞳里看不出任何思绪。他看着密密麻麻的藤蔓将少年紧紧桎梏起来,让少年最后连一点儿挣扎的余地也没有。

         惟森试了好几次还是用不出丝毫魔法,不得不放弃。少年狠狠地瞪着身前面无表情的男人,嗓音染上了一丝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低哑靡软,“塞恩勒……为什么?”

         其实惟森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句“为什么”想要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塞恩勒却比他清楚得多。男人朝他微笑起来,“主人现在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因为吞服了银月花的汁液而发情,既然我那么喜欢主人,又怎么可能舍得看见主人在别人面前发情呢?当然要把主人放在身边才最安心……”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用的称呼是“主人”而不是“宝贝儿”。惟森不知道塞恩勒是不是在故意羞辱他,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就听见男人继续轻声说道,“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要妄想得到。所以……”他温柔地微笑,“宝贝儿放心,只要你不主动开口要求,我是不会碰你的。”

         ——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要妄想得到。因为他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件东西毁掉。

         惟森原本还在为塞恩勒的承诺而感到疑惑,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塞恩勒的这份“承诺”并不是出于善良,甚至可以说——塞恩勒作出这份“承诺”完全是出于满满的恶意。

         因为惟森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那种燥热和渴盼的感觉渐渐强烈了起来,现在已经到了那种他完全无法抑制的程度。他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见自己发出了意乱情迷的呻.吟。

         然而缠绕在他身上的藤蔓却没有丝毫要放松的趋势。塞恩勒被少年已经完全变得软糯淫哑的嗓音勾得整个身体都在蠢蠢欲动,他眯起漆黑的眼睛,终于忍不住伸手抚摸少年白皙的身躯。

         “主人……想要了吗?”

         下面被握住的少年眼睛沁出了生理性的泪珠,沾在卷翘的长睫毛上。男人感觉到少年正在躁动的*,用微哑的声音诱惑着,“宝贝儿乖,只要你说想要,我就会让你舒服。”

         “唔……”少年呻.吟着,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男人不再逼迫少年,而是细细密密地亲吻着少年滚烫透红的小脸,笑容温柔,漆黑的眼瞳中却充满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占有欲。

         “我会让主人舒服的……”

         **

         络络偷偷躲在山洞外听了一整夜主角攻和主角受【哔——】的声音,现场直播的音效明显比她听过的任何一场广播剧都要棒,听得络络血脉偾张、欲罢不能。

         现在已经日上三竿,山洞里面基本没有了声响,但络络还是不想离开。她现在太激动太兴奋了,一点儿“通宵”过后该有的困倦都没有。

         络络知道主角受在【哔——】了还不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昏睡了过去,因为在那个时候她听到主角受忍受不住地哭了出来,然后没过多久呜咽和呻.吟的声音都渐渐低了下去,直至消失。

         “你偷听得很开心?”

         男人修长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络络面前,差点儿把络络给吓尿。络络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主角攻是精神系的高阶魔法师,精神力量庞大,她在这里偷听了一整晚,主角攻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我不、不开心……啊不,塞恩勒先生,你听我说,其实我、我……”

         络络欲哭无泪,赶紧胆战心惊地想要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丝毫不怀疑黑化后的主角攻那无与伦比的占有欲,而她现在的情况是……偷听了一晚上主角受【哔——】时所发出的各种儿童不宜的声音……

         这怎么看也是要被主角攻列入黑名单里面的节奏啊……

         主角攻现在明显没有听她解释的打算,微微皱起眉头说道,“你就待在这里不许进去,我到附近的水源带些干净的水回来。”

         络络微微睁大了栗子色的眼睛,主角攻这是不准备杀她了?

         在*漫画里确实也有这段剧情——主角攻用精神系魔法搜寻附近干净的水源,然后离开山洞去取水。在主角攻前去水源取水的过程中,主角受醒了过来。当然,主角攻事先防备了这种情况,在山洞附近布下了好几个高阶魔法阵,避免有危险靠近主角受的同时也防止主角受逃跑。

         虽然络络不明白以主角攻那令人发指的占有欲为什么现在这种情况居然不打算干掉她,但是能捡回一条命络络当然很高兴,对于原因索性也懒得去纠结了。

         年仅十七岁的女孩儿当然不知道,塞恩勒之所以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她,完全是因为她自称是一名gay。

         在异世大陆,gay并不是一种那么容易被人们所接受的东西,甚至——他们是人们眼中的异端。

         ——因为这个世界的“异类”其实并不多,所以对于自己的“同类”,他塞恩勒更不应该轻易抹杀掉,不是吗?

         **

         塞恩勒回到山洞时,正好看见少年坐在铺着纯黑色绒毯的石床上,颈项、腰部、手腕、脚踝这些部位还缠着青翠欲滴的藤蔓。这是他为了防止少年醒来以后一时想不开而提前做的准备,不过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他的主人比他想象中要意志坚强许多。

         塞恩勒的视线落在少年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少年白皙的身躯一看就知道是被狠狠疼爱过,显得极为凄惨的痕迹从颈部一直蔓延到大腿内侧。

         男人漆黑的眼睛渐渐变得晦暗不明,他用法术让紧紧桎梏住少年的藤蔓松开,“醒了?”

         少年满脸茫然地看着他,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塞恩勒清楚地看见,当自己的影子映在少年湛蓝色的眼睛里时,少年原本满是懵懂迷茫的脸上划过显而易见的惊恐。

         他在……恐惧?

         塞恩勒皱起眉头朝他走近,下一刻果然看见少年慌乱地往后退了退,好像还喃喃自语了一句什么。少年的嗓音此刻沙哑得厉害,可是尽管如此,塞恩勒还是听清楚了少年说的那个字。

         他在说……

         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