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9
        络络知道在风气非常保守的异世大陆上承认自己喜欢同性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因为这样会使你遭受许多人冷嘲热讽的语言和看待怪物一样的目光。但是现在为了向少年表示自己的诚意,络络不惜把性取向这种私密的事请也说了出来。

         少年闻言果然惊奇地朝络络看过来,困惑地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女孩儿与少年对视,认真地说道,“惟森,你以后会明白的——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没有任何办法。”

         见少年明显还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络络继续说道,“所以,惟森,不要再想自杀的事情了。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塞恩勒先生的。”

         “喜欢……塞恩勒吗?”惟森轻声笑了起来,带着些许迷茫而苦涩的味道,“我会吗?”

         “你会的。”络络语气坚定,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因为我懂得一点儿预言系魔法,我能预算到你的未来。”

         “你是……预言系法师?”

         络络脸不红心不跳地点了点头。虽然这个身体的原主米萝并不是预言系的魔法师,但是她现在不是已经换了个芯子了嘛?既然她对这部*漫画的剧情可以倒背如流,为什么就不能伪装一把预言系魔法师呢?

         “那你的预言应该不怎么准确,因为现在我只想从塞恩勒身边逃离。”

         “我们来赌一局怎么样?就赌你最后会不会喜欢上塞恩勒先生。”络络努力在少年面前刷好感度,“如果你想要逃离塞恩勒先生,我可以暗中帮助你。虽然我并没有多厉害的能力,但是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的力量要大,不是吗?”

         “为什么?”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和你赌,还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帮你?”络络眯起眼睛笑得一派阳光灿烂,“如果是前者,我只能说我是想证明一下我自己,因为你刚刚毫不迟疑地否定了我的预言能力;如果是后者,那么我会说我只是纯粹地想和你交个朋友,而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安安分分地待在塞恩勒先生身边,既然我们都是朋友了,我对你当然应该鼎力相助。”

         惟森终究还是年纪尚小、涉世未深,又是在这种万念俱灰的状态下。况且女孩儿的眼睛实在是太清亮太真挚了,那道足以映亮一片黑暗的光彩甚至让少年黯淡无光的桃花眼也渐渐染上了些许温度。

         所以惟森下意识地相信了络络的话,他喃喃自语,“朋友……吗?”

         “嗯,朋友。”女孩儿更加笑意盎然了,“惟森,你愿意和我赌吗?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然后,络络看见少年懵懵懂懂地看了她一会儿,完全是无意识点了点头。

         络络又是激动又是感动,都快要当场哭出来了。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漫画里一毫无存在感的炮灰君,现在她容易吗她!她又是偷换概念(?)又是道德捆绑(……)的终于成功和主角受做了好朋(gay)友(蜜),这还要多亏了这部*漫画里主角受的性格设定是“心思简单、纯粹”啊……

         惟森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他捧起塞恩勒离开前为他准备好的热牛奶喝了一小口,看见身旁的女孩儿默默咽口水的样子,禁不住弯起嘴角莞尔一笑。

         “你……要喝吗?”

         这是络络在三次元世界里第一次看见惟森发自肺腑的笑容,少年清澈干净的桃花眼不自觉地弯成了月牙形,湿润的唇微微抿起,这个笑容看起来甜甜的、软软的、暖暖的,比做得最精美最细致的sd娃娃还要可爱软萌。

         当塞恩勒回到山洞时,看见的也正好是这一幕。

         络络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口水。什么叫做秀色可餐?这就是秀色可餐啊!饿了整整一晚的络络表示,她似乎感觉没那么饥饿(渴)了……

         见络络只是死死地盯着他却不开口说话,惟森理所当然地把女孩儿的沉默当成了不好意思。他把手里温热的牛奶递过去,眼睛里带着浅浅的笑容。

         “呐,给你。”

         这是塞恩勒第一次看见他的主人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送给别人,他用晦暗的眼神看了惟森一眼,只见银发少年湛蓝的眼睛已经重新变得鲜艳而有光泽,这令塞恩勒非常好奇这个女孩儿到底对他的主人干了些什么。

         这么思索着,塞恩勒也就这么问出口了。络络看见眼神阴郁的男人,赶紧将准备接过牛奶的手缩了回来。相比于面对少年时那种自然而然就会表露出来的笑容,面前男人时连络络自己都觉得自己在强颜欢笑。

         “塞恩勒先生,你回来了……”

         “你对宝贝儿做了什么?”塞恩勒明显很好奇这个问题,以至于他重复问了一遍。

         但是这句话听在络络耳中却充满了质问的味道,谁不知道主角攻的占有欲已经突破天际了啊卧槽!络络胆战心惊地想,主角攻该不会以为她对惟森产生了某种“不该有”的想法吧?

         惟森看见凭空出现的男人,捧着瓷杯的手指微微颤了颤。他对上男人的目光,“我只是和络络聊了一会儿,这样也不可以吗?塞恩勒,即使你从来没有把我当作是你的主人,但我也绝不是你的私有物,你管的未免太多了吧?”

         塞恩勒有些惊讶,他的主人居然还愿意跟他说这么多话?他微眯起眼睛打量络络,缓缓微笑起来,“宝贝儿那么在意她啊……究竟是有多喜欢她呢?”

         惟森现在大约清楚了塞恩勒的占有欲到底有多强,他知道塞恩勒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表示络络的处境非常不妙。惟森忍了又忍,在抬头看见塞恩勒走过来的那一瞬间终究还是没能忍住。银发少年用纤细的五指一把扯住男人的领口,眼睛里划过锐利恼怒的光芒。

         “塞恩勒,你不要太过分了!”

         塞恩勒明显有些错愕,但是他没有反抗,而是顺着少年的动作俯身凑近少年,近距离地与少年对视。

         男人低低笑了起来,漆黑而深邃的眼瞳里带上了真实的笑意。他的主人果然还是那么骄傲那么可爱,令他忍不住更加地迷恋和沉沦。

         事实上,塞恩勒并没有对络络动过杀心,至少刚才是没有的。只不过塞恩勒在看到他的主人朝一个女孩儿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时觉得有些不舒服而已。毕竟在他离开之前他的主人还是一副生无可恋、万念俱灰的样子,而他回来的时候却已经重新变得生气蓬勃、精神奕奕。

         然而即使塞恩勒心里觉得不舒服,也不得不承认——他在好奇这个女孩儿对他的主人说了些什么之余,也非常庆幸当初留下了这个女孩儿的性命。

         也许他的主人确实需要一些同龄的朋友,而这个女孩子在他看来就是很好的“朋友”人选。因为这个女孩儿说过她只喜欢同性,这样至少她不会对他的主人产生某些不该有的想法。

         塞恩勒就这样压下了心底隐隐的不快。然后他发现这个角度非常适合朝他的主人亲过去,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惟森几乎是在塞恩勒凑过来的那一瞬间就下意识地躲开,但即使这样,男人触感温软湿热的薄唇还是贴到了他的唇上。惟森顿时眉头一皱,将男人用力地推开。

         “塞恩勒!”

         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唇,露出一个愉悦的微笑,脸上带着纵容而宠溺的温柔。

         “宝贝儿乖,等你吃饱了我们就回去。”

         惟森准备收回来的手顿了顿,他抬起脸蛋儿下意识地问道,“回去……哪里?”

         塞恩勒看着少年懵懂无知的样子,微微眯起了深邃的眼睛,唇边的笑容更加温柔。

         “当然是……尼斯玛尔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