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6
        吃饱喝足的惟森终于窝在塞恩勒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昨天晚上因为塞恩勒的折腾惟森根本就没有睡好,再加上刚刚白天的时候又承受了大半天的“戒瘾”折磨,惟森是真的又困倦又疲惫,以至于当他被塞恩勒搂进怀里时难得没有别扭,就这么安静乖巧地睡了。

         在睡着之前,惟森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嘟囔着,“塞恩勒……”

         塞恩勒看着少年恬静的面容,目光迷恋而柔和,“嗯,我在。”

         “塞恩勒,我不想继续待在这座华丽的城堡里面……”

         塞恩勒的眼神微微暗了暗,“为什么?”

         “我不喜欢这里……”

         “为什么不喜欢?”

         “因为、因为我不喜欢被人囚禁起来的感觉啊……尽管囚禁我的地方是温暖舒适的房间而不是阴冷肮脏的牢笼,但是、但是这样还是会令我觉得我是一名阶下囚呀……”

         “我是人而不是你的宠物啊塞恩勒,你不是也说过我不是你的玩物吗?你还说过会给我自由的……”

         “还是、还是一定要我放下所有的骄傲和自尊、卑微地去乞求你,你才会、才会……”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惟森已经睡着了。塞恩勒望着熟睡中的银发少年,露出无奈又宠溺的神情。

         以他家主人傲娇而又逞强的性格平时是绝对不可能在他面前说出这些话来的,看来这一回他的主人是真的被折腾得狠了,以至于都已经神志不清了。

         不过……

         既然他的主人待在这里会感觉到不舒服、既然他的主人想要“自由”……

         那么,他一定会最大限度地、满足他的主人。

         **

         这一觉惟森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惟森终于被饿醒了。

         所以惟森并不知道在他沉睡的这一天里发生了一件事儿——并且还是一件与他有关的事儿。

         爱莉丝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很惊讶,“塞恩勒想要跟那个孩子离开奥尔城?”

         络络倒是显得很淡定。虽然她最近已经发现了在三次元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似乎与二次元世界里的不太一样,但是剧情的总体走向还是没有变的——比如现在,塞恩勒要带上惟森一块儿离开奥尔城。

         而在*漫画的原剧情里也确实有这么一出,原因是主角受不喜欢待在奥尔城里,因为待在这里会让主角受有一种被囚禁在华美的牢笼里面的感觉。

         塞恩勒将自己的决定告诉赛斯尔的时候塔诺斯就在一旁看着听着,对于这些事情赛斯尔是真的连想都没有想过要瞒着塔诺斯。塞恩勒看得出来赛斯尔究竟有多喜欢塔诺斯——这种喜欢绝对不会逊色于塞恩勒喜欢惟森的程度。

         “塞恩勒,你还是那么没有野心啊……”听完塞恩勒的话,赛斯尔忍不住扶额,失声笑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只要我一直都没有野心,那么我所会做的事情就只是竭尽所能地辅助兄长大人,而永远都不会是竭尽所能地篡夺兄长大人的位置。”塞恩勒微笑,他将自己的手放在胸口处,然后朝赛斯尔微微俯身,非常标准的臣服姿态,“这样的话,就永远都不会有人能威胁到兄长大人的位置了。”

         “说得还真是好听啊……”赛斯尔眯眼,笑得温情脉脉,“那我是不是应该万分庆幸我有一个对我这么忠心耿耿的弟弟呢?”

         塞恩勒仍然微笑,“或许兄长大人确实是应该庆幸的。”

         “塞恩勒,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你做这些事情都只是为了你家宝贝儿?”赛斯尔搂着身旁的青年,不屑地冷哼,“你想带着你家宝贝儿滚去哪儿就滚去哪儿吧,但是有两件事儿你可别忘了。”

         “洗耳恭听。”

         “第一,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计划’。”赛斯尔看着塞恩勒,神情冷峻严肃。

         “当然不会。”塞恩勒眼底有晦暗的光芒微微闪了闪,俊美的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第二,你不要以为离开了这里你就能逃避奥尔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务。”这个才是重点好吗!

         “当然不会。”塞恩勒依旧保持着微笑。

         塔诺斯听到这里就忍不住要笑。他是应该说赛斯尔这个城主大人做得太舒服了呢、还是太堕落了呢?

         “塞恩勒,你和惟森准备去哪儿玩呀?带上我们吧。”

         突然插口的人是闻风而来的爱莉丝。爱莉丝依然一身女扮男装的装束,明明已经二十岁的年纪了,看起来却还是活脱脱的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少年。

         她牵着络络的手姗姗而来,笑意盎然,“千万不要拒绝哦塞恩勒,别忘了你答应过会送给我什么生日礼物哟。”

         塞恩勒当然不会忘记——那个时候因为他完全没有时间给爱莉丝准备生日礼物,于是就随口许给了爱莉丝一个承诺。

         “你放心吧塞恩勒,我和络络会非常识趣的——至少我们绝对不会打扰到你们柔情蜜意的二人世界。”爱莉丝朝塞恩勒眨了眨眼睛,嫣然一笑,“因为我们也是很忙的呢。”

         “你这种事情我可做不了主呢。”塞恩勒神情无奈地摊了摊手,“难道你没看见吗?连我自己也是需要来恳求赛斯尔放我和宝贝儿离开的呢。”

         “赛斯尔才管不了我呢。”爱莉丝禁不住轻哼了一声,紧接着她朝塞恩勒笑得甜美而乖巧,“我需要的只是你答应我啊,塞恩勒——我的哥哥大人。”

         “那么——如果我不答应呢?”塞恩勒微笑,“我记得你似乎一直都对我家宝贝儿带有敌意啊,爱莉丝。”

         “好吧,我承认确实是我错了,昨天早上我不应该想让惟森难堪的。”爱莉丝无奈地耸肩,温顺地服软。但是认错以后她又立即忍不住说道,“不过我说你家宝贝儿也没有那么脆弱不堪吧?我只是说了一句……”

         “爱莉丝,我说的是莎儿那件事儿。”塞恩勒微笑着打断了爱莉丝的话,然后声音温柔地提醒道。

         爱莉丝眨了眨眼睛,神情困惑而无辜,“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塞恩勒。”

         “听不明白吗?那就算了。”塞恩勒非常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好吧好吧,我承认是我唆使莎儿那么做的,但是这个绝对不是因为我对你家宝贝儿有什么敌意哦,我只是纯粹想要捉弄莎儿、想让莎儿出丑而已。”爱莉丝只能选择坦白自己所有的罪行,“关于这件事情络络可以替我作证的。更何况我之所以敢这么做,还不是因为相信你对你家宝贝儿宠溺和纵容的程度。毕竟即使错的人真的是你家宝贝儿,你也会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家宝贝儿变成对的吧?”

         “当然。”

         塞恩勒微微勾唇,对于爱莉丝的这个说法直认不讳。因为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的主人、他家宝贝儿、是永远都不会错的。

         赛斯尔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塞恩勒和爱莉丝之间的互动,唇边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丝毫没有被无视的不悦和怨怼。塔诺斯也在安静地盯着他们来看,望着望着禁不住有些出神。

         他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错觉——是的,肯定只是错觉而已。因为他居然觉得卡兰家族的人……还真是、有爱呢。

         **

         塞恩勒回房的时候惟森还没有醒,有一名女佣等候在房门口,见塞恩勒回来了立刻姿态谦卑地禀报道,“长老大人,刚刚米诺桑来禀报说午餐……噢,不对——应该是晚餐已经再次准备好了……”

         “这是今天第几次准备了?”

         “长老大人,按照您的吩咐,米诺桑他们每隔一个小时就会准备一次餐食,然后前来这里禀报,直到惟森先生醒来为止。”女佣一本正经地说道,“截止到刚刚已经是今天的第十二次了,但是惟森先生他似乎还是没有醒过来。”

         “嗯,我知道了。”塞恩勒点了点头,“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好的,长老大人。”

         女佣离开后塞恩勒才开门进房,然后他果然看见了床上还在沉睡中的少年。银发少年嘴唇微抿,双眼紧闭,精致美丽的五官让少年看起来又是脆弱又是可爱。

         “真是……”塞恩勒禁不住低声喟叹,他开口想要感慨却又一时感到失语。于是男人只能笑着捏了捏少年的脸蛋儿,又忍不住伸手拨弄了一下少年卷卷翘翘的长睫毛。

         “唔……”

         塞恩勒看着忽然睁开了双眼迷茫地望向自己的少年,微笑,“真是抱歉呢,是我弄醒了宝贝儿么?”

         被窝下的少年压根儿没有理会他说了些什么,银发少年只是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微微噘起小嘴,答非所问,“……饿了。”

         “明白了。”塞恩勒依然微笑,他扶着明显有些虚弱的少年坐起来,然后虔诚而温柔地亲吻少年的额头,“马上让人为你准备晚餐——我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