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8
        从塞恩勒决定陪惟森离开奥尔城到真正动身离开也就只是三四天的时间而已,这几天里惟森有些神思恍惚,塞恩勒也非常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什么也没有问惟森。

         但是塞恩勒不问惟森是舍不得委屈和为难惟森一丁点儿,而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开口去问其他人。

         “只有塔诺斯和络络来过吗……”塞恩勒得知这个答案以后眯眼,“那你有听见他们都谈了些什么吗?”

         贝拉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塞恩勒大人,我不敢偷听惟森先生他们……不过如果塞恩勒大人这么命令我的话,那么我以后会……”

         “不。”塞恩勒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你做得很好,作为一名仆人确实不应该窥视或者偷听有关于主人的一切。”

         “可是……”

         “宝贝儿这几天总是会莫名其妙地走神,似乎在思考、筹划着什么事情,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宝贝儿那么魂不守舍而已。”塞恩勒说,“现在这里没你的事儿了,贝拉,你回去守着宝贝儿吧。”

         贝拉乖巧地离开,塞恩勒靠在椅背上舒展长腿,这才开始仔细思索贝拉刚刚说过的话。

         “塔诺斯、络络……”

         每次络络去看他家主人都只会让他家主人变得心情舒畅,那个女孩子似乎很了解怎么做能让他家主人感到愉悦,并且总是有非常多的办法让他家主人高兴起来。

         所以令他家主人一天到晚神情恍惚的人应该不会是络络,他家主人在烦恼的事情也应该跟络络没有关系。

         那么……

         塞恩勒眯起双眼。

         ——塔诺斯。

         **

         直到动身离开奥尔城这天惟森才知道,原来一起离开的人还有爱莉丝和络络。

         从初次见面到现在为止,惟森对爱莉丝没有太多的好感,而他也能感觉到爱莉丝因为络络的缘故对他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的……友善。

         但是爱莉丝是塞恩勒的亲妹妹,惟森看得出来塞恩勒是很疼爱很放纵爱莉丝的。更何况爱莉丝还是络络的恋人,惟森即使不愿意跟爱莉丝待在一块儿,以他的性格也绝对不可能开口说出来。

         但是惟森微妙的情绪变化塞恩勒还是能感觉到的,他亲吻少年水润的眼睛,嗓音低沉轻柔,“宝贝儿不高兴吗?”

         惟森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仰起脸跟男人对望。

         “宝贝儿怎么了吗?”

         塞恩勒微微蹙眉,他伸手捧住少年尖尖的小脸,心里有些诧异有些担忧。他的主人很少会带有这么强烈的感□□彩跟他对视,很少会这么清晰而鲜明地——表达自己的不悦与不满。

         “我没事儿。”惟森湿润的唇瓣抿得更紧了,他皱眉拍开塞恩勒的手,径自走向不远处一辆看起来非常华丽的魔法马车。

         “又闹别扭了吗?”

         爱莉丝笑吟吟地走过来,她看着银发少年纤细的背影,更加笑意盎然了,“看来你家宝贝儿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调.教’哟,塞恩勒。”

         “□□什么的……既然你对这种事情那么感兴趣,为什么不亲自试一试呢?”塞恩勒眯眼,微笑。

         “很遗憾呢,调.教这种东西我不需要哦。”爱莉丝笑,若有所指,“毕竟我跟你不一样啊,我家络络跟我可是真心相爱的哟。”

         塞恩勒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爱莉丝,后者非常无辜地耸肩,最终还是识时务地转身走开了。

         走开之前,爱莉丝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抱怨,“真是霸道又自私的哥哥啊……居然还不允许亲妹妹说实话呢。”

         塞恩勒走上惟森刚刚进去的那辆魔法马车以后脸色并不是那么好看,而坐在马车上的银发少年睁大眼睛看向窗外,明显神情恍惚。

         塞恩勒眯眼,他忍不住伸手将少年的脸扳过来。对上少年错愕懵懂的眼神,他缓缓扯开了一缕微笑。

         “只要我对宝贝儿好一些,宝贝儿就连认真看我一眼也不愿意了——是这样么?”

         “什么……”

         “难道宝贝儿真的希望被我好好调.教一番么?”塞恩勒徐徐摩挲着少年白皙细嫩的脸颊,“只有这样宝贝儿才会真的乖巧听话,不是吗?”

         “……调.教?”惟森整个人都懵掉了。

         “嗯,没错,是调.教呢。”塞恩勒微笑,他伸手将银发少年围困在狭窄的马车角落里,其中一条腿更是半跪在座椅上强硬地顶进了少年的双腿之间,“就像这样呢,宝贝儿……”

         感觉到自己的衣襟被塞恩勒扯开,明白塞恩勒的意图以后惟森禁不住涨红了脸。少年有些慌乱地伸手按住了男人的双手,“为什么?”他有一瞬间犹豫,最终还是决定向男人服软,“我、我有哪里做错了吗?”

         塞恩勒看见这样的少年果然有些心软。惟森见男人许久没有继续动作,于是主动拥抱男人,“塞恩勒,你果然……还是喜欢傀儡娃娃吗?”

         “宝贝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只是想让‘惟森’乖巧听话……那你完全可以让人按照我的样子给你做一只傀儡娃娃啊。”

         惟森这么轻声提议着,他完全不认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虽然他其实并不太能接受一只傀儡娃娃跟他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

         “塞恩勒,你想要的是乖巧听话的我对吗?其实你并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我对吗?既然你并不喜欢我的性格,那就是说你喜欢的只是我的样子……这样的话我认为你让人给你做一只傀儡娃娃比你亲自调.教我要来得方便……”

         “宝贝儿说完了没有?”

         “难道不是吗?傀儡娃娃是完全不会反抗……唔!”

         少年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因为男人突然低头吻住了少年喋喋不休的小嘴,凶狠地舔咬啃噬着。

         “塞恩勒、塞恩勒……”

         惟森急切地想要推开男人,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衣襟被彻底扯开,男人温暖的手已经滑过了他的胸口。

         “塞恩勒……不要、不要在这里……”

         惟森惊慌失措地挣扎着,因为塞恩勒吮吸舔舐的力度太过凶狠和霸道,竟然让他的舌头产生了一种几近麻痹的感觉。

         有透明的液体顺着少年微微张开的嘴巴流淌出来,然后被男人仔仔细细地舔干净。男人啃咬着少年的耳垂,声音低沉暗哑。

         “傀儡娃娃?宝贝儿还真是……异想天开啊!”塞恩勒低笑出声,冰凉而阴冷,“直到现在宝贝儿也仍然是想要离开我——对吗?”

         “我没有……塞恩勒,你放开我!”

         因为惟森剧烈的挣扎,原本就微微打开的窗门在混乱中被大大地推开,凛冽凌厉的冷风猛然灌了进来,像是冰凉而锋利的刀刃一样刮过少年细腻的脸颊。

         由于坐在车厢里面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平稳安逸了,惟森竟然连马车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行驶的都不知道。此时银发少年已经被男人抵在了窗口的位置,只要少年稍微偏过脑袋,眼角的余光就能瞥见窗外正在飞速倒退着的景象。

         惟森的脸霎时变得惨白一片,他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推开了身上的男人,然后整个人不受控制地从窗口滑了出去。

         塞恩勒也顿时变了脸色,他几乎是扑过去将少年搂进怀里,紧接着两个人一起从魔法马车里面掉了出来,狼狈不堪地滚落到地面上。

         在外面充当车夫的贝拉及时地发现了异常,她赶紧将魔法马车停下来,忧心忡忡地喊道,“塞恩勒大人、惟森先生,你们没事儿吧?”

         黑发黑瞳的男人横抱着银发少年站起来,因为有精神系魔法的保护,塞恩勒和惟森都毫发无损。但是他们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银发少年惨白着脸已经昏厥了过去,而抱着少年的男人也因为这个原因,脸色差到了极点。

         爱莉丝和络络所乘坐的魔法马车也停了下来。爱莉丝从窗口探出头来,眉头微挑,“怎么了吗,塞恩勒?”

         络络紧挨着爱莉丝,但是她的关注点明显在昏厥过去的银发少年身上,女孩儿脸上带着浓重的担忧,“塞恩勒先生,惟森他怎么了?”

         “宝贝儿没事儿,只是惊吓过度而已。”

         塞恩勒语气非常不好地回答了一句,就抱着少年回到魔法马车里面。他紧紧搂住少年软软凉凉的身躯,然后又忍不住拉起少年绵软的手,仔细地和少年十指相扣。

         “宝贝儿真是太乱来了……每一次都让我这么担心。”

         塞恩勒低头亲吻少年紧闭的眼睛。男人苍白而俊美的脸庞上带着浓郁的担忧、自责和内疚,他的声音轻细低柔,听起来宛如呢喃。

         “宝贝儿,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对待宝贝儿的,这是我的失态。”

         “——以后再也不会了,宝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