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0
        他的主人眼里完全没有他,他的主人会主动只是为了那个叫做缇娜的女孩儿……

         缇娜……

         塞恩勒眯眼默念了好几遍这个名字,他低头亲了亲少年湿漉漉的眼睛,然后在少年错愕惊讶的目光中,他用尽了所有的忍耐力才将少年从自己身上拉了下来。

         “塞恩勒……”

         “宝贝儿没有必要这样对我委曲求全,尤其是为了一个女孩子,因为宝贝儿这么做我会很不高兴的。”塞恩勒微笑,“看得出来宝贝儿是真的很喜欢那个‘缇娜’呢……”

         惟森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男人。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将她留下来的。”

         “塞恩勒,你不可以……”

         惟森有些慌乱地伸手去扯男人的袖角,但是柔软光滑的布料滑过了他五指的指尖。等到惟森回过神来的时候,塞恩勒已经站在了房门口。

         “宝贝儿乖乖在房间里等着,待会儿我会把新的衣服给宝贝儿送过来的。”塞恩勒看了一眼地上破破烂烂的魔法袍,微微一笑,然后关上房门。

         “塞恩勒——”

         最后映在塞恩勒眼里的画面,是少年惊慌中带着些许恼怒的小脸。

         “哟,又和你家宝贝儿闹别扭了吗?”

         正巧路过房门口的爱莉丝看着自家哥哥满是阴霾的神情,语气中带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所以哥哥大人,昨天晚上我给你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塞恩勒看着自家妹妹酒红色的眼瞳,神情凝重语气严峻,“爱莉丝,你确定那样做不会对宝贝儿造成任何伤害么?”

         “当然不会啊,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可就是哥哥大人你哦,我怎么可能谋害你心爱的宝贝儿呢?”

         爱莉丝一向玩世不恭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她和塞恩勒对视,“我提出这个建议无非就是希望哥哥大人你能够和惟森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啊,毕竟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哥哥大人你或许守着惟森一辈子都等不到惟森真正心甘情愿的那一天呢……”

         听到这里塞恩勒不禁眯眼,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爱莉丝,“是吗?爱莉丝,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解人意’了?”

         “一向如此。”爱莉丝挑眉微笑,“既然这么犹豫不决,那你就再好好考虑一下吧。等到哥哥大人想通了,我随时可以……”

         “不用了,”塞恩勒打断她的话,“我已经考虑好了。”

         “那么哥哥大人的决定是……?”

         “或许你是对的,爱莉丝。”塞恩勒说,“现在你就……”

         “不,现在不可以哦。”爱莉丝笑,细长的眉眼使她看起来更加风情万种。对上塞恩勒微微阴郁的目光,她笑容愉悦,“因为,我家络络还在等着我回去给她准备晚餐呢。”

         **

         惟森待在房间里坐立难安,整个人处于又惊又怒的状态。因为衣服被塞恩勒撕裂成了一片片碎布,又是在无法离开房间的情况下,惟森只能蜷缩在被褥里胡思乱想。

         “塞、恩、勒……”

         迷迷糊糊中惟森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渐渐闭上了双眼,并不是觉得有多困倦疲惫,而是……他莫名的有一种精神混乱、就是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唔……”

         模糊中,惟森忍不住浅浅闷哼了一声。紧接着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迟钝的大脑并不能分辨出声音的主人是谁。

         “……还真是舍得啊……这样用精神系魔法让你家宝贝儿陷入昏睡,虽然……但还是会造成一定的伤害的呢……”

         然后是另一个声音响起,说话的明显是个男人,他的嗓音很好听很低沉,“……废话就不用多说了……爱莉丝,现在就开始……”

         “……真的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以后……可不怪我哟。”

         男人似乎又说了几句什么话,反正惟森是没有听清楚了。但是在混乱中惟森居然开始清晰地意识到——这个正在说话的男人、是塞恩勒。

         塞恩勒……和爱莉丝吗?

         爱莉丝是谁?听起来好耳熟的名字啊……可是为什么他总觉得很不喜欢这个熟悉的名字呢?

         还有,塞恩勒和爱莉丝……他们想要做什么?

         惟森的意识更加混沌凌乱了,接下来塞恩勒和爱莉丝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他一概不知道。惟森只知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柔和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而他一向冰凉的手脚居然还残留着淡淡的暖意。

         惟森还没睁开眼睛,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摸身旁的床褥,然后得出结论——嗯,塞恩勒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从床褥上残留的余温来看,塞恩勒应该才离开了没多久。

         惟森这么理所当然地思索着,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思维跟平时相比起来有多么的诡异和奇怪。少年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自己穿上衣服套上短靴,听见房门开启的声响还回头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塞恩勒……”

         塞恩勒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勾唇笑了,“宝贝儿醒了?”

         “唔……”

         少年有些晃晃悠悠地站着,含糊不清地应了男人一声。塞恩勒见他站不稳于是走过来扶他,顺便亲了亲少年的脸颊。

         “宝贝儿饿吗?”

         “嗯……”惟森老老实实地点头,他现在确实很饿,以至于连脑袋都有些麻麻的刺痛,压根儿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那我去给宝贝儿……”

         “不要……”惟森蹙眉,他看着窗外一片阳光灿烂,“塞恩勒,我不想待在这里、我想出去吃东西……”

         “好,那我们就到外面去。”

         对于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塞恩勒向来给予惟森足够的纵容,他伸手轻柔地替少年梳理银白色的发丝,目光温暖而宠溺。

         外面的阳光果然很温煦很柔和,只是惟森总觉得身体酸软得厉害,尤其是脊背处靠近右肩的地方,让他有一种被硬生生捅了一刀的感觉。

         惟森忍不住朝虚空伸出右手,在明媚的阳光的映照下,少年明显在颤抖的五指微微散发着透明的光晕,就好像随时会幻化成雾气消散在空气中一样。

         这种突如其来的错觉让塞恩勒很不舒服,他将少年那只白嫩的爪子拉下来紧紧握在手心里,这种冰凉而真实的触感让他稍微感到心安。

         惟森愣了一下,但是没有挣扎。因为……他喜欢塞恩勒拉住他时从手心传过来的温度。

         这个念头来得非常理所当然,以至于惟森居然一点儿也没有感到突兀与违和。他无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却发现男人似乎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什么东西来看,神情有些阴沉。

         “塞恩勒……”

         惟森有些茫然无措地喊了一声男人的名字,然后好奇地顺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名风华绝代的美少年。

         那是……爱莉丝?

         惟森微微蹙眉,脑袋有一瞬间的迟钝和迷糊。然后他看见了爱莉丝身旁站着笑得眉眼弯弯的络络,而站在爱莉丝对面的……分别是谈笑风生的男人、和笑容拘谨的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

         缇娜!

         惟森眼瞳骤然一缩,混乱而刺痛的脑袋开始逐渐变得思维清晰。他紧紧蹙眉,因为脑海里突如其来的剧痛,使他尖细的五指不受控制地捏紧了男人的手。

         塞恩勒回过神来就看见少年脸色发白的样子,他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脸颊,神情担忧语气紧张,“宝贝儿怎么了?”

         惟森皱着眉头拍开他的手,“塞恩勒,原来你没有杀掉缇娜吗?”

         塞恩勒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阴暗,他盯着少年苍白的小脸,温柔地微笑,“正如宝贝儿所见,还没有呢。”

         惟森还想说些什么,站在那边的络络却已经看见了他。络络蓦地眼睛一亮,跟爱莉丝说了一声后就哒哒哒地跑过来,她盯着少年,目光关切声音柔软,“惟森,你没事吧?不对啊,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

         爱莉丝跟着络络走了过来,那名男人也挽着缇娜的手跟上爱莉丝。缇娜看见银发少年时禁不住有些目光闪躲,她悄悄地瞥了少年一眼,眼底隐隐带着些许关心和忧虑。

         “我没事儿……”惟森勉强微笑,他压抑住脑海中正在渐渐减轻的疼痛,“你们刚才……在说些什么呀,络络?”

         “我们刚才在说的呀……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哟。”回答的人居然是爱莉丝,爱莉丝说完这句话后看向塞恩勒,媚眼如丝,“而这件事情你一定会感兴趣的,哥哥大人。”

         “你就是爱莉丝的那位兄长——塞恩勒吗?”这个时候缇娜身旁的男人开口说话了,他非常有礼貌地朝塞恩勒微笑,“你好,我的名字叫做东尼亚。”

         “东尼亚吗……”

         塞恩勒唇边扯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这个“东尼亚”他有些映象,似乎就是第四城的城主大人呢。

         “我倒是对你的女伴比较熟悉——缇娜·丽达她是你的女伴对吗?”塞恩勒说道。

         东尼亚显然有些惊讶,他看了一眼脸色微微发白的缇娜,再看向塞恩勒,“是的。不过你和缇娜——你们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