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1
        惟森心头蓦地浮起不好的预感,紧接着他果然听见塞恩勒微笑着说,“我和缇娜小姐并不认识呢。但是我想提醒缇娜小姐一句话——既然缇娜小姐已经和东尼亚大人在一起了,就不要随便跟其他男人告白、更不要随便亲吻其他男人。”

         缇娜听完这一番话脸色更加惨白了,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塞恩勒大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是真的听不懂么……”

         “塞恩勒!”惟森禁不住蹙起眉头,他低声打断塞恩勒未完的话语,指尖也抑制不住地掐进了塞恩勒的手心。

         塞恩勒似乎感觉不到手心的疼痛,他朝少年微笑,然而眼底一片晦暗不明,“宝贝儿心疼了?”

         络络看着银发少年苍白的小脸就止不住地紧张担心,爱莉丝也明白眼前这个精致得跟布娃娃一样的少年就是络络心目中的“信仰”。虽然这种“信仰”与爱情无关,但不得不说这还是会令爱莉丝感到不满。

         然而爱莉丝对此即使有多不满,可她还是舍不得看见络络紧张担心。爱莉丝知道自己这回算是栽在络络手上了,但是当她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居然没有感到半点儿不悦。

         于是在这种时候爱莉丝只能站出来圆场,“塞恩勒,即使要闹别扭也拜托你们不要在这里闹啊,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在床上解决的嘛……啊,亲爱的你掐我的手指做什么?”

         络络默默地瞪了爱莉丝一眼。缇娜听见“床上解决”四个字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她看了一眼同样脸色苍白的银发少年,开始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面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塞恩勒眯眼,他微微俯身,温热黏腻的呼吸轻轻打在少年的耳畔,“宝贝儿你看,你那么回护她,可是她现在看你的眼神……”

         “塞恩勒,你闭嘴!”惟森咬唇,他看了一眼女孩儿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庞,骤然涌上心头的难受感无法言喻。他眯眼,一时之间完全没忍住发出了冷冷的声音去伤害那个曾经让他有过一瞬间心动的女孩儿,“至于你,缇娜小姐,如果你是真的感觉很恶心的话,现在你就可以回去漱口了。”

         “惟森,不是的……”

         缇娜惨白着脸蛋儿还没有解释完,秒懂的络络就忍不住暴走了,“卧槽原来你tmd吻过惟森了?你tmd伸舌头了没有?要是你tmd敢说你伸舌头了劳资现在就掐死你……”

         惟森:……

         塞恩勒:……想掐死她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

         爱莉丝:女孩子不要说那么多脏话亲爱的!

         东尼亚:话说这个时候最激动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嗯,以上纯属脑补。事实上络络的话还没有骂完惟森就冷着脸转身离开了,而塞恩勒的手从头到尾就没松开过惟森的手,惟森这一离开他当然也被拉走了。

         爱莉丝赶紧扯住已经开启暴走状态的络络,她用那种饱含歉意的目光看了东尼亚一眼就紧跟着离开了。

         络络是真的觉得很受伤,作为一只深有“感情洁癖”的腐女,络络一向坚定不移地认为小受只有攻能睡、小受的嘴巴只有攻能亲、小受的菊花只有攻能捅……但是现在她的本命居然被一只炮灰给吻了?!而且那只炮灰到底有没有伸舌头啊啊啊啊!

         直到一起坐下来吃东西的时候络络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她悄悄地瞄了对面的主角攻受一眼,憋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小声地问道,“惟森,那个炮……女孩儿、她真的吻过你了?”

         “……”惟森沉默地看了络络一眼,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络络看见少年这副神情就知道他是默认了,络络顿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她哭丧着小脸问道,“那你伸舌头了吗?!qaq”

         “……”惟森顿时脸红了,他低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东西。

         “伸了?!”络络表示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没有啊……”少年抬起眼睛认真地实话实说,“是她偷偷亲过来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那她伸舌头了吗?!”

         “……”惟森闭眼,无力扶额。

         “卧槽难道她伸了?她伸了伸了伸了伸了?!”络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没有啦……”

         “我就知道她肯定伸舌头了她肯定一直在觊觎你的美色!……诶没有吗?如果没有的话惟森你为什么这副表情……”

         惟森一脸认真地看着络络,“我只是在思考你问这么多问题到底想干什么。”

         络络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塞恩勒和爱莉丝看向她的眼神有多么诡异……络络果断地一把握住少年的爪子,神情严肃地说道,“惟森,以后你一定要洁身自爱,千万不要让塞恩勒先生以外的人碰你亲你靠近你!”

         惟森愣愣地看着络络,一时之间适应不了络络的频道切换。等到反应过来络络说了些什么以后,惟森木着一张小脸看着络络紧紧抓着他的手,竟然感到了……无言以对。

         “既然你知道这些,以后就不要随便碰宝贝儿了。”塞恩勒将少年因为女孩儿力度太大而被掐出了淡淡青紫的爪子握在手里轻轻揉捏着。

         惟森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塞恩勒的靠近和触碰他现在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四个人安静地吃完早餐。塞恩勒吃得并不多,大部分时间还是看着身旁的少年吃东西或者是直接投喂少年。

         至于爱莉丝和络络,两个人秀恩爱秀得很愉快,相互喂食什么的简直不要让旁人太瞎眼。

         “宝贝儿吃饱了?那我们回去吧。”塞恩勒用餐巾温柔地替少年擦干净嘴巴,然后提议道。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看见面前的虐狗二人组。

         惟森对于虐狗二人组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他吃东西的时候一向都是最心无旁骛的。少年点了点头正准备说“好”,爱莉丝就挑唇懒洋洋地开口了。

         “吃完东西也不用着急着离开啊,你家宝贝儿现在身体不太好呢,需要充分的休息哦。”爱莉丝这句话明显若有所指。

         塞恩勒蹙眉,然后他听见爱莉丝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就坐在这里聊聊天儿吧。塞恩勒,之前我说过——最近发生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是吗?”塞恩勒于是饶有兴趣地挑眉,“那是什么‘非常有趣的事情’呢?”

         “这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啊,是关于‘布迪岛屿’的噢……”爱莉丝眼角微微上挑,酒红色的瞳仁里流转着勾魂摄魄的光彩。

         **

         塞恩勒和惟森回到旅馆时已经差不多是中午了。吃过早餐后一个上午基本上都在昏昏欲睡的银发少年是直接被男人横抱回来的,原因是少年走起路来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会跌倒一样,于是塞恩勒顺理成章地不允许他自己走路。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惟森自己也懒得走路。因为被塞恩勒抱在怀里的感觉很温暖很舒服,相比之下惟森就觉得走路各种劳累和辛苦……

         于是塞恩勒抱他的时候忍不住轻笑揶揄,“宝贝儿还真是好逸恶劳啊……”

         “……”

         惟森的反应是直接窝在塞恩勒怀里装死,再加上现在他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开口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上午他都莫名的有一种又是疲惫又是困倦的感觉。

         “塞恩勒……”回到房间时惟森才嘟囔着开口,声音轻微宛如呢喃。

         “嗯,我在。”

         “……对不起。”

         塞恩勒微微挑眉,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怀中双眼紧闭嘴唇抿起的少年,“对不起?宝贝儿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惟森轻声重复着这句话,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我向你道歉——因为缇娜的事情。”

         “嗯?”塞恩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似笑非笑,“所以宝贝儿就只是说一句‘对不起’吗?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

         认真道歉的少年因为男人漫不经心中略带轻佻的态度而恼火了,他挣扎了一下,从男人怀里滑落到柔软的床褥上,“塞恩勒,你不要得寸进尺!”

         塞恩勒愣了一下,然后重新将少年搂进怀里仔仔细细地用被褥裹好,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少年的银发,“宝贝儿没有道歉的必要啊。”

         这回轮到惟森愣住了,塞恩勒继续说道,“因为我说过——宝贝儿是永远都不会错的呢。”

         少年深深地呼吸,刻意忽视了心头渐渐泛起暖意。他睁大眼睛盯着男人英俊的脸庞,目光专注神情认真,“塞恩勒,这件事情是我错了,现在我在认真地向你道歉。”

         少年的语气逐渐带上了一丝蛮不讲理的霸道,“——所以你必须接受我的道歉。”

         “好。”塞恩勒从善如流地点头微笑,并不多说什么。

         直到少年心满意足地陷入了沉睡之中,塞恩勒盯着少年恬静的脸还是有些困惑不解。

         ——他的主人到底为什么跟他道歉呢?

         如果是因为缇娜·丽达的事情的话……

         那么他的主人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地方啊!

         塞恩勒蠢蠢欲动的手指不自觉地滑进了少年的衣襟里,顺着少年细腻的肌肤一路徐徐摸到了少年的脊背肩头。

         难道是因为……这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