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9
        惟森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惊恐无措的。

         这一次昏厥他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他才刚满六岁,那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乘坐魔法马车这种代步工具。

         他的两位兄长大人——雷诺和布鲁都已经坐在魔法马车里面,正微笑着等他上去。只是惟森没有发现,在他踏上马车以后,雷诺和布鲁脸上的微笑就变得诡异奇怪起来。

         “啊——哥哥你……”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因为当魔法马车开始行驶以后,雷诺突然伸手一把将他从窗口推下了正在疾驰的马车。他这才发现雷诺脸上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实质上充满了恶意,而一旁的布鲁看着狼狈不堪的他也哈哈大笑起来。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雷诺和布鲁开始毫不掩饰对他的嫌弃与厌恶。实际上他们“三兄弟”都是同父异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雷诺和布鲁会那么齐心协力地一起针对他。虽然雷诺和布鲁偶尔也有争执和打斗,可这些偶尔才会发生一次的小事儿比起他们经常一块儿捉弄、折磨惟森,压根儿就不值一提。

         惟森冷汗淋漓地惊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正好对上了一双纯黑幽邃的眼睛。精神恍惚的少年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现在的他躺在塞恩勒的怀里。

         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惟森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双眼,然后他听见了男人微微沙哑的嗓音,“宝贝儿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还要继续睡下去吗?”

         少年仍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塞恩勒不禁有些担忧地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额头,“宝贝儿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惟森听着男人饱含关切的声音,心底有些木然。在经历过塞恩勒的喜怒无常以后,无论塞恩勒现在对他有多好有多么关心他或者是多么的无微不至……他都会觉得很不舒服、并且很不适应。

         其实说到底他在塞恩勒眼里还不是一只漂亮的宠物,塞恩勒高兴的时候当然愿意对他很好很体贴入微。至于说什么“爱”……事实上也不过是这个男人高兴的时候随口撒下的谎言而已。

         也只有他会这么愚蠢——居然选择相信了!

         这样想着,惟森忍不住笑了出来,是冷笑。少年睁开双眼看向男人,面无表情,“我饿了。”

         塞恩勒看着少年木然的眼神,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他皱眉,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少年继续说道,“——我只想吃新鲜的食物。”

         惟森说完就直接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到塞恩勒,他只知道现在他心里很难受,而且难受中还夹杂着丝丝缕缕尖锐的疼痛,尤其是在看见塞恩勒的时候——这种疼痛居然令他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塞恩勒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忍不住伸手捧过少年的脸,“宝贝儿……”

         “塞恩勒……”惟森的声音很低,仔细听的话还带有轻微的鼻音,“可不可以拜托你……先出去一会儿?”他停顿了一下,觉得自己在塞恩勒面前已经完全没有骄傲和尊严可言了,于是直接说道,“——求你。”

         “宝贝儿不想看见我,对么?”

         “……是的。”

         预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男人平和的反应完全出乎了惟森的意料。惟森感觉到自己被男人小心翼翼地放开了,塞恩勒在离开之前亲了亲他的额头。

         “那么主人请等待一会儿,我去为主人准备新鲜的食物。”

         听见房门关闭的声响,惟森才睁开眼睛安静地坐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湛蓝如水的桃花眼折射出一种冰凉的光泽。

         “咔嚓……”

         轻微的开门声蓦地响起,惟森蹙起眉头直接闭上眼睛倒在床上,根本没有回头朝门口的方向看一眼。

         看这里的环境布置应该是旅馆。惟森扯过一旁的被褥遮挡住自己的脸,有些心烦意乱。络络要陪在爱莉丝身旁,所以现在除了塞恩勒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进出这个房间。

         果然等了不到一会儿,惟森就感觉到覆盖在自己脸上的被褥被一只手轻轻拉开了,紧接着有温暖的手指轻柔而眷恋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惟森……”那个人轻声喟叹着,声音里透出满足而快乐的味道,“果然是你啊……没想到我居然还能见到你呢。”

         惟森的心头猛然一震,这个声音……

         “能偷偷地来看你一眼真好啊,惟森……虽然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我来看过你、虽然我们也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

         “但是我已经满足了呢,惟森……或许你听不见,可是我还是要说,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惟森……”

         “我不敢奢望你也能喜欢我,但是我希望你会记住,你的生命中曾经出现过一个名叫缇娜的女孩儿……”

         话音刚落,在少年的脸颊上不住流连的手指就离开了。紧接着惟森感觉到唇上微微一软,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

         “对不起,惟森,趁你睡着了的时候不问你的意愿就亲了你,但是、但是请原谅我的情不自禁。”

         女孩儿说着不禁红了脸蛋儿,她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然后红着眼眶微笑着转身哒哒哒地跑了出去。

         “缇娜……”

         惟森霍然坐起来忍不住喊了女孩儿的名字,漂亮的女孩儿蓦然回首,神情中带着些许惊喜,“……惟森?”

         “原来……原来你没有睡着吗?”缇娜的脸霎时更加红了,“那你、那你为什么……”

         “我以为是塞恩勒……”惟森想起那名男人就止不住地心烦气躁,他赶紧掐断自己的胡思乱想,“缇娜,你、你现在过得好吗?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很好。”缇娜抿唇,明显的强颜欢笑,“那个……对了,我、我还有事情……我先离开了。”

         “缇娜……”

         惟森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挽留女孩儿,女孩儿却好像在顾忌着什么东西一样,她飞快地跑出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少年愣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手,他有些怅然若失地低下了头,忍不住伸出指尖轻轻摩挲着自己刚刚被女孩儿亲过的唇。

         “缇娜……”

         “宝贝儿还真是念念不忘啊……”

         男人低沉的嗓音忽然响起,紧接着少年纤细的身躯被阴影笼罩起来。惟森蹙眉抬头,身体却毫无预兆地被男人按倒在床上。

         “塞……”

         惟森忍不住惊叫,然而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单音节就被男人封住了唇,接踵而来的是粗暴的啃咬和舔舐。

         品尝到少年唇上不属于他的味道,塞恩勒的神情渐渐变得阴郁起来。他禁锢住少年想要挣扎的手脚,不顾少年的抵抗凶狠地亲吻着少年,直到少年唇上令他感到不悦的味道被完全覆盖为止。

         惟森被按住身体躺在床上,他紧闭双眼,微微张着嘴,连喘息都是颤抖的。

         塞恩勒看着少年异常苍白的脸和破碎不堪的唇、以及他放开少年后从少年的唇角溢出来的血丝。男人忍不住蹙起眉头,开始认真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粗暴了。

         他松开了紧紧禁锢着少年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少年的脸颊,却看见少年更加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少年用自己恢复自由的五指紧紧捂住唇,他颤抖地喘息,双眼仍然紧紧闭着。

         “原来宝贝儿一直喜欢的人是她么?”塞恩勒看着少年的脸,声音轻得宛如呢喃,“……缇娜·丽达。”

         “塞恩勒,”惟森将恶心想要呕吐的感觉压抑下去,他仍然闭着眼睛,嗓音有些沙哑,“你想要对缇娜、做什么?”

         “我说过宝贝儿不可以喜欢别人的,既然宝贝儿那么喜欢缇娜·丽达……她当然不可以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啊。”塞恩勒轻轻舔了舔少年捂嘴的手指,声音温柔而残忍。

         惟森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松开捂嘴的手。少年睁开双眼,用湿润的舌尖缓缓舔过渐渐干涸的唇瓣。

         “塞恩勒,是不是只有我让你高兴了、你才会愿意放过缇娜?”

         塞恩勒怔了一下,然后他看见少年朝他绽开一抹笑容,“好,那么如你所愿,塞恩勒。”

         塞恩勒还没反应过来,少年已经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身上大片白皙的肌肤。看着男人微微收缩的眼瞳,少年弯起眼睛笑了。果然他想的没错吧,塞恩勒对他……从来就只有*呢。

         “塞恩勒……”

         惟森轻声呢喃着,任由男人将他的衣服撕裂扯掉。少年眉眼弯弯的样子很可爱很诱人,令塞恩勒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尤其是少年主动将细白的双腿缠上他的腰部的时候,更是让塞恩勒几乎失去理智,他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狠狠地进入、并且贯穿少年的身体。

         但是塞恩勒最后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他知道惟森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做这种事情,更何况……

         少年冰蓝的桃花眼迷蒙一片,根本就映不出他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