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4【正文完】
        “塔诺斯,我好像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吧——其实我会一点儿预言系魔法。”

         塔诺斯心头微微一跳,他冷着脸看对面的赛斯尔,“那又怎么样?”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会爱上你,我也知道我最终会因为你而死。”赛斯尔缓缓扯开一缕温柔的微笑,“我曾经想过杀掉你,这样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但我对你终究还是下不了手呢。”

         “因为你爱我么?”塔诺斯讥诮地看着他。

         “是的,因为我爱你。”赛斯尔仍旧微笑,“所以尽管明知道今天来这里见你会死,我也依然来了。”

         塔诺斯猛地抬头看他,赛斯尔眯眼低笑,“难道你不是打算杀了我么?”

         “不是。”塔诺斯缓缓摇头,“以我的实力还杀不了你。”

         “所以是准备跟我同归于尽?”

         “你不是爱我么?还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塔诺斯忍不住笑,“明明是同生共死好吗?”

         他最深爱的人屠了他的整个家族,而他现在又准备杀掉他最深爱的人……他的亲人他的爱人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他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了啊。

         “那惟森呢?”赛斯尔没有忘记他来这里的原因。

         “我将惟森放置在了很安全的地方,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醒过来的,等他醒了可以自己跟塞恩勒联系。”

         赛斯尔状似随口追问塔诺斯那个“很安全的地方”,塔诺斯也没有打算隐瞒赛斯尔。赛斯尔忽然皱眉说道,“这样的话……恐怕不需要等到惟森醒过来联系塞恩勒了。”

         “什么意思?”塔诺斯也蹙眉。

         “因为塞恩勒跟我一起来了。”

         塔诺斯闻言脸色止不住地发白。他快速计算了一下时间,最终只能垂下目光无奈地苦笑。

         所以……还是这样了啊……

         ——最终他还是会再次对不起惟森。

         因为,他可能会让惟森、永远地失去塞恩勒。

         **

         这里……是哪儿?

         惟森爬起来茫然地环视四周,他的脚下是厚厚一层青翠欲滴的藤蔓,柔软而有韧性。

         “塞恩勒……”少年怔怔坐在藤蔓织成的地面上,他的手指缓缓划过有些滑腻的植物表层,张口轻声喊着。

         四周一片沉寂。

         “塔诺斯……”

         “真是让我伤心啊,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时候居然没有喊姐姐的名字。”

         惟森睁大眼睛猛地朝声音的源头看去,溪澈站在距离他不太遥远的地方,歪头弯眉扬唇朝他甜甜地笑。

         “溪澈?”惟森错愕,他微微蹙眉,“……塞恩勒呢?”

         “塞恩勒啊……他已经死了哦。”溪澈轻声说道,“不仅是塞恩勒,还有赛斯尔和塔诺斯……他们都死了哦。”

         惟森眼瞳骤缩,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勉强露出微笑,“你在说什么啊溪澈,塞恩勒他、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惟森,你认为我有欺骗你的必要吗?”溪澈盯着少年干净的瞳仁,“我刚刚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

         “你确实没有欺骗我的必要,但是、但是塞恩勒怎么可能死了呢?”少年执拗地说道,神情却明显慌乱起来,他不断地试图告诉自己溪澈说的话是假的,“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对了,有同生契在,如果塞恩勒死了,我怎么可能还活着?所以塞恩勒不可能……”

         “惟森,你还活着是因为有我在,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就死去的。”

         “所以……塞恩勒真的死了?”少年沉默了很久很久,才抬起湿润的眼睛傻乎乎地问溪澈。

         “是的。”

         “可是……塞恩勒明明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你明明说过不会离开我的……”惟森闭眼喃喃,“你还没有听我亲口对你讲过我喜欢你……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我了呢……”

         溪澈安静地看着银发少年沾了水雾的长睫毛,她轻声问道,“惟森,你恨他么?”

         “恨?”少年似乎恍惚了一下,紧接着他坚定地说道,“嗯,我恨他。”

         “那很好……”溪澈弯眉笑了,“恨,因为曾经爱过。”

         泪水终于顺着少年的脸颊滑落下来,少年软糯的嗓音变得沙哑,语气却更加坚定了,“嗯,我爱他。”

         “那么,你愿意用你的命换回他的命、让他代替你承受你现在的痛苦么?”

         “是他先离开我的啊……是他先抛弃我的啊……”少年带有鼻音的声音宛如怯懦的嗫嚅,却又带着勇敢的果断,“所以……我当然愿意。”

         **

         “塞恩勒,你的命是我的哦,所以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你一定不可以选择死亡。”

         ——嗯,我的命是你的,宝贝儿,你不允许我去死,那么我就活着迎接属于我的终极。

         “塞恩勒,你不可以骂我自私骂我懦弱哦,因为没有你,我是真的活不下去啦……你比我要厉害很多,所以我想啊,即使没有了我,你也一样可以好好活下去吧……”

         ——不,宝贝儿,事实上我并不比你厉害,没有了你我感觉生不如死,我所能做到的只有好好生存下去,而不是好好生活下去。

         “塞恩勒,没有我在你身边你绝对不可以跟别的男孩子做.爱哦……女孩子也不可以!”

         ——宝贝儿,我只对你能硬起来。

         “塞恩勒……好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吧?嗯,那就这样了……啊对了——我爱你。”

         ——宝贝儿,我也爱你。

         .

         溪澈看着男人近乎自虐一样每天都要听上数十遍那名银发少年遗留下来的“声音”,十年如一日。

         整片异世大陆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属于卡兰家族了,但溪澈却再也没有见过男人的笑容——哪怕是最轻浅的微笑。

         “塞恩勒大人,你听说过平行世界吗?”

         男人仰头安静地看着天空,似乎没有听见溪澈的话。

         溪澈并不气馁,她眯眼,缓缓微笑,“塞恩勒大人难道不感兴趣吗?我有办法让你重新见到惟森哦。”

         男人终于看向她,目光阴鸷而危险,“你有办法让宝贝儿复活么?”

         “没有。”溪澈老老实实地摇头,紧接着她说道,“你们在这个世界的悲剧已经无法改写,但是我有办法让你在平行世界里和惟森重新相遇。”

         “……平行世界吗?”

         “是的,平行世界。”溪澈露出甜甜的笑容,“这个世界的悲剧将会一直延续,但是在另一个世界里,新的故事、即将开始——”

         **

         八岁的孩子长着一副纤细娇弱的身躯,他的五官非常精致柔美,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更是格外引人注目。此时,他却狼狈不堪地躺在粗糙冰凉的地面上,单薄的身子正被一只脚狠狠地□□着。

         他的哥哥雷诺在一旁哈哈大笑,“我们太希特家族怎么会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孩子?惟森,你知道吗?你是我们太希特家族的耻辱!”

         孩子双眼里满是愤怒,却是唇角淌血,微张着嘴巴剧烈地喘息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雷诺似乎觉得无趣了,意兴阑珊地在他精致的小脸上踩了几脚,冷嘲热讽几句,然后带着一众仆人扬长而去。

         孩子咳嗽着吐出来一口血水,闭上眼睛躺在地上平复着剧烈的喘息,直至有一只温暖的手伸过来搂住他的身子,将小小的孩子抱了起来。

         孩子明显受到了惊吓,他慌忙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妖冶的脸庞,挂着温柔的微笑,恰到好处地掩饰住了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强势与凌厉。

         年纪尚小的惟森当然看不出那么多内在的端倪,只是觉得眼前的男人很英俊很好看,而且……

         这是第一次有人主动拥抱他。这种感觉很好很温暖,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男人看他的目光异常温柔,低头亲吻他额头的动作更是分外虔诚。这让惟森有些困惑,“我们……曾经见过吗?”

         男人并不回答他的问题,他听见了男人在喃喃细语,“宝贝儿,我终于找到你了呢……”

         听见这句话的一瞬间,孩子盯着男人俊美的脸庞莫名地红了眼眶。他微微睁大湿漉漉的桃花眼,神情执拗地问道,“你在找我吗?”

         “是的。”男人朝他温柔地微笑,“我叫塞恩勒,我找了你很多年,你一定要记住了,绝对不可以忘记。”

         “嗯。”孩子认真地点头,他说,“我叫惟森·太希特……”

         “我知道。”男人依然微笑,接下孩子的话,“我的主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