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番外一【溪澈篇】
        溪澈十六岁,职高二年级,美术专业。

         溪澈皈依腐门很早,九岁开始接触男男世界,十一岁深陷*漫画之中不可自拔,十三岁看过的gv数不胜数,如今乃资深腐女一枚。

         溪澈打小就喜欢绘画,学习成绩从小到大一直不咋地,绘画天赋却很高。十四岁那年,溪澈正式开始画*漫。

         画风精美细腻,虽然剧情算不上有多么跌宕起伏,但是在画她的第三部*漫时溪澈毫无征兆地火了,成名作《wish》。《wish》火了以后,连同溪澈前面两部一直不温不火的*漫也渐渐有了不错的成绩,让才刚过了十六岁生日的小女孩儿一时之间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溪澈给自己取的笔名叫“辙”,所以她的同学虽然知道她是个资深腐女,却并不知道一度火得不像话的“辙”就是溪澈。

         溪澈是个性格腹黑热爱各种恶趣味的姑娘,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度非常高。所以当她发现自己被强制绑定了系统以后也还是很淡定地接受了现实。

         【叮!宿主你好,我是dm系统,宿主称呼我为dm就可以了。】

         溪澈很淡定,“dm系统是吗?为什么系统要选择我?”

         【叮!宿主曾经画过一部*长漫《wish》是吗?】

         “嗯。”

         【叮!并且《wish》已经结局了?】

         “嗯。”

         【叮!那么现在问题来了,《wish》的过程虐恋情深也就算了,宿主为什么还要让《wish》be?!】

         “因为我喜欢be啊!”溪澈回答得非常理所当然。

         【叮!宿主可以回答得这么任性是因为宿主可能还不知道——在你动笔将这部*长漫画出来的一瞬间,那个由你创造的世界就已经存在了,而主宰那个世界的、控制那些主角们喜怒哀乐的人,就是宿主你。】

         “是吗?”溪澈亮晶晶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这个dm系统的声音真是好听啊,嗓音清软声线干净,就像是长期禁欲的少年发出的声音一样……哎呀哎呀,忍不住自动脑补了十万字“关于禁欲受の调♂教计划”肿么办?

         【叮!宿主可能不相信,甚至觉得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但是宿主凭什么认为只有宿主生存的这个世界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而其他世界就是虚拟的、不存在的世界?】

         “身为一只三次元去死党兼生活在二次元的资深腐女,我可从来没有过这种错误扭曲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溪澈耸肩,“所以dm,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呀?”

         【叮!由于宿主的成名作《wish》实在是太火了,迄今为止已经有10万读者对于《wish》的be产生了深深的怨念。】

         “只有悲剧才能让人永远铭记于心嘛。”

         【叮!这个理由并不具有说服力!系统将会让宿主穿越到《wish》的世界里,直到宿主完成dm系统发布的所有任务才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于是,溪澈就这样携带dm系统穿越了。

         说实话,dm系统对溪澈还是很好的,虽然溪澈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然而她拥有粗壮的金手指,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愣是没有吃过一点儿亏。

         【叮!系统会对宿主这么好完全是因为宿主你是系统的第一位女性宿主。】dm系统的声线听起来仍然禁欲又带感。

         “咦?之前你的宿主都没有女性的吗?”

         【叮!在某种解释上,dm系统=*系统,所以正常情况下dm系统的宿主不是主角攻就是主角受。】

         “*系统啊……”溪澈噘嘴喃喃,“听你这么说我更加好奇了,你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我作为你的新宿主呀?”

         【叮!这个告诉宿主也无所谓,因为我打赌输给了我家宝宝,所以愿赌服输挑选一名女性宿主。】

         “你家宝宝?”溪澈闻言顿时来劲儿了,可能是dm系统的声音太好听的缘故,她潜意识里一直都没有将dm系统当成是机械的死物,而是一名活生生的少年,“dm,你家宝宝也是系统吗?”

         【叮!是的。】

         “你们谁攻谁受?”

         【叮!请记住本系统是攻。】

         “但是说自己是攻的一般都是小受诶~”溪澈眯着眼笑,“更何况你的声音听起来就是禁欲受一只嘛~”

         dm系统不说话了。溪澈能感觉到dm系统对她是真的好,只不过这种“好”仅仅是出于对待女性的礼貌和尊重。

         溪澈也听得出来,dm系统在说到“我家宝宝”时语气充满了温柔和宠溺,让溪澈顿时被萌了一脸。啊啊啊啊啊这年头的系统要不要这么萌!

         dm系统给溪澈发布的任务总体来说还是挺轻松的,无非就是让她进入布迪岛屿啊、刷刷布莱特和伊迪的好感度啊、获取索妮娅的信任啊……这些种种。更何况她有dm系统这个外挂在,这些小任务简直soeasy~

         “dm,其实你可以多给我发布一些任务的,反正每次都有你手把手帮助我完成任务不是吗?”

         【叮!系统选择义正辞严地拒绝宿主的请求。宝宝说过,对待女性宿主要温柔体贴,不能像对待男性宿主一样冷淡无情。】

         溪澈眨眼,“温柔体贴啊……你家宝宝不会吃醋哦?”

         【叮!宝宝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那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对待男性宿主的呀?”

         【叮!其实也没什么,主角攻的话就让他看得到吃不到,主角受的话就让他没事儿多挨操……只是这样而已。】

         溪澈扶额,“……好狠毒。”

         【叮!不,只是恶趣味而已。】

         “虽然你这样对我解释,但我忽然之间好庆幸我是女性怎么办……”

         dm系统没有回答,溪澈依稀能分辨出来dm系统似乎在轻笑。

         好萌!qaq

         嘤嘤嘤肿么会有这么萌的系统!qaq

         过了没多久,溪澈就接到了dm系统发布的新任务——

         和主角攻&受见面,然后刷好感度。

         因为有dm系统的存在,这个任务也变得并不怎么艰难。dm系统原本还想给溪澈送上关于主角攻&受的喜好的详细信息,被溪澈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嘤嘤嘤跪求系统增加任务难度!qaq

         然而dm系统果断无视了溪澈的心声。他才不会告诉溪澈他以前的男性宿主都是嘤嘤嘤跪求他降低任务难度的,所以看他对溪澈这位女性宿主多好,完全是按照他家宝宝的要求做的呢~

         刷主角攻&受好感度的过程对溪澈来说一点儿都不坎坷,黑化忠犬攻还有点儿挑战性,主角受的属性完全是“呆萌软”,简单粗暴点儿来讲就是单纯娘受一只,刷起好感度来简直不要更爽。

         【叮!宿主不认为让主角受喊宿主“姐姐”是多此一举的行为吗?恕系统直言,这对刷好感度并没有什么帮助。】

         “不,只是恶趣味而已。”溪澈完全模仿dm系统的回答,神态非常顽劣。

         dm系统闻言果然沉默不语。

         “更何况我是真的非常喜欢惟森这个孩子啊!我的年纪也真的比他大哦!”

         【叮!嗯,宿主喜欢就好。】

         溪澈也曾经问过dm系统关于那个叫做络络的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她的笔下似乎没有这样一号人物。dm系统的回答是这个世界具备自动补全功能,总不能在这里出现的每一个人物都来自溪澈笔下。

         【叮!毕竟身为作者的你画的只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主角们的故事,但是当这个世界成为活生生的现实时,它的组成却不能只有主角们。】

         溪澈认为dm系统说得很有道理,于是没有继续追问。

         旁观主角攻&受谈恋爱其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尤其主角攻&受还都是溪澈喜欢的类型。只不过有时候dm系统发布的任务让溪澈有些烦恼而已。

         “为什么我要帮助缇娜爬上惟森的床啊?先不说这个任务槽点太多让我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也暂时不说我站的cp其实是塞森……我们只说惟森是受这个问题吧,你身为*系统应该比我更清楚一只小受是不可以违反受德去压……”

         【叮!关于这个问题宿主完全可以放心,毕竟在*世界里一只小受是绝对不可能成功(攻)的。】

         “尽管知道小受不可能成功(攻)可是一旦想到我要做的事情居然是拆散我站的cp……我会有非常大的心理障碍的好吗!”

         【叮!请宿主尽快克服心理障碍。】

         “不不不我无法抑制我内心的负罪感qaq……”

         【叮!选择吧,宿主——第一是按时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第二是将身体的控制权暂时交给系统,让系统协助你完成任务。】

         “……有第三个选择吗?”

         【叮!有的。】

         “我果断选择第三!”

         【叮!宿主的选择即时生效。还有,第三个选择是——选择第二。】

         “……跪求别闹!qaq”

         然而事实证明dm系统并没有闹,最终在dm系统的“协助”下,溪澈完成了这个任务。

         “dm我恨你……”

         dm系统直接无视了溪澈的怨恨,在溪澈完成这个任务以后,dm系统立刻发布了新任务——

         主角攻死亡以后,让主角受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主角攻的生命。

         “为什么《wish》的剧情会变得这么恶俗……这还是我当初画出来的《wish》吗?”

         【叮!请宿主积极完成任务,否则系统将再次接管宿主的身体,直到协助宿主完成任务为止。】

         “……”

         事实上这个任务很容易完成,溪澈当然没让dm系统再次掌管她的身体,因为她没费什么劲儿就完成了这个任务。

         紧接着就是最后一个任务——

         让主角攻主动绑定dm系统。

         这个任务也不算艰辛,因为主角攻绑定dm系统以后就可以到平行世界里和主角受重新相遇相识相爱,所以主角攻对绑定dm系统并没有表现出抗拒。

         【叮!等dm系统和主角攻绑定成功,宿主就可以回到你原本属于的世界了。】

         “好吧,”溪澈眨眼,“dm,其实我还是挺舍不得你的,毕竟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啊……”

         dm系统不说话。

         “所以……可以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溪澈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dm系统继续装死。

         “切,这么小气啊……”溪澈嘟囔。

         【叮!很遗憾系统不能满足宿主的愿望,因为系统并没有实体。】

         “我才不相信呢!如果没有实体的话你和你家宝宝怎么啪啪啪?”

         dm系统沉默不语。

         溪澈软磨硬泡最终还是拿dm系统没有办法,只能不情不愿地作罢,开始找其他话题跟dm系统胡扯,就为了多听一下dm系统禁欲又干净的声线。

         “dm,我打算回到我的那个世界以后就开始画《wish》的续篇,将be改写成he哦。”

         【叮!宿主不是对be有特殊的执念吗?居然也会有想写he的时候吗?】

         “嗯,以前的我虽然一直坚定地相信那些我深爱的主角们存在于另一个世界里,那就是我永远也不能抵达的二次元世界——但是我嘴上是这么说,内心深处却并不相信他们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我也不会深刻地体会到我写出来的he或者be直接决定了他们幸福或者不幸福的结局。”

         【叮!于是宿主认为你对不起他们是吗?】

         “嗯。”溪澈认真地点了点头,眉眼弯弯,“我已经决定了,《wish》的续篇就叫做《cyan》吧。”

         dm系统闻言立即忍不住吐槽的冲动——

         【叮!宿主果然是个取名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