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2
        “惟森,你真棒!”

         对于“成功甩开贝拉”这件事情络络感到很兴奋很愉快,“真没想到你的演技也可以这么好啊惟森,刚刚你调戏贝拉的样子简直棒极了!”

         “啊……调戏?”惟森懵懂着一张小脸,茫然地看向络络,“我有吗?”

         络络回答得斩钉截铁,“你当然有啊!”

         惟森微微红了脸蛋儿,却没有继续纠结关于“调戏”的问题。他犹犹豫豫地问道,“络络,你刚刚说了一句话,好像是什么——‘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对吧?”

         “唔,怎么了?”

         “那你说……我真的有可能离开塞恩勒吗?”

         “这个啊……”

         络络在心里说当然不可能啊!她一点儿也不希望她的本命cp被拆散好吗!这么想着,络络眼底划过一丝狡黠,忽然之间计上心头。

         “惟森,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可以主动让塞恩勒厌恶你、进而遗弃你啊!”

         **

         塔诺斯是被下半身那种怪异的感觉硬生生给弄醒的。青年皱着眉头勉强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整个人被身后的男人搂在怀里,腰腹间还横着一条修长的手臂。

         私密处被什么东西塞得满满当当的,塔诺斯眉头皱得更紧了,他能感觉到赛斯尔汗津津的胸膛紧紧贴着他的后背,修长的腿与他的双腿交缠。

         “赛斯尔,你不要太过分了!”青年竭尽全力地抬脚朝男人的腿部踹去,嗓音里透着几分暧昧的沙哑。

         “醒了?”赛斯尔丝毫不在意塔诺斯这不轻不重的一脚,他伸手撩开散落在青年脸颊旁的发丝,兴趣盎然地看着金发青年睡意朦胧的侧脸,“困的话就再睡一会儿。”

         “不睡了!”塔诺斯的起床气开始发作,他偏过脑袋狠狠地瞪着赛斯尔,“你试试一大早被人这样插醒啊!看你还能不能睡得着!”

         赛斯尔抿起薄唇抑制住低笑出声的冲动,语气中带着几分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温柔和纵容,“嗯,都怪我一大早就情不自禁。”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一大早’了哦。”赛斯尔偏头看了一眼窗外面的阳光明媚,微微眯起了双眼。

         塔诺斯的神志这才渐渐清醒了,他推了推赛斯尔的胳膊,懒懒散散地开口问道,“今天不是有爱莉丝的生日派对吗?既然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去忙?”

         “有塞恩勒呢,我不用急。”赛斯尔弯唇微笑,嘴唇慢慢贴上了青年的耳廓,“更何况塞恩勒那么纵容爱莉丝,爱莉丝从小就比较喜欢塞恩勒。”

         “是吗?”塔诺斯眉头一挑,眯眼笑了,“平时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和我待在一起,你是把大多数需要你这个城主大人亲自处理的事务都交给塞恩勒去处理了吧?我看塞恩勒才是这座奥尔城名副其实的城主大人啊……”

         “嗯,你说的没错,但是塞恩勒不喜欢城主这个头衔。”赛斯尔一点儿也不介意和塔诺斯说这些东西,“——而我不喜欢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务。所以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我坐在城主这个位置上,塞恩勒则负责直接或者间接处理奥尔城的大多数事务。”

         即使是塞恩勒去了尼斯玛尔城的那些年,塞恩勒也会每隔一段时间就利用空间系转移魔法回来奥尔城一趟。所以这么多年来赛斯尔也习惯了在这些事情上完全依赖自己这个孪生弟弟。

         “唔……那爱莉丝的生日派对我可以去参加对吧?”塔诺斯微微皱着眉头在赛斯尔的怀里挣扎了一下,试图逃脱男人深深浅浅的侵略。

         赛斯尔却换了一个更加深入的姿势,一边还不忘亲吻青年红肿湿润的唇,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嗯,当然可以。”

         **

         爱莉丝的生日派对在一个非常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举办,宫殿大门口各种各样打扮得花枝招展、雍容华贵的贵族、大人们络绎不绝。

         “惟森,这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哦。”

         在络络的刻意引导下,惟森来到了一个不怎么被人注意的角落。角落里摆放着一张精致洁净的长桌,上面堆放着许多看起来非常松软香甜的蛋糕。

         惟森的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他迟疑地问道,“这些东西……我现在可以吃吗?”

         “当然可以啊。”络络栗子色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如果你饿了的话。”

         惟森这才想起他在不久之前才吃过早餐,但是面对香甜诱人的蛋糕他还是禁不住垂涎欲滴,最后实在是忍不住拿起一块蛋糕小小地咬了一口,那种甜软的味道让少年微微眯起眼睛,脸上露出满足而享受的神情。

         络络看着少年津津有味地吃着东西,心里由衷地认为吃货真是一种呆萌可爱的动物。她用眼角的余光四处乱瞄,最后不出意外地瞥见了不远处那一抹引人瞩目的淡金色。

         恰好在这个时候有一名明显是贵族打扮的少年走过来,面带微笑、动作优雅地朝络络伸出手,“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我可以邀请你当我的女伴吗?”

         “当然可以。”

         络络现在正想找个理由离开一会儿呢,见状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她对惟森轻声说道,“惟森,我先离开一会儿哦,待会儿就回来找你。”

         惟森明显愣了一下,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络络已经将细白的五指搭在了那名贵族少年的手上,唇边挂着甜美的笑容跟着那名贵族少年缓缓走向宫殿中央那些热闹繁华的地方。

         “惟森?”

         等到惟森回过神来,一名金发碧眼的青年站在他面前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笑容一如既往透着阳光般的温暖柔和。

         “塔诺斯?”惟森看着面前的人,惊喜和惊讶一起溢于言表,“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呀?”

         塔诺斯穿着一套淡金色的魔法袍,魔法袍的颜色和青年给人的感觉一样——很耀眼,却又仿佛带着说不出来的和暖温柔。只是几天不见而已,金发青年白皙的脸庞似乎消瘦尖细了不少,但是仍然精致而美丽,五官中带着几分阳刚的英气。

         塔诺斯将目光从惟森身上移开,拿起长桌上一块外形精美小巧的蛋糕,慢慢放进了嘴里。

         “这里的东西真好吃,惟森,很适合你呢。”塔诺斯想起少年“吃货”的属性,再看向少年的时候忍不住勾唇笑了,“看来,塞恩勒对你还是不错的。”

         惟森放下手里的蛋糕,他对塔诺斯的话既没有表示同意也没有出口辩驳,而是睁大眼睛好奇地再问了一遍,“塔诺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当然应该在这里啊……”

         塔诺斯微笑,然而目光终究有些闪烁。他当初帮助惟森并不是没有任何预谋与意图的——他知道塞恩勒作为仆人待在惟森身边,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打算利用惟森接近塞恩勒,以达到混进卡兰家族的目的。

         而最终他也确实成功了,虽然这个成功的过程里危险重重意外重重,并且有太多令他感到出乎意料、措手不及的东西。但是无可否认,他的确是利用了惟森。

         “好了,先不要说我的事情。我问你,惟森,你那天所说的‘毒瘾’发作,其实那是银月花的‘瘾’才对吧?”

         惟森有些惊讶,“你知道银月花?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真的是银月花的话,那么我不仅仅‘知道’,还有办法替你戒掉这种‘瘾’。”塔诺斯似乎松了口气。当初是他利用惟森在先,可他现在是真的将惟森当作他的“朋友”,不做些什么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难免会有些心虚。

         “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只要你愿意,无论什么‘毒瘾’都是可以戒掉的。”塔诺斯微微勾唇,笑容清澈明朗,“——就像我当初承诺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