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6
        络络离开惟森所在的房间后,正巧遇到了回房的塞恩勒。

         “塞恩勒先生……”

         男人身上穿的已经不是那件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魔法袍了,虽然这件魔法袍依然是纯黑色的,但无论是从款式上来看还是从做工上来看都要精美细致很多,使这个原本就英俊无瑕的男人看起来显得更加高雅尊贵。

         络络的目光不禁有些发直。塞恩勒微微笑了起来,身上缭绕着若有若无的酒香味儿。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儿问道,“你刚刚去见宝贝儿了?”

         “是的。”

         “你们说了些什么?”

         络络心想这也没什么内容是不能让主角攻知道的,于是她如实汇报说,“我只是跟惟森说了这里是奥尔城,让惟森不要四处乱走;以及惟森问我关于尼斯玛尔城的状况,我告诉惟森尼斯玛尔城现在已经是属于赛斯尔大人的了——仅此而已。”

         “宝贝儿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塞恩勒眯眼,唇边浅淡的笑容也渐渐变得意味不明。

         “没有。”络络摇头,“惟森听完以后只是说了一句‘这样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这样啊……”塞恩勒微微垂下视线,轻声重复着这三个字,再抬起目光时双眼一如既往地透着深不见底的光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络络离开后,塞恩勒继续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房门开启的声音微弱地响起,坐在窗边的少年清瘦的身躯微微颤了颤,却强撑着没有回头去看。

         惟森低头看着午后的阳光温暖地投映在他纤细的五指间。他知道,这次一定是塞恩勒回来了。

         塞恩勒走进房间后,第一反应就是寻找他的主人所在的地方。然后他看见了,身形细瘦的少年将身躯软软地依靠在窗台的边沿处,灿烂的阳光毫不吝惜地投映在少年的银发间、身体上。

         “宝贝儿这么快就睡醒了吗?”塞恩勒顺从自己的*走过去,将银发少年搂进怀里。

         惟森的身体微微僵了僵,但是他没有挣扎,就这么麻木而僵硬地任由男人紧紧搂着他的身体。

         “塞恩勒——”

         少年深深地呼吸,声音低迷,“以你尊贵的身份和强大的法术,要找一个怎么样的玩物找不到呢?即使你喜欢男人,比我乖顺比我聪明比我美丽的男孩儿在异世大陆上也多的是。难道你就不可以……放过我吗?”

         “宝贝儿怎么会认为你是我的‘玩物’呢?”男人用舌尖舔了舔少年白嫩的脸颊,然后温柔而愉悦地笑了,“宝贝儿,你是我心爱的人啊!我怎么可能舍得放过你呢?”

         惟森忍不住偏过脑袋躲开他的舔吻,眉头紧紧皱起,“塞恩勒,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愿意放过我?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上也上过了……你、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啊?”

         塞恩勒明显愣了一下,因为少年那一句几乎是喊出来的“上也上过了”。紧接着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把少年柔软的身躯横抱起来然后将少年压倒在旁边的大床上。

         “宝贝儿,不要开玩笑了,我是永远都不会愿意放你走的。别说只是‘上过了’而已,即使是上你一辈子……我都还嫌少啊。”男人舔了舔少年的眼睛,声音低哑而暧昧。

         惟森完全没有办法挣扎抵抗。每次都是这样,塞恩勒总是会用精神系魔法控制他的身体,让他不仅用不出半点儿魔法力量,连稍微偏过脑袋躲闪都只是奢望。

         “一辈子?难道你打算囚禁我一辈子吗?”少年完全无法忍受地问道,“塞恩勒,你恨我?”

         “恨?”塞恩勒笑了,语气中蕴含着满满的温柔,“不,宝贝儿,我爱你啊。”

         “是吗?你爱我?”

         惟森扯了扯唇角,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浅浅地嗅着男人身上清淡的酒香味儿,眼神中第一次透出了蚀骨的冰冷与残忍。

         “那么,塞恩勒——我恨你。”

         “——永远、恨你。”

         塞恩勒的瞳仁微微一缩,然后他的笑容更加愉悦而温柔了,“没关系,既然宝贝儿不爱我,那么——恨我也好。”

         “——我不介意、让宝贝儿再多恨我一些。”

         **

         这是惟森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被上”——没有银月花汁,没有神志不清,没有意乱情迷。惟森的脑袋非常清醒,清醒到让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名为“绝望”的心情。

         裸.露在空气中的躯体被那个男人肆无忌惮地触摸着、舔吻着,然后少年白皙的肌肤被一寸一寸地印上了湿热的痕迹。惟森只知道最后他被迫维持着跪坐在塞恩勒身上的那个姿势,这时候他已经差不多要失去意识了,于是他就这么昏死在了塞恩勒的怀里。

         当惟森再次醒过来时,塞恩勒一如既往的不在他身边。少年沉默地在床上坐了许久,最终默默地整理好身上显得有些松垮垮的魔法袍,光裸着双脚就站到了铺着厚软的毯子的地面上。

         惟森还没有站稳,双腿上毫无征兆泛起的酸软酥麻和某个部位猛然传来的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就令他踉跄了一下,绊倒了一张椅子然后跌坐在地上。他紧抿住微微红肿的唇没有叫喊出声来,双手使劲儿撑在地面上。但尽管这样,少年的脸还是在床头处磕了一下,眼角处顿时浮现出一片明显的淤青。

         惟森忍不住蹙了蹙眉头,他伸手按住眼角处,忍着各种不适从地上爬起来,慢慢挪到房门口,抬手开门——

         房门并没有锁。

         惟森紧皱着的眉头稍微舒展。看来塞恩勒还没有下意识地将他囚禁在房间里的习惯,尽管他曾经逃离过一次。又或者说,塞恩勒有绝对的自信——在奥尔城里,他没有任何逃离的可能性。

         是啊,在奥尔城里他确实没有任何逃离的可能性。惟森纤细的五指抵着房门,他抿起唇无声地笑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会乖乖地待在这个房间里等着塞恩勒回来后继续上他啊。

         少年踩着柔软却厚实的黑色地毯缓缓走出来,轻轻关上了身后的房门。精美细致的雕花木门隔绝了一路倾斜着蔓延出来的灿烂霞光,是朝霞。

         惟森低垂着脑袋瞥了一眼,这么看来,现在是早晨呢。

         下颌忽然一紧,惟森下意识地伸手拍开那只紧紧捏住他的下颌的手,然后抬起视线看向手的主人。那只手非常骨感纤细,看起来十分漂亮,应该是一位女孩子的手。但是当惟森抬起头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名穿着银灰色魔法袍的贵族少年。

         那名贵族少年眉眼清秀,鼻梁挺拔,薄唇艳丽,肌肤白皙,一双乌黑的眼睛细长而媚惑,仔细看时还会发现那双乌黑的眼瞳并不只是纯粹的黑色,而是透着一丝很深很暗、却很妖冶的酒红色。

         “你是谁?”贵族少年的声音透着一种奇异的沙哑,但是很有磁性很好听。贵族少年眼角微微上挑,仅是目光流转间就会不经意地泄露出风情万种,“我怎么不知道城堡里最近来了一名这么美丽的客人?”

         惟森看得呆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以说是美艳媚惑到了张扬这种程度的男人。贵族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惟森看,然后挑起唇角笑了起来,五指随之抵在了惟森的脸颊上。

         “还是一位和我一样有着男装嗜好的客人呢……真是难得啊。”贵族少年眯起酒红色的双瞳,笑容更加媚惑而甜美,“不过你这张脸蛋儿也长得太精致了,即使是男装打扮也依然会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你是一个女孩子哦……”

         惟森回过神来以后就一直维持着面无表情,事实上从小到大有太多人说过他长得像个女孩子,并且以此来肆无忌惮地羞辱他。这些话听多了惟森虽然已经感到麻木,但仍然觉得非常反感。

         “你是塞恩勒带回来的女孩儿吧?看来塞恩勒的眼光真是不错呢,气质这么纯洁干净的女孩子在异世大陆上可是不多了哦。”贵族少年眯眼打量着他,“唔,但是你怎么不说话呢?不会是个哑巴姑娘吧?真是可惜了啊……”

         “爱莉丝——”有一个人走过来,站在贵族少年的身旁。那个人仔细地打量着惟森,话却是对贵族少年说的,“爱莉丝,你的话太多了。”

         那个人穿着银黑色的、精致而华美的魔法袍,那件魔法袍上似乎还印着密密麻麻的、繁琐而复杂的魔法符文,但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魔法符文并不是印在布料上面的,而是在魔法袍上时隐时现地浮跃着、流动着。

         惟森的呼吸微微窒了窒,他当然知道这种真正意义上的“魔法袍”在异世大陆上只有各城的城主大人能够穿——并且配得上穿。

         那么,他面前这个笑容令人如沐春风的男人,大概就是第一城的城主大人、塞恩勒的孪生哥哥——赛斯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