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4
        夜色渐深,惟森从床上爬起来,将纯白色的魔法外袍裹好,然后系好腰间暗银色的带子。

         ——“你和我一起怎么样,惟森?虽然我也总是居无定所,但是和我在一起至少可以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哦。”

         虽然惟森对塔诺斯提出来的“邀请”感到非常心动,但是……惟森也始终记得那天络络对他说的话。

         络络说,银月花的汁液是会使人上瘾的,刚开始的时候惟森大概每十五天需要服用一次银月花汁,过一段时间会自动缩短到每七八天需要一次,再过一段时间就变成了每三四天一次……所以银月花汁虽然对身体没有其他副作用,可是这样长期服用下去也会变相地成为一种“慢性毒.药”。

         因为到了最后,那个服用银月花汁成瘾的人会无时无刻地需要它,然后再因为银月花汁而无时无刻地发情……直到那个人因为发情而精疲力尽导致死亡。

         惟森也不知道这种“毒瘾”发作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的,但他就是下意识地不想让塔诺斯看到他狼狈的一面。所以他准备趁着夜晚离开这里、离开塔诺斯。

         惟森推开门正想走出房间,对面的房门突然打开了,金发碧眼的青年站在门口处,看见惟森的时候,青年一如既往地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惟森,你也睡不着吗?”

         少年纤细的身体微微僵了僵,他抬头,若无其事地说道,“今天晚上……星空很漂亮呢。”

         “是吗?”塔诺斯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刚好我也睡不着呢,我们一起出去吧。”

         惟森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手腕就被塔诺斯伸手一把握住。塔诺斯就这样拉着惟森走出旅馆,陪着他“观赏”了一晚上的星空。

         “唔……我好困啊。塔诺斯,你就让我回去睡觉吧……”

         “不行呢,难得今天晚上的星空那么漂亮,我们再多看一会儿吧。”

         到最后,惟森已经是昏睡在塔诺斯身上了。塔诺斯就这样让惟森靠在他身上沉沉睡去,晨曦映亮了金发青年白皙而俊美的脸庞,使他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看起来更加显得流光溢彩。

         塔诺斯微微眯起眼睛看完了日出,他的唇边由始至终挂着微笑。

         “赛斯尔,你看呐——我又活着看完了一次日出呢……”

         **

         时间还没到中午惟森就被硬生生地饿醒了,他从房间里爬起来想找些东西吃,刚出房门就遇到了似乎是从旅馆外面回来的塔诺斯。

         “惟森,这么快就醒了吗?”塔诺斯看着还有些迷糊的少年,忍不住微笑起来,“我买了你喜欢吃的东西回来哦,还准备待会儿到你的房间叫醒你呢……”

         听到“吃”字,惟森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塔诺斯见状直接走进了少年的房间。他看着少年津津有味地吃起了东西,抿起唇禁不住笑了笑。

         “惟森,待会儿陪我去看一场舞台剧吧。”

         “舞台剧?”惟森抬起头看向塔诺斯,声音因为嘴巴里的食物而有些含糊不清。

         “嗯。”塔诺斯笑着点头,“是我最喜欢的舞台剧呢,它的名字叫做《珍妮弗与薇薇安》。”

         “《珍妮弗与薇薇安》?我从来没听说过这出舞台剧呢……好看吗?”

         “你当然不会听说过这个名字了。”塔诺斯露出一个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至于好不好看……惟森,你看过后就知道了。”

         惟森也没有多想什么,他吃过东西后,就陪着塔诺斯去看那出名字叫做《珍妮弗与薇薇安》的舞台剧。

         【从前有一位出身很高贵的小姐,她的名字叫做薇薇安。薇薇安长得非常美丽,她的美貌能令最漂亮的花儿也感到羞愧。】

         惟森坐在观众席上听着舞台剧的旁白。这个时候,舞台上出现了一名女孩儿,她的五官非常精致美丽,令花园里鲜妍明媚的花儿们都羞红了脸。

         【薇薇安不仅长得美丽,她的性格也非常讨人喜欢。每一个看见她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称赞她的完美无瑕。】

         舞台上的薇薇安有着可爱动人的笑容和花蜜一样甜美的嗓音,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会对她赞不绝口。但是薇薇安始终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别人的夸奖而变得骄傲自负。

         【珍妮弗比薇薇安要大四岁,她长相平凡,和完美无瑕的薇薇安相比起来珍妮弗就是一名平平无奇的女孩儿。但珍妮弗却是薇薇安身边、跟薇薇安关系最亲近的女仆。】

         另一名相貌普通的女孩儿出现在了舞台上,她照顾薇薇安的生活起居、陪着薇薇安玩耍打闹、每时每刻都在无微不至地关心着薇薇安。

         【薇薇安就这样一天一天地长大了,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喜欢上异性。而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已经无药可救地喜欢上了珍妮弗。】

         “珍妮弗亲爱的,我发现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喜欢上那些男人,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天呐,这实在是太糟糕了!”珍妮弗闻言睁大了眼睛,做出惊恐万状的神情。

         薇薇安顿时露出了令人心碎的神情,配上她精致美丽的五官,显得十分楚楚可怜。

         珍妮弗这才发现自己失言了,她赶紧安慰薇薇安。但是珍妮弗的这些话薇薇安显然听不进去。

         观众席上的惟森也呆住了,他忍不住看向一旁的金发青年。

         “塔诺斯,这出舞台剧……”

         “嘘——”塔诺斯只是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甚至没有转过视线来看他,“惟森,先看完了再说。”

         惟森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感觉到身上突然涌起了一种奇特的酥麻,那种酥麻慢慢转化为另一种怪异的瘙痒,很快又变成了针扎一样细细密密的刺痛。

         少年的额头渐渐沁出了冰凉的汗水。惟森想,他大概明白银月花汁的“毒瘾”发作起来会是怎么样的了。

         于是在塔诺斯惊讶的目光中,银发少年霍然站了起来,然后……落荒而逃。

         “……惟森?”

         惟森在逃离前不经意间朝舞台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个美丽得令人心碎的女孩儿薇薇安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她用比花露还要甜蜜的嗓音忧伤地控诉着站在她对面的珍妮弗——

         “喜欢你的人明明是我啊!为什么你一定要在意他们的目光与说法呢?我们性别相同又怎么样?你没有任何地方能跟我相比又怎么样?只要、只要我喜欢你就足够了啊!”

         “——接受我,就真的有那么难吗?”

         **

         塔诺斯追出来的时候,惟森已经不见了踪影。塔诺斯寻找了很久,最终在一片偏僻的小树林里找到了那名银发少年。

         “……惟森?”

         银发少年将整个身体都倚靠在树根上,他有些艰难地坐在那里,呼吸沉重而急促,脸上的神情时而带着痛苦、时而有些恍惚。

         “惟森,你怎么了?”

         塔诺斯看了一眼少年身上已经沾满灰尘的魔法袍,直接在少年面前蹲了下来。他伸手抓起少年的手腕,却发现少年隐藏在袍袖下的手臂此时纵横着一道道新鲜艳红的血痕,在洁白的肌肤的映衬下显得异样狰狞。

         “……塔、诺斯?”

         惟森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向金发青年,纤长卷翘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微微涣散的桃花眼里映不出任何东西。他竭力抽回自己因为剧痛而微微颤抖的手腕,皱着眉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我没事哦,只是‘毒瘾’犯了啦……”

         “毒瘾?”塔诺斯不由地蹙起了眉头。

         “对哦,是‘毒瘾’哦……”惟森的脸已经惨白到毫无血色的程度,“所以我也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纯洁干净啦,我其实很肮脏啊……塔诺斯,你不用管我的,你快走吧……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自生自灭就好了啊……”

         塔诺斯不自觉地捏紧了少年细白的手腕,“惟森,只要你愿意,毒瘾是可以戒掉的。”他用治愈系魔法替少年治疗身上的伤痕,在魔法的作用下,少年的肌肤很快变得光滑如初。

         “但是、但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啊……”

         “你可以的,惟森,我相信你。”塔诺斯将遮挡在少年眼前的银色碎发撩开,他摸了摸少年濡湿冰凉的额头,然后盯着少年将近失去意识的眼睛,认真地说出承诺,“——因为我会陪伴在你身边。”

         “真是遗憾,宝贝儿恐怕不需要你的陪伴了。”

         低沉的嗓音从背后传来,那一瞬间塔诺斯警觉而敏锐地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金发青年快速地搂过地上狼狈不堪的少年朝一旁躲去,然后,他再次看见了那名妖冶而苍白的男人。

         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瞳里一如既往地倒映着塔诺斯怀中的银发少年的身影。塔诺斯似乎有些惊讶,他认真地端详着男人的神情,片刻,青年好像感觉不到危险一样,毫无征兆地挑起唇角灿烂地笑了起来。

         看来上次他想错了,原来卡兰家族的人也并非真的每一个都那么凉薄无情。

         这样、很好。

         塔诺斯就这么无声而愉悦地笑着,他看着那名站在他对面的男人朝他伸出手,色泽淡漠的薄唇微微张合。

         “把他还给我。”

         ——把宝贝儿、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