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0
        络络离开以后,床上的惟森并没有安安分分地继续躺着,而是开始尝试着挣扎。尽管明知道他能逃脱的机会几乎等于零,但是惟森深藏在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乖顺地坐以待毙、或者是像只羔羊一样任人宰割。

         所以当塞恩勒回到房间的时候,首先听见的就是锁链相互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响声。

         “宝贝儿醒了?”

         男人随手解下自己身上纯黑色的魔法外袍搭在床边,他的身后跟着一位治愈系的高阶魔法师。那位魔法师看起来白发苍苍,垂垂老矣。

         惟森没有说话,他只是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那个坐在他身旁的男人,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专注而仔细地看那名让他感到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

         精雕细琢的五官、毫无血色的肌肤、高挑修长的身形……惟森从小到大都知道塞恩勒长得很好看很好看,完美无瑕的脸庞就像是上帝最杰出的作品——是的,惟森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也仍然这么认为。

         所以他对塞恩勒为什么会产生一种“陌生”的感觉呢?惟森更加认真地端详身边的男人,试图在这个男人身上找出一些与过往那个“对他忠心耿耿的仆人塞恩勒”不一样的地方。

         塞恩勒从进房开始就被惟森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来看,令他惊讶、疑惑之余还有那么一点儿莫名的……愉悦。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把这种情绪流露出来,伸手摸了摸少年白皙的脸颊,愉悦地微笑,“宝贝儿饿了吗?”

         惟森不躲不闪地任由他抚弄,双眼直视男人,“塞恩勒,你把我锁起来是要干什么?”

         塞恩勒看着少年绷着一张小脸、面无表情的样子,笑容更加温柔而愉快,和少年对视的时候目光也更加情深似海,“当然是要干你啊,宝贝儿。”

         一旁白发苍苍的魔法师听见塞恩勒那句“干你”不禁拧紧眉头,他瞥了一眼被锁在床上、灵动美丽得像只精灵的少年,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男人的指尖缓缓蹭过少年的眼角,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留意到少年眼角处令人毛骨悚然的淤青消失了。男人的目光微微闪了闪,“谁来过这里?”

         “络……”惟森几乎要不假思索地说出“络络”两个字,但是他马上想起了络络对他说过她是趁着塞恩勒不在才偷偷来看他的。于是到了嘴边的话被惟森咽了回去。他抿唇,干脆利落地反问,“我怎么知道?”

         塞恩勒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主人在撒谎,他根据少年脱口而出的那个“络”字直接揭穿了少年的谎言,“络络吗?原来她是治愈系魔法师。”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拨了拨缠绕在少年手腕上的粗黑链子,露出了被陨铁锁链勒得肿胀青紫的肌肤。

         “看来宝贝儿还是不乖啊……”男人看着那片斑驳的青紫色眯眼轻笑起来,“如果宝贝儿不挣扎的话是不会留下半点儿痕迹的,没想到宝贝儿还是这么不乖呢。”

         “老威尼,”塞恩勒抬手示意那名治愈系魔法师走过来,“宝贝儿身上不能留下半点儿痕迹——你明白么?”

         “是的,我明白,塞恩勒长老。”

         老威尼毕恭毕敬地回答,然后弯腰,将自己的手覆盖在惟森的肌肤上。

         代表着“治愈”的白光在老威尼的五指间凝聚,渐渐形成了一个耀眼却又十分柔和的小光团。老威尼是高阶魔法师,所以不到一会儿惟森身上的青紫痕迹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长老大人,我先离开了。”

         塞恩勒看着老威尼毕恭毕敬地退出房间,顺带识时务地关上了房门,这才重新将目光放在被锁在床上的少年身上。

         “放开我,塞恩勒。”惟森仍然不死心地挣扎了一下。

         “这可不行啊,宝贝儿。”塞恩勒一寸一寸地抚摸过少年四肢上滑嫩如初的肌肤,“虽然我也舍不得这样对待宝贝儿,但是宝贝儿那么不听话,不稍微惩罚一下恐怕不行呢。”

         惟森蹙起眉头,被这么锁在床上让他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他现在迫切地想要摆脱这种感觉,“塞恩勒,你说过我不是你的玩物……”

         “但是我没有说过宝贝儿犯了错我不会惩罚宝贝儿。”

         “我没有错……”

         “赛斯尔和爱莉丝不会无缘无故进来我的房间,如果不是宝贝儿主动离开了房间,又怎么会被赛斯尔捉住呢?”

         惟森愣了一下,随即抿起单薄的唇,笑容讥诮,“所以塞恩勒,你这是在责怪我没有乖乖地待在房间里等你回来上我吗?”

         “不,宝贝儿,我只是怨恨你这么对待你自己。”塞恩勒的指尖缓缓蹭过少年紧抿起来的唇,“我从来没有将宝贝儿锁在身边一辈子的打算,所以我也不会将宝贝儿关在这间房里。但是宝贝儿不应该四处乱跑的。”

         “塞恩勒,难道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你不锁房门,而我离开了这间房你又说我这是犯错——这样的话你还不如直接让我只能待在这里等你回来上我呢。”惟森冷哼,不屑地撇了撇嘴。

         “我说过,我从来没有将宝贝儿锁在身边一辈子的打算。我更愿意相信迟早有一天宝贝儿会心甘情愿地留在我的身边。”塞恩勒微微一笑,色泽淡薄的唇贴上了少年的唇瓣。

         惟森眉头一皱,紧接着毫不留情地张口咬了下去,唇齿间顿时有温热滑腻的鲜血弥漫开来。

         “不可能!塞恩勒,你做梦吧!”

         塞恩勒居然笑了起来,他丝毫不在意地舔了舔被少年咬破的薄唇,然后温柔而暧昧地将沾染在少年唇瓣上的鲜血轻轻舔去,“宝贝儿别生气,经常生气可就不漂亮了。”

         他仍然是轻笑,眉眼妖冶精致,“要不这样吧,只要宝贝儿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么任性地逃跑,我就不将宝贝儿锁在床上了,并且给宝贝儿一定的自由空间。”

         他当然不是责怪他的主人擅自离开这个房间,而是生气他的主人一次又一次这么不顾一切地逃离他。他家主人的性格他很清楚,在明知道这里是奥尔城的情况下他的主人是不会四处乱走的,如果他的主人主动离开房间,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他的主人仍然没有放弃逃离他。

         惟森的眼睛里有一丝明亮的色彩划过。塞恩勒看得出来,他的主人心动了。

         “宝贝儿饿了么?”塞恩勒继续温柔地诱惑,“只要宝贝儿保证不再逃跑,我就放了宝贝儿,让宝贝儿吃东西。”

         他很清楚以他的主人的性格是不可能言而无信的,只要他的主人保证不再逃跑,就是真的不会再逃跑了。

         惟森听见“吃东西”三个字,桃花眼顿时变得闪闪发光,“好,我可以保证——如果你给我足够的自由,我当然不会、也不需要再逃跑。”

         **

         与此同时,塔诺斯也在赛斯尔的房里醒了过来。

         “醒了么?”

         赛斯尔看着青年那张白皙的脸庞,目光有些暗沉幽深。塔诺斯在床上坐起来,垂着脑袋抿唇没有说话,柔软漂亮的金发随着他的动作垂落下来,刚好遮挡住青年的脸颊。

         赛斯尔知道塔诺斯是在看手腕上那条淡金色的细绳,那条细绳是他亲手系上去的,戴在手腕上可以束缚住任何一名魔法师的魔法力量。

         “给我戴上这个……是害怕我会杀了你么?”塔诺斯忽然扬起下颌看向赛斯尔,微微歪着脑袋,笑容一派阳光灿烂。

         赛斯尔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青年线条优美的下颌,尖细、滑嫩,一如既往地令他爱不释手。

         “你为什么会被塞恩勒捉住?”他反问。

         塔诺斯没有隐瞒事实,因为他知道赛斯尔肯定会去找塞恩勒再问一遍这个问题,他实在是没有说谎的必要,“因为当时我和惟森在一起,塞恩勒看见以后似乎很生气呢。你知道的,塞恩勒的实力太强大了,我当然不是他的对手啊。”

         塔诺斯非常无辜地耸了耸肩。

         “惟森?塞恩勒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吗?”赛斯尔在他的话里挑选出自己关心的部分,“还有……你们‘在一起’?你和那个孩子……”

         “赛斯尔大人,不要想那么多,我和惟森只是纯粹的‘待在一起’而已,你不要去伤害惟森。”

         赛斯尔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无可奈何——在塞恩勒的保护下也得他能伤害到那个孩子才行啊!

         但是塔诺斯不知道赛斯尔的心理活动,他见赛斯尔冷着一张脸不说话,禁不住眨了眨碧色的眼睛,有些惊讶,“赛斯尔,你不会真的打算跟一个孩子计较吧?”

         赛斯尔敏锐地在青年的话语中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他眯起双眼,“你很在意那个孩子?”

         “如果我说‘不在意’你就会相信吗?”塔诺斯用力拍开了赛斯尔掐着他下颌的手,语气中带着几分冰凉几分讥诮,“看来你也没有变啊赛斯尔,性格还是那么多疑那么不相信其他人。”

         “所以你是真的很在意那个孩子——对吧?”

         “惟森是我的朋友哦。”塔诺斯眨了眨眼,收回了脸上的其他表情,歪着头一如既往灿烂地笑,“我不在意朋友,难道应该在意你吗——我的仇人。”

         “啊,我忘了呢,跟你说这些话你也是不会理解的。”塔诺斯的笑容渐渐变了,仇怨而憎恨,“因为你根本就是个无心无情、连自己喜欢的人都可以毫不犹豫杀掉的混蛋啊!”

         “你恨我?”

         “如果我说‘不恨’你会相信么?”

         塔诺斯冷了嗓音反问。下一刻,青年的身体猛然僵住了,因为赛斯尔将他紧紧搂进怀里,其中一只手还探进了他的衣襟里面。

         “赛斯尔……”

         “没关系,你恨我吧,有恨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失去了法术的塔诺斯很容易控制,赛斯尔轻而易举地化解了青年绵软无力的挣扎,然后将他身上的魔法长袍撕碎。

         塔诺斯还没怎么来得及抵抗就已经被压倒在床上,璀璨夺目的灯光下,青年金色的发丝晕染出柔软的光泽,散乱地遮挡住了白皙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