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3
        “塔诺斯,谢谢你。”惟森看着青年漂亮的眼睛真心诚意地说出了这一句上次他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

         “惟森,我们是朋友。”塔诺斯挑唇微笑,伸手撩开散落在眼前的细碎发丝,“以后不要随便对朋友说‘谢谢’两个字,这样会令你的朋友很伤心。”

         “是吗?”

         惟森微微歪着脑袋一脸困惑。他在尼斯玛尔城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要懂礼貌、识礼仪,为什么不能对朋友说“谢谢”呢?

         “只有对陌生人才需要说‘谢谢’。至于朋友,他们帮助你是应该的,否则,他们算什么朋友?”

         惟森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刚好瞥见青年抬起的那只手——白皙纤长的手腕上系着一条淡金色的绳子,很细很柔软,但是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却很惹眼。

         惟森认得这种细软的绳子,他震惊地问道,“这是……锢法绳?”

         塔诺斯怔了怔,然后将那只手放下来,笑容带着几分无奈,“好吧,我都忘了呢。”他看着自己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苍白的手腕,“——我需要解开了这条绳子才能替你戒掉银月花的‘瘾’。”

         “系上锢法绳的人……是谁?”惟森脸色微微发白,“是塞恩勒吗?”

         “不,是赛斯尔。”塔诺斯没有隐瞒少年,“如果是塞恩勒的话,那我现在也不可能活着站在你面前了。”

         “塞恩勒的孪生兄长——赛斯尔大人吗?他为什么……”

         “因为他爱我,但是我恨他。”塔诺斯仍然微笑,白净的脸显得温柔而美好,“他想把我留在身边囚禁一辈子,但是又怕我会恨得忍不住……杀了他。”

         “——所以,他给我戴上了这条锢法绳。因为这样他既可以把我留在身边好好疼爱,又不用担心我会有能力暴起反抗他、灭杀他。”

         因为实在是太过震惊了,惟森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塔诺斯,你和赛斯尔、你们……”

         “是的,我们是相爱的——恋人关系。”塔诺斯盯着惟森的眼睛微笑,对此毫不掩饰,“不过,这都是以前的事儿了。至于现在,我不敢继续爱他,他也不敢继续爱我。”

         他不敢继续爱赛斯尔,因为米洛克家族的上百条生命、他的上百个亲人,都被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言之凿凿说会爱他一辈子的男人毫不留情地屠杀了,让他怎么敢继续爱这么冷酷残忍、翻脸无情的男人?

         赛斯尔不敢继续爱他,因为那个男人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屠杀了他那么多的亲人,那个男人知道他心底暗暗滋生的滔天恨意,也知道他待在奥尔城里逢场作戏、强颜欢笑只是为了报这个血海深仇,那个男人又怎么敢继续爱这样一心复仇的他呢?

         **

         塔诺斯第一次见到赛斯尔大概是在三年多以前,他是被男人精美细致得有些过分的容貌给吸引住的。塔诺斯从小就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不喜欢女性,所以他理所当然地凑过去搭讪。

         相见、相识、相知、相爱、相杀——这些事情只是发生在短短的大半年之间,但是塔诺斯每次回忆起来都觉得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他那种复杂的心情——恍若隔世。

         认识赛斯尔的第三个月,他和赛斯尔就在那个后来被惟森称赞“就像是传说中的仙境一样”的温泉里有了第一次交合。

         “塔诺斯,我爱你。”高.潮结束后那个男人亲吻他的嘴唇,“一辈子都像现在这么爱你。”

         塔诺斯因为精疲力尽而整个人瘫倒在他的怀里,闻言眯起眼睛笑了,懒散地嘟起嘴巴回应他的热吻,沙哑的嗓音有些含糊不清,“唔……我也爱你。”

         而在认识赛斯尔的第九个月,这个说会一辈子都这么爱他的男人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仇恨刻骨。

         塔诺斯·米洛克脸色惨白地站在城堡外面,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赛斯尔,你恨我?”

         他知道自己的声音在剧烈颤抖着,紧握成拳的双手已经指节泛白,“为什么?如果你恨我那就尽管冲我来啊!为什么要屠杀我们米洛克家族?为什么要把我的亲人都、都……为什么!”

         “我不恨你,塔诺斯。”那个五官精美绝伦的男人将鲜血淋漓的他压倒在正淅淅沥沥流淌着血水的地面上时这么对他说,“塔诺斯,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你。”

         ——如果不是他因为爱上了塔诺斯,米洛克家族绝对不会现在才被屠杀,他也不会在这里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这一次性.爱没有任何的润滑和开拓,塔诺斯痛得直皱眉头,“我只知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遇见你,赛斯尔!”

         赛斯尔完全不理会他说了些什么,只是继续专注于入侵与掠夺,“不过很可惜,虽然我爱你,塔诺斯,但我还是不能让你活着看到今天的日出。”

         当清晨的第一缕微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映在塔诺斯白皙的脸上时,他身上的男人也嘶吼着到达了高.潮。在到达□□的那一瞬间赛斯尔的感官空白了片刻,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猛然发现怀里金发碧眼的少年渐渐消散成了一片残影。

         “塔诺斯……”赛斯尔怔住,修长的五指径直穿过了少年慢慢虚化的身躯。

         年仅十八岁的塔诺斯缓缓勾起了唇角,笑容凄惨而破碎,“赛斯尔,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庆幸——我一直以来都对你隐瞒了我还是一名空间系魔法师的事实?”

         “塔诺斯……”

         少年疲惫地闭上了双眼,然后在男人怀里彻底消散成了虚无。

         **

         络络看见塔诺斯果然像原剧情一样走过去跟惟森搭话,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她这一口气还没有彻底松完,一只骨感白皙的手就搭在了她的肩头,然后极其自然地顺着这个姿势将她搂进了怀里。

         络络皱眉回头,刚想说些什么,目光却对上了一双乌黑暗红的眼睛。这双眼的主人有着精致的五官和张扬艳丽的脸蛋,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来看。

         “爱莉丝小姐。”络络愣了一下以后迅速地反应过来,赶紧朝爱莉丝露出甜美可爱的笑容。

         爱莉丝看向那名牵着络络的手的贵族少年,眉梢一挑,脸蛋儿上的神情显得更加似笑非笑了,“科比,她是我的人。”

         科比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丝毫不在意地摆手说道,“别开玩笑了爱莉丝,堂堂赛斯尔大人的亲妹妹难道还会在意一名女佣吗?”

         爱莉丝今天戴了一顶精致漂亮的帽子,她把所有头发都盘了起来然后用帽子遮盖住,这样更加显得她的脸蛋小小的尖尖的,精致张扬又艳丽,令人有一种锋芒毕露的美感。

         爱莉丝仍然是女扮男装的装束,反正在奥尔城内不会有人敢说关于她的任何闲言碎语。她眼角上挑,目光流动间有种小狐狸一样的妩媚妖艳,“谁跟你说她是女佣了,科比?”

         科比惊讶,“你刚刚不是说她是你的……”

         “对,她是我的。”爱莉丝微微眯起细长的眼睛笑了,她揽着络络看向科比,眼角眉梢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风情万种,“好吧,科比,如果我这么对你说你能明白吗?她的确是我的——她也只能、是我的。”

         科比瞪大了眼睛,看向她们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两只怪物,“爱莉丝,你、你们……”

         “没错,我就是喜欢她。”爱莉丝勾着唇笑,然后眉眼弯弯地就着这个姿势在络络的唇瓣上亲了一下。

         络络没有任何反应——没有承认的同时也没有否认。等到科比缓过神来,他禁不住惊叹道,“爱莉丝,你还真是……敢作敢当啊!”

         “过奖了。”爱莉丝扬起眉头,有点儿诧异,“我原本还以为你会惊恐万状地对我们喊‘你们这两个变态快给我滚开’呢,没想到你居然……”

         她抿起唇轻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我可能真的会这么喊出来哦,但是发生在你这种天生喜欢女扮男装的怪胎身上那就见怪不怪了。你不过是仗着你的哥哥是奥尔城的城主大人所以没有人敢说你而已。”科比状似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忽然认真地问道,“但是我有点儿好奇——她真的是你的女佣吗?”

         “其实你是想问——她到底是心甘情愿地跟我在一起的还是被迫跟我在一起的对吧?”爱莉丝眨了眨细长勾人的双眼,乌黑的眼瞳里那一丝酒红色更加幽深了。

         “好吧,其实也差不多了。”科比承认自己的确是想问这个问题,“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她有拒绝你的权利么?”

         “这个问题啊……”爱莉丝蹙起眉头似乎有些为难,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后才回答道,“按理说她应该是有权利拒绝我的,然而事实上——我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