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7
        贵族少年——也就是城主大人赛斯尔一母同胞的妹妹爱莉丝·卡兰,她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塞恩勒带了一位哑巴姑娘回来哦,我才不相信你什么都不想问呢。”

         赛斯尔与塞恩勒长得并没有多像,在惟森看来顶多只有三分相似。但赛斯尔也无可否认是精致而美丽的,而且比塞恩勒要多一些俊雅温和的感觉。

         惟森面无表情地任由这对兄妹将他从头到脚端详一番,他抿起单薄的唇,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我不是哑巴、也不是姑娘,我是男人。”

         其实话一出口惟森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他的嗓音嘶哑得厉害,令人一听就禁不住心生遐想。然后他看见赛斯尔和爱莉丝的神情果然都变了——

         赛斯尔唇边温和煦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改用另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少年看;爱莉丝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少年光裸的双脚、以及套在少年身上的那件显得有些松垮垮的纯黑色魔法袍,艳丽的脸蛋儿不禁挂上了几分促狭的笑容。

         “男孩子吗?”爱莉丝用指尖轻轻摩挲着自己鲜红的唇,狭长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塞恩勒原来喜欢……男孩子吗?”

         **

         最先发现惟森不见了的人是络络。

         在那部*漫画的原剧情里,主角受昨天醒来后会跑出主角攻的房间,然后遇见了主角攻的哥哥赛斯尔和妹妹爱莉丝。当然重点并不是爱莉丝,在那部*漫画里爱莉丝就只是一个连性格设定都没有的路人甲君而已;重点是主角攻的孪生哥哥——赛斯尔大人。

         赛斯尔大人知道主角受是主角攻带回来的、并且是主角攻喜欢的男孩子以后,就毫不犹豫地将主角受囚禁了起来,原因很简单——他不希望看着自己的孪生弟弟走上“歧途”。

         络络当然不忍心看着惟森被囚禁、受委屈,所以她昨天才会去找惟森,嘱咐惟森不要离开塞恩勒的房间。但是她没想到今天再去找惟森的时候,房间里居然空无一人。

         “宝贝儿呢?”

         将要到中午的时候,塞恩勒终于回来了。他看见呆呆地坐在门旁魂不守舍的女孩儿,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塞恩勒先生——”络络赶紧站了起来,急匆匆地对他解释道,“塞恩勒先生,惟森应该是被赛斯尔大人囚禁了,囚禁在锢法牢里……”

         塞恩勒漆黑幽邃的眼睛霎时眯了起来,但是苍白俊美的脸庞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是你亲眼看着赛斯尔将宝贝儿囚禁起来的?”

         络络摇了摇头,“没、没有。我只是预感到了惟森今天离开这个房间的话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而当我前来的时候惟森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塞恩勒没有多问什么,他面无表情地直接前往锢法牢。络络连忙识时务地跟上。

         锢法牢,顾名思义——“锢法”就是禁锢所有的魔法力量,而“牢”当然就是指牢笼的意思了。

         在异世大陆上,其实有普通平民和魔法师之分。而魔法师在练习魔法的时候需要不断地使自己变强、然后升级——魔法阶级分为“高阶、中阶、低阶”三个阶段;而每一阶段又分为“一级、二级、三级……九级、十级”十个等级。

         巨大的锢法牢由一种叫做“锢法石”的特殊石材打造而成,被关在锢法牢里的魔法师会用不出任何魔法力量。当然锢法牢也不是对所有的魔法师都起作用——只要一名魔法师的魔法阶级在高阶七级或者在其之上,那么锢法牢对这名魔法师就会失去作用。

         这些设定络络都知道,但她更知道惟森的魔法阶级至今都还没有突破中阶——如果是法力太弱的魔法师在锢法牢里待得久了,会出现一些对身体不好的反应。

         而络络知道的这些东西,塞恩勒当然也都知道。他抿起色泽淡薄的唇,幽深的眼瞳里隐隐含着忧虑。

         塞恩勒和络络进了一间富丽堂皇的殿堂,殿堂里面摆放着两排洁白的、巨大的石质牢笼。塞恩勒蹙了蹙眉,正想要一个牢笼一个牢笼地翻找过去时,络络就及时地张口提醒道,“塞恩勒先生,不用找了,惟森被囚禁在了最里面的那一个锢法牢笼里。”

         塞恩勒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看了络络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径直朝最里面的那一个牢笼走去。

         络络完全看不懂这一眼的含义,她胆战心惊地停在了原地不敢继续跟过去,细长的十指开始忐忑不安地绞着自己的袖角。

         塞恩勒果然在最里面的那一个牢笼里看到了惟森。少年倚靠着牢笼的边沿处,抱着双膝安静地坐在地面上;他耷拉着脑袋,额头紧紧地抵在膝盖上,银色细软的碎发柔顺地垂落下来,遮挡住了少年的整张脸。

         整个牢笼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圆形,塞恩勒沿着牢笼的形状慢慢绕到惟森的身后,一只手穿过石质栅栏,透过少年细软的发丝、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

         ——凉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魔法属性为“冰”的缘故,他的主人身上的温度总是有些冰冰凉凉的,像是怎么也捂不暖一样。塞恩勒禁不住喟叹一声,沿着少年冰凉的脸颊一路摸到他的手心。

         ——也是凉的。

         “塞恩勒……”

         这个时候,似乎在迷迷糊糊昏睡着的少年轻启薄唇,声音微弱而轻细。

         “——是你吗?”

         塞恩勒用力握住少年冰凉的五指,轻声应着,“是的,是我。”

         “塞恩勒,我这是要死了吗?”

         “当然不是,宝贝儿不会死。”塞恩勒理所当然地这么回答。但他还是不自觉地捏紧了少年的手,指尖深深地掐进了少年的手心里,“宝贝儿等着,我很快就会接你出来,然后将你锁在床上、把你干得下不了床——让你再也不能四处乱跑。”

         惟森吃力地抬起头来,唇色苍白,小脸毫无血色,使得眼角处大片蔓延开来的淤青令人看了都觉得心惊肉跳。塞恩勒漆黑深沉的眼睛里有锐利的光芒一闪而逝,他伸手轻轻蹭过少年的眼角——

         “这里——宝贝儿是怎么弄到的?”

         惟森答非所问,他微微弯起桃花眼笑了,“塞恩勒,其实我不害怕死亡啊……”

         塞恩勒覆在少年眼角处的五指轻轻颤了颤。他当然知道他的主人不害怕死亡,甚至可以说——他的主人还曾经渴望过死亡。

         “塞恩勒,你爱我——对吗?”少年突然问道。

         “当然,宝贝儿,我爱你。”

         “为什么呢?”少年弯着眼睛仍然在笑,他歪着脑袋看向男人,艳丽的桃花眼里像是有水光在浮流一样,“塞恩勒,你为什么要爱我呢?如果你不爱我,我就不会被你毁掉了啊……”

         塞恩勒定定地看着少年,一句话也不说。

         少年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了,喃喃自语了几句后又看着他认真地问道,“塞恩勒,你爱我——对吗?”

         “当然,宝贝儿,我爱你。”塞恩勒不厌其烦地回答。

         “唔——可是我快饿死了啊塞恩勒……”少年微微嘟起嘴巴,明显的神志不清、语无伦次,“我死了你会很高兴的对吧塞恩勒?我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哦塞恩勒,你都没有让我吃过东西呢塞恩勒——”

         “——你现在就只记得上我了对吗塞恩勒……”

         塞恩勒明显愣了愣,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他忍不住勾唇笑了,带着一些无奈一些宠溺。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主人居然会因为“忘记投喂食物”这种小事情而对他产生那么深的怨念……

         因为在平时以他的主人骄傲又别扭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在他面前说出这种话来的,除非是真的被逼得狠了……但是他怎么可能舍得狠下心去逼迫他的主人呢?

         所以他的主人果然是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比较可爱……对吧?

         **

         金碧辉煌的餐厅里,爱莉丝捧着一杯温热的牛奶漫不经心地喝着,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氤氲着一层媚惑勾人的薄雾。

         赛斯尔坐在主座上,长长的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餐厅的大门这时候突然打开,爱莉丝有些诧异地偏过头看去,当看清楚走进来的人影时,她微微挑起唇角愉悦而促狭地笑了。

         “塞恩勒,你来了啊。”爱莉丝眯起酒红色的眼睛微笑,那副妖冶而深沉的模样起码和塞恩勒有七分相似,“哟,还带来了一位美丽的姑娘吗?这位姑娘……不会也是男孩子吧?”

         络络赶紧为自己澄清性别,“我是女孩子呢,货真价实,如假包换哦。”

         “是吗?”爱莉丝放下手里的牛奶杯站起来,她走到络络面前,朝络络嫣然一笑,“敢验明正身吗亲爱的?”

         络络看了很久才敢确认——眼前这个优雅媚惑的贵族少年tmd就是那部*漫画里的路人甲君爱莉丝啊!络络那双大而明亮的眼睛蓦地一亮,这么狂霸酷帅拽(?)的女孩子一定是她的菜!美人儿快到姐姐的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