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5
        惟森迷迷糊糊中知道自己最终还是被塞恩勒带走了,因为当他稍微恢复意识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男人那张俊美到极致的脸庞。

         少年的身躯无意识地抖了抖,男人将一杯银白色的汁液递到他唇边,低沉好听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温柔的诱惑,“宝贝儿乖,喝下它就不会痛了。”

         因为强烈的痛苦在侵蚀着身体,惟森的反应变得迟钝无比,他甚至理解不了塞恩勒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他就是下意识地抗拒喝下那杯银白色的液体。惟森皱了皱精致的眉,奋力扬起的手斜斜地划过男人捧着杯子的五指,居然将那只瓷白色的杯子给打翻了。

         塞恩勒明显有些诧异,他看着洒在纯黑色的魔法袍上那一滩银白色的水渍,居然温柔地笑了起来。

         “宝贝儿真是不乖呢……”男人轻轻捏住少年绵软的五指,低头亲吻他毫无血色的唇,“不过,既然宝贝儿不想喝那就算了,我怎么舍得强迫宝贝儿呢?”

         惟森依然听不懂男人说了些什么,他皱着眉头想要躲开男人的亲吻,脑袋却被男人用手紧紧禁锢住,只能软绵绵地依偎在男人怀里,任由男人肆意妄为。

         强烈的痛楚并没有停止消失,惟森甚至能感觉到那种剧痛如同潮水一样一波紧接一波地在他体内汹涌泛滥,致使他想要蜷缩起身体、无法抑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痛、好痛……”

         少年用软糯微弱的声音呻吟着,紧闭的双眼渐渐沁出了生理性的泪珠儿。塞恩勒的动作顿了顿,他轻轻舔着少年濡湿的眼睛,“宝贝儿,你看你身上多脏啊……我们去清洗一下好不好?”

         少年当然不会回答他的话,而塞恩勒也根本没想要得到少年的回答。他再次低头吻了吻少年毫无血色的唇瓣,然后搂着少年走进了浴室。

         惟森完全无意识地任凭男人将他身上沾满灰尘的长袍用魔法直接撕碎,然后将他放进了一个偌大的浴缸里。浴缸里的水非常清澈干净,还氤氲着热腾腾的雾气。

         被温热的清水这么一泡,惟森体内的剧痛也有所缓解,令他恢复了些许意识。惟森微微睁开眼睛茫然四顾,他无意识地伸手扶住了浴缸的边沿,以防自己滑进水里。

         “塞、塞恩勒……”

         “宝贝儿,我在。”

         塞恩勒将少年扶在浴缸边沿上的那只手握在五指间,那只手白皙纤长、指节分明,令塞恩勒完全没忍住地放在唇边轻轻舔了舔。

         惟森禁不住皱起眉头,他有些抵触地想要挣扎抗拒,然而全身都软绵绵的完全使不上劲儿。他只能放弃抵抗,努力将想要问的话完整地说出来,“塔诺斯、呢?你将塔诺斯怎么……”

         “塔诺斯?那个将宝贝儿带走的人么?”

         塞恩勒的神情变得有些阴郁。他看着浴缸中微微睁大眼睛看着他、言语间却在关心着另一个男人的少年,透过干净的温水甚至还能清晰地看见少年那副一丝不.挂的身躯,有些青涩却很美丽,白皙中微微泛着粉嫩的绯红,散发出致命的诱惑。

         男人最终还是遵循自己的*,他凶狠地吻住少年微微张开的粉唇,然后眯起眼睛温柔地笑了——

         “宝贝儿,我很不喜欢你喊别人的名字呢……”

         惟森无助地看着男人将银白色的液体灌进他嘴里,他所能听见的只有男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所以宝贝儿,我后悔了呢——即使要用到‘强迫’这种手段也不要紧啊,因为你是我的……”

         “——你只能、是我的。”

         **

         惟森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有些茫然地从床上爬起来,呆呆地环视着这个奢华而陌生的房间。因为他起身的动作,某个部位传来了一阵阵难以言喻的疼痛。

         昨天晚上欢爱的记忆断断续续地在脑海中浮现出来,惟森低头看着套在自己身上那件纯黑色的魔法袍,抿起唇瓣沉默良久。

         最后,他从床上站起来,忍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疼痛走到房门口,伸手打开门——

         “络、络络?”少年微微睁大眼睛,语气中带着几分惊讶和错愕。

         “是我,惟森。”络络望着少年光裸着双脚站在地上、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才问道,“惟森,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惟森明显愣了愣,然后反问道,“这里、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异世大陆的第一城——奥尔城。”

         “奥尔城?”惟森有一瞬间的神情恍惚,“络络,为什么我们会在奥尔城?”

         络络本来就没有打算隐瞒他,“惟森,塞恩勒先生的全名叫做塞恩勒·卡兰,奥尔城的城主大人——赛斯尔·卡兰是塞恩勒先生的孪生哥哥。”

         “是吗?塞恩勒·卡兰……”惟森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目光有些飘忽不定,“原来塞恩勒的全名、果然是叫做塞恩勒·卡兰……吗?”

         他没有怀疑过塞恩勒找到他是因为络络,因为当初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离开尼斯玛尔城后会去哪里,络络更不可能知道他的行踪。

         “络络,塞恩勒怎么把你也带来奥尔城了?”惟森抬头微笑,微微显得黯淡的桃花眼里却映不出任何东西,“不过,在这里被囚禁也还有你能陪着我,这样……真好。”

         络络看着他努力将眼底的颓丧隐藏起来,禁不住有些心疼这个她无论是在二次元还是在三次元都那么喜欢的少年。但同时她也觉得惟森的这番话真相了——主角攻把她也带来奥尔城,其实还是因为她能让惟森的情绪安定平稳、心情轻松愉快一些……吧?

         所以她对主角攻的利用价值果然只有“能让他心爱的主人情绪稳定、心情愉悦”吗?qaq

         “对了络络……”惟森清秀的眉微微蹙起,“尼斯玛尔城现在怎么样了?”

         络络心头蓦地跳了跳,她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对少年说实话。

         “尼斯玛尔城已经被赛斯尔大人控制了,换而言之,就是说尼斯玛尔城现在实质上是属于赛斯尔大人的……”

         说到这里,络络停了下来,仔细观察惟森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是,少年表现得非常平和淡定,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无动于衷”。

         “这样啊……”

         见络络不说话了,惟森也没有多问,只是意味不明地说了这么一句。最终还是络络憋不住了,“惟森,你就没有什么问题想要详细问一问的吗?比如赛斯尔大人是怎么得到尼斯玛尔城的啊、比如那些长老们现在怎么样了……”

         惟森摇了摇头,微微歪着脑袋看着她,“我才不关心这些东西呢……络络,只有你是我的朋友哦,你没事就好了呀。”

         络络略作思索,在她的意识里倒也没有觉得惟森这么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她知道,在惟森的世界里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是真正关心他、爱护他的,而惟森虽然心性纯良但毕竟不是什么圣母婊,所以他对尼斯玛尔城那些长老们完全没有感情也是情理之中。

         惟森见女孩儿再次陷入沉默之中,并没有开口打搅她。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遵从自己的思想顺口问了出来,“络络,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请吗?”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络络抿了抿形状优美的唇,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的轻声说道,“我只是想来提醒你一声——这里是卡兰家族居住的城堡,赛斯尔大人也住在这座城堡里面。这里虽然很安全,但是对你来说其实潜在着很多的‘危险’……”

         意识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络络赶紧住了嘴,最后总结性地说了一句,“——所以你千万不要四处乱跑哦,惟森。”

         “……啊?”惟森眼神懵懂地看着络络,脸上一片茫然无措。

         “总之、总之,惟森你一定要答应我,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络络情急之下一把捉住了少年的手。惟森疑惑不解地看了这个美丽的女孩儿一眼,最后还是微微皱着眉头抿起单薄的唇瓣点头答应下来。

         “好吧,我答应你,络络。”少年盯着女孩儿的眼睛,极其认真地承诺,“——我不会离开这个房间半步。”

         “这样、总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