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2
        “塞恩勒,你要去哪里啊?”

         第二天塞恩勒起来穿衣服的时候,惟森奇迹般地醒了过来。他微微睁开眼睛睡意朦胧地看着穿戴整齐的男人,有些不高兴地噘了噘嘴。

         “抱歉呢,是我弄醒宝贝儿了么?”塞恩勒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的动作……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不是吗?

         “你要去哪里?”惟森只是重复着这个问题。

         “我的父亲大人布莱特需要我做一些事情。”塞恩勒如实回答,他的心情很愉悦,“宝贝儿终于会问我去哪里了啊……”

         以前他家宝贝儿从来不会主动问他去哪里,因为他家宝贝儿最乐意看见的就是他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忙各种事,最好连一点儿空闲的时间都没有……

         因为他家宝贝儿不想看见他。而只有这样,他家宝贝儿才能够暂时逃避他。

         说实话,那样的日子塞恩勒并不觉得有多开心。因为他想要的是他家宝贝儿的全部——不只是全部的身体,还有全部的心。

         所以每次看见他家宝贝儿那双黯然失色的桃花眼,塞恩勒并不是不心疼不难受,只是他终究还是舍不得放手。

         ——既然不能幸福快乐地在一起,那么我们就一起痛苦一起难受吧。

         毕竟,这是我最后的奢望了啊……

         .

         惟森看着塞恩勒心满意足的神情,禁不住愣了一下,然后嗫嚅似的小声说道,“塞恩勒,对不起……”

         这回轮到塞恩勒怔住了。

         “但是……塞恩勒,每天睁开眼睛你都不在我身边……就像昨天一样……”少年轻声说道,刚刚睡醒的状态让他有些语无伦次,“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宝贝儿……”

         “因为这种感觉就好像你离开了我一样……”惟森坐起来伸手扯住男人的衣角,□□出来的肌肤上布满暧昧的痕迹。少年仰头看着他,神情执拗,“塞恩勒,是你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所以你不可以离开我,你一定要负责到底。”

         “嗯,我当然不会离开宝贝儿,我一定会对宝贝儿负责到底的。”塞恩勒低头亲吻少年的额头,他用被褥将少年的身体仔细地包裹起来,“宝贝儿再睡一会儿,昨天晚上宝贝儿没有休息好。”

         “唔……你快点儿回来……”

         “宝贝儿睡醒我就回来了。”

         “那……等我睡着了你再离开。”

         “好。”

         **

         “我说过的,就算给你机会爬上惟森的床,你也不可能成功的。”溪澈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身体虚弱的女孩儿,讥诮地说道,“现在你应该知道我说得没错了吧?”

         缇娜不甘心地说道,“如果不是塞恩勒大人突然回来了……”

         “即使塞恩勒大人不回来惟森也不会主动跟你上床吧?”溪澈的声音听在缇娜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嘲讽,“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惟森确实因为你身上特制的香味儿产生了生理反应,但是他仍然是拒绝和你做.爱的不是吗?”

         缇娜脸色更加难看了,她咬唇,沉默不语。

         溪澈轻哼一声,也不说话了。

         “那个……溪澈大人,可以、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么?”片刻之后缇娜满目希冀地看着溪澈,“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可以……”

         “你还真是不要命了啊……”溪澈嘴角抽了抽,她看着缇娜,“这次你勾引惟森没有成功还差点儿被塞恩勒大人弄死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无论是成功或者是失败,惟森肯定会如实告诉塞恩勒大人,而塞恩勒大人知道了以后估计真的会直接杀了你哦。”

         “我、我不怕死……”

         “可是我怕啊。”溪澈无辜地耸肩,“谁知道塞恩勒大人准备杀掉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抱着鱼死网破的心理把我给卖了?”

         缇娜急切地说道,“肯定不会的,溪澈大人,你看上一次我也没有……”

         “上一次我会帮你是因为我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利害关系。”溪澈朝她甜甜地笑,“所以,这种蠢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第二次的哦。”

         **

         事实上,塞恩勒离开了没多久惟森就再次醒了。

         这一次惟森没有赖在床上继续睡,他起来慢慢穿好衣服。刚扣好皮质短靴上的最后一颗扣子,惟森就听见敲门声响起。

         “惟森,我给你送来了早餐哦。”

         惟森听出了这是溪澈的声音,于是他站起来走过去开门。

         “不是说……早餐吗?”惟森看着站门外的溪澈,忍不住皱起眉头。

         “真是个吃货啊……”溪澈眉眼弯弯地伸手去牵少年的爪子,“想要吃早餐是吗?姐姐现在就带你去吃。”

         “不要。”惟森蹙眉甩开溪澈的爪子,“我还有事情要去找父亲大人……”

         “因为雷诺杀你这件事吗?”

         “你知道?”惟森有些吃惊。

         “‘这个世界’里还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呢~”

         “那……父亲大人为什么要那样做?”

         溪澈眯眼,笑得一脸促狭,“告诉你当然可以呀,不过……求我啊~”

         惟森面无表情地伸手关门。

         “哎呀,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溪澈赶紧阻止少年的动作,“你陪我去吃早餐吧,惟森。吃完早餐以后,你想知道些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哦。”

         **

         “原来是这样吗?”惟森轻声问道,“父亲大人是想让我亲手杀掉雷诺、为我逝去的母亲大人报仇?”

         “是啊,”溪澈端起杯子,眨巴着眼睛揶揄道,“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不是雷诺的对手,还差点儿被雷诺杀了……真是给伊迪大人丢脸啊!”

         惟森微微红了脸,他小声嘟囔,“我杀不了雷诺也没关系啊,不是还有塞恩勒吗……”

         “但是雷诺是你的仇人,而不是塞恩勒大人的仇人。”溪澈忍不住扶额,“还有,惟森,你这样理所当然地依赖塞恩勒大人真的好吗?”

         惟森目光懵懂,“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正当溪澈无言以对的时候,有一名魔法师匆匆忙忙走了进来。那名魔法师瞥了惟森一眼,这才靠近溪澈在她耳边低声禀报了些什么。

         溪澈明显有些吃惊,等那名魔法师离开以后,惟森禁不住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溪澈用那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他片刻,才慢慢说道,“缇娜……她自杀了。”

         **

         惟森永远不会忘记缇娜死亡时的样子。

         ——女孩儿皮肤青白,双眼微微睁着,嘴巴半张,他能辨认出女孩儿的口型是在念着他的名字。

         所以当惟森看见缇娜的尸体时,他忽然有一种晕眩耳鸣、恶心想吐的感觉。然后他也确实吐了出来——将刚刚和溪澈一块儿吃的早餐吐得干干净净。

         “你还好吧,惟森?”溪澈担忧地看着少年,顺便递上一杯温水给少年漱口。

         “谢谢,我没事的。”惟森接过水杯,他的脸色苍白一片,怎么看也不像是“还好”的样子。

         “我刚刚就劝你不要来看缇娜的尸体了,谁让你不听姐姐的话?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溪澈忍不住嘟囔。

         惟森不敢再看那具尸体一眼,少年兀自低头轻声说道,“我先回去了。”

         “诶,那么缇娜的尸体……你希望我怎样处理?”

         惟森有些疑惑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想要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啊……”

         “这样啊……”溪澈点了点头,她看着少年仓促离去的身影,笑容颇有一种意味深长的味道。

         **

         惟森回去的时候,塞恩勒好整以暇正在等他回来。

         看见小脸苍白的少年,塞恩勒忍不住皱起眉头,“宝贝儿去哪儿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少年对他的疑问置若罔闻,直接走过去紧紧搂住他,将脸埋进他怀里。塞恩勒自然地伸手回抱少年,低声问道,“宝贝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少年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缇娜自杀了……”他呼吸颤抖,“我看见她的尸体了。”

         尽管缇娜自杀是塞恩勒喜闻乐见的事情,但是看见少年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的样子,塞恩勒又觉得很心疼。他听着少年微微沙哑的嗓音混乱粗重的喘息,用手指慢慢梳理着少年有些凌乱的发丝,“宝贝儿乖,别怕……”

         “我不害怕……”

         他不害怕,也不是因为害怕。只是看见缇娜微微张开的嘴、还有熟悉的口型时,他忽然觉得……无法忍受了。

         无法忍受些什么?

         为什么无法忍受?

         他不知道……

         “塞恩勒,我的心情现在很压抑。”惟森轻声说道,他没有抬起头来,声音听起来也是闷闷的,“怎么办?我好想离开这里、离开布迪岛屿……”

         “好,宝贝儿不喜欢这里,那我们就离开这里。”塞恩勒轻轻抚摸着少年的银发。

         “可是……我们可以离开吗?”惟森终于抬起眼睛看向塞恩勒,“你的父亲大人、我的父亲大人……他们会允许我们离开吗?”

         “可以的。”塞恩勒低头亲了亲少年细腻的脸颊,“宝贝儿要相信我。”

         “嗯。”惟森轻轻点头,“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