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6
        穿着一身艳红魔法袍的女人身姿纤长,黑色的长发在微风中翻卷摇曳,不时有卷翘的发丝划过女人显得格外苍白病态的肌肤,遮挡住她妖冶的容颜和酒红色的眼瞳。

         一名小女孩儿走到美艳的女人面前,朝女人仰头笑得眉眼弯弯,“索妮娅大人,‘邀请名单’上的客人们都已经请到了哦。”

         “嗯,那就按照伊迪大人的吩咐——都杀掉吧。”索妮娅看着面前的溪澈,微笑着揉了揉小女孩儿的脑袋。

         “大人确定不亲自去看一看‘客人们’再做决定吗?”溪澈仍然在甜甜地笑,是那种很讨人喜欢的笑容,“这里面或许会有大人意料之外的‘客人’哦。”

         索妮娅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她目光安静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轻声说道,“也好……溪澈,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遵命,我的大人。”

         **

         惟森从来没有想过登上布迪岛屿以后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塞恩勒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爱莉丝因为过度使用防御系高阶魔法而陷入了深度昏迷,络络也伤得不轻导致晕厥了过去……目光逐一扫过躺了满地的高阶魔法师,惟森有些失神,现在唯一还处于清醒状态的人大概就是他了吧……

         滚烫的鲜血顺着少年毫无血色的脸颊缓缓滴落下来,嫣红凄艳宛如血泪。事实上惟森所受的伤也不算轻,只是还不至于到昏厥的程度。

         “塞恩勒……”

         少年踉跄着倒在脏污的地面上,他无意识地呢喃,黯然失色的桃花眼渐渐迷蒙成一片茫然的虚幻。

         紧接着惟森被人轻轻抱了起来,那个抱他的人似乎伸手摸了摸他银白的发丝,然后将他的身躯翻过来仔细打量他的容貌。

         伊迪紧紧盯着怀里虚弱无力地闭着双眼的少年,他的指尖缓缓划过少年漂亮的银发、颀长的颈部、苍白的脸颊、浅薄的唇瓣……最后停在了少年微微颤抖的睫毛上。

         “睁开眼睛。”伊迪低声命令,“我知道你没有昏迷。”

         银发少年缓缓睁开双眼茫然地朝他看过来,漂亮的桃花眼是非常纯洁干净的湛蓝色。伊迪压在少年眼角处的指尖禁不住颤了颤,他的语气仍然带有命令的味道,只不过这次多了几分焦躁和不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伊迪耐着性子将这句话问了三遍,怀里的少年才嗫嚅似的小声回答,声音明显有气无力,“……惟森。”

         “惟森·太希特?”

         “嗯……”

         “真是该死,你怎么会在这里?”伊迪皱眉,他看着再次虚弱地闭上眼睛的孩子,“看起来伤得还不轻……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啊。”

         银发蓝眼的男人抱着怀里与他有着相同发色相近瞳色的少年转身离开,他们的身影刚刚消失,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影就出现在了伊迪刚刚站过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哦,索妮娅大人。”

         “真是惨烈啊……”五官精致容貌妖冶的女人抬眼扫视四周,然后轻声喟叹。

         **

         在这一场压倒性的屠杀中,最后能活下来的只有六个人——塞恩勒、爱莉丝、络络、缇娜、雷诺、以及被伊迪先一步带走的惟森。

         伊迪很轻易就让受伤的少年恢复到完好无损的状态,毕竟布迪岛屿上高阶魔法师云集,治疗一个受伤不算太重的孩子花不了多少时间。

         布莱特看着伊迪将被洗得干干净净的银发少年放在床上,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少年的脸颊,轻声笑了,“真是可爱的孩子呢……和你长得真像啊,伊迪。”

         伊迪置若罔闻,他轻轻将少年的身体翻过来,让少年软软伏在床褥上,然后才伸手缓缓扯开少年的领口。

         “布莱特,你看。”伊迪眯眼,他盯着少年白皙的脊背稍微靠近右肩的位置上紫黑色的图腾,眉头禁不住微微拧起。

         “这是……契约印记吗?”布莱特用指尖划过少年脊背上那个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的图腾,“同生契?”

         同生契——签订了这个契约以后,被打上契约印记的人会在无意识中对跟他签订契约的那个人产生眷恋和依赖,换而言之就是心理上再也离不开那个人。如果有一天那个人死了,那么被打上契约印记的人也会无法活下去。

         “看来这个孩子已经成为别人的私有物了……”布莱特轻轻摩挲着那个精致漂亮的契约印记,似乎有些惋惜,“这样的话即使你喜欢这个孩子也不能强行留下来了呢。”

         “难道契约就不能强行解除么?”伊迪拍开布莱特的手,他仔细地替银发少年拉好魔法袍,“不是有索妮娅吗?”

         “强行解除契约对这个孩子的身体伤害很大哦,严重的话这个孩子可能会失去生命呢。”

         伊迪忍不住再次皱眉。伏在床上的少年发出了软糯的□□,“唔……”

         “醒了么?”布莱特似笑非笑地看向少年,瞥见少年纯净湛蓝的双眼时布莱特不禁恍惚了一下,然后低笑着对伊迪说道,“这个孩子的眼睛倒是不像你了。”

         “嗯,惟森的眼睛像他的母亲菲比,一样的冰蓝色,一样的澄澈纯洁。”

         这句话惟森没有听见,他茫然地爬起来,思维还有些迟钝,只是无意识地呢喃,“塞恩勒……”

         布莱特忽然掐住少年的下颌,他强迫少年跟他对视,“刚才……你在喊谁的名字?”

         少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了些什么,少年仍然在无意识地呢喃,软糯的嗓音犹如嗫嚅,“塞恩勒……”

         “塞恩勒吗?”布莱特勾起唇角无声笑了,“原来那个和你签订契约的人是塞恩勒啊……”

         “什、什么?”惟森总算听清楚了他在说些什么,只是少年的眼神却更加懵懂茫然了,“什么契约?”

         “看来你是在无意识的时候被强行签订契约的呢,真是可怜的孩子啊,连身体被别人打上了印记也不知道。”布莱特忍不住伸手去揉少年柔软的银发,语气中似乎带着些许心疼和怜惜,“不过塞恩勒也真是的……异世大陆上那么多漂亮的男孩子,他偏偏喜欢上了你吗?唔……可是不得不说塞恩勒还是挺有眼光的嘛……”

         “什、什么?”惟森彻底懵了。

         “布莱特,你这是在幸灾乐祸么?”伊迪眯眼,“不要以为塞恩勒是你的孩子我就可以容忍塞恩勒对惟森为所欲为……你不要忘了,惟森可是我的孩子呢。”

         “我当然不会忘记。”布莱特无辜地微笑,“更何况我也没有幸灾乐祸,我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塞恩勒是我的孩子,惟森是你的孩子,我的孩子喜欢上你的孩子……难道这不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吗?”

         “但是惟森明显不喜欢塞恩勒,否则塞恩勒也不需要给惟森打上这种契约印记。”伊迪轻声说道,“你知道的布莱特,我可是很冷酷很残忍很无理取闹的人呢,即使伤害惟森的那个人是你的孩子,我也仍然不会轻易饶恕他。”

         “嗯,你也知道的伊迪,不管是多么冷酷多么残忍多么无理取闹的你,我总是会纵容的。”布莱特盯着他深蓝色的眼睛微笑。

         “我知道。因为你认为你曾经亏欠了我很多,所以你在竭尽所能地补偿我。”

         “不,伊迪,这不仅是因为我想尽己所能去补偿你,还因为我深深地爱着你。”

         “甜蜜又狡猾的情话呢……”伊迪听到这里忍不住轻声笑了,“但是我不会因为你的这一番情话就决定放过塞恩勒哦,布莱特。”

         “我知道。”布莱特眼底尽是无奈和纵容,“毕竟你就是那么冷酷残忍又无理取闹的人啊,伊迪。”

         **

         惟森被伊迪软禁起来了,伊迪将他关在华丽宽敞的房间内整整七天,于是这七天里惟森渐渐体验到了没有塞恩勒的生活是多么的……漫长和难受。

         少年摊开身体软软地躺在床褥上,他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陷入睡眠之中,因为一天中流逝得最快的就是他在睡觉的时间了。

         所以除了睡觉以外他什么也不想干,甚至伊迪亲自给他送来他最喜欢吃的东西他也只是吃了两口,紧接着少年就放下刀叉看着伊迪轻声问道,“父亲大人,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塞恩勒?”

         “父亲大人”这个称谓也是伊迪强制性让惟森喊的,伊迪跟惟森说要乖一些,只有惟森乖乖听话他才会让惟森重新见到塞恩勒。

         于是惟森一直很乖地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即使他吃饭时味如嚼蜡、睡觉时辗转反侧。

         至于布莱特和伊迪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说塞恩勒是布莱特的孩子、伊迪又为什么让惟森称呼他为“父亲大人”……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惟森压根儿就没有思考过答案——或者应该说惟森根本没有办法正常思考,他的脑袋现在就像一团黏稠的浆糊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