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8
        “爱莉丝,络络,你们在这里住得习惯吗?”

         索妮娅知道爱莉丝和络络是恋人关系以后虽然感到有些吃惊,但她并没有用异样的目光去看待她们,甚至索妮娅看向络络的眼神也是温和柔软的,丝毫不认为是络络将自己的女儿爱莉丝给带坏了。

         “嗯,这里非常好,感谢索妮娅大人的关心。”络络很喜欢索妮娅长得漂亮又纵容孩子的长辈,所以她对索妮娅的好感度一直在直线上升。

         索妮娅盯着络络温柔地微笑,“络络,你不需要称呼我为索妮娅大人,你是爱莉丝的恋人,你跟她一样称呼我为母亲大人就行了。”

         爱莉丝挑眉看向索妮娅,笑容艳丽而疏离,“不,这怎么可以呢索妮娅大人,虽然络络确实是我的恋人,但是我一直都称呼你为索妮娅大人哦,所以络络还是跟我一样称呼你好了。”

         索妮娅温柔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她垂下视线,语气中带着掩藏不住的喟叹,“都是任性的孩子啊……塞恩勒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呢,爱莉丝。”

         爱莉丝冷淡地微笑,不置可否。

         络络也在一旁不敢说话了,她悄悄瞄了一眼索妮娅,又偷偷瞥了一眼爱莉丝,最终当她决定说点儿什么破除眼前的僵局时,一名小女孩儿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索妮娅大人,惟森在塞恩勒大人的陪伴下刚刚睡着,所以原谅我现在无法带惟森前来见你。”溪澈轻声说着,她的声音中却没有半点儿仆人该有的、卑躬屈膝的味道儿。

         “没关系。”索妮娅酒红色的眼瞳里沾上了一丝柔和的笑意,“既然惟森是塞恩勒的恋人……那么见到惟森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

         相比之下,雷诺和缇娜的日子过得可就没有那么逍遥自在了。

         伊迪不喜欢雷诺——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或者可以说伊迪对雷诺不仅不喜欢,甚至能称得上是极其厌恶。

         兼之伊迪的性格又是这样——对于他还算喜欢的惟森他都可以狠下心将惟森软禁了整整七天,更何况是他没有任何好感可言的雷诺……

         至于缇娜,索妮娅会把她留下来完全是溪澈要求的,溪澈知道后面还有一段剧情需要缇娜这只炮灰女,现在她还不能让缇娜去领便当。

         所以当雷诺和缇娜收到来自布莱特的邀请时都有些懵逼。不过虽然说是“邀请”,但是雷诺和缇娜显然没有拒绝的权利,于是只能乖乖被侍从“请”到举办宴会的宅邸里。

         宴会现场还是挺热闹的,缇娜有些拘谨地站在角落里发愣,默默地看着宅邸里觥筹交错的场景。

         映入眼帘的人基本上都是缇娜认识的,比如曾经那支野外任务生存小队的队长摩达拉,比如摩多——摩达拉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兼同性恋人,比如那个长相甜美的小女孩儿溪澈……还有缇娜来到布迪岛屿以后曾经见过一次的索妮娅赫然也在。

         “为什么我要穿这种又繁琐又复杂的衣服来参加这种乱七八糟的宴会?”爱莉丝不高兴地嘟囔,她使劲儿扯了扯身上漂亮的衣袍,显然很不喜欢这种女性化的服装。

         络络看着自己一向酷帅狂霸拽的恋人难得也有小女孩儿闹别扭的一面,这让她完全没忍住一路在笑。事实上,在出门之前爱莉丝已经抗议过一次了,但是索妮娅身为爱莉丝的母亲大人,她当然也是冰雪聪明的。

         所以索妮娅果断利落地将爱莉丝原本在穿的魔法袍收走了,临走之前还温柔体贴地抛下一句“接受不了这些衣服的话今天晚上你就不要穿衣服去参加宴会了”……

         于是爱莉丝只能屈辱地选择接受那些让她感到异常恶心的衣服。

         “没关系亲爱的,”络络憋住笑意柔声安慰她,“亲爱的,你长得那么赏心悦目,穿女装也是很好看的啊,为什么非得执着于男装打扮呢?”

         “我不喜欢女装。”爱莉丝不假思索地回答,她撇嘴冷哼,“这种女气的衣服不适合我。”

         “不会啊,亲爱的你穿起来很好看呢。”

         “但是我不喜欢。”

         络络疑惑,“为什么?”

         爱莉丝思考了一会儿,她蹙起眉头说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有点儿奇怪……唔,我先给你举个例子吧亲爱的——就好像惟森他长得很漂亮五官很精致声音也很甜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呢……但如果在你明知道他是个男孩子的情况下你却看见他女装打扮,你肯定会觉得他很奇怪对吧?”

         络络认真思考了片刻,点头。

         爱莉丝继续说道,“虽然我身体的性别确实是‘女’,但是从小到大我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女孩子——比如我对那些英俊的男性根本提不起兴趣,比如穿上漂亮的女装会让我感到无法忍受,比如……我甚至一度觉得适应不了我现在身为女性的这个身体,我很想成为一个正常的男孩子……”

         络络微微张着嘴巴听完爱莉丝的话,她看着爱莉丝认真地说道,“亲爱的,你这种症状我听说过呢,我们一般称之为‘性别认知障碍’。”

         “症状?所以果然这是一种病么……”

         “确实是一种‘病’哦,亲爱的。”络络扬唇微笑,她踮起脚尖凑过去亲吻爱莉丝的脸颊,“但是你这种‘病’……我很喜欢呢。”

         **

         塞恩勒和惟森来到宴会现场时,受到邀请的人基本上都来齐了,一群人正坐在一块儿准备享用晚餐。

         而塞恩勒和惟森姗姗来迟的原因,当然是“罪魁祸首”惟森才刚刚睡醒。

         “唔,终于来了么?”布莱特似笑非笑地瞥了两人一眼。

         伊迪压根儿就没有理会一旁的布莱特揶揄的神情,他示意惟森朝他走过来,而塞恩勒当然紧跟在惟森身旁。

         “父亲大人。”银发少年抿起唇,他低头敛目,以毕恭毕敬的姿态轻声喊道。

         “你们坐这里吧。”

         伊迪语气不咸不淡地吩咐,惟森闻言稍微松了口气。但他还没有彻底放松下来,伊迪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父亲大人……”少年眼神错愕。

         “睡得好么?”伊迪眯眼,唇边渐渐扯出了一抹浅淡的微笑。

         “嗯……”

         “因为有塞恩勒在你的身边吗?”伊迪盯着他仍然在微笑。

         少年白皙的脸顿时红了。

         “难道不是吗?”伊迪故意曲解了少年的羞赧沉默,“既然不是的话……那么大概就没有必要让塞恩勒继续留在你身边了吧……”

         “父亲大人,不是的……”以后将会没有塞恩勒陪伴在他身边的恐惧感驱使着惟森急切地开口想要解释。

         “嗯?”伊迪疑惑地看他。

         “父亲大人,我、我需要塞恩勒,如果没有塞恩勒……我、我不行的……”

         塞恩勒在一旁安静地听着少年嗫嚅般的话语,尽管因为羞涩和窘迫少年的声音很小很轻,然而少年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印在他的心尖上一样。

         他的主人说,他需要他。

         他家宝贝儿说,他没有他不行。

         原来……是这样么?

         真的……是这样么?

         “……所以父亲大人,你不可以抢走塞恩勒哦,塞恩勒他是我的——是我的。”

         伊迪仔细地听着惟森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就好像任性的小孩子看见了自己心爱的玩具并想将其据为己有一样——那种执拗中透着倔强、倔强中又隐含霸道的语气。

         塞恩勒能感觉到少年不自觉地攥紧了他的手指,他偏头看着少年漂亮的侧脸微笑。

         原来……他是他家宝贝儿的吗?

         嗯,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样子呢——他是他家宝贝儿的。

         “……很好。”被少年用固执的目光看着的伊迪忍不住轻笑起来,他用眼神示意两人,“你们都坐下吧,晚餐时间快要到了。”

         “父亲大人……”

         “宝贝儿先坐下吧。”塞恩勒温柔地打断少年的话,他顺势亲了亲少年细腻的脸颊,“宝贝儿放心,我是你的,不会有人抢走的呢。”

         惟森闻言小脸禁不住又红了,他心虚地扫视四周一眼,想起自己刚刚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那种话来,顿时觉得更加窘迫了。于是少年赶紧红着一张小脸坐下来,只是目光始终盯着眼前精致得体的餐桌布,完全不敢抬起眼睛看四周的人——尤其是坐在他身旁的塞恩勒。

         不过惟森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毕竟有伊迪在场,大家甚至都没敢往惟森身上多瞄几眼。

         伊迪大人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天然的威压,再加上他在外人看来稍微有些古怪的性格,以至于在布迪岛屿上即使是高阶魔法师看见伊迪也会感到心惊胆战,魔法师们在伊迪面前都会露出一副拘谨的样子。

         缇娜在听见少年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禁不住苍白了一张脸蛋儿,她几乎要拿不稳手里的玻璃高脚杯,差点儿就将精致的杯子给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