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0
        塞恩勒对自己的母亲大人还是心存好感的,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不反对惟森去见一见他的母亲大人。

         但是当他再次见到他家宝贝儿时,看见的却是银发少年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地被一名金发少年压倒在地上。

         雷诺恶狠狠地跨坐在银发少年的腰腹上,他身下的银发少年细长的四肢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几乎要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少年白皙的脸上也沾满了鲜血,只剩下一双湛蓝色的桃花眼还是干净的。

         雷诺手上举着一把形状奇特的短刀,惟森望着锋利的刀刃朝他的颈部直直刺过来,他仍然有些不甘心地挣扎了一下。紧接着,惟森就感觉到雷诺另一只掐在他喉咙上的手收得更紧了。

         即将窒息昏厥的感觉让惟森彻底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他眯眼看着利刃在月光下折射出冰冷的光芒,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

         啊,这一次大概是真的要死了吧……

         可是为什么……他好像看见了塞恩勒的脸呢?

         真是没出息啊,就这么想念塞恩勒吗?居然连死之前最后想起的都是塞恩勒的样子……

         他这是真的心动了吗?可是怎么可能呢……或许他会想起塞恩勒只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契约吧……

         可是真的只是因为那个契约吗?

         毕竟那个就仅仅是一个契约啊……

         “塞恩勒……”少年无意识地喃喃。

         “嗯,我在这里,宝贝儿睁开眼睛看着我,宝贝儿不会有事的……”

         原来……不是幻觉吗?

         惟森于是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向那名小心翼翼将他抱起来的男人。少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我输了塞恩勒,很狼狈对吧……”

         “没关系,我已经替宝贝儿报仇了。”塞恩勒说完,目光阴鸷地瞥了一眼旁边的尸体。

         “可是我还是输了啊……”

         “不,宝贝儿没有输呢。因为我是宝贝儿的,我赢了就是宝贝儿赢了。”

         “哪有这样的啊……”惟森忍不住轻笑起来,可是一笑就牵扯到了伤口,让他原本就苍白的小脸顿时变得更加没有血色了,“唔……塞恩勒,可是我好像有点儿疼……”

         “宝贝儿不要说话,很快就会不疼了。”塞恩勒轻轻吻了吻少年的额头,然后慢慢站了起来,“宝贝儿就这样安静地看着我,不要说话不要乱动也不要闭上眼睛。”

         “可是我好像有点儿疲倦了……”少年长长的睫毛正在微微颤抖着,他努力睁大眼睛看着男人的脸,“如果不说话我会忍不住睡着的……塞恩勒,不如我喊你的名字吧?”

         “嗯,只要宝贝儿不闭上眼睛。”

         “好,我答应你不闭上眼睛,但是我喊你的名字你要回应哦……”

         “嗯,我会回应宝贝儿的。”

         “塞恩勒……”

         “嗯,宝贝儿,我在。”

         “塞恩勒……”

         “嗯,宝贝儿,我在。”

         “塞恩勒……”

         “嗯,宝贝儿,我在。”

         “塞恩勒……”

         ……

         嗯,我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宝贝儿。

         **

         “雷诺死了?”

         布莱特吩咐那名给惟森疗伤的治愈系高阶魔法师离开后,伊迪轻轻摩挲着床上恢复了完好无损的少年的脸颊,轻声询问塞恩勒。

         “是的,我杀了雷诺。”塞恩勒眼神暗沉,显然想起了少年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的样子。

         “你杀了啊……”伊迪的语气似乎有些惋惜,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重伤治愈的过程事实上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治愈的速度越快痛苦就越大,甚至这种痛苦的程度不亚于受伤的时候——破损的器官重新生长出完好的皮肉和新鲜的血液,碎裂的骨骼重新拼凑连接在一起……

         所以在重伤治愈的过程中,原本就虚弱的惟森理所当然昏厥了过去。

         布莱特看着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的少年,他拉过伊迪的手,“让惟森待在这里休息吧,有塞恩勒陪伴在惟森身边就够了,我们出去吧。”

         伊迪轻轻揉了揉少年沾染了些许血渍的发丝,紧接着淡淡地对塞恩勒说了一句“记得将他洗干净”,然后就这么任由布莱特拉着他离开了。

         走出那个房间以后,布莱特忍不住揶揄伊迪,“你确定你真的是惟森的父亲吗?居然对惟森这么狠心……”

         “如果我是真的对他狠心,就不会在那个时候让你放塞恩勒回去了。”伊迪语气平淡。

         “那么……万一塞恩勒在那个时候去晚了呢?”布莱特眯眼看他。

         伊迪沉默不语。

         布莱特看着他清俊的侧脸,忍不住叹了口气,“为什么要让雷诺那样做?”

         “我不喜欢雷诺。”

         “杀死雷诺并不是只有这个办法。伊迪,我知道的——只要你想,你就能有一百种方法让雷诺死亡。”

         伊迪皱眉,片刻后说出第二个理由,“惟森是我的孩子,他的性格总不可以一直这样纯洁干净下去。”

         “我挺喜欢这样的孩子。”

         “我不喜欢。”伊迪轻声说道。

         他想起了这个孩子的母亲——菲比也是有着和这个孩子一模一样的性格,纯洁善良,气质干净,纯美可爱中还带有一点儿天真烂漫的味道。

         最后菲比死了。

         他还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那个时候的他和这个孩子似乎也很相似吧?可是后来怎么样了呢?

         后来他也“死”了。

         布莱特问道,“所以你就要强迫他手足相残对吗?如果他不选择杀死雷诺,那么将要死去的人就会是他。”

         “嗯。”伊迪轻声承认。

         “真是残忍啊……”

         “不过很可惜呢,雷诺最终是被塞恩勒杀掉的。”伊迪的神情带着些许惋惜,“当初菲比被雷诺的母亲害死了,但是惟森最终却没能亲手为自己的母亲报仇雪恨……”

         “嗯,这样的话……确实很可惜呢。”

         伊迪忽然停下脚步,他看着前面的男人,轻轻笑了起来,“布莱特……”

         “嗯?”

         “我们有多久没做过了?”伊迪轻声说道,“我好像……有点儿想你了。”

         “嗯,很久了……”布莱特走过去将他紧紧搂进怀里,后者非常配合地伸手揽住布莱特的腰部。布莱特微笑,低低喟叹,“伊迪,我等你这句话……也等了很久了。”

         **

         很温暖很舒适。

         这是惟森醒来时的第一感觉,他微微睁开眼睛双手胡乱在被褥里摸索着,直到有一只手伸过来搂住了他的腰部。

         男人温热的呼吸暧昧地蹭过少年的后颈,“宝贝儿在找什么?”

         “你。”

         惟森小声嘟囔着伸手去摸塞恩勒的脸,却因为角度问题指尖只碰到了男人的唇。塞恩勒忍不住伸出舌尖暧昧地舔了舔少年的手指,惹得少年条件反射地缩回了自己的爪子。

         “痒……”惟森有些不满地控诉。

         “都怪宝贝儿太诱人了,让我一靠近宝贝儿就会情不自禁……”塞恩勒听着少年软软的嗓音,又忍不住凑过去啃咬少年的耳垂。

         “那你离我远点儿好了……”少年皱眉偏过脑袋想要躲开男人的舔舔啃啃。

         “宝贝儿是认真的吗?”塞恩勒眯眼,语气中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

         “不要……”惟森仔细想了一下又开始反悔了,他蛮不讲理地命令道,“塞恩勒,你就这样抱着我,但是不可以乱摸乱碰,也不可以吻我咬我……”

         但是塞恩勒并不愿意配合,“可是这样……舒服的人似乎只有宝贝儿吧?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呢……”

         感觉到怀里暖乎乎软绵绵的少年静默了一会儿然后轻微地挣扎起来,塞恩勒禁不住微微蹙起眉头。但少年显然只是想在他怀里换个姿势,压根儿就没有要从他身上离开的意愿。

         “塞恩勒……”惟森忽然抬起眼睛跟男人对视,“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跟我签订‘同生契’的?”

         塞恩勒盯着少年湛蓝的双眼沉默片刻,最终还是没有欺骗他,“——在宝贝儿见过缇娜以后。”

         “原来是在那个时候吗……”惟森垂下视线喃喃细语,“我还真是愚蠢啊……”

         塞恩勒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亲吻着少年的额头。

         “塞恩勒,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惟森蹙着眉推开男人凑过来的脸。

         “是我错了,这件事情宝贝儿可以怪我。”塞恩勒轻声说道。只是,他并不后悔和他家宝贝儿签订了这个契约——从来都不后悔。

         “不,我不怪你。”惟森这么说的时候想起了那个长相妖冶气质优雅的女人,他的声音绵软低缓,“还有,塞恩勒,索妮娅大人确实是个很好很温柔的母亲,我很喜欢她这位母亲大人。”

         “嗯,但事实上索妮娅也是个不幸的女人。”塞恩勒说这句话时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不幸?”

         “嗯,非常不幸。”塞恩勒点头,他看着少年缓缓微笑起来,“因为她爱上了自己的主人。”

         “唔……像你一样吗?”少年眨巴着桃花眼。

         “不,她比我要不幸得多。”塞恩勒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少年水润的眼睛,“因为她的主人并不喜欢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