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3
        惟森不知道塞恩勒是怎么做到的,他只知道他们居然真的可以离开布迪岛屿了。

         “还不是用我的自由换来的。”爱莉丝撇嘴,她牵着络络的手说道,“你们快滚吧,免得我看见你们就觉得心烦意乱。”

         惟森有些意外地看了爱莉丝一眼,然后又悄悄地看了塞恩勒一眼。最终他看着爱莉丝真诚地道谢,“谢谢你,爱莉丝。”

         “没有这个必要,我又不是因为你而留在这里的。”爱莉丝不屑地轻哼。

         络络抿唇笑了,她家亲爱的又傲娇了呢。

         “惟森,你还记得吗?在很久以前,我们曾经打过一个赌哦……”络络看着惟森,弯眉微笑。

         ——我们来赌一局怎么样?就赌你最后会不会喜欢上塞恩勒先生。

         惟森蓦然记起了络络曾经说过的话,于是他点头,“我当然记得,而且现在我也知道是你赢了,我愿赌服输。”

         “真是个好孩子啊……不过既然你愿赌服输,那么肯定也知道输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吧?”

         “嗯,我知道。”少年湛蓝的眼睛微微弯起来,“你说吧,络络,是什么代价?”

         “代价啊……就是——”络络眯眼微笑,“惟森,你和塞恩勒先生一定要幸福哦!”

         少年怔住了,片刻之后,眼睛湿润。

         **

         “宝贝儿,你和络络赌了什么?”离开布迪岛屿以后,塞恩勒终于忍不住问怀里的少年。

         惟森没有隐瞒他,轻声说道,“络络说我一定会爱上你,但是那个时候的我不相信络络的话,于是就和络络有了这个赌约。”

         “是吗……”

         “嗯。”惟森点头,紧接着少年眼角余光似乎瞥见了什么熟悉的东西,“塞恩勒,那个……是舞台剧《珍妮弗与薇薇安》吗?”

         塞恩勒顺着少年白嫩的指尖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关于《珍妮弗与薇薇安》这部舞台剧的宣传图画。他问,“宝贝儿想看这出舞台剧吗?”

         “嗯。”惟森点了点头,上一次他没有看完这出舞台剧,现在再次见到这出舞台剧出现,他忽然之间很想把它看完。

         “既然宝贝儿想看,那么我就陪宝贝儿去看。”

         **

         【从前有一位出身很高贵的小姐,她的名字叫做薇薇安。薇薇安长得非常美丽,她的美貌能令最漂亮的花儿也感到羞愧……】

         塞恩勒对舞台剧并不感兴趣,他看一会儿舞台剧就会收回视线改为盯着身旁的少年看,顺便把玩着少年软软的爪子。

         惟森却看得津津有味,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看这出舞台剧的感觉和他上次看的时候完全不同。

         “……喜欢你的人明明是我啊!为什么你一定要在意他们的目光与说法呢?我们性别相同又怎么样?你没有任何地方能跟我相比又怎么样?只要、只要我喜欢你就足够了啊!”

         “——接受我,就真的有那么难吗?”

         珍妮弗看着薇薇安,她朝薇薇安深深鞠躬,脸上有晶莹的泪珠滑落,“抱歉……真的很抱歉……”

         在珍妮弗的落荒而逃和薇薇安的伤心欲绝中,上半场舞台剧落下了帷幕。

         **

         “这出舞台剧的结局是——薇薇安接受不了珍妮弗离开她的事实,一时想不开自杀了。珍妮弗得知薇薇安命悬一线的消息,她出于愧疚和关心回来照顾薇薇安。在照顾薇薇安的过程中珍妮弗发现自己其实也是喜欢薇薇安的,只不过她们是同性,所以在薇薇安向珍妮弗告白之前,珍妮弗从来没有想过她对薇薇安的喜欢会是爱情。”

         独自坐在观众席上的银发少年有些吃惊地抬起头来,他睁大眼睛看着自顾自在他身旁坐下的青年。

         “塔诺斯?”

         “嗯,是我。”塔诺斯眯眼微笑,“好久不见,惟森。咦,怎么没有看见塞恩勒陪在你身边呢?”

         “我想吃糖,所以我让塞恩勒去给我买糖了……”说到这里惟森不禁有些脸红。

         “糖?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啊……”塔诺斯忍不住轻笑起来,他不禁联想到少年眨巴着眼睛对男人说想要吃糖的样子、以及男人宠溺地亲吻少年然后去给他买糖的场景……塔诺斯摊开手,“我这里也有糖呢,惟森,你要吃吗?”

         惟森没有犹豫地接过糖果,他一边拆开包装纸一边轻声问道,“你刚刚说……珍妮弗也喜欢薇薇安,所以最后她们怎么样了?”

         “最后啊……当然是薇薇安醒了过来,珍妮弗向薇薇安表白。薇薇安喜极而泣,从此珍妮弗和薇薇安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她们老得走不动路了、直到她们躺在床上再也醒不来了——但是她们始终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谁也没有放开。”塔诺斯说道,“所以人们只好将她们葬在一起。”

         惟森将糖果含进嘴里,弯眉微笑,“很幸福的结局呐。”

         “嗯,很幸福的结局。”

         塔诺斯也微笑,只是他看着少年天真无邪的笑颜,忽然有些不忍心。

         **

         塞恩勒离开的时间前后不超过十分钟,但是当他回来的时候,原本乖巧坐着银发少年已经不知所踪。

         少年坐过的地方,只有一条精致漂亮的水晶石吊坠在闪闪发亮。

         塞恩勒捡起那条水晶石吊坠,他认得这是他当初半强迫性给他家宝贝儿戴上的吊坠,只要他家宝贝儿戴着这条水晶石吊坠,无论他家宝贝儿在哪里他都可以感觉得到。

         但是……

         塞恩勒原本就漆黑幽邃的双眼渐渐变得深沉阴郁。

         但是现在,他家宝贝儿将这条水晶石吊坠解下来了。

         所以……他家宝贝儿终究还是想要逃离他,不是吗?

         **

         这是塔诺斯逃离奥尔城的第七天,这么多天以来赛斯尔几乎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塔诺斯的消息。

         所以当塔诺斯主动联系他的时候,赛斯尔有些诧异。他眯眼盯着水晶球中青年英俊的脸庞,并不说话。

         “塞恩勒回到奥尔城了?”塔诺斯直接问道。

         “嗯。”

         塔诺斯忽然笑了,“那……塞恩勒疯了没有?”

         “估计快了吧。”赛斯尔也笑,很无奈的那种,“塞恩勒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到底遭殃的人还是我。明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管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务啊……”

         “那很好。”塔诺斯慢慢收起笑容,他神色冷峻地看着赛斯尔,“赛斯尔,我再问一遍,第二城的魔法匣子你藏在了哪里?”

         “哦?”赛斯尔挑眉,似笑非笑。

         “你欺骗了我,魔法匣子根本就不在第二城!”

         “没错。”赛斯尔居然点头承认了,他微笑,“我确实欺骗了你。”

         塔诺斯皱眉,“第二城的魔法匣子到底在哪里?”

         “你确定要知道吗,塔诺斯?”

         “当然!”

         “那么我告诉你好了……第二城的魔法匣子啊,其实早就被我毁掉了。”赛斯尔眯眼,缓缓说出这个残忍的事实。

         塔诺斯非常了解赛斯尔,但正是这种了解让他几近崩溃。他试图从赛斯尔脸上找出一丝开玩笑或者是恶趣味的神情,最终却还是徒劳。

         “早就被你……毁掉了?”塔诺斯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为什么?”

         “为什么?”赛斯尔微笑,“没有为什么。”

         “是吗……很好。”塔诺斯闭眼,良久之后,他平复了颤抖的呼吸。

         塔诺斯稍微让开自己的身体,露出躺在他身后正在昏睡的银发少年,“既然这样,这个孩子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果然是你啊……”赛斯尔看着那名少年纯美的侧脸,低声笑了起来。

         “但是我舍不得杀了他。”塔诺斯轻声说道。他舍不得杀这个幸福的孩子,这个有人守护不需要知道世界残酷的孩子,“所以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在哪里,你来将这个孩子带回去还给塞恩勒吧。”

         “你要说的……就这样吗?”

         “嗯,就这样,也只是这样了。”塔诺斯神情漠然目光冰冷,他掐断了水晶球上的画面,然后转身呆呆看着一直处于昏睡状态的少年。

         “惟森,对不起,我不知道赛斯尔已经把第二城的魔法匣子毁掉了……”

         “惟森,我做过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了,所以你放心,最后我一定不会让你失去塞恩勒的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