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1
        “所以布迪岛屿上有那么多高阶魔法师是因为索妮娅对么?索妮娅是辅助系魔法师,而辅助系魔法里有‘冶炼术’。六年前索妮娅终于领悟了‘冶炼术’,于是她开始炼制‘魔元液’……是这样么?”爱莉丝挑眉。

         “没错。”布莱特看着爱莉丝,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爱莉丝,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你是个这么冰雪聪明的孩子?”

         爱莉丝瞥了他一眼,冷哼,“比起这个,我更想问的是——我什么时候才能换回我以前穿的衣服?”

         “是索妮娅强迫你打扮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吗?”布莱特开始打量她,然后给出评论,“很漂亮,很像你的母亲大人。”

         “我不习惯这样。”爱莉丝直接说道。

         “那就尝试着去习惯。”

         “可是我不喜欢。”爱莉丝皱起眉头。

         “这是因为这些年来你的两个哥哥太放纵你了。”布莱特看向一旁的塞恩勒,“这是你和赛斯尔的失误。”

         塞恩勒没有说话,他想起了他们刚刚来到布迪岛屿时因为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魔法攻击而身负重伤的场景。塞恩勒不禁微微蹙眉,这么看来,布迪岛屿上高阶魔法师的数量恐怕要比异世大陆上的十二座城的高阶魔法师加起来还要多。

         爱莉丝看着布莱特,她挑眉冷笑,“这跟赛斯尔和塞恩勒有什么关系?你认为赛斯尔和塞恩勒管得了我——或者应该说有时间来管我么?你离开前吩咐赛斯尔和塞恩勒做的事情我一清二楚。既然你和索妮娅一句话都没有对我说就擅自离开了奥尔城,那么现在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需要你们来管吧?”

         “爱莉丝,不要闹小女孩儿脾气。”塞恩勒看了一眼自己有些失态的妹妹,他望向布莱特,声音冷淡,“为什么将那些高阶魔法师骗来布迪岛屿杀掉?”

         “当然是因为他们都该死啊……”布莱特轻声说道,“怎么?听你的语气……你是在可怜那些高阶魔法师么?”

         ——并不是可怜,只是觉得困惑而已。

         但是塞恩勒从来都不喜欢向其他人解释,于是他沉默不语。

         布莱特见状当他默认了,只是他并不在意这些细节。一时之间被忽略掉的爱莉丝忍不住嘟囔道,“我才没有闹什么小女孩儿脾气……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为什么就是不允许我说出来呢?难道实话实说也是一种过错吗?”

         布莱特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爱莉丝一眼,紧接着缓缓说道,“没有必要说那么多废话。我让你们今天到这里来,是因为我想清楚地了解你们的魔法阶级。”

         “你的意思是……要测试对么?”

         “是的,你们需要进行一场魔法测试。”布莱特微笑,“不管你们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是没办法的呢,你们现在也算是寄人篱下不是吗?总得学会应该怎样委曲求全的。”

         **

         惟森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再次睡着的。大概是因为窝在塞恩勒怀里太舒服了,惟森和塞恩勒说了一会儿话就开始昏昏欲睡,于是少年顺从自己的*闭上了眼睛。

         塞恩勒对待少年从来都是温柔体贴的,所以他并没有尝试去弄醒少年,而是就这样安静地等待少年睡熟了以后才动作轻柔地帮少年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

         “塞恩勒……”

         惟森迷迷糊糊苏醒过来的时候隐约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儿,少年皱起眉头习惯性地轻声叫喊着男人的名字,响起在他耳畔的却是甜腻柔软的女声——

         “惟森,你醒了?”

         惟森猛然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女孩儿美丽动人的脸蛋儿。惟森愣了一下,“缇娜?”

         “惟森……”缇娜的脸带着一抹奇异而诱人的晕红,她缓缓凑近少年,伸出小巧嫣红的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少年单薄的唇。

         惟森这才发现缇娜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身上,白皙美丽的身躯□□。他猛然将女孩儿的*推开,然后扯过一旁的被褥直接扔在女孩儿身上。

         做完这些以后,少年才紧皱眉头闭上眼睛转过身。他试图平复自己慌乱的思绪和急促的心跳,只是脸颊无法抑制的一片烧红。

         缇娜的双眼因为少年不假思索的举动而黯了黯,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恬不知耻地靠过去从后面抱住少年。现在的她——已经不存在退路了。

         “缇娜……你要干什么?”感觉到女孩儿柔软的身躯贴了上来,惟森强忍住转身用力将她推开的冲动,他只能勉强维持着镇定冰冷地质问。

         “惟森,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缇娜在少年耳畔急促地喘息着,她细长的手指慢慢上移,指尖划过少年微微敞开的衣襟……

         惟森一把抓住她的手,脑海中却忽然响起了络络曾经对缇娜的质问——

         “是你啊,你又在勾引惟森对么?”

         所以络络果然是对的吗?惟森死死捏住自己曾经心动过的女孩儿的手腕。由始至终,缇娜的目的都只是……

         “……勾引我么?”少年无声呢喃。

         “唔……痛……你捏疼我了惟森……”女孩儿娇喘嘤咛。

         惟森闻言却掐得更用力了,他深深地呼吸,然后睁开眼睛转身跟女孩儿对视,认真地问道,“所以现在你是在勾引我对么,缇娜?”

         看着少年白皙微红的脸,缇娜有一瞬间的无地自容。但是她很快将这种羞耻愧疚的感觉抛之脑后,转而更加卖力地挑逗少年。

         “缇娜,你给我出去!”

         在女孩儿手法熟练的挑逗下,惟森很快就脸色通红。他将手指抵上女孩儿颀长的颈部,努力憋出威胁的语气,“否则……我杀了你!”

         缇娜感受到空气中隐隐浮动的杀意,她看了一眼目光慌乱唇色嫣红的少年,凄然一笑,最终还是选择了无视少年抵在她喉咙前的手,竭尽全力扑过去亲吻少年诱人的唇。

         “唔……你……”

         被强吻的少年禁不住皱眉,他掐住女孩儿颈部的手指也猛然收紧,紧接着又松开了一点儿,再收紧,再松开……

         果然他还是做不到杀人不眨眼啊……

         “惟森,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杀掉我的……我就知道你还是有一点儿喜欢我的!”

         “以前我确实‘有一点儿喜欢’你,但是现在……缇娜,你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恶心吗?”缇娜凄凉地笑,她伸手轻轻摩挲着少年的身体,“但是……即使是这样令你感到恶心的我,还是能让你的身体产生*的不是吗?”

         “宝贝儿会产生*只是因为宝贝儿的身体很健康,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男人低沉压抑的声音忽然响起,“缇娜小姐,你的无耻和肮脏让我感到意外。”

         “缇娜……”惟森睁大眼睛看着毫无征兆地倒在地上、口喷鲜血的女孩儿,他急切地喊道,“塞恩勒,不要杀她!”

         塞恩勒闻言动作顿了顿,他勉强压抑住心头汹涌的杀意,走过去盯着狼狈不堪的少年,“为什么?宝贝儿还是舍不得么?”

         “没有……”惟森低头轻声说道,“我只是……缇娜的行为虽然让我感到恶心,但这种事情我又不是没有经历过,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想过要杀掉你啊……更何况我不喜欢随意杀人的感觉,所以塞恩勒……放过缇娜好吗?”

         “真的只是这样么宝贝儿?”

         “嗯,仅此而已。”惟森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孩儿,“我不喜欢她,也不想再看见她。塞恩勒,你把她弄走吧。”

         塞恩勒直接用空间系魔法将缇娜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他将少年软乎乎的身躯抱进怀里,刚想凑过去亲吻少年的嘴唇却被少年坚定地推开了。

         “怎么了,宝贝儿?”男人蹙眉,目光有一瞬间的阴郁。

         “被碰过了,脏……”惟森也皱眉,“塞恩勒,我要洗澡。”

         塞恩勒愣了一下才明白少年的意思,他低头亲了亲少年的额头,温柔地微笑,“好。”

         “还有……”说到这里少年脸色微红,声音也不自觉地轻了下去,“洗完澡以后……我想、我想……要、要你……”

         塞恩勒眼瞳微缩,他眯眼盯着少年粉嫩的唇瓣,“宝贝儿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说!”难得主动求欢的少年顿时涨红了脸,他闷闷嘟囔,“反正我自己有手……我不要你了……”

         塞恩勒漆黑的瞳仁渐渐蒙上了一层象征着*的、妖冶的暗红,他的手指渐渐划过少年已经燃烧起*的地方,声音仿佛也被那种火热滚烫的*灼烧得沙哑暗沉。

         “宝贝儿这是在向我表达‘你不跟我做我就用手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的意思吗?”

         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轻易掌控,少年的身体一瞬间酥软了大半。塞恩勒将少年的小手摊开在自己的掌心里,半强迫性地跟他十指相扣。

         “宝贝儿的手指已经软成这样了呢……连我的手也握不住了吗?”塞恩勒轻轻吻了吻少年纤长绵软的手指,“所以……宝贝儿大概也是无法满足自己的吧?”

         少年整个身躯无力地依偎在男人怀里,他眯眼看着男人轻笑,微微张开的唇粉嫩诱人。

         “那么,就由你来满足我好了——塞恩勒。”